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武毒所造病毒”美外交官发此警告却被忽略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土星

编辑上传 水星

liveinternet.ru

3月8日,《华盛顿邮报》全球观点栏目的专栏作家乔希·罗金为其新书《天下大乱,川普、习近平和21世纪之战》所写的梗概发表于政治新闻平台“政客 (Politico)”。文章引用了来自官方的消息和作者所知晓的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情报。近几天世界卫生组织病毒调查报告即将发布,据信中共对报告中的每一个字都极尽抵赖之能事。罗金的文章的部分内容和爆料革命对世界发出的声音一致。将这个声音转述出来,是希望以其美国专栏作家的角色,从揭露中共谎言中唤醒更多的人。

在1月15日,前川普政府的国务院在最后几天发表了一份声明,对中共病毒疫情的来源提出了严肃的说法。声明说,美国情报界有证据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出现了类似新冠病毒的症状。这意味着中共政府隐瞒了有关疫情的关键信息达数月之久,而且尽管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 “以民间机构自居”,但却与中共国军方一起开展秘密研究项目。美国国务院指控中共政府掩盖事实,并宣称 “北京今天继续隐瞒科学家们需要保护世界免受这种致命病毒以及下一次病毒侵害的重要信息”。

中共病毒的确切来源至今仍是一个谜,但寻找答案不仅仅是指责。除非找到源头,否则无法追踪病毒的真正路径,科学家也无法正确研究预防未来爆发的最佳方法。

中共政府最初的说法是,疫情是从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传播的,这是第一个,因此也是最被广泛接受的理论。但在整个2020年的冬末春初,这一理论慢慢出现了裂痕。2月份,武汉首例已知的中共病例被披露,与该市场没有关系。中共政府在1月份关闭了市场,并在采取适当的样品之前对其进行了消毒。直到5月,中共国疾病控制中心才否定了海鲜市场假说,承认它不知道疫情是如何开始的,但那时这已经成为中共国和国际上广为传播的故事。

2020年春天,在美国政府内部,一些官员开始看到并收集到另一种不同的、也许更令人不安的理论的证据——疫情的爆发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有关,其中就有世界著名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WIV,简称武毒所)。

对于美国政府内部的一些人来说,这个实验室的名字很熟悉。其对蝙蝠病毒的研究已经在2017年底引起了美国外交官和北京大使馆官员的注意,促使他们向华盛顿发出警告,称该实验室自己的科学家报告说,”严重缺乏安全运行这个高密实验室所需的经过适当培训的技术人员和调查人员”。但他们给华盛顿的警告被忽视了。

当罗金在2020年4月公布这些警告时,病毒的起源问题已经从科学和法医的争论,变成热点政治问题的辩论。美国政府内部关于实验室可能存在联系的争论已经蔓延到公众视野中。很快,时任美国总统川普表示正在 “调查”,而国务卿蓬佩奥则呼吁中共政权 “坦白 “疫情的来源。两周后,蓬佩奥说有 “巨大的证据 “指向实验室,但他没有提供任何上述证据。随着川普总统和中共主席习近平的关系恶化,政府官员开始公开指责武毒所。

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在危机的公开报道中,病毒起源的故事基本被搁置一边。但政府内部的争论从未停止,现在是关于美国是否应该公布更多关于它所知道的实验室及其与疫情可能的联系的信息。1月15日的声明被情报界清除,但基础数据仍被保密。

目前,乔·拜登的新团队正在走钢丝,呼吁北京公布更多数据,同时拒绝认可或质疑川普政府的争议性说法。无论是国内政治还是美中关系,起源故事仍然纠缠不清。上个月,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发表声明,对世界卫生组织组建的一个团队即将发表的报告表示 “深切关注”。该团队参观了武汉,甚至据说参观了实验室,但被中共国当局拒绝提供关键数据。

但在4年多以前,在这个问题爆发成中美之间的国际紧张点之前,这个故事从一个简单的警告就已经开始了。

2017年底,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高级卫生和科学官员参加了在中共国首都举行的一次会议。在那里,他们看到了一组中共国科学家(包括武汉实验室的几位科学家)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联合推出的一项新研究的介绍。

自从2002年非典爆发以来,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一直在寻找预测和限制未来类似疾病爆发的方法。为了支持这一努力,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资助了一些项目,其中包括武毒所对蝙蝠冠状病毒的大部分研究。新研究的题目是 “发现丰富的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基因库,为SARS冠状病毒的起源提供新的启示”。

美国官员了解到,这些研究人员从云南省的洞穴中发现了一个蝙蝠种群,这让他们了解到SARS冠状病毒是如何起源和传播的。中共研究人员吹嘘说,他们可能找到了SARS冠状病毒最初的发源地山洞。但美国外交官关心的是,这些科学家发现了三种新病毒,它们有一个独特的特点:它们含有一种 “突刺蛋白”,特别善于抓住人类肺细胞中的一种特殊受体,即ACE2受体。这意味着这些病毒对人类来说具有潜在的严重危险,而且这些病毒现在就在他们这些美国外交官基本不熟悉的实验室里。

由于知道武汉病毒学家的发现意义重大,也知道世界病毒组织的最高级生物安全实验室(BSL-4)相对较新,美国驻华使馆卫生和科技官员决定去武汉看看。2017年底和2018年初,使馆共派出3个专家团队与中共科学家见面,其中就有石正丽,她因为在研究蝙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经常被称为 “蝙蝠女”。

当他们与武毒所的科学家们坐在一起时,美国外交官们被他们听到的消息震惊了。中共国研究人员告诉他们,他们没有足够的经过适当培训的技术人员来安全地操作他们的BSL-4实验室。武汉的科学家们要求得到更多的支持,以使实验室达到最高标准。

