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布莱特博士:WHO调查如同儿戏,多项证据表明中共病毒源于实验室

翻译报道:cress_ma 卡拉马佐夫姐姐

校对:卡拉马佐夫姐姐

图片来源:www.nytimes.com

3月24日,《独立科学新闻》针对世卫组织与中共联合工作组关于中共病毒起源最终调查报告问题,采访了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博士(Dr. Richard H. Ebright, PhD)。曾有26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在一份公开信上签名,呼吁对中共病毒起源开展全面调查,埃布莱特博士就是签署人之一。

埃布莱特博士在哈佛大学微生物学和分子遗传学专业获得博士学位,目前是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教授。他曾发表过超过160篇论文以及40项专利。他还是“剑桥工作组”的创始人之一,该工作组倡导对可能造成大流行的病原体的功能增强研究进行生物安全和风险收益评估。

世卫组织调查报告如同儿戏

埃布莱特博士指出,世卫中共联合工作组的最终调查报告并不能消除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争议,工作组在武汉的调查遭到了多种限制,既不能公开实地考察,又缺乏对实验室设备和数据库的完整访问权限,还有在报告编纂过程中双方所谓的“默契”。而预先商定的调查范围中,居然没有将病毒起源于实验室这一可能性纳入考虑范围,甚至连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疾病控制中心或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都没有提及,可以说,这次任务根本就是在做戏。

埃布莱特博士表示,如果此项调查想要得到取信,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1、承认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

2、确保调查组有权限获取武汉实验室处理蝙蝠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所有电子和书面记录、样本、人员和设备等信息;调查组还需检查冷冻样品、实验室设备的环境样品,以及对人员进行秘密采访,这包括以前和当前的建筑施工、维护、清洁、处理、安全、动物饲养、实验室和行政管理人员。

3、允许收集证据,而不仅仅是提供调查组到达当地的照片;

4、将调查时间延长至数月,几天时间的调查毫无权威可言;

5、调查必须由无利益冲突的人员开展。比如,工作组中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博士(Dr. Peter Daszak)就与此次调查存在利益冲突,因为他资助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项目的合作者,而此研究所可能就是病毒的起源地,因此他不该出现在此次调查中。

多项证据表明病毒源于实验室

就病毒实验室起源论,埃布莱特博士提出三项间接证据:

1、疫情首先在武汉爆发,而该地并没有马蹄蝠聚集地,距离最近的聚集地也有数十公里,武汉也并不在马蹄蝠的飞行范围内,且疫情爆发时,正处马蹄蝠冬眠,不会离开栖息地时。

2、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马蹄蝠病毒研究项目,拥有世界上做大的马蹄蝠病毒集群,拥有与此次爆发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样本。研究所在偏远的云南山区寻找新的马蹄蝠病毒,将其带至武汉,并在武汉境内进行大规模制造、基因编辑并对其进行研究。

3、研究所内参与蝙蝠病毒项目研究的工作人员,在研究传染性极强的冠状病毒时,只使用了个人防护装备,有时甚至连手套都不戴。他们的生物安全标准也只是2级。这些行为都将参与现场采集、现场调查和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暴露于高概率的感染风险下。

美国病毒学学者拉尔夫·巴里克博士(Dr. Ralph Baric,译注:该学者在这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中替中共站台,强行表示中共病毒来源于自然)研究指出,在实验室里制造病毒而不留下操纵痕迹是有可能的。所以哪怕没有发现人工操纵痕迹,也不能排除病毒实验室起源说。而另一位学者史蒂文·奎伊博士(Dr. Steven Quay)的一项关于病毒起源的贝叶斯统计概率估计研究也表明,病毒起源于实验室的可能性为99.8%。

呼吁学科间合作,组成团队共同调查中共病毒起源

埃布莱特博士听说有科学家因为呼吁独立调查病毒起源公开信的署名人“不是病毒学家”而拒绝评论,对此他表示与事实不符。在公开信的署名人中不仅有病毒学家,而且有冠状病毒学家。最重要的是,中共病毒影响到的是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他认为微生物学家完全有足够的理论储备可以参与此次病毒起源调查,因为病毒学是微生物学和分子生物学的一个分支,而不是相反。病毒学与微生物/分子生物学中的许多方法本质上都是类似的,比如测序、序列分析、细胞培养、动物感染研究和其他实验室程序等。此外,正如在公开信中所说,调查队伍不仅需要包括研究类科学家,还需要生物安全与科学政策专家。

过去各方对功能增强研究的博弈

作为生物武器扩散的长期反对者及“剑桥工作组”的创始人之一,在目前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埃布莱特博士同意应该加强此类超高风险功能增强实验研究的讨论。

他回忆过去几年中,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NIAID)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系统性地挫败了白宫、国会、科学家和科学政策专家的努力,后者试图努力规范功能增强研究甚至要求对功能增强研究项目进行风险收益审查。

比如2014年,奥巴马政府就曾经试图“暂停”对功能增强研究的联邦经费;2017年,川普政府也要求对相关功能增强研究进行风险收益审查。很可惜,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总能找到漏洞,所以每次都成功地绕过了这些政策。

此外,在此次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埃布莱特博士对“剑桥工作组”某些前成员的噤声表示失望。

石正丽造假的RaTG13与云南矿洞说仍然在混淆视听

在被问到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说的证据时,埃布莱特博士的第一反应就是所谓“云南矿洞的马蹄蝠病毒RaTG13序列,或是与其相似的蝙蝠病毒”,而“云南矿洞说”和RaTG13假序列早就被爆料革命博士团成功打假(假RaTG13与假“云南矿洞说”戳穿过程请参考闫丽梦博士第二篇报告第3页至第15页: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F1mwi2cA_V),这说明了两个问题:

  • 中共病毒自然起源说的支柱就是石正丽造假的RaTG13序列,而该假序列被闫丽梦博士和其他爆料革命博士团成员成功戳穿,支柱没了,自然起源说就立即被釜底抽薪,烟消云散了。
  • 可惜的是,埃布莱特博士在该采访中似乎并没有发现RaTG13和云南矿洞说是假的,而是在假定两者为真的基础上开始推测中共病毒来源于自然的可能性。这说明对于真相的传播,我们仍需继续努力。

原文链接:An Interview with Richard Ebright: The WHO Investigation Members Were “participants in disinformation”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