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14个国家成为以毒灭共的先锋!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军迷Wilson

在CCP病毒不断变异,疫情防控前景令人愈加悲观之际,万众瞩目的WHO武汉病毒调查报告出炉,该报告的结论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冠状病毒来自动物,中(共)国可能不是起源”。这个结论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于3月26日CNN的公开访谈中认定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共实验室完全相反。

此前,正直而造诣深厚的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已经通过她的论文科学地阐述了新冠病毒来自中共的军方实验室,CCP病毒被进行功能增强改造后由中共军方故意释放,是一种为中共以毒谋霸及实施完美犯罪的武器,闫丽梦博士在她的论文中称该病毒为“超限生化武器”。由于闫博士的论文无械可击,心虚的中共至今无一象样的科学家敢于正面挑战闫博士的结论。

WHO在今天抛出这份长达120页的报告中承认,该报告的大部分工作是由中共(CCP)科学家完成的,WHO的专家组“感激地承认”他们的贡献,并坦承该报告的大部分内容纯粹是基于中共“分析师”的结论,WHO专家组“没有参考他们的原始数据”。也就是说,中共没有向WHO专家组提供病毒溯源最为关键的原始数据,而是采用了“中共分析师的结论”,并且WHO专家组“感激并承认”中共科学家的“贡献”,把这个荒谬的结论当作本应秉持正义的WHO正式报告公诸于众——这一点得感谢WHO专家组的诚实,否则我们外行人没有那么容易理清其中的逻辑。

让我们来看看该报告荒谬到什么程度:“迄今为止的研究证据表明,与SARS-Cov-2(中国冠状病毒)关系最密切的冠状病毒存在于蝙蝠和穿山甲中,这表明这些哺乳动物可能是导致新冠病毒的储存地。从这些哺乳动物物种中识别的两种病毒都与SARS-CoV-2足够相似,足以作为其直接祖先,这表明貂和猫可能是潜在宿主中的物种”。此前,闫博士曾调侃,将有更多无法言语的无辜动物成为中共随意指定的“宿主”,帮中共背锅。

报告认为,中共病毒起源最有可能是“通过中间宿主引入”,这意味着人类从自然界的源性动物那里感染了中共病毒。第二种可能的是“直接的人畜共患病溢出”,这意味着人类直接从疾病起源的动物那里感染了疾病。这和中共首选的理论“通过冷/食品链产品引入”被评为“可能”,而“通过实验室事件引入被认为是极不可能的途径”高度吻合——这是最极致的狼狈为奸!

该报告还企图甩锅和嫁祸其他国家。报告用大量篇幅来解释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另一个国家,并通过冷冻食品的运输传播到武汉的海鲜市场。报告因而“不考虑故意释放SARS-CoV-2或故意生物工程的释放假说,在分析基因组后被其他科学家排除在外”。但做贼心虚的中共在该报告中不敢授意嫁祸于具体某个国家。

报告的无耻和逻辑矛盾接下来暴露无遗。报告称,明确考虑的情况是“实验室工作人员因涉及相关病毒的活动而意外感染”——这是关乎已威胁人类生存的病毒溯源科学调查报告吗?够了!即使我们异常愤怒,但还是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世界上和中共这个恶魔同样歹毒的人这么多?为了改变这个堕落的星球,我们能做什么?

令人振奋的是,要拯救被中共绑架的人类文明的正义力量正在觉醒,而且是以引领人类文明的海洋系国家为主的民主阵营。今天,记住今天,美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14个国家对WHO这份荒唐的报告表示“共同关注”,他们表示支持对该病毒进行“独立分析和评估,不受干扰和不当影响”,其意思很简单,态度很强硬: WHO的这份报告被中共操纵,我们不认可该报告的同时,要启动不受中共干扰的独立调查——至此,以毒灭共的大戏正式拉开了序幕!

率先站出的14个国家是澳大利亚、加拿大、捷克、丹麦、爱沙尼亚、以色列、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挪威、韩国、斯洛文尼亚、英国和美国。

致敬!

参考链接:
1。14 countries express ‘shared concerns’ over WHO report on Covid-19 origins
2。W.H.O. Report: Little Evidence Coronavirus Came from Animals, China May Not Be Origin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