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CCP病毒持续破坏性的后遗症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Delilah小胖

今天刚刚得到一个坏消息,我先生姐姐的女儿和她的男朋友,两个人在这个刚刚过去的周末被确诊感染了CCP病毒。那两个年轻人和她的父母都住在离我们很远的一个州。男方在一家医院工作——据说他很早就注射了美国产的疫苗,但上周五被确诊感染。紧接着在周末,他的女朋友也出现了严重的症状:发烧、头疼和浑身发抖,随后也被确诊感染了CCP病毒。

CCP病毒自去年年初在美国开始爆发,在听过路德社的“1·19”爆料后,我就极力在美国和墙内的亲戚朋友中广泛宣讲CCP病毒的危害,提醒亲朋好友们出门注意戴口罩和手套,并建议他们服用硫酸羟氯喹和锌片作为预防手段。但是,真正听进去的人,尤其乐意采纳这种预防疗法的人并不多。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政府和医疗管理部门没有尽早承认硫酸羟氯喹和锌片对CCP病毒的预防作用;同时,这也跟美国本地的文化有关——美国人不太轻易向人推荐医疗方案,他们主要选择相信自己的医生。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也只能是干着急。

自病毒爆发开始,时间过去一年多了。可以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有好几次在内心里祈祷和感恩:我周围的亲戚朋友(甚至邻居),都没有听说有感染上的。偶有邻居孩子的学校中零星几个病例被报告出来,也因为学校积极做好了停课和预防措施,没有造成大面积的传染和爆发。那段时间,我是多少有点忐忐忑忑、惶恐不安地过着日子,几乎每天都要去查看网络上报道出来的感染人数的变化,特别是我们本州的情况。那个时候也有点庆幸,自己的亲朋好友还算运气。但是,今天,这个运气被打破了,我认识的亲朋被CCP病毒击倒了。想想我有多恨CCP啊!CCP在全世界制造超限生物武器,危害全人类。在疫情爆发后,还掩盖疫情真相,完全不配合世界其他国家积极制止疫情蔓延,任凭全世界已经有1亿2千400万人感染,274万人死亡。单在美国,就已经有3000万人感染CCP病毒,54万4千人死亡。CCP这个用超限生物武器杀人的反人类魔王,一定要被消灭。

我先生的那个侄女,是一个在美国的注册牧师,过去曾经在医院里长期从事为病患祷告和心理咨询的工作。我们虽然仅仅见过一面,但她留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参加过她为她哥哥主持的婚礼。当时,她穿着白色的神职服装和长到小腿的白色宽围巾,画着非常显眼的红色眼影,用神圣的仪态和爽朗的声音主持了那场完美的婚礼。我非常欣赏她的表现。侄女就是在疫情期间,才跟她现在的男朋友开始交往。没想到,如今两人双双中招,目前都在家自我隔离中。我为他们祈祷,期望他们能尽快恢复过来。

据爆料革命和路德社的报道,CCP新冠病毒,是中共研制的超限生化武器。中共用其完美的犯罪手段,借由病毒袭击了美国,使得全美近9%的人在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感染上CCP病毒。而且至今,疫情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就美国来看,按目前的统计情况,CCP病毒的死亡率虽然只有1.8%左右,但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开始公开报道CCP新冠病毒(COVID-19)长期潜在的严重后遗症问题。

《纽约时报》3月22日报道,一位感染CCP冠状病毒的幸存者,从未有过精神疾病家族史的49岁壮年男子伊万·阿格顿(Ivan Agerton),在感染后数周出现了精神病症状。患者出现幻听、幻觉和妄想症,不得不接受抗精神病和抗焦虑药物的治疗[1]。

该文同时指出,在《纽约时报》去年12月发表了有关感染CCP新冠病毒(COVID-19)出现精神疾病的文章后,好几个人主动联系,表示他们本人或认识的人在感染CCP病毒后,都经历过这样的精神疾病的症状。

伊万·阿格顿的精神科医生指出,偏执狂、妄想症本来更常见于青少年的精神分裂症或老年痴呆症。但到目前为止,很多年龄在30岁到50岁间的CCP病毒患者也出现了精神疾病的情况。而且截止目前,医生还无法回答因CCP病毒导致的精神健康问题是否是临时性的,以及该风险会持续多久。

另外一篇来自CNBC网站的报道表明,CCP新冠病毒对患者会有长期的影响。也就是说,即使患者能够从严重的肺炎症状中恢复过来,但仍会出现长期的COVID-19(CCP病毒)症状,包括四种或更多的神经系统症状。这些症状包括脑雾(类似痴呆症)、头痛、麻木或刺痛感,味觉和嗅觉丧失以及肌肉疼痛。而其他相关报道也提到过,COVID-19患者可能出现难以忍受的严重耳鸣,同时伴有疲劳、呼吸急促、头昏眼花等症状[2]。

报道中解释到,85%的患者经历了四种或更多的神经系统症状。美国的医疗研究人员戴维·普特里诺(David Putrino)呼吁,希望专注于帮助那些患者,并加强宣传新冠病毒(CCP病毒)破坏性后遗症的严重问题。这位研究人员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COVID-19(CCP病毒)对患者的长期影响以及CCP病毒的大流行,正在改变医生对患者的治疗方式:即使是常规的诊断,医生首先也要询问病人是否感染过COVID-19(CCP病毒),以及要认真倾听患者对自身症状的描述,从而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治疗措施,而不是像疫情之前对病人的治疗,用一种治疗方法和手段就能解决大部分的问题。

据Barron’s报道,欧洲政要已经意识到,目前在欧洲出现的CCP病毒变种,更具致命性与传染性,而且传染性会持续更长时间[3]。但是随着夏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计划着走出家门。美国方面,各地的旅游酒店、独立屋,以及航班的预定开始火热了起来,有些旅游景区的客房预定量已经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4]。老百姓对疫情已经变得麻木,但疫情潜在的再次爆发似乎指日可见。

笔者认为,当下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和全世界应该真正向人民公布CCP新冠病毒是超限生物武器这一真相——因为人民对CCP新冠病毒的致命传染性和长期危害性普遍认识不足。我们真诚期盼爆料革命郭文贵先生在其直播中提到的,美国正在草拟和准备的新冠病毒白皮书能够尽快公布出来。由此让美国人民和全世界无辜的老百姓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彻底追责CCP用超限生物病毒危害世界人民的反人类罪行。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

参考阅读:

  1. First Covid, Then Psychosis: ‘The Most Terrifying Thing I’ve Ever Experienced’
  2. Lingering Covid symptoms pose ‘really serious problem,’ researcher says
  3. ‘We Are In A New Pandemic’ Due To Virus Variant: Merkel
  4. Sandals Caribbean resorts sees vacation bookings outpace pre-COVID numbers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