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调查人员承认武汉溯源报告采纳了中共说法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水星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原创

《华盛顿观察员》3月29日中午发文,题目“世卫组织调查人员承认在武汉实验室泄漏事件上采纳了中共的说法”。

全文如下: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小组的一名成员说,世卫组织就中共病毒来源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采纳了中共实验室工作人员的说法,因为这是世卫组织-中共国的一份新联合报告得出的结论,说这可能性不大,不需要进一步研究。

川普总统和拜登的官员曾表示,中共国政府致力于阻挠对该病毒起源的调查,该病毒已导致全球278万人死亡,两届政府都对世卫组织-中共国在2021年初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的内容表示怀疑。

生态健康联盟(Eco Health Alliance)的领导人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为中共国的病毒反应辩护,此前他批评拜登政府对世卫组织-中共国报告持怀疑态度。该联盟向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提供了至少60万美元的国家卫生研究院经费,他在周日与莱斯利·斯塔尔(Lesley Stahl)的60分钟会谈中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的理论。

“如果一个意外的泄漏导致了中共病毒的发生,导致中共病毒必须在实验室里,他们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实验室里有类似的中共病毒……不是在疫情爆发之前,绝对不是,没有证据。” 达扎克声称,

“我们见过他们,我们说,‘你们检查过实验室吗?’他们说,‘每年一次’,‘疫情爆发后你检查过吗?‘是的。’‘找到什么了吗?’‘没有。’‘你测试过你的员工吗?’‘是的。’没有人——”达扎克说,然后被斯塔尔打断。

“但你只是相信他们说的话!” 她惊叫起来,达扎克没有否认。

达扎克说,“那么,我们还能做什么呢?你所能做的有一个极限,我们已经到达了这个极限。我们问了他们一些棘手的问题,他们事先没有经过仔细检查,而他们给出了答案,我们发现是可信的——正确而令人信服。”

川普总统时期领导CDC的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博士说,中共病毒很可能是从武汉实验室意外泄露而来,并暗示这是在那里获得功能增强研究后发生的。

“我的观点是,我仍然认为武汉这种病毒最可能来自实验室。”雷德菲尔德说,“在实验室从事呼吸道病原体工作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受感染并不罕见。”

美联社周一报道说,世卫组织-中共国报告的最终稿得出结论,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低”。报道说,从蝙蝠跳到另一种动物再跳到人类的可能性最大,该媒体还说,世卫组织的研究小组提议对每个领域进行更多的研究,但实验室泄漏假说除外。新报告“称此类实验室事故罕见,武汉从事中共病毒和疫苗研究的实验室管理良好”,“还指出,2019年12月之前,没有任何实验室出现与SARS-CoV-2密切相关的病毒记录,意外滋生病毒的风险极低。”

但美国国务院2018年的电报警告说,武汉实验室存在生物安全问题,实验室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的实验,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20年1月发现,RaTG13是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样本(96.2%相似)”,美国国务院1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书补充说,武汉实验室“有进行‘功能增强’研究以制造嵌合病毒的公开记录。”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内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发病,当时还没有发现第一例疫情,症状与中共病毒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美国国务院的情况说明书写道,声称武汉实验室“已进行分类研究,包括实验动物实验,至少从2017年开始代表中共国军方。”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今年3月对《华盛顿观察员》表示,这是一个“高度自信的评估”。

尽管达扎克与武汉实验室有联系,但他为自己在联合任务中的角色辩护说,“我加入世卫组织是有原因的,而且,你知道,如果你要在中共国研究中共病毒并试图了解它们的起源,你应该让最了解这一点的人参与进来,不管是好是坏,我都愿意。”

斯塔尔向他追问中共国政府是否试图限制世卫组织能够获得的信息,但达扎克为中共国政府在他们此次的(中共病毒调查)过程的大量随行行为辩护。

“好吧,我们的任务不是找出中共国是否掩盖了病毒来源问题。……我们在中共国的工作中没有看到任何虚假报道或掩盖的证据。” 达扎克声称并补充说,“在我们逗留期间,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在房间里,当然,他们在那里是为了确保(我们在)中共国那面(的工作)一切顺利。”

