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17)信访黑幕:原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是孟建柱的情人

简述:江西省孟建柱书记当书记的时候 最核心人物之一也就是他的情人叫苏晓琴。苏晓琴其实当时是景德镇党委书记市委书记。舒晓琴后来在孟建柱到了江西以后,提拔为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来孟建柱书记到达北京 苏小琴当国家信访办主任国务院的副秘书长。——郭文贵2017年9月15日

2017年9月6日
这是过去五年所有反腐当中大戏的根本原因!为什么这么多省委书记非要抓苏荣呢?因为苏荣掌握了孟建柱在江西的和他的情人的舒晓琴一切的犯罪证据!江西铜矿的证据!和整个的绿地在江西南昌整个江西贪腐的证据!和金融机构!苏荣不灭能行吗?哪个不贪啊?!都是毛屎坑的蛆!最后以毛屎坑的蛆粘臭味为名给抓了!就是灭口嘛!周永康被抓为什么啊?周永康和???无亲无故。周永康非常之简单,就是从开始就说孟建柱不行嘛!就说他是个骗子伪君子嘛!但他挡不住舟山我们叫南普陀,舟山普陀会议,必须把你们给灭了!因为你知道了整个绵恒和孟建柱的来往和交往!你知道整个绿地的资产和发展,那必须把你灭了!这就是事情的本质嘛!谁能瞒的了?!

2017年9月15日
这个在江西省孟建柱书记当书记的时候 最核心人物之一也就是他的情人叫苏晓琴。苏晓琴其实当时是景德镇党委书记市委书记。舒晓琴后来在孟建柱到了江西以后,提拔为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来孟建柱书记到达北京 苏小琴当国家信访办主任国务院的副秘书长。
……
江西的杨雅平先生,还有舒晓琴女士,还有~报的孟氏王国,还有他按需杀人的一个个,一个江西的朋友说,你觉得孟能杀多少人,我说你说呢,他说自从他说跟我上来让我杀人的那一刻,我就看到孟建柱眼里面完全没有杀人的任何概念,这就像一个屠夫,杀东西杀多了完全没有血腥的恐惧,也没有对生命的怜悯,更没有对佛教所教的因,因果报应的害怕和担心,他心中只有一个杀,挡我者杀,他不相信轮回,不相信因果,中国这个权利有人敢挑战他,所以他是万倍的周永康,周永康曾经下手太晚了,这些事情周永康全都知道,我说这事情在周永康并抓之前发生的事情周永康全知道,但是他报了极大的幻想,认为党和国家中央会给他提,周永康再一次 啊我在旁边场上,给一位老领导见周永康,啊我不是直接的,问周永康说这个孟要弄你怎么样怎么样,结果周永康大笑说你知道我当年在冶金部的时候,那个那个管土地资源的时候,我送给江泽民和老常委新常委政治局的人,一车一车的高含量的那个那个金属含金石,哪家没有十几车呀,他哪家没有几条命案喇,他们换那肝换那肾都哪来的不都是杀的新疆人吗,不都是抓的那些年轻人吗,那武警部队里面那么多人给换血给他们家里面养着他妈,杀我周永康,昂叫他过来试试,我让他们都先死,结果这个人后来就出卖了周永康,把这话告诉了江家和所有的老常委,吴官正还就这问题还想去找周永康核实,但是他们都没机会了,周永康当时就已经被软禁了,这些都不是小说,这些也不是谣言,这些靠新疆年轻人,靠社会上年轻人,死刑所谓的死刑犯,还有靠年轻军人的鲜血,养活的一个个人行尸走肉,控制着万万亿美元的资产,让你不出国控制你这个出国的这些盗国贼们,在把自己的私生子女家人都送到了美国海外欧洲,非洲他也不去,然后把所有的知情者全部杀人灭口,然后把所有的中国的权力牢牢控制在一起,用军队的枪,啊刀把子公检法,以及政法委还有宣传机构网路控制。

2017年9月19日明镜专访第六期
我认识了跟王芳大家到最关键的人,叫苏晓琴,信访办主任,苏晓琴作为信访办,国务院副秘书长,几乎是也成了王芳的秘书,什么样的权利能让苏晓琴这样的女人,甘心伺候,那大翠的镯子几千万一个,送给她,别人给她的送给她,那景德镇的瓷器那是论车啦,你说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王芳享受常委级的待遇,就在这时候,大家知道雷阳死案的时候她出视频是什么时候,你核实过吗?你看看什么时间中国有第二个人敢出来,夫妻2个,警察还没审,公安也没审,检察院没审,法院没审,她给定罪了。

2017年10月14日
那么孟建柱先生的情妇之四:大家知道了,这几年来信访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舒晓琴。这是,我估计床上的需要是少了,关键是叫生殖器的关系和利益吧。

现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机关党组成员,国家信访局局长,党组书记;
孟建柱的重要“参谋”;为政绩而在全国新房数据作假,并不惜勾结公安政法系统打压,迫害信访民众。那这不叫勾结了,这不叫勾结啦,这词用得不当!

