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14-1/3)中南坑要把划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宗教化

简述:红黄蓝的事件,还有低端人口的事件,会持续下去,会持续下去,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恐怖,我不想谈了。——郭文贵2017年11月26日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中南坑,已经认真地,严肃地不加掩饰地在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并且一点都不含煳的将低端和中端和高端人口三个层次阶级斗争,和中国的经济分层次、人分层次、教育分层次,最后要达到一个中国回到现在的中南坑所谓的研究的共产党这些年我们修正主义要重新开始。什么叫修正主义?可不是你理解的修正主义,就是共产党实际上是秉承上天旨意的,我们相信无神论对共产党已经不适应了,共产党理解的神和你理解的神不一样。你理解的耶稣、佛祖啊、阿拉呀,是吧?那不对的,共产党理解的神,只要是成功的人、能领导人民走向美好的生活的人都是神,而且是经过科学地验证研究这些人确实有能力,基本上这些人吐出的唾沫你舔了,你就会比美容还管用,如果他的精子得到了,被得到、被他双修过,那基本上你就不死了。是吧?如果说你要是说得了癌症,就这个人只要摸一下你的头,你(癌症)就没了。如果你运气不太好你想挣钱,他基本看你一眼,你挣钱到哪儿去都是一马平川,遇到沟沟填平,遇到车祸,车都是只人家车翻你车不翻。……共产党在骨子里就把中国人分出了阶级和等级!除了中南坑老杂毛是高端人口外,中共国所谓的“精英”,比如知识界和体育界名人估计能溷上个中端人口,而穷人、农民都是低端人口。——郭文贵2021年3月10日

2017年11月26日
这个红黄蓝幼儿园,低端人口的事情,我在这不想谈,低端人口真正的发起人和怎么发起的,我非常之清楚,这件事情开启于2006年,2006年啊,2004年有北京的三个人物,北京的三个人开始弄起来的,然后到2006年就形成了正规,大家到google上查一查,中南海的西边过去全部都是老院,后来全部强行拆迁,那是你们无法想象的,最快的速度拆迁,变成一个个四合院,给了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常委,还有军委,然后东池和西池你看看,过去全是平房,全部拆走,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大家不知道,那个时候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控制在2500万红线,然后发展通州区,雄安区,那都在规划之内,这就是为什么几个地产商提前买了这么多地,那里面腐败大了,原来我说这事的时候,这几个伪类,什么李伟东啊,夏业良啊,这帮人就说啊,不可能,他们连三岁的孩子都没放过,那个贺国强的父子两个,玩人家是玩三代,奶奶,妈妈,女儿,全玩,那一点都不怕,那太正常了,大家只是心地太善良了,你们不敢接受,事实上比这还可怕,红黄蓝的事件,还有低端人口的事件,会持续下去,会持续下去,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恐怖,我不想谈了,等这事让李伟东去处理吧,让韦石西诺去处理吧,让这个李洪宽这些人去处理吧,反共的事让他们干去,他们反习嘛,让他们去反去,我再说一声啊。

2017年11月27日
另外一个,今天把这个推完以后呢,我想告诉大家的事情,就是这两天来关于北京的红黄蓝幼儿园,关于低端人口,很多很多事情。昨天晚上我看了很多视频,刚刚跟我的团队说,我真的很难过,看完这个。因为从任何角度讲,我们全部是低端人口。我们今天呆在美国纽约,要按着今天这个驱赶的方式我们也是美国的最高端人口但也可以定为最危险的低端人口。高端人口,低端人口之说背景没那么简单。但是我深信,这是很多人做出了又一次的类似于文化大革命的灾难的决定。为了维稳,为了所谓社会铲除不稳定的巨大隐患和有人上街,铲除因此造成的城市毒瘤,不稳定因素,有可能造成未来的抗议和群体事件而做出这样的政策的决定。这是给最高领导,中央领导埋下了一个巨大的坑。