外交官们给华盛顿写了两封电报,报告了他们访问武汉实验室的情况。他们说,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实验室达到最高安全标准,并敦促华盛顿着手进行。他们还警告说,武毒所的研究人员发现新的蝙蝠冠状病毒可以很容易地感染人体细胞,而且使用的细胞途径与原来的SARS冠状病毒相同。

综合来看这两点:特别危险的病毒群体正在实验室中进行研究,存在着确实的安全问题。电报意在对潜在的公共卫生危机发出警告。但美国国务院总部没有任何回应,这些电报也从未公开过。而随着2018年美中关系紧张程度的上升,美国外交官已经失去了再次进入这些实验室的机会。

到了4月份,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的官员已经开始收集间接证据,证明实际上是武毒所的实验室,而不是海鲜市场是病毒的来源。他们认为前者对疫情的解释是完全自洽和可信的,而后者如果成立则是一种极端的巧合。但官员们不能说出来,因为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美国政府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指责中共国在疫情问题上撒谎,北京肯定会使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这意味着美国人可能得不到急需的医疗用品,以对抗已经在美国迅速蔓延的中共病毒。

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2月16日曾提出一个理论,在福克斯新闻上表示病毒可能来自中共国的生物战计划,换句话说,暗示病毒是被故意设计来杀死人类的,但这至今还没有得到任何已知官方研究的支持。

由于情报界人士向作者的同事透露,他们发现了 “没有确凿证据 “表明疫情是在实验室里爆发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真的。但目前没有证据并不代表不存在证据。

科学界的大部分人也在谴责实验室学说,指出自然外溢是病毒爆发的原因。但是很多为武毒所实验室辩护的科学家都是石正丽的研究伙伴和资助者,比如全球公共卫生非营利组织 “生态健康联盟 “的负责人彼得·打杂客,他们的研究与石正丽的研究息息相关,如果武汉实验室与疫情有牵连,他们将不得不回答很多棘手的问题。

同样,那些认识并与石正丽合作的美国科学家也不能肯定她的实验室与疫情无关,因为在他们的合作项目之外,他们不可能确切地知道武毒所实验室在做什么。北京甚至因为有建议对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就威胁澳大利亚和欧盟。

5月,中共国疾控中心官员在国家媒体上宣称,他们已经排除了海鲜市场是病毒起源的可能性,完全放弃了原来的官方说法。至于石正丽本人则对外宣称,并不认为实验室事故论有多疯狂。在3月份的采访中,她描述在得知武汉爆发中共病毒后,疯狂地搜索自己实验室的记录。她说“当她没有在档案中发现新的冠状病毒时,她松了一口气。” 当然,石正丽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中共政府正在世界各地坚持实验室没有参与这次疫情的说法。

那些质疑实验室理论的中共国和美国科学家的一个主要论点是,中共国的研究人员公开进行了他们的工作,并披露了他们正在进行的冠状病毒研究。这个论点被用来攻击任何不相信中共国科学家坚决否认他们的实验室可能对疫情负责的人。

但一位高级政府官员透露,美国政府各部门的许多官员,特别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开始相信这些研究人员并不像所声称的那样坦诚。

他们担心的是一种被称为 “功能增强 “的研究,即故意增加危险病原体的毒性或传播性。其目的是帮助科学家预测病毒如何在自然界发生之前,以伤害人类的方式进化。但由于绕过了病原体的自然进化周期,这些实验在实验室事故发生时,会造成人为的爆发风险。为此,奥巴马政府在2014年10月颁布了暂停“功能增强“实验的规定。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曾公开与美国大学和机构合作,参与“功能增强“研究。美国政府有证据表明,中共国实验室进行“功能增强“研究的规模远比公开披露的要大,这意味着他们在更多的实验室中承担了更多的风险,而中共国以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

2020年7月初,北京的一群中共国研究人员发布了一项鲜为人知的研究,其中包括几位隶属于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这些科学家表示,他们已经创造了一种研究新冠病毒的新模型,通过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给小鼠赋予具有人类ACE2受体的肺细胞,这种细胞受体使得冠状病毒能够如此轻易地感染人类的肺部。

在咨询专家后,一些美国官员开始相信,北京的这家实验室很可能在冠状病毒爆发前就对装有ACE2受体的小鼠进行了冠状病毒实验。而这些研究中共没有披露,而且继续不承抵赖认。国务院在1月15日的声明中指出,虽然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披露了其参与的部分功能增强研究,但一直没有披露其在RaTG13上的工作,”至少从2017年开始代表中共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这本身无助于解释新冠病毒是如何起源的。但很明显,官员们相信,中共国实验室里正在进行着很多风险很大的冠状病毒研究,而世界其他地方根本不知道。

这种欺骗和混淆的模式,加上中共国实验室如何以西方同行不知道的方式处理危险的冠状病毒的新启示,导致一些美国官员越来越相信中共国当局正在操纵科学信息以符合他们的叙述。中共对外信息的极度不透明,使得美国政府不可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证明。”如果有一把冒烟的枪(‘冒烟的枪’专指确凿的证据),中共会把它和任何敢于说出真相的人一起干掉。”一位美国官员曾经表示,”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证明它是怎样的存在,这是北京一直以来的目标。”

早在2017年,参观武汉实验室的美国外交官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些事件,但没有人留意,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我们试图警告说,那个实验室是一个严重的危险。”一位曾参观过实验室的电报作者表示,”我得承认,我以为这也许又会是一场类似非典的爆发。如果我知道它会变成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疫情,我就会把事情闹得更大。”

参考链接:

https://www.politico.com/news/magazine/2021/03/08/josh-rogin-chaos-under-heaven-wuhan-lab-book-excerpt-474322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