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大革命已进入艺术界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 – 飞利普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 – 雨山溪桥客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 –黎明的光芒

新的文化大革命席卷香港将集中在艺术领域是迟早的事。毕竟,这一场被称为文化革命的理念是固有的。

没想到的是,这种对香港生活方式的新攻击可以如此接近地映现大陆毛时代的程度。

毛泽东的文革海报。图片来源:Flickr/刘乔尼(Jornny Liu)

然而,这和毛泽东过去在1942年所说的完全一致,“实际上不存在为艺术而艺术、高于阶级的艺术、脱离或独立于政治的艺术。”

当习近平主席向娱乐界的听众发表讲话时,这种观点在2014年重新抬头。他告诉他们:“社会主义文化艺术本质上是人民的文化艺术,”他还说,为人民和社会主义事业服务是执政共产党的要求,是国家文化艺术事业未来发展的根本。

再快速推前到2021,我们看到港共控制的报纸指挥这场使艺术界被牢牢控制的战役。这些报纸不费吹灰之力就迫使一部关于2019年香港理工大学被围困事件的纪录片被迅速撤销。

同样那些报纸此前也曾发起过一场禁止公共图书馆提供他们认为“不正确”版本的历史书籍的战争。政府以官僚体制中罕见的速度撤回了那些违规的书籍。他们反对历史博物馆对香港故事的描写,反应同样快速。

照片:汤姆.格兰迪/香港外交部

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M+美术馆,这是慢慢崛起的西九龙文化综合体的一部分。首先,他们要把持不同政见者和世界著名艺术家艾未未(Ai Weiwei)的作品移走。有人特别反对一幅描绘一个手指以冒犯的方式指向天安门广场的作品,嘿,很快,这幅作品已被移除了。

毫无疑问,这类作品具有政治性和批判性。迄今为止,在《基本法》第27条所保障的言论自由保护下,这是可以容许的。

然而,正如林郑月娥(Carrie Lam),一个复活的毛主义者和只是名义上的行政长官不断提醒我们,自由并不是绝对的,它们附带了好几层次的条件。

由于新红卫兵在遏制言论自由这一更为明显的政治领域方面取得了迅速的成功而兴奋,他们像60年代的偶像一样,已经走得更远,把注意力转向了更广阔的艺术表现领域。

艾未未照片:艾未未工作室

最近,共产党的《大公报》抨击M+(艺术馆)花1500万港元购买日本艺术家倉俣史朗(Shiro Kuramata)的作品。这样一来,它赞许地报道了一位匿名的当地艺术家的评论,说:“香港公众对这些创作没有兴趣。” 倉俣的主要冒犯看来是他是外国的,呃,还不清楚还有什么。

该报还严厉抨击了含有裸体的作品,并指出M+在接受瑞士收藏家乌利·西格(Uli Sigg)捐赠的一件收藏品时犯下的严重错误。当这件慷慨的捐赠品被授予美术馆时,M+形容他的收藏是“1970年代至今世上公认的最大、最全面和最重要的中共国当代艺术收藏。”

同样,反对这些作品的主要理由显然是捐赠者是外国人。大公报警告说“M+需要深刻反思”,还有“艺术必须为公众服务”。

啊,是的,又来了,文革最突出的口号之一就是‘为人民服务!’。

习近平。资料图:中国外交部

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的讲话中进一步阐述了这在现代的意义。他说:“社会主义文化艺术本质上是人民的文化艺术”,他补充说,为人民和社会主义事业服务是执政共产党的要求,是国家文化艺术事业未来发展的根本。

这样看来,我们又回到了要求思想正确和党才能对艺术正确认识的文革那种臭名昭著的“斗争氛围”中。 香港很‘幸运’有一群自愿卖国的吹鼓手正在竭力爬上这辆快速行走的社会主义和现实主义改革的马车。他们一如既往地从党的机关中走出来,互相竞争,看谁能跳得最高来附和主人的号召。自然是站在前沿的名义上的行政长官上周二说,“如果有任何文化工作与国家安全法相冲突或违反其规定,那么我们当然必须严肃处理。”

香港外交政策局(HKFP)并不一定认同作者意见和广告商所表达的观点。香港外交政策局定期邀请政界人士为我们撰文,表达不同意见。

原文作者:斯蒂芬·维尼斯(Stephen Vines)
发布时间:2021年3月28 日
原文链接:https://hongkongfp.com/2021/03/28/hong-kongs-cultural-revolution-has-arrived-at-the-art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