2020年1月20日
再一个真不行,你就最好别动弹!这可是要命的事啊!你可不能听共产党说!你不能听胡舒立说!你得听真相!看真相!
但是这个像到底是生化病毒啊啥的,共产党成天觉得人多,北京要大消灭,要消灭低端人口。然后呢全国十四亿人老说中国人要活一半就好了,反正老希望中国人(现在)活太长,都死了,“嘎嘣”死了才好呢!共产党(的)领导每个人都是想:中国人要死一半人,他们日子就好过了。他觉得奴隶不需要十四亿,七亿就够了。这就是共产党。

2020年1月24日
这个疫情是你自造的,你怕别人知道,所以你掩盖。所以中国的官方都没有报道。只有胡舒立,王岐山的女朋友报道。第二个你就是希望这个疫情发展大点,多死些人,而且多死了人以后,你们不用花那么多钱让老百姓吃饭了,那是人类犯罪呀。这像北京当年驱逐低端人口一样,你是要大毁灭,大屠杀呀。

2020年3月4日
头两天我在直播里说,那天最关键直播,我说一定要接受政府里边多严的隔离都要接受。我再告诉一句啊大家,别误会错了!国内很多战友发信息:“您说的什么意思,让我们接受(隔离)。”我说你一定要听明白我说的话!我说的是中共之外的政府,文明政府,它叫隔离。中共的政府这不叫隔离,它叫大屠杀!如果你要认为湖北武汉还是隔离的话,那你就太不了解共产党了,太不了解爆料革命了!它是大屠杀!

从来我没有说过共产党是隔离。它是打着隔离的幌子在整个分低端人群,中端人群,高端人群。高端人群有隔离么?中端人群有多少被隔离的?隔离的都是傻子,都是穷人。那些私生子女、贯君、刘呈杰、陈峰、孟建柱、孙力军、吴征、杨澜会被隔离么?他得一万次都不会被隔离!他会呆在一个最豪华得地方,有上百个人给他服务,换肝、换肾、换肺,还要“双修”。那叫隔离么?!我说的是这个意思。

