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揭露中共世纪骗局史1956~1960:“人民公社”

  • 作者:一颗星星
  • 制图: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3月30日电/西喜社——

上一篇文章已经提到,中共在土改完成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进行了“集体化运动”的农村改革,分层次的在农村成立:互助组、初级合作社、高级合作社、人民公社。

所谓“互助组”便是,几家农户集资买牛、购犁,轮流使用,相互合作。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业生产中劳力、畜力、农具不足的困难,在当时可以称得上是一项“德政”。

而“初级合作社”的性质则完全不同了。“初级合作社”要求农民用土地入股,耕畜、农具作价入社,由“社”实行统一经营。农民参加集体劳动,并且要在劳动产品中扣除农业税、生产费、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用之后,按照“社员”的劳动数量和质量根据入社时所占的“股份”多少进行分配。

如果初级社的几十家农舍进行合作,集体使用化肥,集资更多的钱去统一购买并学习拖拉机的使用,以提高生产效率,便可以初步走向现代化的农业生产。从这一点来说,“初级社”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农业的生产。但是,后期所扣除的各种费用,看起来就象是一种“变相的剥削”了。

“高级合作社”是初级合作社的升级。数百上千家农户的土地及生产资料完全归社里所有,且“按劳分配”,其劳动的基本单位变成了“生产队”。

如果说“初级社”是一种半私有制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那么“高级社”则完全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了。(类似于前苏联的“集体农庄”。)当然,在中共的治下,“生产队”中是配有“书记”一职的。稍微熟悉一些历史的朋友们应该知道,“大队书记”这个职位可是拥有很大的权力哦。

“人民公社”是在“大跃进”的背景下,中共中央下令推广执行的。每个“人民公社”由数十乃至上百个“高级公社”组成,其社员数量也就变成“千家万户”了。“人民公社”彻底走向了“共产主义”的建制。

所有公社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是没有私产的。个别社员保有“一碗一筷,一铺一盖”之外,所有财产全部归公(共)。“人民公社”不但在农村推广,在城市中也迅速推广。工农商学兵齐上阵,“政社合一”,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人民公社”推广之后,“懒人”越来越多,“勤快者”越来越少。而“社领导”一职,当然是由“党”来委派。

上面的介绍,可以让我们了解,“互助组”确实在实际上解决了建国初期农民生产资料不足的情况,农户相互合作也提升了生产效率。但是从迅速推广的“合作社”开始,农民的土地、生产资料以“入股”的形式划归给了集体。进而实行的“人民公社”农民的私产便完全没有了。“大锅饭”,“无私产”,“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自然是共产主义的表现形式,而“人民公社”的推广,还真是“共”了所有人的“产”(财产)。

然而农民们就那么心甘情愿的入“社”么?当然不是!千百年来中国农民勤劳、质朴,但是他们可不“傻”。辛苦劳动赚得的财产,哪能随随便便的拱手送人?但是为什么短短几年之内,中国就完成了集体化改造呢?当然是威逼、胁迫……

1955年,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回河北省安平县老家去探亲,毛让他顺便了解乡村合作化的情形。李银桥了解到乡里是这样办的:区里派下来的干部命令全村人站到场院里,宣布:“跟蒋介石走的站那边,单干;跟毛主席走的站这边,搞合作化。”这样的“大帽子”一扣,谁还敢不入社?老实巴交的农民们,自然全都站在了“毛主席这一边”。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再加上中共这个以革命为宗旨,以反右为己任的组织,合作化的旋风自然越刮越猛。而“入社”带来的另一面影响便是:“由于果树入社是不付报酬的,农民不愿被共产,宁可砍树。猪羊不愿送运到社里去,只有宰杀一途。

而归到社里去的大牲口,由于管理不善,死亡极多,全国一下子减少了二百万头以上。有的合作社,船漂出三十多里没人管,耕牛出去三十多里没人找,社内耕牛死亡占百分之六十。”(《农村未来》1988年第二期,邓子恢。)

“集体化”至“人民公社”的推广,是“毛泽东思想”的至高境界。好大喜功的中共,想把中国迅速带入到那乌托邦似的“共产主义”社会。而拥有着“至高”目标的“人民公社”运动,不但严重伤害了人们的生产积极性、造成了生产资料的严重浪费,它所造成的深远影响及危害是不可估量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神奇四侠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