上周末,世卫组织谭德塞说,“所有假设都摆在了桌面上,从我目前所看到的情况来看,需要进行全面而深入的研究。”他星期一说,该报告将于星期二与会员国分享,届时世卫组织调查小组将作简报。

川普总统的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在自己的60分钟露面中强调,中共国进行了掩盖,他说,“北京直接下令销毁所有病毒样本——他们没有自愿分享基因序列。”他还说,情报显示,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正在专门研究冠状病毒,这些冠状病毒和中共病毒一样附着在人肺的ACE2受体上。”

“中共国军方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但中共国政府并未承认这一点,我们已经看到了数据。博明说:“我亲眼看到了这些数据,他还说,他仍然不知道军方为什么会在那个实验室,这是一个重大的线索,需要新闻界,当然是世界卫生组织去追查,北京根本没有兴趣让我们找到这些非常相关问题的答案。”

博明承认这不是确凿的证据,但他说这仍然很重要。“这是间接证据,但如果你考虑到这次流感疫情的发生地离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有几公里远,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切入点。” 博明补充说,“我希望世卫组织能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他们的扩音器开始尖叫,要求中共国更加透明,要它打开国门,允许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官员和世界卫生组织及世界各地的其他专家前去调查和帮助。”

美联社说,他们从一位来自世卫组织成员国的外交官那里得到了这份报告草案,他说这是最终版本。

该报告认为,“这些蝙蝠病毒和SARS-CoV-2之间的进化距离估计要几十年,这表明两者之间缺少联系。穿山甲、水貂和猫等宿主被认为是潜在的携带者。”

报告承认,“因此,目前还不能确定华南市场在疫情起源中所起的作用,也不能确定疫情是如何传入市场的。”一些早期病例可追溯到武汉海鲜市场,但一些甚至更早的病例似乎根本与海鲜市场无关,该报告声称,市场上出售了冷冻竹鼠、鹿等动物以及活鳄鱼,但没有提供动物与疫情有关的证据。

报告还指出,中共国大力宣传有关冠状病毒通过处理冷冻食品传播的理论,但还是让人怀疑这是疫情爆发的原因。

研究得出结论:“虽然有一些证据表明,自第一次疫情以来,中共国可能通过处理进口受污染的冷冻产品而重新引入SARS-CoV-2,但在病毒没有广泛传播的2019年,这将是非同寻常的。”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周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国情咨文节目中被问及要追究中共国掩盖中共病毒事件的责任时,对这份报告表示怀疑。

布林肯说,“世界卫生组织不久将发表一份报告——我们对该报告的编写方法和过程有真正的担忧,包括北京政府显然帮助撰写了报告——但让我们看看该报告的内容。我们确实需要对过去和现在都负起责任,但我认为我们的重点需要放在为未来建立一个更强有力的体系上。” (全文完)

文章除了揭露世卫组织与中共的沆瀣一气,更展示了达扎克、谭德塞的嘴脸,且看文中描述的达扎克的表现:

达扎克“批评了拜登政府对世卫组织-中共国报告持怀疑态度……(达扎克还)驳斥了实验室泄漏的理论”;

“如果一个意外的泄漏导致了中共病毒的发生,中共病毒必须在实验室里,他们从来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实验室里有类似的中共病毒……不是在疫情爆发之前,绝对不是,没有证据”;

“他们事先没有经过仔细检查,而他们给出了答案,我们发现是可信的——正确而令人信服”;

“……我们在中共国的工作中没有看到任何虚假报道或掩盖的证据,在我们逗留期间,有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在房间里,当然,他们在那里是为了确保(我们在)中共国那面(的工作)顺利。”

是什么原因导致达扎克如此卑下而又明目张胆地袒护?难怪主持人斯塔尔惊叫地打断了达扎克的恬不知耻:“……你只是相信他们说的话!”

布林肯、白宫都已经表示了对这份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怀疑,接下来要看的是,报告改动的程度,拜登政府能接受的程度,这将反应与中共的“勾兑指数”。

无论三者怎样勾兑,大势已经形成,那就是对邪共的认知,对中共病毒的清醒,正如文贵先生所说的那样,不怕你们表现,就怕你们不表现,在事实面前,恶魔及与恶魔共舞者总有败露的时候!

原文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who-investigator-admits-it-took-chinas-word-on-wuhan-lab-leak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