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男扮女装的“燕子” 欺骗法国外交官18年

作者:三票先生Mr.3rights

摘要:一个男扮女装的中共“燕子”欺骗法国外交官恋爱18年,居然还“生”了孩子。这是一个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真人真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离奇的故事,一个男扮女装的中共“燕子”欺骗法国外交官恋爱18年,居然还“生”了孩子。这是一个发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真人真事。事情曝光后,1988年这段故事被改编为百老汇戏剧《蝴蝶君》,1993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故事的“女”主人公时佩璞生于1938年,他本是男儿身,可能是先天畸形,性器官发育不完全,所以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有女性特征。他父母是大学教授,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在云南大学法语系毕业,讲得一口流利的法语,但他学生时代就喜欢京剧,由于天生的女性生理和性格特征,他是一个出色的旦角演员,曾拜姜妙香为师,并曾和关肃霜合作演出。大学毕业后他到北京青年京剧团做编剧兼演员。

故事的男主人公叫布尔西科,比时佩璞小6岁,出身在一个普通的法国裁缝家庭。1964年高中辍学后,20岁的布尔西科成了刚建立的法国驻华使馆的会计兼打字员。布尔西科是个双性恋者,高中时代就曾与同性发生过性行为,但他心理上更愿意接受女性。

1964年圣诞前夕,法国驻北京使馆举办舞会,时佩璞和布尔西科这两个翩翩少年在此相遇,并上演了一段畸形之恋。布尔西科长相英俊,肌肉结实,肩宽腰瘦,而时佩璞虽然是身着男装,却眉清目秀,有着女性的妩媚和害羞。时佩璞法语流利,两人没有语言障碍,很快产生好感。舞会上时佩璞答应布尔西科的请求做他的汉语老师,随后的日子里他们频繁约会。1965年3月的一天,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他是女儿身,由于他有两个姐姐,祖母希望他父母生个男孩,于是他父母就向祖母撒谎说他是男孩。这样的谎言布尔西科居然信了,于是他们回到布尔西科的公寓开始了浪漫的恋人生活。

由于涉及个人生理隐私,人们虽然好奇却也无从得知太多细节,只知道时佩璞说按中国风俗男女过夫妻生活时要关灯,也许时佩璞的性器官畸形得严重与女性差别不大,18年后事情公开时,几乎所有人都奇怪布尔西科为什么那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其实从圣诞舞会开始,时佩璞就可能被中共当间谍培养,1964年的中国人能到法国大使馆参加舞会,几乎可以肯定是中共派遣的。开始时的任务可能是派他勾引女人,但是中共发现在打字员这个可以接触到机密信息的关键岗位上的布尔西科具有双性恋倾向,被勾引了,正好时佩璞也有女性特征,就改变策略派他勾引布尔西科。不排除那些谎言和关灯的风俗都是中共帮他编造的,甚至给他做简单的性器官整形手术(那时候还没有变性手术),训练他某些技巧,使他更像女人。后面的每一步都象是中共刻意安排的。

1965年底布尔西科说他工作到期即将离开中国,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 “她” 可能怀孕了,使得布尔西科对他有所牵挂。4年后的1969年布尔西科重返北京,时佩璞拿着一个3岁大的小男孩的照片,说这是他们的儿子,在他父母那里抚养,实际上这个孩子是中共特意从新疆找来的,外形和西方人很像。此后不久中国情报机构利用布尔西科与时佩璞的情侣关系,将布尔西科招为情报人员。也在此时中共分配给时佩璞一个位于北京市中心东城区的大住宅,不久后他就离开了京剧院。此后几年布尔西科利用工作之便为中共提供很多机密文件。1973年11月15日是布尔西科难忘的日子,他来到时家见到了这个名为 “贝特朗” (中文名时度度)的7岁男孩,布尔西科非常喜欢这个男孩,给他买了很多玩具作为父亲的见面礼。不久布尔西科回到巴黎,但他仍然与时佩璞 “母子” 保持联系。1977至1979年布尔西科被派驻到法国驻蒙古大使馆工作,每隔一个半月来北京一次与时佩璞 “母子” 团聚,同时为中共窃取了500多份文件。

