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真相还原进行时—德国篇

翻译及评论: MICHELLE喜乐 / 发稿: 杰西

新冠病毒起源:

X是人畜共患病—所谓的自然学说?

X是实验室事故—被WHO强烈驳回的?

X亦或是根本是外来的—由冷冻食品的进口而流入中国的?

自闫丽梦博士揭露病毒真相的两份报告相继而出,她指出:新冠病毒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汉生物科技研究院P4实验室,共同联合以军民融合的方式,制造研发,通过改变病毒的基因,Gain-of-Function,增强功能,使之更易传播人类,以及传播的速度。这是生物武器,而更准确的说是中共对世界发起的超限战。之后,整个世界寂静了几个月,即便有反驳也只是空洞的泛泛之谈,没有更专业的人士用专业的科学数据作为依据佐证。在德国随着一汉堡物理学家Roland Wiesendanger站出来说:Sars-Cov-2新冠病毒起源可能是实验室事故。之后3月6日由德国媒体WISSEN报道了,NTV采访德国遗传学教授(分子生物专业)Günter Theißen有关病毒起源的观点。( 以下是全文翻译,载自德国WISSEN )

周六,2021年3月6日德国WISSEN 

新冠病毒大流行难道是一场事故?

“这样的病毒可以在实验室制造”

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我们需要解开这个谜底。研究人员一群体写了封公开信,在国际各种报刊包括【纽约时报】都已经发布,声称应该对实验室事故的假设进行彻底调查。其中一位在耶拿Friedrich-Schiller-Universität Jena大学德国遗传学教授Günter Theißen,在接受ntv采访时解释,为何对Sars-CoV-2的源头和对汉堡研究人士Roland Wiesendanger有争议的研究工作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并且对解开新冠病毒的源头之谜做出了评估。以下是ntv的采访:

           

Ntv: Theißen先生,在这封公开信中,您和另二十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一致决定,要求全面搜索调查Sars-CoV-2的起源,并且包含实验室泄漏事故的可能性。而WHO世界卫生组织现任特派团领导人,已经表明,认为:实验室事故是极不可能!并且不愿意继续追究这个假设。您是如何认为的?

Günter Theißen: 只剩下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就必须对其进行测试,至少公开的,全方位的进行调查,这就是我们写这封公开信的原因。我们不想激起偏见,只想知道,怎么发生的?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测试,但我们不想被认为是刻意的带方向的阴谋论。

Ntv: 自病毒大流行开始,一直重点在”人畜共患病”说—即是在武汉海鲜市场,由动物传到人,由蝙蝠或其他动物作为中间宿主,这样的病毒自然起源说。您对这个假说有疑问吗?

Günter : 很多证据表明,”人畜共患病”的假说是被支持的,因为在政治上是最无害的,如果病毒大流行是自然原因,谁也不需背责。它 主要是个类比的结论:与先前的原始Sars病毒以及Mers病毒一样,是一种人畜共患病,所以现在新冠病毒也必须是这样的。在自然科学中,下这种结论是危险的。所以病毒大流行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们仍然没有可被证实是自然起源假说的科学证明。此外,这次的新冠病毒与以前的病毒有很大的差异,以前的这些病毒(被证实是人畜共患病 )的序列和人类病毒的序列相似度超过99%,但是新冠病毒Sars-CoV-2 不是,它只有96%相似度,这看上去相差不多,但是基于正常的分子进化,意味着蝙蝠病毒和新冠病毒Sars-CoV-2之间的最后的共同祖先必须存在于30-50年之前。这就需要个解释,在30-50年之前发生过什么?

Ntv: 可能的解释是什么呢?

Günter : 几种假设。假设1.该病毒存在于动物中,但未被发现,只是最近才传播给人类。我们不排除这一点,但是我认为这似乎不太可能,该病毒的受体结合域中的氨基酸与人的ACE2受体非常吻合,新冠病毒非常适合感染人类,我们在蝙蝠的冠状病毒中也没发现蛋白酶的接口。这些只是专业知识的一小部分解释,但是病毒起源于动物是肯定的。假设2.Sars-CoV-2已经在人类中存在了30-50年,而此前从未发现过。

但是这又很矛盾,就我们目前正在密集搜索的病毒序列中,只能证实所有Sars-CoV-2病毒的最后共同祖先是存在于2019年秋季的某个时间。没有任何的证明有较旧的病毒序列。

Ntv: 这个旧病毒序列必须确定能找到吗?

Günter : 当然不能排除这种病毒存在于某些没有被取样的封闭人群。但是我认为这不可能。

Ntv: 病毒也可能自然的跳跃式的进化发展吗?

