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了COVID-19大流行的起源地点-武汉的两家中(共)国生化战建筑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郭班之樱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Mike Li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 –轰炸机

据《TheGateayPundit》作者:乔·霍夫特(Joe Hoft),2021年3月24日报道:

根据中(共)国自己的数据,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的最初爆发点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国生物技术集团公司生物制剂研究所四英里之间的一处民宅区。

这两个机构是与中(共)国的生物战计划联系在一起的,在大流行爆发之前和之后,他们都在研制疫苗方面进行了合作。

在2019年12月大流行开始后的几个月里,中(共)国在科学文献中有意无意地充斥着微妙的信息,以支持其叙述: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是一种自然发生的疾病,是在武汉海鲜市场上从动物“突变”传染到人类。

2020526日,《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国最终迫不得已承认COVID-19并非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即使是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这种理论现在也被完全否决了。

尽管如此,中(共)国仍然在努力掩盖新冠状病毒的起源。

直到今年2月前,中国拒绝向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个研究大流行起源的小组提供有关冠状病毒早期病例的原始数据。

世卫组织团队曾经要求中(共)国提供从2019年12月武汉市爆发初期以来该国确认的174个病例以及其他病例的原始患者数据。

同时,北京试图对冠状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这一观念发出怀疑,指向进口冷冻食品是一个渠道。

后来,世卫组织团队迫于中(共)国的压力,将这一可疑的疫情起源解释写入报告。

然而,根据中(共)国自己的数据,关于冠状病毒的起源有一个更简单,更准确的解释。

武汉市卫生委员会发布的统计数据表明,大流行初期,武昌区被诊断出冠状病毒的患者人数最多。

在同一时期,武昌的无症状感染率也最高。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冠状病毒在早期国际性传播的感染者于2020年1月上旬探访过武昌区,但没有去过武汉海鲜市场。

武汉市武昌区卫生局公布的数据表明,疫情爆发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区是黄河楼和紫阳街道沿线的居民区,这两个区均位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与生物制剂研究所之间的四英里范围内。

这些观察结果在时间和位置上都与从新浪微博平台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紧密匹配,该平台旨在为那些认为可能被感染的人们寻求帮助的渠道。

该出版物中的数据经过微略修改以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WIV,黑星)和生物制剂研究所(BPI,黄色正方形)的位置,该图显示2020年1月18日之前,求助者最集中的地方是这两个研究机构之间的区域。

注意:该地区以外(包括武汉海鲜市场(红色圆圈))的求助者较少。

根据现有的科学证据,冠状病毒是“功能增益”研究的产物,而不是从动物宿主物宿主自然传染给人类。

功能增益研究被定义为对天然存在的病毒进行遗传改造或对其进行操纵以使其更具传染性,致死性或两者兼而有之。

进行功能增益研究的原因只有两个:(a)了解病毒的结构特征和作用以预其潜在的疾病暴发来制作疫苗或(b)制作生物武器,或两者兼而有之。

中(共)国很有可能早在生物战计划的框架内,同时研发独特的基因工程化冠状病毒病原体及其疫苗。

劳伦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从商业和医学研究的国际职业退休,在美国陆军预备役中服务了29年,并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服役过。 他是国家安全公民委员会的成员。 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3/breaking-exclusive-location-origin-covid-19-pandemic-identified-two-chinas-biological-warfare-facilities-wuhan/

康州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