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抒己见】墙内亲人会不会被打成“有海外亲属的特务”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待命(文晓)


图片源自

众所周知,文革期间有很多人仅仅因为海外有亲属,就被中共打成特务。

小时候,我住的小区叫红楼。据说是苏联人盖的,每栋三层,共有二十多栋。当时,说是国家建设重大项目需要,从全国各地调来了很多科技人才,大多被安排住在红楼。所以,历史原因,红楼里住的除了领导。就是些特殊的人。大家在电影里应该都看过,那个年代的邻里之间,不分你我,甚至可以借酱油。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红楼的人就显得有点另类了,他(她)们邻里相遇会客客气气、文质彬彬,与红楼周围的平房住民们形成鲜明的对比,看上去有点冷。

我的家住在红楼某栋的2楼,住在1楼的陈叔叔和住在同一栋楼,另一个单元2楼的周叔叔好像跟父亲有说不完的话,但说的时候,总是声音压得很低,眼神儿也跟平常不同。这样的日子多年后,我偶然知道了陈叔叔有海外关系,虽然工作干得很好,但就是不被重用,压抑得很。记得那是毛泽东离世几年后的一天,从邻居间悄悄的议论中得知,周叔叔的父亲从台湾回来探亲了。周叔叔的女儿跟我同班,多日后,她一脸沉重的跟我说:爷爷在台湾多年,以为这辈子也回不来了,已经又娶了台湾老婆。亲人团聚本是件高兴的事儿,却共享了几天相互尴尬的日子。

后来,文革被否定,父亲才陆陆续续的跟我说了一些当年的事情。陈叔叔、周叔叔文革中都因为有海外亲属,以历史不清楚为由,被打成特务。因为在单位各种挨整无处吐露、无处发泄精神上的折磨,所以才有了这老哥仨相互倾吐的默契。至于我的父亲,虽不是特务,但是“大右派”。不细分的话,他们已被归于同类。

随着中共的愚民、害民愈演愈烈,复古文革的迹象已经很明显。当年幼小的自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多想过什么,就觉得党说什么都对,党做什么都对,伟大光荣且正确的党嘛。而今天的我,在文贵先生的启蒙下,学会了反思、学会了思考。当年的“特务”认定方式简直是太荒唐!同时,也开始担心,接下来,历史会不会重演?墙内亲人会不会被中共打成“有海外亲属的特务”……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324C165c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