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假借朱熹理学奴役百姓,套用王阳明心学争斗官场

作者:仙女儿-文善 | 校对:宁缺 | 审核:Beicy-数学老师 | Page: Daoiii

昨天看到一则关于习近平考察朱熹园的新闻,顿时感觉中共国对百姓的奴役不会停止,只会变本加厉。说到这里需要阐明的是,我没有任何质疑朱子理学的意思。朱熹作为一代圣贤,将儒家与道家思想融会贯通,形成了一套拥有完整体系的哲学理论–朱子理学,其主张对后世的影响有着不可磨灭的积极作用。历史上,朱熹的思想一直受到统治者的重视与追捧,然而,朱熹的理学也最容易被统治阶级断章取义,益我之理论过甚其词,逆我之理论藏之弃之。

朱熹的理学主张是相对于“欲”而生的,朱熹的思想理论中最知名的便是“存天理去人欲”,这也是被后世争论最多的朱熹思想。很多人偏激的将“去人欲”解释为牺牲人的所有欲望,包括人性中最基本的欲望。而我相信朱熹这里提到的“欲”一定是指贪欲,是指过渡的,无止境的纵欲。我想中共国盗国贼的一贯行径倒是把此“欲”诠释得淋漓尽致。中共盗国贼们纵使要躺在堆砌的白骨之上,也要享尽这世间奢靡,而反过来却向百姓灌输被他们所篡解的朱熹理学,愚骗百姓安分守己。中共只允许百姓有一定范围内的所谓的正常欲望,超出了正常范围就要被禁止与批判,而这个范围却是由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当权者们来制定的。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双重标准在中共统治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中南坑的奢靡国宴是彰显大国风范,而百姓捡拾烂菜叶子却成了勤俭持家;盗国贼家族海外资产无数,豪车豪宅养熊猫,而墙内八十岁的老人依然要依靠卖菜维持生活,却被谱写成了励志故事;当权者们都过着古代帝王般的三妻四妾的生活,私生子们需要被编辑成册方可被有效管理,而已经在中共国历时40年的计划生育却剥夺了一个个自然人该有的自然生育权力;全世界正在有序地与中共国经济金融脱钩,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外汇枯竭、粮食短缺,然而中共的特权特供不会断,估计百姓的“食欲”该被“依理”灭了…….。人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对生存的欲望、对生活的欲望、对自由的欲望、对信仰的欲望、对探索真理的欲望、对一切美好事物的欲望……,如果人没有了这些欲望,人类又将如何进步呢?中共就是想利用朱熹理学之名,压抑百姓在物质层面与精神世界的所有欲望,再配合商鞅的驭民五术,达到约束人民、统治人民、奴役人民的目的,最终将14亿同胞洗脑成为只听中共摆布的行尸走肉。

“官大一级压死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朱熹是理学的集大成者,他认为世界的本原是理,万事万物都有它的规律,朱熹学说的最终目的是去认识理。 朱熹认为,我们要去研究客观事物,努力将事物的理研究到极点,这就是“格物”;对事物的研究由浅入深,最终豁然贯通找到事物之真理,这就是“致知”。通过认识和研究事物,最终掌握它的理,这就是著名的“格物致知”。我认为“格物致知”不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结果,而是当我们了解了事物的真理与规律以后,便可以有章可循,有理可依。朱熹理学无可挑剔,怕就怕被统治者用错了心思。比如邪恶的中共当权者把14亿老百姓圈在墙内,每天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都是假的:我们看的新闻是假的;我们读的历史是被篡改的;我们读的书是错的;古建筑是被山寨的;绿化真的是画的;故事是编造的;英雄是塑造的;甚至食物是合成的;我们见到的欣欣向荣的景象是被粉饰的;百姓的强颜欢笑是被和谐过的;我们所见到的一切美好都是被包装过的;而我们见到的一切丑陋,其实真相往往比所见更加丑陋……。在这样一个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为实的中共国社会里,我们要“格”的“物”都是假的,又何谈“致知”呢?如果不幸我们真的在中共体制下去“格物致知”了,最终也难逃堕落成为“小粉红”和“战狼”的可悲命运。

朱熹的《兰亭集序碑》,历代名人对其书法的评价很高,朱熹的书法被誉为“汉魏风骨”及“韵度润逸”(来自维基百科)

说到朱熹,就不能不说王阳明。刚才毫不吝啬的将朱熹赞赏了一番,其实,我对朱熹连喜欢都谈不上,最多就是对这位博学多才的圣贤之士深感敬佩。而对王阳明,也不能说是喜欢,确切的说应该是爱。王阳明的心学主张的是“心即是理,致良知,知行合一”。与朱熹相似的是,王阳明也是沿袭了孔孟的儒家思想;而不同的是,王阳明强调“心即是理”,即最高的道理不需要外求,而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即可得到。王阳明的这个理论更加接近英国作家Thomas Paine于1776发表的《Common Sense》(《常识》)一书。我对王阳明心学最通俗的理解就是“天理自在人心”。心中的理就是万事万物的理,若想明事理,便要清楚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并用同理心去理解他人的所思所想,靠实践,靠自省,最后做到“知行合一”。

