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CBS新闻60分》: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

翻译:梦田

译评/校对:枳实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FOX NEWS

译评:

世卫组织在武汉对中共病毒起源的“调查”漏洞百出,以至于连CBS这样偏左立场、一向反对川普的主流媒体都对世卫武汉调查进行了批判性的报道。虽然和闫丽梦博士的两篇重磅报告比较,这篇深度报道对中共病毒起源的认识还相当粗浅,完全没有涉及到最关键的舟山蝙蝠病毒的证据,更不用说有关超限战生物武器的内容,但是该篇报道不仅谈到了实验室来源,和实验室对病毒的改造,更点出了其与中共军方的联系。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这已经显示了左翼主流媒体对病毒起源真相的层层推进。从我们与身边西人朋友的交流中,也已经感受到西方民众对病毒真相认识的进步。随着闫丽梦博士第三篇科学报告的即将公布,病毒真相的终将大白于天下。

【注:为方便阅读,编者在原译文内容上增加了五个小标题。】

译文:

中共国的不透明和地缘政治压力,导致世卫组织对中共病毒起源调查的可信度大大降低。CBS新闻(CBS news)记者莱斯利·斯塔尔(Lesley Stahl)3月28日报道。

上周五,世界卫生组织再次推迟了一份期待已久、备受争议的报告。这本应是世界卫生组织领导的国际科学家小组今年早些时候中国之行后就应该立刻发布的总结报告。

问题是: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是如何产生的?它是意外从武汉的实验室泄露出来的,还是来自那个水产市场被感染的动物?

世卫组织的调查(从一开始就)根本谈不上全面,因为自疫情爆发之初,中共政权就一直隐瞒信息。

一)《CBS新闻》记者与杰米·梅茨对话第一部分:

杰米·梅茨(Jamie Metzl)是克林顿政府的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和世卫组织遗传工程咨询委员会成员,他也是本月初签署一封公开信的二十多名专家之一,其中包括了病毒学家。他们呼吁返回中共国进行新的国际调查。信中说,世卫组织小组即没有独立性也未被获准“进行全面和不受限制的调查”,尤其是对位于疫情始发地武汉市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实验室发生意外泄漏的可能性进行调查。

杰米·梅茨:我不会真的把(世卫在武汉的工作)称为调查。本质上这就是一次高度陪伴、高度策划的研学旅行。

莱斯利·斯塔尔:研学旅行?

杰米·梅茨:没错,研学旅行。世界各地的每个人都把它想象成是某种完整的调查,但它不是的。这些专家只是看到了中共国政府希望他们看到的东西。

杰米·梅茨:那么,为什么去武汉?引用汉弗莱·鲍嘉的名句:“在全世界那么多城镇有无数的酒馆”,为什么是武汉呢?武汉拥有中共国的P4病毒学实验室,拥有包括蝙蝠冠状病毒在内的可能是世界上最多的蝙蝠病毒收藏。

莱斯利·斯塔尔:我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团队在实验室只待了3个小时。

杰米·梅茨:他们并没要求接触数据、样本以及关键人员。这是因为中共国与世卫组织定下了基本规则,而且世卫组织从来就没有权力(向中共)提出要求或执行国际(疫情起源调查的)预案。

首先,世卫组织同意了中共国对谁能参加这次任务拥有否决权。第二,最重要的是,世卫组织也同意,多数情况下,将由中方进行主要的调查,中共国将只是分享它的调查结果。

莱斯利·斯塔尔:天呐,不会吧?

杰米·梅茨:所以这些国际专家不被允许做他们自己的调查。

莱斯利·斯塔尔:等等,你是说中共国做了调查,并把结果给委员会看,就这样?

杰米·梅茨:差不多就是是这样。

莱斯利·斯塔尔:哇……。

杰米·梅茨:是的,没有100%照抄,但几乎就是这样。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要求苏联做一个联合调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会是什么样子?这完全没有意义。

二)CBS新闻》记者与彼得·达扎克对话第一部分:

早在1月14日世卫组织团队抵达武汉机场之前,中共国就已经排除了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迎接他们的是穿着全套个人防护装备的人们。该团队包括一些世界顶尖的专家,研究病毒如何从动物传播到人类的,但是尽管过去中共国曾发生过多次实验室意外泄漏病毒的事件,使人感染并至少有一人死亡,但团队中却没有一个人接受过培训,如何正规地调查实验室的泄漏。