2021年2月28日
特别这几天强烈刺激我,在共产党内部现在啊,继习近平说江山属于人民的之后,在国内最近啊阶级斗争甚嚣尘上,让我想起我这一生中最最痛苦的几件事儿,我当时是我从东北回老家、老家回东北,我虽然上了初中还差几个月毕业,初中没毕业但我上了十几个学校各个学校开除我,我就是打架、打抱不平,几乎没有我因为我打架的,都是因为同学、都是打抱不平,可以大家去了解了解去。
当时我回到我老家在上初中的时候,我小学二年级回过老家,跳了一级上四年级了,被开除以后就回了东北了,回东北了上俩学校又给我开除了,又回到山东老家,我老家旁边有个叫红庙,红庙有个中学,红庙中学里边旁边就乡里边、镇里边的孩子在那儿上学,我们那块儿有一个班主任,这个王八蛋特别坏,他孩子跟我是同班同学,他孩子和那个镇长的孩子欺男霸女打这个骂那个,他从来不敢惹我,欸,那天不知咋的聊着骂我去了,欸,骂我这我就想揍他就跑了,你跑了你就算了呗,欸,他俩合伙去打旁边一个女的,这个女孩打得拽人家头发跑,我这时候我看不上我就冲上去了,我就把那个镇长的孩子还有我们的班主任的孩子姓杨我记得非常清楚,而且眼睛是斜愣眼,斜愣眼那种的(七哥学人家斜愣眼的样子),就那个感觉了,特别是不服的那种、搁屁崩过的脸你知道吗?他儿子也斜愣眼,儿子也那样(七哥又学人家斜愣眼),就那样斜愣眼儿,这让我给胖揍啊,我揍完了他爹来了,正好他爹来了,把我给抓着脖领子弄到那个讲台上,就拿着个手指头就这样怼我,你干什么吃的,你干什么,一怼我就哨回去,疼啊,我再站前边去,我就不吱声,他就怼我,然后就骂骂唧唧的、嘴里带着脏字儿,然后他说你知道那是谁,那是镇长的孩子,你也敢打?他不说他儿子,你知道人家跟你爹一样吗?你爹算干什么吃的?啊?你爹不就是一个东北的被下了岗的工人吗?啊?你爹能跟镇长比吗?我当时听着我就,我说你别说我爹行不行?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他说就你这样的,你这样的人还能有个像样的爹吗?人家是镇长的孩子,我就火了,那时候在教室的讲台上全是拿砖撑的这么一个水泥板,然后是个水泥黑板,我们的老家也穷啊。那下面都被我们抠得都已经抠完了,那下面就是砖啊,我这一拎出一砖就砸过去了啊,我这样觉得受到欺辱了,因为他打的我的胸部特别疼。我一打,他儿子后面又抱住我了,他儿子又抱住我也跟我打,结果儿子让我给砸了啊,爷俩打我——班主任和儿子,那镇长那个王八蛋孩子也冲上来打我,结果我也给拍了,那脑子流血呼呼啦啦的啊,我的头上也都是血啊,没人管我。
结果他学校老师出来了,全救这班主任去了,全救他儿子去了,就这样的把我(搁)这没人管我,我头上也是血啊。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跟老师PK的啊,后来还跟另外几个老师也PK,都是因为打抱不平,我最恨的事情是分这种阶级。我们草根、草根的孩子就是没教育,我们草根的爹都都不行、草根的家人也不行,镇长的孩子比我们智商高、比我们命值钱,这是什么王八蛋逻辑啊?
