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改革开放: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二)——管控的延续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理想喜国

经过三十年的动荡,中共终于打算给饱经风霜的中华大地盖上一层虚假的发展外衣。此时的中共管天管地管空气——一切改革都从违法开始

邓小平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这个称谓让所有国人都以为,发生于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是一场经过精心设计、有长远规划的试验。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1976年10月,文革结束,中(共)国延续了此前的严管模式:严禁民营产业,严禁国民拥有私人财富,对外国资本家充满敌视。当时,民众开办企业,从事生产经营活动,都是是一种刑事犯罪行为。

1978年11月,安徽凤阳几个饥饿的农民为了生存,决定秘密分地单干,以激励生产积极性,不再受公社约束。这一举动事实上意味着农民私分集体财产,自己拥有了土地这种生产资料。根据当时的刑法,这就是犯罪(若放在文革时期,这个村的农民基本上都是被批斗到死的命)。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党和政府控制和管理所有社会资源的计划经济模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终于在政治上决定开始尝试“对外开放”,吸引外国资本家来中(共)国开厂;对内决定尝试赋予人民更多的权利,让人民拥有更多的财富。于是,安徽这几个农民幸运的活了下来。中(共)国农民基本的求生本能催生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最终成为“改革开放”启动的样本。然而,1980年代的改革,就到这里为止了。允许农民尝试搞承包责任制,但是严禁转包,禁止承包经营权流转,甚至连继承都予以禁止,这事实上相当于否认了农民对土地的财产权。

这期间,中共尝试吸引外资,但由于制度层面的严重缺失,外资普遍缺乏安全感,整个1980年代进来的外资屈指可数,年投资规模只有几十亿美元。所谓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也就是引入了少量外国的进口优质产品,来与国内傻大黑粗的国企产品相竞争。外国的好东西当然人人都想买,外汇又不够,无法实现每个人都拥有。在这种背景下,特供制度和价格双轨制公然登场——所有的好东西,优先保证各种权贵家庭先行享有。权贵家庭享受之余,手里还有多余的商品指标就拿去倒卖盈利,这就是著名的“官倒”现象。老百姓开个小摊炒瓜子都算刑事犯罪,但是官员空手套白狼,倒卖各种紧缺商品,竟然可以堂而皇之无人追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官倒、权钱交易、腐败、特权、贫富分化扩大等种种问题愈演愈烈,于是到了1989年,就掀起了一场反官倒、追求民主自由、要求政治改革的全国性政治运动,也就是“89·64”民主运动。

“89·64”最终以中共屠杀学生血腥镇压收场,于是,国内意识形态再次收紧。尽管邓小平在1992年重新推动经济的市场化运动,但是,自由化可能造成的对共产党统治地位的威胁为当局所最高警惕。尤其是1990年苏联的解体以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的“集体变色”,更是让中共感到了空前的执政危机。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弱中央、强地方”、“弱政府、强民间”的模式遭到质疑——经济集权主义成为必然性的选择。

邓南巡之后,老百姓终于拥有了一点“人权”:逐渐被允许拥有私人财产,被允许开办私人企业,投机倒把之类的犯罪逐渐被取消,价格双轨制消失了,官倒被严惩,权贵们的政治地位被拉低。难道是中共从良了?当然不是。他们获得的远比失去的多——各种向民众开放的产业经济领域,权贵们都可以让白手套参与。由于他们更灵通的消息来源、更广泛的人脉和更强大的融资能力,他们的企业很快就在大量的产业领域拥有了近乎压倒性的优势地位,并延续至今,形成了中(共)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体制。

1990年代之后,中(共)国民营经济终于松了脚镣,能开些小企业炒瓜子卖了。但是手铐还在:正常的低买高卖行为,依然被视为投机倒把——这事实上依然堵死了民间贸易的渠道。吸引外资方面,依然是进展很慢。每年的实际利用外资总规模长期维持在500亿美元左右,对中(共)国嗷嗷待哺的经济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因此,中共的对外贸易也很难开展。1980年代的十年里,对外贸易基本处于净逆差状态,每年的逆差规模都有几十亿美元——自己的生产能力没发展起来,净进口外国的好东西了。到了1990年代,总算只有一年逆差,其它都是顺差,但顺差规模也不大,每年只有几十亿到百把多亿美元。

这么发展到1990年代后期的时候,中(共)国经济已经发展到了瓶颈阶段,眼看着就要崩塌了——庞大臃肿、毫无效率的国有企业被外资企业和进口商品打得溃不成军,长年累月的亏损。那时,市面上每个人都在找进口商品的渠道,都在黑市兑换美元。

时间来到朱镕基当政时期,中共还是继续“改革”:实施分税制,把税收统统收归中央,让中央集中财力办大事;把住宅商品化,想尽办法掏老百姓手里的银子;为减轻财政压力,将国企抓大放小,国有企业经营者与地方政府、银行上下其手,据国有资产为己有,同时也让千万国企工人下岗。但是这些效果都不大,只能算是苟延残喘,拖住了一口气。

就这样拖到了2000年,中共才在法律领域彻底废止了投机倒把罪。也就是说到了21世纪,广东的商人从新疆低价进一批棉花,然后高价卖给英国商人,才算是正当合法的行为,不用再被抓去坐牢或者被高额处罚。改革开放了20几年,中国人第一次合法地拥有基本的做生意的权利。试问,是谁阻碍了中国经济的发展?谁是中国经济止步不前的罪魁祸首?

图:1960年以来中国GDP值与占世界GDP占比——邓小平这个“改革开放的设计师”设计了20年,中国经济并未明显起色

回顾历史,我们一再看到这样的景象:中国因拥有最广袤的内需市场和喜乐世俗消费的民众,经济的复苏从来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早在20世纪30年代,历史学家傅斯年就给出过一个经济兴衰周期说:根据他的观察,中国只要有70年稳定期,必定重获大繁荣,从秦末大乱到“文景之治”,从隋文帝统一到唐太宗的“贞观之治”,从宋太祖结束五代十国到范仲淹一代的中兴,以及清代的“康乾盛世”,期间均不过两三代人。在他看来,中国若无战乱,十年可恢复,三十年可振兴,五十年到七十年必成盛世。

然而,在中共手里,从1949年建国到文革结束,把中国的经济、文化、人性都砸烂,害死无数人,折磨了整个国家近30年,成功让中国一穷二白。从1978年起又开始做了各种尝试,折腾了二十年,也未见起色。前后50年,中国失去了整整半个世纪。换一头猪来管理中国经济,都比共产党要好。古代的帝王尚且懂得休养生息、无为而治;现代西方文明也推崇小政府大市场。共产党不仅抛弃老祖宗的经验,也把西方现代文明抛诸脑后——管天管地管空气,阉割人的思想,禁锢人的自由,约束人的精神,压制人的天性,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最大特色。

(待续)

相关阅读:

【世事解评】改革开放: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一)——破烂的开始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