他们在那里执行了为期四周的任务,但其中有两个星期是躲在这家酒店的隔离区里度过的。他们一出来,就同一个中共国的专家小组发生了一些气氛剑拔弩张的交流,因为他们拒绝提供原始数据。

如果说病毒起源于动物,那么一直以来的一个谜团就是:病毒是如何从中国南方的蝙蝠洞千里迢迢来到武汉的?世卫组织团队认为他们找到了答案。世卫组织团队成员、研究动物病毒传代的专家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之前曾处理过一些病毒爆发事件,其中包括在中国。【编者注:彼得·达扎克作为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曾代表美国奥巴马政府资助武汉病毒学研究所进行病毒的“功能增加”研究,因此他和本次世卫的调查行动有着严重的利益冲突。】

彼得·达扎克:作为此次世卫组织访华团的一部分,我们发现有一个(病毒从中国南方进入武汉)途径。

他说,这条路不是通向武汉的实验室,而是从华南的野生动物养殖场直接通向武汉的水产市场——华南海鲜市场。

彼得·达扎克:这个理论是,病毒是以某种方式从蝙蝠身上传到这些野生动物养殖场中的。然后这些动物被运到市场上。当商贩们处理这些动物、分割、宰杀、烹饪过程中感染了人类。 

莱斯利·斯塔尔:野生动物?

彼得·达扎克:是的,就是这样。

莱斯利·斯塔尔:可能是什么动物?

彼得·达扎克:类似于雪貂,可能是狸猫,是当地的一种传统食物。还有一种动物叫雪貂獾。我们知道兔子也是可以携带病毒。这些动物是从1000多英里外的农场进入市场的。 

莱斯利·斯塔尔:你可以对武汉市场上发现的动物进行病毒检测?

彼得·达扎克:事实上中共国的团队已经这样做了,他们发现了一些留在冰柜里的动物。他们对它们进行了检测,虽然结果是阴性。但事实上,在那里的这些动物就是线索。

莱斯利·斯塔尔:但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些动物中真的感染蝙蝠病毒,对吗?

彼得·达扎克:是的,所以现在我们要去那些农场调查。与农民交谈,和他们相关的人员谈谈。并对他们进行测试,先看看那里是否有高浓度的病毒。

莱斯利·斯塔尔:因此,调查组实际上不知道是否有任何农民或卡车司机被感染了?

彼得·达扎克: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去过那里,没有人问他们,没有人测试过它们。那正是(我们)要完成的事。 

尽管有这些未解之谜,但世卫组织团队和他们的中共国同行都一致认为,这个假设的路径——从蝙蝠洞到这样的肉店——是最有可能的解释了。 

彼得·达扎克:大约75%新出现的疾病都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曾经看到过在中国出现了萨斯(SARS)。

莱斯利·斯塔尔:实验室泄漏理论是否比你所描述的途径有更多或更少的可能性?

彼得·达扎克:对于病毒泄露的说法,那病毒必须出现在实验室里才行,但他们从来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COVID这种病毒在实验室里出现过。

莱斯利·斯塔尔:他们从未有过COVID病毒……

彼得·达扎克:之前没有过。(编者注:这句是达扎克的插话)

莱斯利·斯塔尔:……在那个实验室里?

彼得·达扎克:爆发之前,是的,绝对没有过,没有证据。

三)CBS新闻》记者与杰米·梅茨对话第二部分:

杰米·梅茨表示不同意,他指出实验室自己的报告称,该实验室曾将野地调查人员派到蝙蝠洞,而后者带回了病毒样本。

杰米·梅茨:我们知道,在这些病毒中,其中一种是与SARS-CoV-2病毒在遗传关系上最相关的病毒。

莱斯利·斯塔尔:最相关但并不一样,对吗?

杰米·梅茨:是的,没错。但我们确实知道,至少带回来9种病毒。极有可能在这些病毒中,有一种病毒与SARS-CoV-2病毒的关系更为密切。当我把所有这些碎片(证据)放在一起,我说:“嘿,等一下,这是一个真正的可能性。我们需要调查它。”

莱斯利·斯塔尔:现在彼得·达扎克和(他的)团队想出来的传播路径——听起来似是而非。

杰米·梅茨:哦,这当然是似是而非的。

莱斯利·斯塔尔:看起来非常,非常似是而非。

杰米·梅茨:是的,这是似是而非的。让我们这么说吧,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你应该会看到一个爆发,也许在中国南方,在南方确实有那些动物养殖场。你应该已经看到了某种沿途爆发的证据。

莱斯利·斯塔尔:那到底有没有呢?

