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生物学家:世卫组织调查成员“监守自盗”

新闻来源:《Independentscience news(独立科学新闻)》| 作者:Jorge Casesmeiro Roger 豪尔赫·卡塞米罗·罗格尔 | 发布时间:2021年3月24日

翻译/简评:clau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3月4日,全世界26位顶级科学家共同签署一封《公开信》,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全面和无限制的国际取证调查。参与《公开信》签名的科学家中不乏我们熟悉的名字,例如斯蒂芬·奎伊博士。《独立科学新闻》围绕《公开信》采访了参与签名的美国科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博士。

埃布赖特博士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充分体现出自己作为顶级科学家的严谨和克制。例如,在对待新冠病毒到底倾向于自然事故假说还是实验室事故假说这一问题上,埃布赖特博士始终都没有主观地给出意见,而是陈述了三个重要的间接证据;对于世卫组织在武汉的调查一事,明确的质疑了彼得· 达扎克在世卫组织调查以及新冠病毒相关研究中起的作用以及利益冲突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埃布赖特博士指出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等美国的科研机构和组织,从2005年就开始,对潜在大流行病原体的功能增强性研究持默许、纵容的态度,甚至存在渎职的行为。作为一个在科学圈内的大咖,能够站出来直面这些问题,着实令人敬佩。

全球以毒灭共的态势已经势不可挡。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在事实面前,在良心的谴责下,都会逐渐站出来发声,加入正义的力量。以彼得· 达扎克为代表与中共狼狈为奸、为中共洗地造假说谎的科学家,已经葬送了自己的一切,有生之年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可信度。世卫组织武汉之行的所谓的调查报告,注定会成“烂尾楼”。一切已经开始!

彼得· 达扎克与石正丽

原文翻译:

采访理查德·埃布赖特( Richard Ebright):世卫组织调查成员是“虚假信息的参与者”

包括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博士在内的全世界26位科学家签署以下《公开信》:“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全面和无限制的国际取证调查”。《华尔街日报》和《世界报》在3月4日发布了这封公开信,在世卫组织召集的武汉考察团之后,再次引发了关于疫情起源的讨论。

罗格斯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理事会教授理查德·H·埃布赖特博士,同时也是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Waksman Institute of Microbiology)的实验室主任,担任两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研究基金的项目负责人。

理查德·埃布赖特博士在哈佛大学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和微生物学与分子遗传学博士学位。他发表了160多篇论文,并拥有40多项已颁发和正在申请的专利。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也是美国科学促进会、美国微生物学会和美国传染病协会的会员。

埃布赖特博士是罗格斯大学机构生物安全委员会和美国传染病协会抗生素耐药委员会的成员,他也是新泽西州病原体安全工作组和国际安全研究中心控制危险病原体项目的成员。他曾是剑桥工作组的创始成员,该工作组主张对潜在大流行病原体的功能增强性研究进行生物安全、生物安保和风险效益审查。

埃布赖特博士,您是26位签署《公开信》的科学家之一,该《公开信》阻止了世卫组织召集的考察团的临时报告的发布,并重启了新冠病毒起源的辩论。您认为这个世卫组织/中共国联合小组的最终报告会停止新冠病毒起源的争议吗?

不会。

《公开信》详细解释了世卫组织——中国武汉合作团队在结构和功能方面的局限性:专属的中国现场工作、无法完全访问实验室设施或数据库、报告编写过程中达成共识……

2020年2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艾尔沃德率领的世卫组织-中国联合考察组抵达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进行实地考察

一个可信的调查应该包含如下的职责权限:1)承认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2)确保调查人员能接触到记录、样本、人员和武汉处理与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实验室的设施,3)能够收集证据,而不仅仅是见面拍照,4)授权长达几个月的调查,而不仅仅是几天,5)一个可信的调查也不会包括有利益冲突的调查人员,而不是与研究对象和/或与调查对象密切相关的人。

您曾多次说过,世卫组织的调查团实际上是“一场表演”。

是的,它的成员是心甘情愿的且至少在一个案例中,是虚假信息的热心参与者。

世卫组织事先商量好的研究“职责权限”甚至不承认病毒有可能来自实验室,甚至没有提到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市疾病控制中心或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

关于考察人员,世卫组织考察组中至少有一位成员,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博士,似乎存在利益冲突,应该取消他参与新冠病毒疫情起源调查的资格。

是的,达扎克是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承包商,该实验室可能是病毒的源头(美国国务院提供了2亿美元的分包合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提供了700万美元的分包合同),他是该实验室研究项目的合作者和共同作者。

《公开信》还列出了“全面调查应该是什么样”的内容。所以,我重复问一次,埃布赖特博士,如果您领导一个取证团队在武汉调查疫情的起源:您会想先看什么?您会向谁问什么样的问题?

