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9日 文贵先生盖特 2

编辑整理: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文惜)

3月29号:当年和我吵架.关于什麽是民主的人.在多年后今天和我联繫.他真正的感受到了共产党对中国人.和世界的威胁⋯⋯和对他家族的威胁⋯⋯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2021年3月29日】文贵先生盖特原文

【2021/03/29】视频文字

哎呀,兄弟姐们好!

这是继今天早上发完盖特之后,我已经来到曼哈顿办公室了。在这个中间 — 哎哟,我得摘了它(口罩)– 来到了曼哈顿办公室了,这中间开了好几个会了,见了几个神秘的人了。有一个当年在国内我们俩吵过大架的一个人,今天打电话给我,(说)在他睡觉以前,经过半年的思考,是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我们俩当初有一个吵架,就是当时在八大处喝酒,都喝高,一堆人,一喝就高,在中国,想想这生活,太可怕了!喝高以后,他们就开始(骂)。只要这人喝高了,就骂美国、骂西方如何如何的,(他是)所谓的军方的智库。

然后他谈论“民主”, (我问他)啥叫“民主”,他说:“民主,很多(人)理解为是‘人民做主’,美国让人民做主吗?欧洲让人民做主吗?他们英国有女皇,美国有总统,美国也有教宗,世界、西方也有教宗,哪个地方不是垄断?哪个地方不是统治?只是变了个法儿而已!民主啊,老百姓理解错了,(老百姓理解的)是‘人民当家做主’,这(才)叫‘民主社会’,(这才)是‘人民的国家’‘人民的天下’,(你)真以为有民主啊? 啥叫‘民主’?正确的‘民主’,(就是)‘人民的主人’!谁是‘人民的主人’,谁就是‘民主’!”他说:“那我们(共产党)就是人民的主人!”

这个家伙原来曾经一度时间,我也是觉得这个人很有脑子,写过很多书,也是所谓的有良知的人——生活中,他真的不是个很贪的人,(只是)偶尔有点“风花雪月”——用他的话说;实际上(就是)咱说的“双修”——他认为这不是事儿,共产党“风花雪月”(很正常),因为“我是人民的主人”嘛!是吧?民主嘛!“人民的主人”,叫“民主”!那天喝完酒以后,我们俩大干了一场。干完以后也没啥,实际上这人胸怀还是挺大的。后来,(我们)来往的就比较少。

2015年刘彦平见我之前,本来要让他跟我联系,所谓要到英国跟我和谈,就包括他,我拒绝了。因为他不是实权派,刘彦平是实权派,又是安全部的纪委书记,管着国际所谓情报局,又是曾庆红的人马,当时又是习相信的人嘛!王岐山的座上客嘛!所以,(我)没跟他谈。

后来,过年过节的(时候)偶尔(他也)通过所谓的中间人给我发信息,但是今天给我打电话,挺有意思,还神神叨叨的。他说:“确确实实,文贵,经过这几年,你干的事情,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也没有任何人认为你能做到 (其中)任何一件事情!现在真的是,这国内是大乱了。”然后跟我说:“国家需要你,国家需要你!(你要)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上!这个时候, ‘以毒灭共’啊,还有‘爆料革命’啊,(就不要再搞了!)咱们现在(要)以国家利益为重!”哈哈哈哈哈!

所以说,我跟他说:“你拉倒吧,谈着谈着就把你谈监狱去了!跟孙力军、孟建柱、王健、陈峰,还有这王岐山,都一模一样——叫你家破人亡!”我说:“你(要)搞清楚!”他说:“我也知道你说的这个‘国家’,我也同意这个国家绝不是共产党的,它是人民的,(那么)今天你(就要)为人民说话啊!”我说:“谁的人民啊?你不是说你是‘人民的主人’、有‘人民’有‘主人’的社会就叫‘民主社会’吗?你共产党就是‘人民的主人’,(你们这个)就叫‘民主社会’(吗)?然后,你们可以解释为:‘党内民主(了),那中国就是民主了。’首先,人民得有主人,社会才有所谓的法律秩序。没有秩序的国家,就不可能有人民;没有秩序的国家,没有人民,那就没有民主。你们要当人民的主人,哪来的‘国家’啊?这个国家是你们的,家天下,是你们几个共产党员控制着,怎么可能有‘人民的主人’呢?”我说:“(现在),人民是你们的奴隶!你(们)是奴隶主!我们不想当奴隶(了),这个可以吧?对吧?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一人一票。”