杰米·梅茨:真没有。

莱斯利·斯塔尔:这个理论光听上去就漏洞百出。

杰米·梅茨:我不会说它是充满了漏洞,但它是不完整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获得数据,以便推翻某一种假设并证明另一种假设。

梅茨尔说,彼得·达扎克与武汉实验室长期合作,存在利益冲突。

)《CBS新闻》记者与彼得·达扎克对话第二部分:

彼得·达扎克:我在世卫组织团队中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要在中国研究冠状病毒,并试图了解它们的起源,你应该让最懂的人参与进来。不管合不合适,我就得这样做。

他说,世卫团队在(武汉)实验室科学家的陪伴下调查了实验室泄漏的假说,但是认为它是“极不可能的”。

彼得·达扎克:我们和他们见了面。我们问,“你们会对实验室进行审计吗?”他们说,“每年都会。”“疫情爆发后你们审计了?”“是的。” “有什么发现?”“没有。”“测试员工了吗?”“是的 ,没有人感染……

莱斯利·斯塔尔:你只是相信他们的话。

彼得·达扎克:当然,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度的,而调查正好达到了这个限度。我们问了他们一些尖锐的问题,他们并没有事先审查。而他们也给出了答案,我们发现这个解释是可信的……正确的、令人信服的。 

莱斯利·斯塔尔:但中共国不是一直在掩盖事实吗?他们销毁了证据,他们惩罚了那些试图就这个起源问题提供证据的科学家。

彼得·达扎克:嗯……我们的任务并不是调查中共国是否掩盖了病毒来源问题。

莱斯利·斯塔尔:我知道。我只是说难道这不会让你产生怀疑吗?

彼得·达扎克:我们在中国所做的工作中,没有看到任何虚假报道或掩盖事实的证据。

莱斯利·斯塔尔:在你每次提问的时候,房间里都有中共的监察人员吗? 

彼得·达扎克:我们入住期间,房间里一直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当然有。他们在那里是为了确保中国方面的工作顺利进行。

莱斯利·斯塔尔:或者说是为了确保他们没有告诉你全部的真相,只说没用的事实吧?

彼得·达扎克:你和身为科学家的人坐在同一个房间里,你知道什么是科学声明,也知道什么是政治声明。我们区分两者之间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

五)《CBS新闻》记者与博明的对话:

说到政治声明……地缘政治笼罩着整个调查,甚至有些针锋相对。中共说COVID-19源自美国;川普政府指责中共国掩盖了事实。 

时任国家安全副顾问的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中文名:博明)引用解密的情报信息说,北京还隐瞒了武汉实验室几名研究人员出现了类似COVID的症状,中共国的军方也在与实验室合作。

博明:北京直接下令销毁所有病毒样本,他们没有自觉分享基因序列。

博明:中共国军方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共国政府尚未承认它。但我们已经看到了数据。我个人已经看到了这些数据。 

莱斯利·斯塔尔:为什么是军方?他们为什么会在那个实验室里?

博明:我们还不知道,但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需要新闻媒体,当然也需要世界卫生组织去追查。中共根本不希望让我们找到这些非常相关问题的答案。

他说,美国政府确实知道的是,武汉实验室主任发表了关于操纵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以使它们对人类更具传染性,并且有报告称该实验室的安全标准不严。

博明:他们正在专门研究的冠状病毒,与CCP病毒一样,与人肺中的ACE2受体结合。

莱斯利·斯塔尔:这是关键证据吗?

博明:不,这只是间接证据。但当你考虑到这次大流行出现的地方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只有几公里远时,这就是一个相当有价值的证据。

中共国的不透明导致世卫组织因为全盘接受了中共国的要求而遭到了广泛的批评。

博明:我希望世界卫生组织要做的一件事是拿起他们的扩音器,并开始大声疾呼,要求中共国更加透明,开放边界,允许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官员和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专家来进行调查和并提供帮助。

经过15个月的时间,全球已有270多万人死亡,人们希望该团队能够对中共病毒的起源进行一些澄清。但这次调查结束后,疑问却比开始调查前还要多。

原文链接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3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