一个可信的取证调查将需要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市疾控中心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记录、样本、人员和设施。这将需要检查电子和纸质记录,检查冷藏室和冰箱样本,对设施进行环境取样,并对人员进行秘密访谈——包括以前和现在的建造、维护、保洁、危险品处理、安全、动物设施、实验室和行政人员。

每当被问及这种病毒是否会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泄露时,您的回答都是:“是的……这不能也不应该被否定。”《公开信》的另一位签名者斯蒂芬·奎伊(Steven Quay)博士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研究,计算出实验室假设的可能性为99.8%。

目前,还没有可靠的依据来给自然事故假说和实验室事故假说分配相对概率。

但是,既然实验室泄漏是一种可能性,那么你认为这次大流行病是人畜共患的自然起源的可能性有多大?

目前,所有与SARS-CoV-2的基因组序列和新冠病毒的流行病学相关的科学数据都同样符合自然—意外起源或实验室—意外起源。

对于那位因为《公开信》不是来自病毒学家而拒绝发表评论的科学家,你想说什么?

其说法是不成立的。

公开信的签署者中就有病毒学家。甚至在公开信的签署者中也有冠状病毒学家。

更重要的是,新冠病毒影响着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不仅仅是病毒学家。

埃布赖特博士,您是一名微生物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从您的专业领域来看,您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微生物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和病毒学家一样有资格评估相关的科学和科学政策。病毒学是微生物学和分子生物学的一个分支,并没有超过后两者的研究范畴。病毒学家使用的测序、序列分析、细胞培养、动物感染研究和其他实验室程序与其他微生物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使用的程序没有实质性区别。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公开信》研究提案的第二点,正是要建立一个多学科的团队。

任何一个审查问题的团队不仅要包括研究科学家,还要包括生物安全、生物安保和科学政策专家,这一点至关重要。

基于SARS-CoV-2的结构和行为,有哪些生物学证据表明这是一种纯粹的人畜共患病?又该如何看待实验室理论?

疫情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表明,其祖先是马蹄蝠冠状病毒RaTG13,或者是一种与蝙蝠密切相关的冠状病毒。

RaTG13病毒由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于2013年从云南某矿区的马蹄蝠群落中采集,2012年该矿区的矿工曾死于非典型肺炎,2013-2016年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对病毒进行了部分测序,2018-2019年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进行了完全测序,2020年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公布了RaTG13的基因组序列。

蝙蝠冠状病毒存在于中国多地的自然界中。

因此,人类首次感染可能是自然事故,病毒从蝙蝠传给人类,也可能通过其他动物。这是有明确先例的。2002年,SARS病毒首次进入人类群体,是在广东省的一个农村地区发生的自然事故。

但是,包括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在内的中国多地实验室也在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舟山蝙蝠

因此,第一次人类感染也可能是作为实验室意外发生的,病毒意外感染了野外采集员、野外调查员或实验员,然后由工作人员传染给民众。这也是有明确先例的。非典病毒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进入人类群体,分别是2003年新加坡的实验室事故、2003年台北的实验室事故、2004年北京的两次实验室事故。

所以对您来说,还有一半的机会?

此时此刻,自然事故假说和实验室事故假说的相对概率还没有一个可靠的依据来分配。

不过,有三条间接证据值得注意。

请继续,博士。

首先,疫情发生在武汉这个1100万人口的城市,这个城市并非马蹄蝠的聚居地,最近的已知的马蹄蝠聚居地在几十公里之外,超过了它们的飞行范围。

此外,疫情发生时正值马蹄蝠的冬眠期,它们不会离开聚居地。

第二个证据呢。

其次,此次疫情发生在武汉,而武汉的实验室开展着世界上最大的马蹄蝠病毒研究项目、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马蹄蝠病毒库、拥有和处理着世界上与疫情病毒序列最接近的相关病毒。该实验室在云南偏远农村的马蹄蝠聚居地中积极地寻找新的马蹄蝠病毒,并将这些新的马蹄蝠病毒带到武汉,然后在武汉市内,常年对这些新的马蹄蝠病毒进行批量生产、基因改造和研究。

一个非凡的巧合。最后一条证据是什么?

第三,武汉病毒所的非典相关蝙蝠冠状病毒项目,使用的是个人防护装备(通常只是手套,有时连手套都没有)和生物安全标准(通常只是生物安全等级2级),野外采集、野外调查或实验室工作人员接触到具有SARS-CoV-2传播特性的病毒后,会有非常高的感染风险。

《公开信》中提出的实验室泄漏假说,应该是针对四种可能的情况,并不意味着在功能增强性(GoF)实验中进行了基因修改。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埃布赖特博士,当疫情开始后,您声明过:“在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病毒是被改造过的。”您今天会重申这一点吗?