王明阳是心学的集大成者,最令我受益匪浅的便是他所主张的“心即是理”。参透了“天理自在人心”,便可以更好的帮助我们认识自己、了解世界,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事之间的关系。我更愿意把这个心中的“理”比作万丈高楼平地起要打好的根基,如果违背了这个“理”,必将一路坎坷,所愿终究难达成。比如中共用“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样的谬论愚弄百姓,这个终究是站不住脚跟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爱是与生俱来的, 这就是由心而生的“理”。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在2008年的奥运会上,我们的两位羽毛球小将夺得了女子双打冠军。在现场的记者采访中,女孩第一时间面对镜头表达了对父母亲的惦念与感激之情,由于只字未提感谢国家感谢党而被攻击诟病,只好在后来的采访中尴尬的尽力展现“党比爹娘还要亲”,中共的脑残行事风格简直是滑稽可笑至极。为何中共连“强扭的瓜不会甜”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为何中共不明白“天理自在人心”的道理才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的治国之道?为何中共在每一个岔路口上所做出的选择都是错的?我想是因为这个老鼠成了精的中共有的只是小聪明,没有慧根则永远达不到智慧的高度。这没有根基的中共万丈高楼,俨然成为了一幢危楼,全世界都在紧锣密鼓地远离它,唯恐躲闪不及。

中共不采用王阳明的心学治理国家实惠百姓,心学理论倒是在中共官场上十分盛行。中共官员熟读王阳明的心学,没有将其用在为百姓谋福利之上,而是把心思都花在了玩弄权术之上。中共官员从来不考虑百姓想要什么,因为他的官职不是民选的,而是上级赏赐的,所以,官员们都争先恐后的打探上级的嗜好,以确保其官运亨通;中南坑的领导们也是挖空心思的揣摩圣意,以确保家族利益安全无虞。中共在全世界实施的“蓝金黄”计划也是利用心学掌握人性弱点,收买或威胁对手,以达到为己所用的目的。中共自作聪明地利用王阳明的心学理论大搞歪门邪道,我只想笑着对中共说:“自以为是的你们根本不懂王阳明的心学,心术不正之人若练此功,其后果地球人都知道。”

中共一味的将其所谓的“格物致知”之后的“理”灌输给我们,想尽办法让我们相信它编造的假“理”就是至高无上的我们必须遵循的规则。中共最惧怕的就是我们爱上并参透王阳明心学之“心即是理”的真谛。如果我们都可以遵循自己的内心而行事,摆在我们面前的“理”便分明了:我们希望带给家人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们要努力追逐快乐;我们的内心是渴望自由的,所以我们就要推翻中共的独裁政权;我们的信仰是坚定的,所以我们要对残害宗教人士的政党说不;我们是向往有尊严和体面的生活的,所以我们就要挺直腰杆做自信自爱的华夏儿女;我们希望有一个健康的生存环境,所以我们就要反抗当权者的滥杀无辜;我们向往一个有规矩有法治的国度,所以我们就要炒了这帮窃国贼的鱿鱼。如果我们都遵循自己的内心而行事,我们便认同了常识、便有了质疑、有了思考、有了分析、有了逻辑,进而有了反抗,然后便有了中共的灰飞烟灭。从理论上讲,中共的心也是一种“理”,百姓的心更是“理”,但是中共的“理”是邪恶之心造就的邪说歪理,毫无道德可言;而百姓的心是明亮的, 尽管会被一时蒙蔽,但其道德与天理最终一定会回归到它该有的模样;我的心是“理”,别人的心也是“理”,我会成为别人,别人也可以成为我,我们不但要有一颗自知的心,更要有一颗善意的同理之心,你善待了别人,便是善待了自己,这便是“天理”。这天与地之间就有了规矩来丈量这世间的一切方与圆。

心中有天理,世间方有规矩,天理自在人心。中共70年统治所犯下的滔滔罪行,就算是两千年来稳坐第一暴君宝座的秦始皇都会自愧不如吧?中共失德失人心,中共的幻灭结局是无人可以扭转的。畅想着没有了中共横行的新中国,拨散密布的乌云,又见广阔苍穹,被压抑了这么久的国人的思想,将迎来怎样的一番百家争鸣的壮观景象呢?

朱熹与王阳明一生都在找寻同一样东西,那就是“理”。朱熹是从外界的客观事物中去寻找,再反馈到自身;王阳明是从自身去寻找,再到实践中去验证。朱熹一生重在“学”;王阳明一生重在“践”。朱熹在教大家“如何做”;王阳明在教大家“做什么”……。如果只有一次穿越的机会,你更愿意坐在谁的对面谈经论道呢?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王阳明,不为别的,只想见识一下,与英勇智慧的七哥相比,王阳明又是一位怎样的英雄?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ilon
12 天 之前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真理总是在不断辩论中才会明晰。而反人类的CCP执政宗旨确是想掌握至高无上话语权,给亿万人口设定思想轨道。禁止任何不同于其宣扬的思想理论存在与讨论,终究还是害怕开智的人民戳穿其劣质的谎言。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