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万万的李柱铭谱写了荣光香港之曲

撰稿:童媚

(图片来自网络)

李柱铭,1938年6月8日出生,广东惠州人,成长于英属香港,为目前香港资历最深的大律师香港民主党创党成员,也曾任香港立法会议员港同盟民主党主席。

李先生一直积极关注并领导香港民主运动,备受香港民主派的尊敬,有“民主之父”的美誉。他推崇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在激进民主派冒起前,他是被针对的目标之一。

李先生自1985年开始就担任立法局议员职务,直至2008年李柱铭宣布不再参选立法会,结束其23年议会生涯。

他是天主教徒,曾在八九六四事件,因反对中共血腥镇压民运而以“不为一个尽失民心的政府”为由,退出了当时的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之后,李先生一直致力于推动香港的民主发展,甚至尝试推动大陆的民主化,像他这样与中共对立的人,早已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

很早以前,李先生就担心《中英联合声明》有被撕毁的可能性,所以他不遗余力地在香港回归之前,呼吁西方文明法治国家,促成香港成为独立政治实体,但最终没能如愿。1996年4月,他在联合国总部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向世界呼吁:“中英双方都是违反了联合声明,导致香港最后未能真正高度自治。其实熟悉香港问题的人都会同意,香港问题迈向国际化,是不能逆转的趋势。而且,美国今后对香港政局的关注,尤其是针对临时立法会及谁人是候任行政首长,将是国际社会极关注的课题。”

当时的李先生似乎就已认定,如果香港不能达到各方面的高度自治,那么未来总有一天香港不再属于自己。谁知,这样的预感竟然在李先生的晚年,让其亲眼验证,并眼看香港被推向万丈深渊。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开始,标致着香港民主开始瓦解。曾经如此闪耀的一颗东方之珠,一点一点被中共的集权统治剥落极具光泽感的外衣,之后是立法会选举的取消标致选举制度的陨落,之后是港版国安法强行被中共人大快速通过并执行,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离香港越来越远,而在这片曾经生机勃勃的土地上,时时刻刻弥漫着非正常死亡的气息,充斥着始终奋力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民的声声呐喊和哭泣。

而在今日,2021年的4月1日,愚人节的当天,李柱铭先生非法集结罪被判成立,一个已没有法治的政府用荒唐的理由将一位毕生奉献给法律事业的老人钉在“有罪”的耻辱柱上,他的明天会被怎样对待?他的晚年会在哪里度过?

回顾他的一生,凭借他的资历,他有无数的机会可以离开香港这片土地,只要他不再偏执地将香港问题作为己任,只要他自私一点现实一点,他的今天一定是安稳的。但有些人似乎生来就带着使命,他无法做到自私和现实,无法放弃对他故土的热爱,无法让自己一生生活在悔恨和自责中。于是,他选择了抗争,为他钟爱的法律事业,为他无法割舍的故乡情结,为他的后代那些本该拥有美好未来的年轻人。

其实在香港这段动荡的岁月中,像李先生一样的人有很多很多,他们中有的人已经被消失和死亡了,有的人已深陷囹圄失去自由,有的人还没放弃不惜一切代价,他们的每个个体都如水滴一般,看似绵弱却坚毅,看似渺小却广阔,他们用行动为自己守护,不到粉身碎骨,永远不会停下。

仿佛昨日还是和平年代,但转眼就已战火纷飞,尸横遍野。中共对香港的所作所为,都会让中共万劫不复,坠入深渊。只是,末日狂奔的景象大大超出我们的认知和想象。今天在法庭门口,另一位民主人士文联会主席李卓人先生说:“如果因为与香港人民并肩而行而入狱,对我们来说是最高的荣誉。”

一直跪着的人学不会站起,但从未跪下的人绝不会轻易跪下。香港因为有这些不为强权低头,并坚持抗争的人,而依然让人尊敬。我相信,香港一定会重回荣光,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不朽。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新闻来源:

涉未经批准集结案 黎智英、李柱铭等9人今日应讯-和讯网 (hexun.com)

“民主之父”李柱铭被定罪 多年战友形容“弄死香港第一枪” — 普通话主页 (rfa.org)

审稿:光耀华夏

编辑:MG1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