【香港手足家书系列】【第九期】- 老人院『国语译本』

收集/翻译/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sherry/打杂的/小叮咛、

To亲爱的xxx:

果然, 2021年的冒险尚未结束,神似乎不只是将我扔入了「老人院」,而且是要继续行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新闻,赤柱最近都改变了不少,本来单人房变成了两人房,比荔枝角好吃N倍的私饭餐单现在也变得无从选择,议员下山入期数…小弟也转了期数,要告别一个人的深夜练习,回到热闹的手足身边,还有,间房没了海景…我的天啊!

图片来源:【不认命是我们唯一的武器】Childe Abaddon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每一个句子里总喜欢加入「暂时」两个字,因为在现在这个时代,这个环境,好像没有什么事是「必然」的,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似乎不存在舒适圈这个选项,其实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当习惯了一切都不是必然的时候,就可以培养对抗逆境的能力,我幻想着,出狱后再遇到不如意的事,可能就只会回一句「哦,世事便是如此」。

最近读了一本叫做《农夫哲学》的书,里面提到一种农作物叫「欧防风」,又叫「芹菜萝卜」,可以熬过冬季,在超级市场里虽不是特别受欢迎,但总有一批忠实顾客。书里说「欧防风」的哲理有三:第一,要学会在严寒之中求生存,让自己在寒苦后变得更香甜;第二,要有鲜明的个性,不属于大众化口味,但是却能吸引自己的伯乐,不会为了讨好人而弄得自己面目全非;第三,不追逐潮流,就算外貌如何不完美,总是相信有人会跟自己臭味相投,这样就能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以上三点都与牢房里的经历非常相似,简单来说就是让人在逆境之中变得更加有风格吧,在牢房里读到一篇这样的文章,也算是对自己经历的一种肯定吧!所以越是在逆境之中,越应该阅读,我想其中一个意义就是让自己弄清楚自己做的事有什么意义。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收到笔友来信,说喜欢我写跟手足的互动和故事,谢谢支持!不过大家要等一段时间了,我只是随心写信!有合适的题目就写!和笔友的通讯之中,说起「斗长命」这个话题,说外面现在流行说这句话,小弟我就不太同意。

「斗长命」可能在字面上太过于消极,不合小弟的性格,如果要等,倒不如靠自己去努力实现梦想。有一次小弟读苹果日报,看到陈健民的一篇文章,写着「如果面对苦难时能平静,你已战胜极权」,是陈健民为《台湾之春》写序时另一番相似的话。如果问小弟我,我会说如此只是战胜自己,但极权依旧存在。我不否认战胜自己是战胜极权的必要条件,但是如果要「斗长命」不如「比厉害」,反正极权千年之后,一定会消失,问题只是如何消失。那,我们是不是什么都不做?不是,我并不喜欢做一个旁观者,怕只怕这个世界太多旁观者了。

有一个好消息,小弟终于收到好朋友帮我输入计算机的小说…其中一部份。虽然时间漫长,但是总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以前都曾经考虑过用什么语法来写,也问过「语言大师」发仔,发仔说「书面语跟口语一样,不要总是觉得书面语比较高级,语言是平等的。」果然,一位有识之士,随口就说起「物无非彼,物无非是」的道理。加上黄修平导演坚持《狂舞派3》的字幕要用粤语口语,小弟就决定用香港本土口语(万分感激帮忙的好朋友! ! ! )当然,还是有很多要改进的,内心戏写太少,甜度要减一些…是的,是带甜度的,可能是第一本给18岁以上、给香港的抗争小说!

另外,哈哈哈…还是老话,一切都是「暂时」的,在小弟寄信之时,又返回单人房了!所以你说呢,这个时代,「暂时」吧!

原文链接:TG电报群:香港被捕手足收信部

审核 / 上传:文粤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