然后我在东北的时候我曾经是到一个亲戚家到磐石去,人家当地那个亲戚家是有钱的还开着旅馆,特别善良的人。结果是看了一个所谓县里的干部旁边遇到打架的,打得那个孩子在地上在那雪地里边打得就打滚,没人拉。谁打得呢?就是我们去看的这个县长的干部家就是农委的,就是什么农委的,打一个旁边人家比他级别低的干部孩子。我问清楚以后还在打呢,我就冲上去了,我去拉去了,一拉,你说我那时候十几岁的孩子,人家一脚步把我踹一边去吗?他一踹我一脚,我一下把这个人的腿给抱住了,我一拽,啪,那人就是东北的地滑,啪,就倒下来了,欸,他说这是谁家的孩子,我哥跟我一起去的,说这是我弟弟,人家打我哥去了,那我就二话不说就冲上去了。那我那我可能十几岁,我狠着呢,冲上去以后夹着脖子我就不松手了啊,最后好歹把我撕开了啊,弄他个半死的。我就说你凭啥打他,他说这个这个穷人家的孩子什么什么,这是什么县领导的孩子,他骂他了啊,我上去又是一顿揍,谁也拉不了我。
从那以后,在我们这亲戚家出了名了,这郭老七这小子就是个土匪。这孩子打完了,一听说那是穷人孩子,他就去打那些县领导的孩子去了啊。所以在我们家的亲戚里面知道郭文贵这个小子,从小郭老七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当然我这晚上没地方睡了,人家家里边儿人家开旅馆是那炕是睡炕的,炕都没地儿睡,把我撵出来了给。
我这我记忆犹新呐,我给战友们说到这时候你们都不懂七哥的人生经历呀。只有这种经历的人,你才知道中国这个社会有多么的不公,它无处不在。我从小的时候我爹我娘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什么,我爹我娘老去做那干豆腐啊,还有什么打的豆子啊、家里下个鸡蛋啊、杀个猪啊去给那当官的送东西去。为啥?我爹被打成右派要平反呐、要返城啊,给这些当官的去送。
另外最让我是记得犹新的事情啊到今天强烈刺激了我的自尊的,也是我恨共产党的根本的原因,除了我看到那队长睡旁边的我们家邻居的那些女人、双修人家母女的事情啊,他家日子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家连柴火都没有、连吃个盐都吃不起,我爹我娘把一年的好东西都给他们送走了。我们当时是什么是右派的崽子,到哪都是歧视我们家没地连农民也不是,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开荒的地,我爹开荒的地,那草甸子开的荒。它有户口本制度,我很想知道户口本啥意思啊。农民,你有户口本就是农民,农民你是在工人面前是抬不起来头的,我爹我娘的就是把过去打成右派前的工人的身份找回来,回到吉林就现在的吉林镍业公司过去叫红旗岭镍矿,要回到矿里那个身份,要给我爹要赔钱嘛啊,后来是赔了几万块钱,那时候很大的钱呢啊。
真找回来了也真给安排工作,后来我爹不能上班,就让我哥接班给接班指标,后来让我去考试上班,我就不上班,我弄个零就走人了。这就是你七哥绝对反体制、骨子里就反体制的。我爹我娘是打成右派以后没有户口本的一个既非农民又不是工人的很长时间,为了找回那个所谓的工人资格,我们家被剥削得一塌煳涂,农民那个户口本制度和进城制度是我亲身的经历。