他说他认真看了多遍《新中国联邦宣言》,而且很多人都跟他探讨过,《新中国联邦宣言》确实相当于(英国的)大宪章,做得非常好!他说:“但是,还有很多(地方)要完善的。”我说:“你说的这个,就没意思了,是吧?没有(任何)事情(是)不需要完善的,上帝,连上帝,《旧约》《新约》,各种宗教,它都天天在完善呢!(你)干什么呢?”

综(合)其今天跟他的聊天(的内容),这几天,我真是感觉到国内的各种力量了,(他们)跟我联络,我能感受到(他们已经是)人人自危,人人恐惧!真的到了七哥说的“该你共产党恐惧的时候啦!该你们恐惧的时候啦!”它们是真恐惧啦!它们不仅仅是对自身安危的恐惧——完全跟战友们想的(不一样),战友们一般都(能)想象两个层次,你(们)没想到第三、第四个层次——他们更多的感受是对他真正所谓的“千年的江山”“万年的生殖器治国”的后代感觉到安危了!安全的恐惧!

(共产党)他们非常清楚:共产党病毒在全世界——现在,听说,他说的啊,我可不知道,我可没说啊——说WHO这次不是完全——绝不是完全说这事儿——(冠状病毒)跟中共没关系,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说可能是就是实验室的病毒!这种情况下,事情大了!共产党是垂死挣扎,还要把这事儿推卸责任!

他说:“如果这个事儿——(证明病毒是武汉实验室研究的)发生了,加上“种族大屠杀”,加上“反人类罪”,共产党、所有共产党的后代,就像纳粹(的下场)一样!”然后他说:“确实,最近国内经济出了大问题,现在操纵民意,关键是现在民意操纵的结果,只能维护一时,老百姓的民意里边没钱啊!然后都觉得,现在整个所谓上层、上峰(“中南坑”老杂毛)极端化,铤而走险!可能是真的中国人民要进入到万丈深渊!”

没有任何人让你走向万丈深渊啊!谁让你走向万丈深渊了?问题是,核心两条:你(共产党)愿不愿意放弃当“人民的主人”,(放弃)你们的民主方式!还是真的让人民当这个国家的主人!这两个(的含义简直是)天地之分,(虽然)都叫“民主”!对吧?

什么时代了!互联网时代,你(共产党)还天天在那里造假呢!是吧?你(共产党)还在造假,胡说八道!那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猪都知道是你(共产党)干的!你(共产党)在霍尔木兹海峡再干干;马六甲(海峡),你(共产党)再干干!你(共产党)以为把日本、把美国经济、把欧洲经济搞垮,通过(提升)石油价格,搞垮美元,搞垮欧洲。然后,让美国——你威胁每个人不去追究你(共产党造成)病毒的责任。你(共产党)觉得这几个人——(被共产党BGY的政客)能代表人类吗?就像昨天有一个美国媒体的老大说的,他说:“Miles,你记住,虽然我是支持民主党的,但关于家人安危、生死,还有我身边的人染了病毒得这件事上,谁不说、谁反对追究(病毒)真像,谁就是我的敌人!”

这是人的本能,我郭文贵、我们新中国联邦做不了什么!我们能做什么?只有一条:把你共产党给灭了!把你所谓的“人民的主人”给灭了!我们要叫人民当上国家的主人!我们的“民主”,不是你的那个“民主”!兄弟姐妹们,(人民当家做主的)这个时代真的是到来了!

我今天也没换衣服就来了,兴奋啊!啥都不说了,嘿嘿嘿!咋弄呢?兄弟姐妹们,屏住呼吸!这个时代属于我们的,走走看!莘县阳谷县搭县,共产党你完球蛋了!不信,咱走走看!


听写:康州盘古农场(盘古小蚂蚁)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文朗) 
视频文字发稿人: 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TING GUO)

喜联盟Gnews编辑部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