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46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十七:(2)中共举“马列”扬“显学”意在造人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捆绑CCP一千年

中共大外宣新华社3月2日一篇以《“中国减贫学”何以成“显学”》一文再次把习近平推上神坛,至少是当代孔子和马克思的化身。因他“消除绝对贫困”成为中共向世界无耻的“回应”。因他向世界喊出“中国为什么能”?何以成为无耻的“中共之问”?让笔者来回答这个问题吧?中共“为什么能”?答案在于文明世界不会像中共政权那样肆无忌惮地杀人;答案在于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不能有穷人。而绝对贫困在中共国的定义是,当你不是饿得只剩最后一口气就不算穷人。就这样一个公开的“杀人计划”成为中共大外宣魔鬼写手打造并鼓吹为一种新的“显学”之一,即《中国减贫学》。吹鼓手们认为,“伟大思想指引伟大实践。带领人民摆脱贫困过程中,习近平……为中国全面消除绝对贫困提供了科学指引和行动纲领。”(见《新华社》)笔者一时无语,不知道这种无耻的显学竟然就这样诞生了。

图片来源

中国传统思想领域对显学的诠释通常是指思想学术界占统治地位的学说,也就是主流学说,在先秦思想史中特指儒、墨两种学说。有时也指在整个中国思想史上占重要地位的儒、道、佛三家。如此说来,习政吹鼓手们把思想界在历史上自我积淀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统领人类价值观的主流学说即显学偷换概念地置换为统治者的说法称作“显学”。这是自欺欺人的行为,是完美犯罪心理学标准的极端体现。

这并非一种简单意义的笑话,不可一笑了之,也绝对不是简单造神运动或奉圣这样简单。笔者认为,为什么中共突然加大舆论攻势,为其治下的中国创造新的主流学说呢?顺着思路想下去,你会发现一种新的所谓显学,即马克思主义人学和儒家学说包裹下的改造人类的“人学”,就是要强加给中共学术界,并引导人们的思想轨迹,重新定位人存在的意义和人何去何从,以及未来人类定性的问题。一种可能的研究,已经潜伏很多年,即AI智能技术致力于如何改造人类。正如笔者在《共产主义与新儒学将重新定义“人”》一文中所说的那样,在马克思主义人学观基础上“提出中国人新的‘人种学’是不可接受的自我种族歧视,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犯罪行径。”这种纳粹化人类学理论竟然要成为统治中共国主流学说的新时代的显学,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早在1998年,江泽民执政时期,中共人民大学就针对《马克思人学理论的价值视界》展开了一系列成体系的学术研究,文中强调,“马克思的人学理论历来重视实践,强调‘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而其中的‘价值思维’和‘价值方法’无疑就构成了这种‘精神武器’的重要方面。”(见《人民大学》)可见,马克思人学理论学者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是中共突破一切道德防线的“精神武器”。因为,只要中共政体不变,在重拾文革前夕马克思修正主义路线(毛时代的马克思邪恶性未得到充分挖掘)基础上将马克思主义学说进行“对立又统一”的大量改造后,使其马克思穿上朱熹的外袍后,就彻底中共化。但中共一直在致力于对马克思进行按需改造的路径之中。

中共智库一篇由林彬为第一作者的署名论文《论人工智能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指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从量变到质变规律始终都在人工智能(尤其是人工神经网络)的发展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此外,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对立统一规律也在这曲折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印证。”这进一步发现,中共在马克思主义与人工智能,即理论指导实践的研究过程中达到了理论上的量变后的质的变化,又以马克思主义哲学对立与统一的矛盾中挣脱了伦理羁绊而解脱,最后作者提出人工智能衍生的超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三种发展境地,1,可控性。要么在已经实现的人体植入芯片的半人半机器人成果基础上加以完善,使其智能人形机器人可以成为人类的好帮手,2,不可控性,即人类彻底沦为超人工智能的奴隶。超人工智能机器人拥有自我意识和自我学习能力,并且产生了控制人类的野心,那么在面对超过自己智能一万倍的智能机器时,人类毫无疑问将会束手无策。3,妄想控制性,超人工智能的发展始终被人类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或者是能够控制超人工智能机器人自我意识的产生和进化。(见《爱学问》)笔者将中共吹鼓手们展望的第三类型智能机器人定位于“妄想控制性”愿景,根据其论文结论看,这帮所谓理论家们完全暴露其邪恶面目,即硬着良心、拍着胸脯保证,说,“相信在科学家们的共同努力之下……人类也能够与人工智能机器人和谐相处。”可见,这种拍胸保证完全是奉命行事,研究院本身已完全沦为专制机器服务的机器人。由此可见,这的确是人类社会面临最大最辣手的道德伦理底线问题,目前西方国家科学家仍然在国家道德伦理委员会的监管之下,AI技术和生物基因工程没有发展到不可控境地,但改造人类的技术已经趋于成熟。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西方不差技术,只差没有马克思主义人学和儒家思想支撑,而中共威权政府只差技术,不缺马克思和朱熹之流的“精神武器”作掩护。