后来我从东北的赵家沟走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城市人比咱高好几头。如果是工人,那就更比咱高、厉害了,人家是工人,那干部就更高了。那到了北京的是人都比我们这个命值钱,是人家的狗都比我们值钱。后来到了北京啊,看到我爹我大爷的那些牛人啊,上头中央的大首长,哇塞人家有伏尔加轿车、有罗马轿车,是吧,人家有摩托车,对不对?还有首长家还有服务员、还有勤卫兵、还有人站岗,哇塞,那跟咱们那生活就是天地之差了。
它最让我感受到的是所有人认为穷人是没有资格来争取任何东西的,除了当兵,当兵,所以那时候让我当兵啊,还有让我接我父亲班,参加考试。再往后发展的时候呢,我就越来,我这真是按月长大的啊,我这不是按小时,我是按月长大的,我也不是按年,我真的是每一天我都不一样。后来投机倒把,做生意叫投机倒把,我就干投机倒把去了。从小的时候卖糖葫芦啊,投机倒把,卖冰棍儿啊,冰糕冰糕,后来开包子铺。我就没闲着过,我就认为必须得挣钱,我才不管那狗屁什么投机倒把不投机倒把。因为那些当官的人全都搞,凭啥我们不能搞?就是老百姓们连赚钱、生存的权利都给剥夺了。我那时候一走出赵家沟,到了梅河口、到了潘石、到了沉阳、到了梅河口、到了北京,再到了我们聊城莘县啊,再到我们的朝城镇、再到古城,古城再到西曹营村。这个变化,这是一个最低的到最高的再到最低的,对七哥影响太大了。到了山东老家,那几个人穷的,那我们东北没有墙啊,都是园帐子,还有前面有个菜地啥的,还有个山有个水。山东这地方就那几分地、老土墙,扛着孔子的名义在那块装傻的,一个个的都是跟呆人一样,一点文化都没有,还把孔子天天举到头上去。
我们老家到今天,你到我山东老家去看,你真的是个人畜不分。那个人的情商和智商、教育水平真的是在石器以前。到今天,你看我老家唯一出来的大学生,在过去七八十年来是我五哥。只有我五哥一个出来过,叫山东聊城师范大学的。当时是大事儿啊,再往前我就问我爹是我,就是我爹都记不清楚了。很早在我爹之前,我爹算是因为我家给人家扛长工的,我爹在人家地主家里边儿是在沙滩上,地主儿子拿纸写字儿,我爹是在那个沙子上写字儿,因为我爷爷识字儿教他家,打长工、教他家孩子,那个时候就没有从那以后没有记下来过我们老家出过一个所谓大学生,是我们老郭家我五哥考上个大学,还是个、今天看你不就是山东辽宁师范大学吗?欸,我们家那家感觉祖宗冒青烟了,那个那就不一样了啊。
你想想我老家到现在没有考上大学的,你觉不觉得悲哀呀?那几千户人家东西曹营几千户上万户人家,过去七八十年。后来就是我们老家里边有考上这学校那师范的,没有一个上名牌大学的。这件事情让我深刻的刺激了我,我深刻的研究了,中国共产党不倒,东西曹营永远不可能让人考上大学,永远不可能。我们老家到今天,你去我们东西曹营,那就是土不拉叽的那地方、就是土墙、老百姓吃穿的衣服那个棉袄棉裤、那个老家的布鞋、一年几个月不洗澡啊,那真的是真是,今天你们没法想象,在美国的人,(老家的人)穷死可怜死了。
它最可怕的是它是农民的土地,有孩子现在叫打工了,过去哪有农民的有户口本、有城市里边的人家的户口。这是天地之间就给你分好了,你就是穷人呐、草根啊!你不知不觉你就认为我就是穷人、我就是草根、我跟人家城市人就是不一样、人家就比我强、肾也比我好、手指头也比我硬、双修能力也比我强。
所以你七嫂子现在给我煲汤喝,对吧?为啥给你煲汤?煲汤是啥?我今天早上在车上问你七嫂子,你七嫂子傻眼了。我说有战友问我为啥七嫂子要给你要煲汤?你七嫂子说,欸,我给你补补啊!我说再啥意思?再说说,是不是嫌我肾不好?把她给笑得快不行了,你看我这脸,就这几天就让你嫂子给我弄了三公斤,你看这脸,这真是猪头出来了吧,你看这脸胖的,你看。这几天肾没补上去,把脸跟脖子补起来了,头给补起来了,肾没强现在还腰疼呢。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为啥咱肾也不好,人家那个工人阶级肾好,是不是?领导天天在那办公室里练双修,人家孩子就该上大学,人家的工人家孩子、城市的孩子智商就比咱强。见当官的就让路,是吧,见着有钱的咱更得躲着,他已经形成了一个封建的意识。
我做梦没想到啊,两周前有一个咱的战友,是某大学里边的一个副校长。真的,我以为他忽悠我呢,因为他老给我发一堆建议这个建议那个,我哪有时间看呢?我点一下看一下我就过去了,但是后来他说,文贵,我真的是这个大学的副校长,你可以好好查查。我还真是上去一查,这网站上真是副校长,还是在任的啊这战友。我说你这个副校长就不害怕吗?不怕被抓了吗?他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如何,后来要求通话,最后我们还真通了话。

