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45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十七:(一)共产主义与新儒学将重新定义“人”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捆绑CCP一千年

中共国大外宣新华社3月24日发表题为《推动儒学创新发展》一文指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对文明之间的冲突、国际关系的争端所给出的中国回应。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儒学可以提供多重思想资源。”这可以直接理解为中共在计划向全球推进其理念时做好了应对西方文明针对其价值观带来的冲突的准备和解决方案。

在现在看来,中共已经于2020年年初即回应了其解决方案——超限生物基因战是迫使西方文明臣服的解决之道,也是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最新体现。然而,中共认为,仅仅进攻显然是不够的,于是“儒家经典”这一法器重新被搬了出来。(在西方强大军事力量面前自然是大清落后的笑谈)在中共认为,儒家从二程到王阳明都提出“仁者以万物为一体”理念正和己意。而“‘万物一体’涉及两个方面,即人和物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由此走向人与物(天与人)的统一”(见《新华社》)这实际上是从迷人的完美犯罪心理角度玩弄的文字游戏而已,即形而上的产物,何以见得?读过哲学和神学的人应该知道“万物为一体”论实际上是哲学领域唯物主义的一元论。

唯物主义一元论的观点认为整个宇宙万物是一体的,而神学里的自然神论就是这一类型的一元论。“万物”即神学里的“万有”观念,但这是基于唯物主义的一元论学说,而中共的社会学者认为:“一元论意味着世界是统一的……宇宙一切现象最终都可以得到解释。”(见《社科网》)因为唯心主义即一元论,一元论又称“一圈思维”,它否认宇宙万物的神秘力量是不可解释的;它宣称宇宙万物,天地人是合一的。只有二元论才是既合乎神性又符合人性,二元论即二圈思维,因为二元论者认为上帝有着不可启示的奥秘,上帝作为造物者本体(上帝是那个大圆圈)和被造者的万物(宇宙万物是小圆圈)是即统一又有区别的,但绝不是天人合一的概念,而天人合一即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混合的一元论产物,即中立一元论。

无论何种性质的一元论,他的终极目标是否认神的存在,而“人”最终可以解释宇宙的奥秘。中共自认为它就是那个解释“宇宙万有”的那个“人”。那自然这个已经不是人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总喜欢将各种思想融合的原因所在。这不仅使一些中共虏获的学者被其迷人的、美丽的谎言所迷惑后集体进入中共设下的完美犯罪心理怪圈,从而自欺而后欺骗世界。

笔者有必要针对中共社科院一些学者的学术思维做一点分析,在笔者了解的社会学学者来说,他们在人格上普遍存在一种分割的状态。这表现在他们所做学术研究和他们所持“知行合一”的信条不相吻合。明知道一些课题有违逻辑思维和伦理道德。他们仍然会把学术文章写的很漂亮。比如风马牛不相及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新儒学相结合。又如,一位社科院研究基督教神学的学者在一所大学讲论基督教神学课,一位虔诚的牧师去听课,课后很激动地问他是否是基督徒?他说他不信基督教。这就是这些学者们的局限性所在,他们所有课题研究都是奉命行事,对“人机合一”课题同样会高举儒学论点,如以“人禽之辩”来论证“人机合一”。前者阐述的是孟子对动物与人的观点,即人和禽畜有着绝然的不同,但新儒学观点认为有时候人的残忍度远超动物。而“人机合一”理论付诸实践就会面临同样的伦理之辨。这似乎再次迫使科学家们在知识界奉行的“知行合一”这一信念面前决裂了。

尽管如此,他们依旧会成为被中共窃取的国家机器的操纵者。随着计算机技术以及生物技术的发展,他们认为,在可见的未来。“基于一定生物技术和计算机技术形成的‘人机合一’,与传统意义上(‘人禽之辨’视域中)的人已经不同了,是人工化的人(即artificial human being),从‘人禽之辨’到‘人机之辨’,涉及如何理解人的问题,对这一问题的深度思考,有助于延续推进儒家关于‘何为人’的讨论。”(见《新华社》)这就解释清楚了中共一些学者和科学家们如何跨越伦理道德屏障,即一定要披着新儒学外衣为突破伦理障碍做理论性的研究指导,旨在为其合理化进行推进。而“推进”一词解释了破除一切伦理问题的疑云,因为推进的前提总是冠以“国家需要”而进行的。


图片链接

如果清楚了中共在处理一些争议问题的办法后,你就不觉得他所做的一切匪夷所思,甚至惊世骇俗,而事实上,中共自建政以来一直在推动他们的底线思维。使之做出更多震惊世界的事件来,却仍然逍遥法外。这难道不是完美犯罪心理使然吗?因为他们赢了又赢,他们一直在推动人类文明的底线向前进行……

