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生死之间——武汉新冠纪实(上)

作者:纽约香草山 顽童2017

(一)

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工厂被政府强令关停,这样也好,不像往年,家里不停地电话催,啥时候回家呀?过年怎么安排呀?

今天是2020年1月22日,大年28,平时玩得好的几家朋友相约晚上过来喝酒,也算是拜年。快到晚餐时间的时候接到消息,因为武汉新冠肺炎,武汉市将于23日上午10点开始封城,禁止所有车辆和人员离开武汉。因为以前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虽然经历过03年的SARS疫情,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想著也就是几天的事情。下午五点左右接到2个电话,朋友们都以这个肺炎疫情为理由,要求取消了这个聚会。家庭晚餐喝得挺开心,老婆准备了许多好吃的,80多岁的老奶奶、儿子以及他的女朋友,都喝了不少酒,热烈地讨论年前年后各自的安排。

晚上八点左右接到叔叔电话,告诉我们第二天不要去他们家里拜年了,堂妹当天晚上要回澳大利亚。堂妹刚刚几天前从澳大利亚带孩子一起回的武汉,计划过年后初十才回澳洲的。叔叔说怕第二天离不了武汉,当天晚上她弟弟连夜开车到南昌,堂妹第二天从南昌飞香港,然后直接飞回澳洲。

收拾完残羹回到房间,我和老婆相对无语,这是怎么了?叔叔是省里的高级领导,得到封城消息并做出这样的反应,说明了问题很严重。

老婆的表情很忧郁,她说:看样子你在1月1日发在群里关于武汉肺炎的消息并非是空穴来风(我是听了路德12.31日直播以后发的警告信息),但是没有想到会在临近年关的时候封城,这将给普通百姓的正常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令人恐慌的是不知道要封多少时间。

(二)

晚上11点多,阳光老师突然来电话,问我们医院有没有熟人?他爱人小星发热,看第二天能不能找熟人看看,做一个核酸测试。挂了电话,心里一片恐慌,马上给人民医院的姐姐打电话,问她能不能帮忙以最快的速度做一个核酸检测,电话里的回复比现实还要冰冷:所有科室全部不接本科室病人,住院的限时出院,现在医院到处都是人,没有人能够特殊,没有任何机会特殊,没有足够的医生,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

心凉了半截,忐忑地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起得比较早,其实一个晚上也没有这么睡著,第一件事就是怎么想办法尽快地可以做核算测试,咨询政府的朋友回复是:首先去社区医院初诊,首要和必须条件是37.3左右发低热多天,肺部CT检查诊断明显病变,然后由社区安排车辆送往定点医院(那个时间点武汉市大概就三家医院)做核酸测试。后来才知道,其实这是伪命题,社区医院(其实就是像早些时候的卫生室)没有足够的医生,没有足够的诊断设备,也没有足够的相关护理人员,更没有足够的车辆,而恐慌的病人已经塞满每一个可以立足的角落,也许是应对准备不充分,其实就是把几乎所有的病人拒之于这道门槛之外。

心情特别沉重,尽量用平和的口气和阳光老师通了电话,安慰他应该不会有事,更大的可能只是普通感冒,为了安心建议送小星去就近的医院先做一个肺部CT,看看是什么情况?!

女人就是心细,老婆问我20日晚上我们一起聚餐、一起看演出的人不会有事吧?心里一咯噔,是啊,20日中午我邀请阳光老师夫妻去我朋友闫总公司聚餐,然后小星开车送我们去另外一个酒店,因为晚上我要为一个朋友的女儿接风,参加这个晚宴的将近有二十个朋友,然后又一起去看了汇报演出。

中午时分,阳光老师电话告知小星的肺部CT诊断:肺部发白,严重病变!小星继续发烧,浑身无力,呼吸困难。

想办法赶紧进医院吧,打遍了所有可能的电话,回答都是没有核酸结果,医院不会接受住院或者其他进一步治疗。

又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大年三十的天气依旧寒冷,没有烟花,也没有对联,内心恐慌不安,连基本的拜年电话也没有心情打。让人高兴的是小星可以在三医院做核酸测试了,但是检验结果要2~3天才出来,当时所有人以为得到确诊住进医院就有希望、有救了。

记得小时候的正月初一,穿上妈妈亲手缝制的新衣服,口袋里装著自制的糖果,怀里揣著几毛压岁钱,就找小伙伴疯去了。每个大人们的脸上都挂满笑容,美好的生活仿佛明天就要开始。

今年的正月初一屋外一片沉寂,在老婆不停的催促下,才懒洋洋地起床,心里面一片迷茫、没有方向,喝了咖啡以后,勉强打起精神给长辈们电话拜年,除了往年的新年套话,今年多加了一句:没有事不要出门。

中午时分给阳光老师打电话,问小星核酸做了没有,回复是医院里里外外都是人,还在排队等。

接下来群里互相发祝福信息,发红包,没有一个人提到关于新冠肺炎的事情,大家似乎都在刻意在回避这个话题。

天快黑的时候,阳光老师来了信息,核酸已做,结果要等二天以后出来,一只靴子终于落地了,现在就等第二只了…

(三)

2个月多后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阳光老师坐在我对面,一脸的疲惫,抽了2支烟以后他才打开话题:那几天找遍了各种可能帮上忙的人,每一个回答都是失望,这要是在平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最后是同单位一个领导的女婿在三医院工作,做了大量工作,破例直接做核酸检测,绕过了社区医院这道门槛,当天做完核酸检测已经天黑了,也不敢回家,觉得在医院里心里安心一些。回家拿了一床棉被,铺在离门诊大门4~5米的右边的墙边,小星就躺在那里,持续发烧,身体像棉花一样软,讲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始终眯著眼睛。门诊大厅和所有的走道里都是人,有站著的,有躺著的,有坐著的,没有平时的吵闹声,也看不到有医生出来走动,相对出奇的安静使人感到特别恐怖,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焦急而无奈的神态。

大概晚上11点左右的时候,一阵轻微的骚动,伴随著一种尽量克制的哭声,有一个病人去世了,正在往外抬,死之前没有任何喊叫的声音,无声无息。

半夜里特别冷,因为要保持通风,所有的门都是敞开的,小星冷得发抖,我只能尽可能地坐在风口的位置。当凌晨二点多,第三个死亡的病人抬出去的时候,我没有前面的恐慌和寒怕了,反而有一点麻木了,到早上八点医生换班的时候,这个晚上总共抬出去8个,这个三医院在武汉也就是三流水平,挂靠一个大医院,平时就医的病人并不多。

正月初二是儿子的生日,我和小星商量中午回家去陪一下儿子,然后把儿子送到姥姥家,让她在医院等。街上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像是世界的末日。中午之前又回到医院,小星依然发低热,闭著眼睛不想说话,我内心万分著急,握著她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个大男人就这样的无助,无法为自己的女人做一些什么……。就这样在医院大厅的地上,又过了一个不安之夜。

这个晚上抬出去7个病人,比昨天少一个,病人在去世之前基本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和抢救。

按政府的规定,在确诊病人是新冠肺炎之前,医生是没有权利开处方的,更没有资格安排病人住院,和医院、社区多次协调,还有朋友的从中斡旋,政府方面终于同意可以先去隔离点隔离观察。

(未完待续)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5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aowantong1963
18 天 之前

写完以后心情难以平静,往事历历在目

0
laowantong1963
18 天 之前

是的

0
yaolanqu
18 天 之前

一个小医院两天就死了15个,中共公布的数据完全做假

0
sunsky
18 天 之前

💔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