他就讲述了,他说我这么多年,我教了无数的人,我给多少人帮了忙上学的上我们这个大学里面所谓的幼小哇什么初中什么的。他说我现在我听爆料革命,还有我孩子从国外回来以后对我的影响,还有我现在看到,这十几年共产党的疯狂,他说,文贵,你们说的都是对的。我本身告诉你我就是那中了毒的人,我认为穷人的孩子在我们这住的宿舍安排都不一样,上海来的孩子我们安排的就是要好,农民的孩子、纯农民的孩子他确实就不一样。

他说最近在国内这个阶级观念越穷越深入民心,所以头两天习说了江湖属于人民的、江山属于人民的之后,我第一个问了他的意见,他比我骂得还火呢,我觉得这是个好战友。后来他提前跟我说,我说你应该发动你那些学生好好在国内在不被抓的情况下你也发发声嘛,什么发发抖音、上上微博,替穷人孩子说几句话嘛,咱别老牢骚啊,咱有点行动啊!
大家你看到了,听政法大学和北京大学的这帮孙子啊,说穷人孩子不能去学法律,学了法律才走极端;清华大学还是师范大学说穷人的孩子不能学哲学,你侮辱了哲学;竟然有证监会,还有人民银行,还有什么经济系的人建议说穷人的孩子不要学经济,你们都太贪婪;穷人的孩子最好不要去投资,你不要去投资;穷人的孩子最好不要去当老师,因为你根本不配;穷人的孩子最好别往城里住;穷人的孩子更不需要学英文。
哎呀我的妈,你去查查穷人的孩子不能的事有多少?一下子把我打回到当年我在赵家沟,我爹我娘把家里边鸡蛋、干豆腐都给那帮当官儿的就为了恢复个工人户口。回到了我当年在红庙初中,王八蛋的镇长的孩子跟班主任的孩子一起打我,把我打得头破血流,我拿板砖掂他们的那时候,让我看到了我从东北到北京、从北京到山东、山东回到北京、北京回东北看到这个金字塔尖和金字塔底的这个巨大的落差。最关键的是,它剥夺了你的机会,它让你连想都不敢想,这就是商鞅五术在中国的成功啊!
我们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你们想过没有?我们的父亲、我们的爷爷、我们的奶奶哪个不是牺牲品?它不是剥夺了你的权利,它不是剥夺了你的应有的、应该得到的公平的权利,它连你思考、连争取的权利都给你剥夺了,你连想都不能想。这个政府、这个政权还叫”江山是人民的”,一分土地不给人民——你搞了个户口本,一分土地、一分房子不属于人民的——你搞了个城市户口本、农村户口;计划——生孩子还有计划才能生育;所有的基础设施、六桶油哇、什么三桶油哇都是你们控制着;粮价——老百姓唯一种点粮食,中国什么都涨,火葬场涨了将近一千多倍,一千三百倍。那天我看了咱们国内战友给我发的信息,他说火葬场跟改革开放前跟现在价格涨了一千三百倍,老百姓的粮食没涨,你说你们这帮王八蛋!现在烧个人——人活得起、生不起、病不起、死不起,死了烧不起、烧了埋不起。你们这帮王八蛋!老百姓唯一的生存就是种点粮食——粮食不涨。
老百姓的孩子只能给你们当短工和长工,叫打工仔、打工妹,到了城市当建筑工人,建筑完了一个个美丽的城市,被你们这帮孙子拿去搞双修去了,一个处长、一个科长搞几百套房子、上千套房子,打工存在银行的钱多了还不让取,孩子上学取外汇取不了。中国房子贵到了几乎跟纽约、比纽约还贵。
中国老百姓、这草根儿有啥活头哇!真的跟世界上比比,真的活得是没意思。我头俩天我看了一个那个外交部,( 朱利安端上了吃的)朱利安、朱利安,Thank you,说什么,那个外交部那个王八蛋——英国有几百万孩子没饭吃,美国有几百万孩子没饭吃。我真R他八十八辈祖宗!就这个谎言敢这么说了,英国、美国那么不好,外交部告诉我,哪个王八蛋的祖宗、孩子不到美国、不到英国去?就连非洲那地方鸟都不拉屎、连个学校、教堂都没有的地方,你把那些人请到中国去还得给人家一人配俩闺女,人家咋不去你那儿啊?你干嘛去人家那儿啊?但凡长点儿脑子的中国人都知道,我告诉你,美国的狗、美国的猪都比中国的马云活得幸福、快乐。
英国的狗在英国绝对我可以告诉你,我看过的狗,我过去的一个保镖,是跟英国女王干了三十多年,后来给我当保镖。后来人家离了婚以后,你们都见过那照片跟我那个啊。后来跟他女朋友、新的女朋友,人家搞了个养狗的这么一个生意,一年赚几百万镑。英国的一个狗都比你外交部的一个副部长和部长都过得幸福,否则你们把你们的孩子送英国上学去干什么?一年几十万人去,就这话外交部的人张着个大嘴他就敢说,英国、美国的几百万儿童。我告诉的我的成长、我家人的成长,我头俩天我踩着雪,我跟你七嫂子说,她说你唠叨了你说了好几百遍了都快。