这种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没有显示出人为修改的迹象。

但是,被认为是美国冠状病毒顶尖专家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博士,他可能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他说,在实验室中可以对病毒进行改造,且不留下任何修改的痕迹。

事实上,这种病毒的基因组序列没有显示出人为修改的痕迹,这就排除了那种可留下痕迹的功能增强性研究。但这并不排除各种不留痕迹的功能增强性研究。

新冠病毒是功能增强性病毒的可能性并不意味着泄漏可能发生在生物武器项目中。《公开信》的签署者并没有涉及到你坚决排除的这种情况。尽管如此,埃布赖特博士,作为生物武器扩散的长期反对者(2002年1月24日和2012年 1月15日《自然》发表文章)和哈佛大学“剑桥工作小组关于创造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PPPs)的共识声明”的创始成员,当前的危机是否要求对这些高风险的实验进行新的讨论和暂停,而且这次要有更多的国际参与?

是的。

在2014-2016年美国官方暂停和审议关注功能增强性研究(GoFRoC)的过程中,剑桥工作组的论述出了什么问题?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院长系统性地阻挠了白宫、国会、科学家和科学政策专家对值得关注的功能增强性研究进行监管的努力,甚至要求对涉及值得关注的功能增强性研究的项目进行风险收益审查。

2014年,奥巴马政府对值得关注的功能增强性研究实施了联邦资金的“暂停”。然而,宣布“暂停”的文件在脚注中指出:“如果资助机构的负责人认为研究对保护公众健康或国家安全是非常必要的,可以不被包括在暂停内。”遗憾的是,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利用这个漏洞,向受“暂停”限制的项目发出豁免——荒谬地宣称被豁免的研究是“保护公共健康或国家安全所急需的”——从而使“暂停”失效。

2017年,川普政府宣布了一个潜在大流行病原体控制和监督(P3CO)框架,实施了对值得关注的功能增强性研究进行风险效益审查的要求。然而,P3CO框架依赖于资助机构标记并推进风险效益审查的建议。遗憾的是,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拒绝标示和提交风险效益审查的建议,从而使P3CO框架失效。

潜在大流行病原体(PPPs)的功能增强性实验的支持者赢得了过去十年的所有辩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对该类研究最负盛名的批评者现在如此低调,尽管不是完全的沉默。而我想到的是剑桥工作组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博士,他在2018年还在警告说,流感的功能增强性研究可能会引发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流行病。

剑桥工作组的一些前领导人的沉默让人失望。

顺便说一下,读了被引用的利普西奇博士的论文我才知道,也许第一个在实验室里创造的潜在大流行病原体(PPP)的努力是2005年的研究,题目是:重建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病毒的特征。利普西奇博士对此表示怀疑:“构建一个与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感大流行有关的病毒是否明智。”你还记得这个具体的功能增强性研究吗?十五年后的今天,你是否知道它有任何积极的成果?最后,埃布赖特博士:这样做是明智的吗?

我一贯的说法是:“这是一项不应该被进行的研究(纽约时报2005年10月和2006年1月29日)。”

而且,这项工作并没有产生对预防大流行病或应对大流行病有用的信息。

去年夏天,剑桥工作组理事会成员因佩里亚尔(Imperiale)和卡萨德巴尔(Casadevall)博士也表示赞同:“大多数研究和讨论预备问题的专家都认为病原体的来源并不会显著改变应对措施的性质。是这样吗,埃布赖特博士?或者说了解CoV-2来源的后果可以挽救生命吗?

了解SARS-CoV-2的来源对于应对目前的大流行并不关键。但对于预防未来的大流行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关于预防,正好彼得·达扎克博士,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新的资金,现在要针对南亚的致命病毒,他在2020年8月表示:“我们将在马来西亚和泰国的边远地区开展工作,我们将站在下一次大流行病发生的前线。”现在,虽然在3月4日的《公开信》中没有公开引用达斯扎克博士的名字,但在视察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可能存在的泄密问题时,他显然是世卫组织的团队成员,眼光比较偏颇,利益冲突尚未解决。所以回过头来说:如果新冠病毒的起源是实验室事故、功能增强性实验,或者介于两者之间,这将改变整个大流行的说法,从而改变防止另一次大流行病所应该采取的措施:比如,让疯子科学家远离致命病毒。我说错了吗?

您没有错。

感谢您的关注,埃布赖特博士。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