中共突破伦理的理论依据即精神武器究竟要解决“人性”的哪方面问题呢?2019年8月27日,中国社会科院网发表题为《准确把握发展与异化的辩证关系》一文指出:“异化毕竟是对人的自由地剥夺,是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直接地’实现人的‘非人化’,因此绝不可忽视它对发展的消极作用。就发展的性质而言,异化是资本主义发展非道义性的集中体现。”(见《社科网》)此类观点的提出,即所谓“异化”是资本主义对人性自由地剥夺这一观点非常具有欺骗性,而马克思谴责的“非人化”观点恰是中共正在研究的AI人工智能的“非人类人”的研究和开发。但人类文明长期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比中发现,是社会主义剥夺了人性的自由,而不是资本主义,因为资本主义的本质承认人和物作为被造的关系一面,承认人直接受上帝支配的关系。而马克思对人与物的关系则强调人是万物的主宰,一切物质世界都是被改造对象。基于此,他们谴责“资本主义发展以实现物对人的统治为最终目标,而忽略了人本身的发展。”(见《社科网》)这种说法暴露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无知。

尽管如此,这些理论的提出仍具有相当大的迷惑性,因为这些哲学家们充分利用了完美犯罪心理,将人高高举起的同时,使统治阶级处于神坛之上,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人是物质的奴隶在毛泽东时代受到极大的吹捧和欢迎的原因所在。因而,马克思变态“异化”理论在中共政权接过衣钵后将其无限延伸下去。

这些理论的提出目的还在于其迷惑性,因而,马克思的“异化”哲学观是集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等一些唯物主义者们对人性的歪曲所致。因为青年时期的马克思认为“精神的无知成为异化”,这便是说,唯物主义者们即无神论者,他们本质上是否认灵魂的存在,这就对人性内在和外在的变化产生迷失的幻灭感,因此,马克思对异化论本身是矛盾的,他一方面承认“资本家在异化中得到了轻松与力量,他们在这种异化中仿佛获得了人类的存有感无产阶级在异化中感到无力及‘非人的’存在。”正因为如此,一方面愤怒地“认为资本主义给工人如此迅速地堆积无产阶级的苦难,以至于他们必须采取社会革命以求生存,”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者们营造了虚幻的共产主义,其阵营追随者们与文明社会和正常的人性是决裂的,却又在决裂的过程中使自己感到被异化,面对生存权问题必须要采取行动,谋求其存有感。因为文明世界必须遵循人性的精神和物质层面的协同发展才能推动文明,而社会主义阵营则是将人性的灵魂与身体的物化进行人为的决裂,而资本主义社会人性发展过程不是异化。
于是,马克思主义阵营就必须进行不断的自我革命和革资本主义国家的命,这就是今日中共国现状的展现。因而,中共政权在研究马列主义的过程中将毛泽东看不懂的那一套拿出来进行修正,运用逆向思维将其“异化”理论拿来有意地异化人性。比如中共正在研究的超级战士等项目,其目的是进一步造人,将正常的人进行人为地“非人化”异化概念的偷换,人为地进行功能增强,就像增强超限生物基因武器毒性一样。使人成为一个异化的人,而这种异化的人无论是记忆功能和无情感性等电子化的元素在进入人体后,久而久之,必然传导到人的大脑记忆中去,从而通过传代,改变人的基因。这就是中共强调的要重新认识生命。基于上述理论,中共政权目前正在做的则是和马克思愈行愈远了,中共最终统治世界的关键武器则是生物基因技术和AI技术的融合物,即这样物质化的新型人类将主宰世界。智能化,生物化的超级人类仍然是物质层面的产物,这就是为什么中共要进行马克思主义和新儒学加共产主义的融合创新发展的缘由了。