我说你想想当年,在这样的雪里,我一冬天一双鞋、两只还不一样,拿铁丝拧着。每天我早上起来,我得把我炕在炕头上的那个玉米叶,抽的玉米叶塞到鞋子里面,蹅了一天了、雪化水了放炕头上炕热再放回去,所以那脚上一冬天全是黑皴嘛,是吧,我说就这样的鞋我一跑出去就一天都不回来。家里面没饭吃、做饭没柴火,是吧,砍树被抓起来。我说你想想,那时候我是怎么过来的?就是一个野孩子。但是我们那块生产队的队长的孩子穿着那个,那时候那大头鞋,那时候人家军队的大头鞋,人家大头鞋里面带毛的,戴着狗皮帽子,还戴着手帕掌(手套),里面是狗毛的,带毛的手套,还带着个绳一穿,啊狗皮帽子大头鞋,你说说,我们就觉得人家就该过这日子,因为他爹是生产队长。我爹我娘既不是农民也不是工人在这开荒的。
哇噻这么多吃的,哎呀我的妈呀!我得让馋馋大家去。你们能看见吗?行了不用动了让大家看看。你说这要命啊!看到了吗兄弟姐妹们?(七哥展示红烧肉和花卷)这说着说着生气播,咋真的是生气了呢,越说越生气你知道吗?哎呀,生气,一说到这儿我就生气啊。校办主任,还有东北的这村长。哎哟我的妈呀,Thank you Giuliani!哎哟我的妈呀!鲍鱼汤炖豆腐啊,哎呀,你嫂子做这个叫苋菜扣肉,我可以告诉大家,绝了,绝了,真绝了!没办法,没办法跟你们分享,就这花卷,这咱家一绝。
想当年在东北只有过年的时候杀个猪,半条猪把村里的人请来吃了,因为互相之间都这样,半个猪给我们过年,然后炖的这个杀猪肉。家里面我们家哥们多呀,哥八个呀,一个人都把那个恨不得吃半只猪哇,一年都吃不着个肉,吃这肉的时候都不敢吃,不敢下嘴呀。但是那王八蛋队长,他们家老吃干豆腐、老吃尖椒豆腐、老吃猪肉——贪污的。还有那个生产队副队长,搞会计的,搞遍村里的女人,老吃尖椒干豆腐。偶尔他家也不能老吃白面,但是经常包个饺子、蒸个花卷啥的,馋死我了。
……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对这个草根和中国老百姓的待遇七哥是刻骨铭心。这就为啥我觉得任何一个人都不要忘了本,我们就来自中国最底层,就像印度那个电影一样“白虎”,咱就是那个穿绿色衣服,不是穿蓝色衣服那个,人家是蓝色衣服是贵族就是共产党,咱就是那个穿那种黄色衣服的最下层的贱姓,五姓最贱的那个第五层姓,想充共产党、你想充贵族找死呢。
兄弟姐妹们永远要记住共产党不除,就像你今天看到的用你的时候他说江山是人民的但人民是我的,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党比你爹你妈还亲,但是他让他比爹亲娘亲的党妈、当了党和妈这些人,让所有的老百姓活在猪狗不如的日子里——上学不同学、坐车不同一个车、跟你一个屋吃饭都看得起你,在中国这个奴隶的社会是真正的奴隶社会——精神上、生活上、阶级斗争、所有的分配上,利益分配权完全在这帮王八蛋的地主手里面!我们连吃个馍的权力都没有,他们可以天天吃尖椒干豆腐那时候。嗯,太好吃了!
另个让我更看不下去的,我给你说兄弟姐妹们,咱们这位校长战友说,他说七哥你原来你说的时候很多人他觉得他没看见过,甚至他也不认为真也不认为假他就忽视掉了,他说我看到太多了,他说在我们学校里面的很多农民来的孩子,他说在我这几十年我在这块就在这学校里面,他说最后基本上好的都成了这共产党选走的当家妃去了,不管这学生多优秀都基本逃不过这个命运。剩下来的长得不好看的、傻了吧唧的,就所谓给她一些听上去很好听但是事实上是最辛苦的工作,比如说当老师,把她们脑子都洗完了去当老师去吧。他说真从大学里出去当老师的都是缺心眼子的家伙,他说哪有领导的孩子当老师去的?没有一个。就是你出来上大学给你洗完脑,让你去上、叫你重新洗你的同族的脑子去,不能穿蓝衣服的只能穿绿衣服、穿黄衣裳的,你回去洗去,也就是我们草根的后代,他一旦脱离了村里面他就认为跟你不一样了,我就是,我就是共产党的贵族了,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我就是那个爹娘了,你就是我、被我爹娘了。
所以他说七哥,共产党不除中国人的灾难早着呢,他说这个社会系统整个这个社会的文化和失去信仰后,根本的问题就是共产党这个体制。它这个体制就是奴役着全世界人民、就是奴役着全中国人民,沾者必死。他说怎么转都是共产党他们这几个家族说了算,怎么转他说在我学校里边弄来弄去好几个说我是农民的孩子我要当上校长,他说一查,他说那都有来头。
他跟江绵恒很熟啊,他原来跟江绵恒,江绵恒走哪都带着他。后来他说江绵恒是彻头彻尾的共产主义的大流氓,他说他脑子里面就是有统治、就是有政治、就是有钱,什么TM也没有。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告诉这巡逻队咱们这巡逻队全部都应该要他离职了,不用再干巡逻队了,干什么巡逻队呀?怎么巡得逻?

