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向拒绝新疆奴隶采棉的品牌发起名人战,企图转移全球病毒溯源焦点

收集:CPA Jim;编译:WLQF

【北京时间3月27日】中共本周发起的针对西方公司的宣传战周六继续进行,数十名中共政权批准的名人宣布取消与反对使用新疆维吾尔族奴隶采棉的品牌的赞助协议。

2020年9月22日,因全球多地媒体报道新疆集中营存在强迫劳动行为,美国国会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同年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总部发表声明称,由于在该地区(新疆)开展可信的尽职调查越来越困难,BCI已经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采购,并得到国际成员响应。

2021年3月22日,欧洲联盟、英国、美国及加拿大宣布就新疆维吾尔族人权问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实施制裁,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欧盟对中国实施武器禁运以来的首次制裁。

2021324日(本周),中国共青团在新浪微博上批判了作为BCI会员的H&M20209月发布的一份声明,该集团在声明中称“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H&M在2021年3月宣布,将终止采购新疆棉花并停止与新疆的制造商合作,这被认为是对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和维吾尔族强制劳动表态,而在中国社交网络上遭到中国官媒发起,中国网民参与的抵制。

过去两年的广泛报道显示,中国政权至少奴役了数千名维吾尔族少数民族成员,并强迫他们采摘棉花。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2020年3月发表的一份批评性报告记录了北京向全国各地的工厂提供政府激励措施,以换取购买维吾尔族劳动力,然后将维吾尔族奴隶运送到其家乡新疆省以外的工厂的证据。该研究报告列出了83家跨国公司,其中有一些是北京今天的目标,它们从维吾尔族奴隶制中获益。

在2020年的12月,研究人员Adrian Zenz的一项研究披露,中共大量使用手机应用程序,简化新疆棉花行业对维吾尔人的奴役和普遍的强迫劳动。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今年1月份禁止所有来自新疆的棉花产品进入美国。H&M、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公司作为全球性品牌去年发表声明,回应人权活动人士的运动,与使用新疆棉保持距离。这一做法完全符合其遵循的价值观与国际准则。然而,由中共政府牵头组织的向抵制新疆奴隶棉的国际品牌发起的网络讨伐运动实在是令人反感与震惊。

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周五宣布,继演员王一博宣布终止与耐克的合同后,又有二十多位中国名人在一夜之间做出了类似的举动。包括王一博、王杰克逊、张艺兴以及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迪丽热巴在内的30多位中国名人,在H&M反新疆棉风波后,纷纷与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断交,以示对新疆棉花产品的支持。

据报道,阿迪达斯是去年最早与新疆奴隶棉业保持距离的公司之一,为此它失去了两份代言合约。一个是主演奥斯卡提名电影《Better Days》的青年演员Jackson Yee,一个是香港明星陈奕迅。其实除了H&M、耐克和阿迪达斯等企业对新疆奴隶棉作出抵制外,Gap、无印良品、IKEA、优衣库,也曾发布拒用新疆棉的公告。但估计迫于中共舆论压力,无印良品已表态会继续使用新疆棉。此外,苹果公司在2021年3月中,切断了和中国科技公司欧菲光的往来,后者曾被指控参与新疆逼迁项目。

这场运动类似于2019年中共政府针对香港爆发的民主抗议活动所推动的类似活动。一波中国说唱歌手,他们在网上发布备忘录,支持香港警方对和平示威的暴力镇压,这对西方的许多人来说是一个奇怪的景象,在西方,嘻哈音乐经常批评权威。当时,中国还流传着一份据称由名人签名的请愿书,支持北京非法干预香港;名单上的许多名人后来表示,从未有人找他们签署任何请愿书,也不支持这一努力。

推动反对H&M、耐克等公开与中国新疆奴隶棉花贸易保持距离的势力都没有澄清时间上的原因——这些涉嫌违规的言论有的在半年前就已经发布。共青团本周针对这些言论组织了一场针对H&M的施压活动,此后吞噬了全球最著名的几家时装公司。

中国外交部周四发声,再次否认棉花行业大规模奴役维吾尔人的大量证据。华春莹警告说:”首先,新疆棉花是世界上最好的棉花之一,不用新疆棉花将是某些公司的损失;第二,新疆强迫劳动的指控,不过是少数反华势力编造的恶意谎言,企图抹黑中国,破坏新疆的安全稳定,挫伤中国的发展。而且还放出狠话,任何冒犯中国人民的人,都应该准备好付出代价。”

此次中共发起的这些舆论运动从某种角度分析,实则是想转移全球针对中共病毒真相溯源的注意力,企图通过这些事件转移焦点,混淆视听,以一个热点取代另一个热点。在舆论宣传、控制与转移方面,中共可谓是行家里手。无论中共政权作何戏码,都无法阻挡全球人民对新冠病毒来源的探求与真相的挖掘。

新闻来源:breitbart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