图片来源 

这些理论被中共政权发展后将其无限延伸下去。继续强调人是可以改造世界并不依赖物质的最高本体,这加剧了对上帝的敌对力度,认为人才是造物主、反对上帝对人的主宰。因为马克思“异化”的理论基于“费尔巴哈在基督教的本质(The Essence of Christianity)中提出的理论,”而费尔巴哈直接表明“‘上帝’观念是人类特征的异化;”(见《异化》)马克思的异化论基于费尔巴哈等人基础上提出的观点,认为资本主义将人性进行了异化,而不是那个人性分裂的马克思。尽管如此,中共的一些吹鼓手们仍然认为“异化并不是完全否定意义上的,它对发展来说也发挥着特定的历史作用。”因为“在异化过程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积极因素都在这种可能性中逐步成长起来,并用以克服现实社会中异化所催生的对抗与矛盾,从而达到‘超越’异化的发展阶段。”(见《社科网》)如何超越呢?中共信奉的马克思将异化归于资本主义产物,如果要超越,是否要先下到地狱里去问一问马克思,你老人家是不是搞错了?本来是我们要去搞异化的嘛。幸亏你老人家提到了,“必须采取社会革命因此,中共一直在斗争中按需篡改他们所信奉的真理。在权力巩固与争夺权力中制造矛盾的同时又以国家机器去解决矛盾。因而,这种理论必然是失败的。

笔者认为,在中国寻求救国之道,必须要重新审视中国先贤们一些宝贵的东西。一种现状是,中国未来的新兴力量,即爆料革命队伍中很多人都看不懂儒家思想,他们一面肯定儒家一些东西,同时又一面否定一些东西,究竟孰轻孰重?总之不能全盘否定。在笔者看来,要全面否定中共所弘扬的,即我们所抛弃的,中共肯定的,即我们所否定的。在中华文明中重新寻找被遮盖的亮光,应该在近似于平民思想的墨子倡导“无差别的爱”中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的“神赋人权”中搭建桥梁。在中华文明即将翻过中共历史这一页的时候,孟子的预言印证了中共的末路。孟子曰:“逃墨必归于杨,逃杨必归于儒。”这表明孟子看到了中国几千年文明中的宿命,即画了一个圈之后又回归到孔子这里,即中共借“孔”制“恐”的虚假文明,一种完美犯罪心理怪圈。这种怪圈理论将人民彻底当做遵守所谓规则的智能机器人,迫使中国陷入不可持续的负面发展中。

当我们重新审视墨子的思想轨迹,你会发现墨子在“发现所师从的孔子学说,即儒家过分强调繁重的礼节规条和宗教教义,这时墨子决定走自己的路。”这时的墨子即看出儒家的致命缺陷,因为在孔子的教条中,中华文明必然是一潭死水,因为人们在繁重的教条中失去墨子主张的批判性,文明则死矣。“墨子吸引了普通百姓,使人回望到人际关系中原始朴素和直率的生活。”墨子的思想在现代文明看来属于一种亲民的平民主义。当然,正如笔者前面所述,墨子的优点在于强调“无差别的爱”,缺点在于“谴责音乐是一种浪费活动”,这实际上是受到历史局限性的影响,是对周礼制度的一种批评,认为礼乐教化已经过时。然而,值得肯定的是墨子思想系统性的基石是无差别的爱。“他说,如果世界陷入混乱,那是由于人类的自私和偏见,而与基督教同时出现的规定的治疗方法是,‘应当由普遍性代替偏见’”(见《大百科全书 墨子》)。

中共一直是以巨大的偏见(敌视文明)取代普遍性(普世价值观),并且走到习近平时期,更是大胆地在世界范围内推行偏见。这种由中共带来的偏见文化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混乱,因为它触发了人性的自私、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却丝毫没有给人类文明带来任何正面的价值观。若干年代后,当孩子们问起共产党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时,我们能回答的除了上一代人回答的文化大革命之外还是文化大革命。而且此番文革带来的是AI智能技术和生物基因技术对人的改造的革命,幸好,中共推行的邪恶统治触发了全球大觉醒,可以说,全球灭共时代已经到来。我们要说,喂!我们与世界文明站在一起,CCP,你完了!

2021年3月26日中午写于东亚

引用资料:

新华社 
人民大学 
社科网
大百科全书–墨子
大百科–儒家
爱学问
维基百科–异化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326C188a

+1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