Günter : 在“Gain-of-Function”即”功能获得”研究中,病毒是被人工改造,让它通过突变影响感染途径的难易。这项工作在科学界是有争议的,一方认为,此类尝试太危险,可能引发大流行。另一方指出,病毒的改变无论如何都是自然发生的,研究它可以加深我们对病毒的了解,从而制止可能引起的大流行。

现在看来,这变得越来越有趣。病毒通过自然分子进化的可能性(这方面是我的专长),我将把它排除在外.但是可以在实验室创建类似的病毒,假如您愿意。这种假设正将被检验,事实上已经进行了相应的Gain-of-Function”功能获得”调查。

Ntv: 是什么让您对人畜共患病的假设怀疑呢 ?

Günter : 有一年之久我对整个事情感兴趣,为什么这么肯定是”人畜共患病”呢?最初病毒是由武汉海鲜市场传播给人类的,我看了报道,发现当时中国所有的冠状病毒专家都聚集在武汉,更加蹊跷的是,这些专家一直多年在研究冠状病毒,曾经去过洞穴收集蝙蝠样本并带回武汉。在武汉实验室对其病毒进行了基因修饰,并将其引入人体细胞,以观察病毒对人体的侵害行为。知道了这些,被”人畜共患病”一说所困中的人还不明白,清醒吗?

Ntv: 如果Sars-CoV-2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实验室,您认为它已经被公布了吗?

Günter: 这很难说,我需要更多的了解当地的情况,关于那里的安全条件。可以想象一下,一名实验室员工由于粗心而被感染病毒,但是都没发觉,几天一周,在武汉,去市场买东西,不知不觉中感染了其他人,然而被感染的人又没有症状,,,,,这也是并非不可能的。

Ntv: 您现在正与其他研究人员呼吁进行新的全面的研究调查,但是那要如何开展呢- 正如各方所批评的那样,中共政府已经收回数据,即便对在现场调查的WHO世界卫生组织成员。

Günter :中国政府阻止调查,那他们怕什么呢? 当然调查会很困难,我们愿意看到有相关科研人员的举报,最低目标是对WHO所提出的病毒是”人畜共患病“的自然学说质疑,而且不能封杀”人畜共患病”以外的其他理论.

Ntv: 通过举报人可以对中共施加压力,要求其打开进一步调查的大门。

Günter : 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应该建立共识,即研究人员之间并非绝对一致认为这是”人畜共患病”。总是有人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却以非专家或个人意见的形式出现。但是,对此不赞同的圈子正在扩大,我就是刚开始一个孤独的反抗者,可是现在我看到更多像我这样的人。

Ntv: 您提到了这一点: 在前一阶段德国汉堡物理学家Roland Wiesendanger,因讲述实验室事故是Sars-CoV-2最可能的起源而被批评。您如何评价?

Günter: 手稿很好,与我的方式类似,只是更加细节化。但是从我的角度,他把整个过程称为研究是个很大的错误,这是被人抓到的批评点。对于批评者,最好是逐点的提出异议而不是全盘否定。因此,我认为Roland Wiesendanger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在媒体上受到非常恶劣的对待。

Ntv: 也有人批评说,Roaland Wiesendanger是物理学家,对于研究病毒学科的必然陌生,,,,,,

Günter : 学科的不相通,这是个误区。在科学中,真正具有创新的与常规背道而驰的东西往往来自”非专业人员”.我自己的专业是生物分子,而它原则上是由物理学家发现的。

Ntv: 来自中国的要求是,应调查另一种病毒起源理论:该病毒是否可以通过进口冷冻食品而被流入该国?即新冠病毒不是起源于中国。您认为是否也该对此进行调查?

Günter : 所有的假设都应该被检验,从理论上讲不排除病毒不是来自中国。我虽然认为不可能,但是在还没有证实病毒起源之前,要对各种假设进行检验调查。

Ntv: 您在公开信中强调,寻找新冠病毒的起源非常重要,以便人类可以避免下一次可能更糟的大流行的发生。您认为Sars-CoV-2的起源之谜会得到解决吗?

Günter : 认为真相迟早会大白。只是可能会花点时间。如果关键人员不配合,则可能要花费更久,并且可能我们又将处在下一次的大流行中了。

我们可以看到世界在急速的醒来,真相大白的日子快了。中共一旦被世界定义成使用生物武器,危害全人类,最后的结果只能被消灭。我们新中国联邦人感激有闫博士,勇敢睿智的她成为病毒真相揭露的第一人

原文链接: https://www.n-tv.de/wissen/Man-kann-so-ein-Virus-im-Labor-erzeugen-article22406519.html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2 天 之前

可惜没有附上原文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