布尔西科回到巴黎后,梦想着能将时佩璞 “母子” 接到巴黎生活,经过努力他为时佩璞拿到了为期三个月的文化交流签证。1982年10月,中共可能是为了搞到更多情报,同意时佩璞“母子” 赴巴黎与布尔西科一起生活。但是1983年6月30日法国警方以间谍罪抓捕了布尔西科和时佩璞,在法庭上,警方公布了时佩璞为男性的体检结论,经DNA测试布尔西科不是 “贝特朗” 的生物学父亲,时佩璞自己也承认了一切。直到此时布尔西科才知道自己居然受骗18年,他羞愧难当,在狱中自杀未遂。1986年他们被以间谍罪判处6年徒刑,1987年他们先后被法国总统密特朗特赦。出狱后时佩璞留在法国从事京剧事业,但他和布尔西科再没有见面,联系也很少,2009年6月30日他在巴黎去世。

避开政治因素不谈,从人性角度来说,也许他们这段恋情虽然是畸形的但却不乏真情。布尔西科虽然工作到处流动,他们离多聚少,但他始终还是牵挂时佩璞的,他也很喜欢那个孩子,为了孩子不惜做间谍,最后还是将时佩璞 “母子” 接到巴黎团聚,丝毫没有始乱终弃。在得知时佩璞为男人时他自杀,一方面是因为羞愧而被时人耻笑,一方面也是因为对感情的绝望。他出狱后没有再见过时佩璞,也是因爱生恨。他家中一直保存着他与时佩璞的合照,照片上写着“他毁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甚至我的生活,可是我觉得至少被骗总比骗别人好,我宁愿相信这其实是一场梦,相信贝特朗是我们的孩子”。时佩璞虽然自己是间谍,由于生理上的原因象他这样的人在中共国是不会有如意的感情生活,中共只是利用他的畸形特征搞情报,他在中共这里不会得到温情,但是他在布尔西科那里得到了真情,尽管这份真情有点不正常。他出狱后没有回中国而是留在了法国,去世前不久他还向布尔西科表示他仍然爱着他。

而相比之下中共就显得无比卑劣丑陋,一个身体不健全的人本来是需要这个社会给予更多关爱的,中共却利用其身体缺陷和感情来获取情报,伤天害理不人道,把两个人的一生都毁了。在法国以间谍罪给他们判刑时,中共还矢口否认,说自己从来不会用美人计获取情报,对时佩璞不闻不问,更不用说提供帮助了。这令人联想到为中共做过很大贡献的间谍金无怠被美国抓捕时,中共也是否认,金无怠家人希望中共用间谍互相交换,中共冷漠拒绝,使得金无怠绝望自杀(有人说是他杀)。为中共做间谍的人,包括伪类们,该醒醒了,中共向来冷酷无情,你们的下场会很惨。郭先生说欧盟最近破获很多中共的 “燕子” ,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没有才不正常。中共在五十多年前就处心积虑,连身体有缺陷的人都能男扮女装欺骗18年,何况今日。当然任何国家的情报工作都会有美人计,但是从来没有前苏联和中共这么大规模和不择手段、惨无人道、冷酷绝情。只有消灭了邪恶的中共天下兄弟姐妹才能得太平。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其他文章导读:

【三票专栏】二战前西方对纳粹的绥靖教训 – GNEWS

【三票专栏】 《商君书》选读(3)超限战的鼻祖 – GNEWS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11)看中共的极权统治 —— 情报篇 – GNEWS

从秦灭六国看蓝金黄对人类文明的巨大威胁 – GNEWS

【三票专栏】正道主义论(上) – GNEWS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这不就是蝴蝶君?尊龙和 Jeremy Irons 拍的那部电影。。。

0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