IX国内当下阶级声浪甚嚣尘上是为习谋大位的前奏

兄弟姐妹们你们有想到过吗?你们有想到过最近为什么这个风这么盛啊?这是给习要修宪指定接班人,甚至把他立为皇上一个前奏——中国是有阶级的。你必须承认这个阶级,过去给你隐晦,现在不隐晦了。江山是人民的,人民是我的,这个危险程度真是太可怕了,这是精神的冠状病毒啊。
这些所谓的中国的那些大专院校多人集体地出来发言,把穷人的孩子不可信、穷人的孩子不能重用、穷人学法律就搞极端、穷人一有钱就没有原则、穷人一学哲学穷人就是成了疯子污辱哲学,穷人就是,你看看他们说的话,就是什么什么抱着老婆什么热炕头儿,是不是?吃饱喝足你啥也别干你当奴隶就行了。
你看看中国,一说中国的戏子,这戏子你也跟他聊啊?戏子,戏子狗屁不是,是吧?生意人?奸商嘛,奸商嘛,是吧?建筑?建筑工人你怎么还看上他了是吧?说是医生,哎呀,说一个看病的算什么嘛,一个拿手术刀的,医生那什么天天跟病打交道,你跟他打什么交道?完了,老师?哎呀,老师都他妈傻货,哪有一个有脑子、有正常脑子的去当老师去的?你说你想去吧,你想去吧,这个世界上你看,演艺界被称为——艺人,老师——臭老九,一帮蠢货,是吧?医生——治病救人的,全是一帮病人、比病人还可憎,生意人——奸商。
你告诉我中国有什么是好人啊?就是共产党是好人。你潜移默化,最后就发现共产党在你脑子里植入了一个冠状的精神病毒芯片。

2021年3月10日
共产党邪恶的阶级论,血统论,G系列让草根战友们翻身做“上等人”,壮大灭共实力;GTV最新方案时间点12:31——
这就是接下来中国的老百姓民生会越来越差,说生活不堪重负,不堪重负,然后到北京去中南坑去报告,厕所你都关心领导你建得真好。大家注意到这个关系了吗?讲给习大神说话对面那个女的是谁啊?是当地的土霸、恶绅、富豪。这就是商鞅当年最关键的——用恶人、用富人来统治你这个好人和老实人,用不干活的人统治你这些干活的人,然后形成的乡里、村里,就是现在的村长、乡长、里长,就是社长、什么镇长都是靠杀敌人的头级、杀人、家里挂着多少人头,杀完人以后你就可以拥有土地、你就会封官加爵,然后这里的人就是你的奴隶了,而且你生的孩子,你的孩子不能继奉,要想这样就要继续杀人你才能继承,共产党现在玩的就是这个。
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在中国所有的乡、村、城镇,现在党员,党员当地的镇长、乡长一定他家原来是当过什么县里的法院院长啊、什么工商局局长啊、检察长啊、农业局长啊,也就是根红苗正。就是害过老百姓、坑过老百姓、喝过老百姓的血,脸上红扑扑、眼里亮晶晶、手指头很硬,这样的人你才能封为里长、乡长、村长,就是你喝过老百姓的血。这些人是绝对与老百姓为敌的。
中国老百姓的悲哀已经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了,真的是不能形容的了,就不能形容的时候就开不了智,他已经分不清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了。基本上中国老百姓有房子住、有车子、有媳妇抱着,这个老百姓就没有多少想法了,这跟当今的文明时代、民主时代和过去的动物世界有得一比了,就是两端——一端是最高端,就是中南坑,要统治全世界,最低端就是中国老百姓14亿中国人民,14亿中国人民生孩子给他们生军队。

郭爆料串珠(214-2/3)中南坑要把划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宗教化

郭爆料串珠(214-3/3)中南坑要把划分高、中、低端人口法律化、宗教化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14- 1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