有意思的是,被中共再次拿来做挡箭牌的朱熹在西方学者眼里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和政客。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朱熹》有一段是这样描述朱熹的,“1188年,朱熹撰写了一份重要备忘录,重申了他的信念,即皇帝的品格是该王国幸福的基础。关于道德约束的著作《大学》断言,皇帝通过培养自己的思想,引发了连锁反应,导致整个世界的道德转型。”(见《大百科全书》)尽管朱熹认为只要皇帝品德高尚就可以引导世界朝善的方面发展(封建中国的“世界”局限于当时中国版图),仍然逃脱不了被皇帝的威权处罚的结果,因为皇权不是你可以来约束和监督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一些无良学者总是在把儒家学说和马克思主义生拉硬拽的过程中有意或无意地肢解了中国人的人格和精神。

为何说中共国知识分子在研究儒家学说与马克思主义融合后造成其人格精神分裂?有学者如是说,“如果繁体字、文言文、线装书都看不懂,这样的人就不可能是文化学意义上的中国人,而只能是人种学意义上的中国人。”(见 《马克思主义与儒学》)这样的说法,不但40年代以前中国人不能认同,现代中国人更不能认同,首先,这位作者将中共文字简化后的中国人称为“人种意义上的中国人”,并提出“人种学”新概念,是一种将中共犯下的文字破坏性改革罪行转嫁到中国人身上的做法;其次,提出中国人新的“人种学”是不可接受的自我种族歧视,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犯罪行径。这位作者提出一个习政鲜明的思想转型的例证,他说:“现在高校里有两种学院增加的比较快,一是马克思主义学院,二是国学院,这个‘两院’现象耐人寻味,令人思考。”通过所谓这个两院的迅猛发展可以看出习近平领导下的一个思想轨迹发展,即马克思要钻进孔子的灵魂深处才行,或者马克思的文化基因要和孔子的文化基因结合才能成为中国新儒?这就是中共变态人格研究学领域的课题,即如何看待“回到马克思”与“回到孔子”,的问题上,虽然“分歧还很大,但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要与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相结合”(见 《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笔者不禁要问,究竟何为“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是一群马克思与孔子结合的反人性的新兴人类主导着中华文明?并统领世界?这是包括14亿中国人中有良知的中国人决不能答应的事实。

中共马列主义学者人格分裂另一例证还体现在,承认马克思主义者是“以暴力手段”推翻所谓盘踞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来达到中共革命目标,那么,这“三座大山”是否整而化一地集于中共一身呢?如果继续承认“新儒家是种“形而上学”的观点。这种意识形态治国方略就是有意识地以文化之名,行新的极权大山压倒在中国人头上的新三座大山?(马克思主义、儒家思想、共产主义)既然认为马克思主导“以暴力手段”推翻了所谓压迫者,即所谓在“器”的层次上进行革命,进而才把儒家与马克思主义结合产物下的革命深入到“道”的层次;“后者则认为把“旧道”转化为“新道”才是先决条件。”(见《五明频道》)该文观点认为所谓“新道”成就的先决条件仍是马克思主义的暴力手段在向前推进,新儒家思想顺势融进马克思铁蹄之内。便完成一次形而上学的转换,而这种所谓转换已经不是那帮流氓文人牵强附会的铁幕在向前推进的转化,而是推进后继续新的威权主义形式,比如向香港成功转化了。而这却是实实在在的马克思主义与新儒学的推进与转化的结果。中共正在以同样方式在东南亚、西方世界推进所谓“中国治理”和“中国思想”,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向全人类提供所谓“中国回应”。

这是一种痴心妄想的吞噬世界的做法,竟然堂而皇之地宣称人类文明“没有人类的诠释和再创造,自然界的神奇奥秘也就失去了光彩。”而所谓“人类的诠释”不过是新的完美犯罪心理而已。它掩盖了中共企图诠释世界“何为人”的问题,认为没有中共对人类文明进行再诠释,上帝的创造就会失去光彩。撒旦的野心只是与上帝平等而已,而中共的野心是要凌驾于上帝之上。是“上上帝”吗?那个人诠释的玉帝肯定不能满足于中共膨胀的野心。


图片来源 

综上所述,中共于革命初期推翻了所谓三座大山后,却在后70年引来新的三座大山,即马克思主义与新儒家思想和中共威权主义的三维融合的怪胎重新植入中国人的心里,而不是外在的背负,它试图移除上帝,重新定义何为“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即人非人又非机械的综合体的人,这是中共的全球计划,笔者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一文里提到过,“他从未改变过统治全球计划的野心,这一百年来,他们将这些雄心勃勃的侵略计划隐藏在一些空洞而又美丽的贝壳里,可谓完美犯罪的典范。”(见Gnews)而新儒学的再提就具有极大的迷惑性,正如美国时间3月23日路德社节目里博博士所言,将会加剧“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这句民间谚语所带来的恶行,用它套在中共头上仍不足以形容其恶。而加剧马克思和儒棍新统治的关键在于融进了秦始皇、汉武帝加马克思中共化的新铁幕政策。简而言之,中共习新政若不速速推翻,中国人和世界将一起进入更深的黑暗已不是一个可能的问题。而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2021年3月24日晚写于东亚

引用资料: 

新华社
大百科全书
马克思主义与儒学
五明频道
Gnews
社科网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324C167a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