舒晓琴的堂妹叫舒晓诗的儿子:章浩雄出生于这个,护照号码;现居住于美国加州;
为舒晓琴代管多个信托基金和离岸企业,银行存有巨额资金。也有说这个孩子也是孟建柱书记的,啊,孟建柱先生的,但是这个咱真没做DNA,下一步咱想办法去做,咱想办法去做;
在美国加州拥有多出房产。

这个是孟建柱先生的现任的江西省委的副书记,省人民政府省长,党组书记,是舒晓琴等,王梅等,现在江西的保护伞,叫刘奇,这个刘奇—省长。

刘奇的妻子叫王宜。护照号码。王宜哪 (应为刘奇?),作为现任的副书记,省长,已经是正部了。那么他是2000年,他的王宜妻子就已经办理新加坡移民,入新加坡籍;(刘奇,王宜)儿子叫刘正涛,1984年11月9日出生,护照号码是这个,2000年赴新加坡留学,已入新加坡籍;王宜实际控制巨化集团,江西啊,通过对外投资方式,向海外转移资金,在新加坡(大华银行),泰国(大华银行,泰国商业银行)等地藏有巨款。

而我们现在没有放上去他的信息呐,在澳门,澳门,有专门给他洗钱的人,有专门给他收集和转移对海外的这些珠宝啊,特别是江西的瓷器啊,有一帮人,所以说他的故事非常之多。这个王宜是非同了得!那么接下来我们会再说更多啊!

2017年10月26日
中国共产党不查,现在见好就收,可以歇歇了,在这些问题上不适用,必须一查到底。文贵不会放弃。对孟建柱在江西的杀人越货,按需杀人,换肝换肾,帮助其他人作恶,情人舒晓琴,海外的私生子女,海外资产。孙立军的海外资产,以及多种身份。以及在东南亚布下的赌场,毒,赌,和许下的政治的各种关系,所谓的控制了其他国家。孟建柱为了灭口,和王岐山勾结在一起,陷害马健副部长,张越书记,公安部的前副部长,中纪委的多个领导,以及非法陷害马文部长,何勇副书记,吴官正书记,报复当时的办案人员孟惠津,刘森这些事都要查清楚。
……
十九大这个会,如果说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还有舒晓琴等人,说不是郭文贵和推友们爆料的结果,那是不懂中国政治,不尊重事实.舒晓琴当了10天的中央委员,选票大幅…这次的中委投票,去年是8%今年是9.8% 舒晓琴30%几,而落选!丢死人了,这不是我们爆料的结果,这是谁的结果?本来孙力军要提名候委的,候补委员的,没被提名。傅政华是要当安全部部长,甚至是政法委书记的,现在还不一定。孟建柱是一定要当国家主席的!没有当上!王岐山是一定不会全退的!也没当上。

2017年10月27日

在中国, 这也为啥舒晓琴当了10天中央委员就给弄下去了, 除了孟建柱和她的男女关系腐败外, 这个维稳,信访的腐败, 资金的使用, 中国的这个204个中央委员, 2000多个人 这个党代表都心中有数, 恨的咬牙切齿,咬牙切齿 这都是事实, 这个就像我今天听的这个华盛顿, 吴征啊,这些说客啊, 到华盛顿来, 讲述中国的多伟大的未来,伟大的市场, 能给与他们的澳门的好处, 未来啊能给他们多少生意, 还能给他们多少的合同, 这是利益输送吗, 这当然不是, 这是司法腐败, 国家腐败, 没有法律的基本体现,一个国家现在维稳到一万多亿美元,

一个国家现在维稳到一万多亿美元,到达了这样社会这种政府和人民的矛盾的这种迸发点,每分钟都有可能炸掉!每分钟都有可能炸掉!哪有什么2035, 2050啊?这是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我郭文贵,我吃饱撑的呀?我天天在这块儿喊这些事情,就是因为我弟弟的死,和我这些年真实的经历,和我面临的威胁,和我被剥夺的家人的自由和尊严,还有被抢夺的资产和一次次的被抓被侮辱。 这些事情导致文贵这二十八年,本来就有旧仇,又加新恨。这样的文贵就是一个…我是一个基本的案例吗?我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吗?也不是那么简单。 中国有万万千千个郭文贵。大家不说话。真到时候一脚就踹过去了! 别看喊着你“万岁”,别看喊着你“万岁”,包括那两千多个开会的党员。关键时候就动拳头了,就上两脚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从来不相信哪个国家靠镇压靠武器能把自己的政权持之以恒。不可能!更不要说靠梦想,那也不可能!这很现实。我今天我的家人受到这样的威胁,我的资产受到这样的抢夺,你让我还去做梦?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呢,我想要的,就是属于我基本的资产。我想要的是属于我家人基本的应有的安全。我想要的我的员工的基本的安全和尊严。我想要的就是能出国的一个公民基本的自由。我现在想要的是中国依法治国。我想要的是所有的海外华人同胞们能合法地自由出入中国,和文贵大家一起享受中国的自由繁荣发展。同时,我非常地希望文贵事件能让国家真正地推动依法治国,不要再以贪反贪。

贪官儿可以查,要依法查,给他应有的尊严。反对以贪反贪,反对以警反贪,反对以警治国,反对以黑治国。这是起码的我的要求。任何这几条实现不了的情况下,文贵什么人都不谈,什么人都不会跟他去合作;而且不管任何事情发生,文贵都会追求郭七条到底,绝对不妥协!今天在西方发生了这样的五毛事件,推特事件,这都是临时的小事情,永远改变不了大局,也改变不了什么样的大事件,根本上也解决不了文贵的问题。我也不希望只获得我个人的所谓要求满足,这事就算拉倒。那是不可能的。我希望文贵事件能成为一个积极的模范,彻底地能推动中国的依法治国和郭七条的落实,让中国人能过得更加地安全快乐和有尊严。这是文贵追求的。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17 – 1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