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家敦:中共必须为他们的罪行付出代价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爱真理

编辑上传 水星

raptureforums.com

3月21日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在智库《Gatestone Institute》上发表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中共国:何去何从?》

现翻译如下:

今年年初生效的《中共国国防法》修正案,取消了领导中共国民政的国务院的全面权力,并将其交给了共产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这些权力包括动员全社会进行战争的权力。

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是看似无害的,例如丈量山峰或在火星上放置漫游车,都是主张主权,扩张中共国的一种手段。当然,现在除了这些入侵之外,还有中共国的好战,敌对行为……问题是,我们将对此做些什么?

中共国将于5月或6月在火星上降落其火星车……中共国官员一直在谈论月球和火星,就好像它们是中共国的主权领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他们对待天体的方式与对待南海的方式相同,这应该属于他们。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到达那里,中共国认为它有权将其他国家排除在外。

今天,让我们集中讨论中共国正在做的与遗传学有关的三件事。首先,中共国正在收集全世界的DNA;其次,中共国正在对其国人进行基因改造,使其成为一个超人类的种族,换句话说,就是优生学;第三,中共国研究人员正在研究病原体,新病原体,人工病原体,以创造世界下一个疫情。

这里的故事是,我们允许中共掠夺我们来获取数据。

当时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写道,中共国正在努力发展超级士兵的主题引起了整个公众的关注。拉特克利夫提到,中共国已经在对人民解放军进行实验,以增强他们的能力,并创造“生物学上增强的能力”。

中共国极权没有伦理或道德,它不受法律约束,它没有束缚感。该政权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完美的共产主义国。中共有能力和意愿做到这一点,这意味着世界必须阻止这一试验。

中共国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成为世界第一。它可以通过变得更强大来提高自己的CNP排名,也可以降低其他国家/地区的CNP排名,那就是病原体进入的地方。这种降低其他CNP的想法意味着中共对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中共病毒没有有任何抑制的做法。

现在,如果下一种传染病只留下中国人并且只让外国人生病,那么现在中共国的CNP排名将大大提高。

中共病毒的传播确实是超限战争的一种应用。许多分析家说,生物战是行不通的。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但是不幸的是,我们刚刚看到一种传染疾病杀死了全世界约240万人以及社会的残酷。

中共病毒是生物武器起作用的最终证明。如果中共国科学家真正成功地开发出仅攻击外国人的病毒,那么中共国将可能成为世界上唯一存在的社会。这是中共国制造的针对世界及美国的武器。

1月20日–宣誓就职几小时后–拜登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废除了川普总统2020年5月1日阻止美国的电网运营商购买中共国设备的行政命令。这意味着中共国现在可以自由地向美国出售坏设备。

我们应该要求中共负担其让中共病毒全球蔓延造成的损失。最近,我们过了50万例死亡的可怕大关。这种病毒还没有被我们终结,我们必须要中共国付出代价,要阻止习近平,不能将下一种传染病传播到他的国境之外。

我们要让美国总统要求中共国为他们在香港的举动承担代价。川普总统已经施压,但做得还不够。我希望拜登能够尽力帮助香港人民。

目前,中共国经济可能还有增长,但并未以北京宣布的去年那样2.3%的速度在增长。目前如果不是零,可能也只是比零多一点的增长。

我们正在接近一个关键点,这是至关重要的,拜登将不得不决定是否参与拯救中共政权的行动。 我们知道1972年尼克松(Nixon )、1989年的布什(George H.W.)和1999年的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都拯救过中共。我希望拜登不要第四次这样做。

拜登(Biden)小组-他们已经在公开场合谈论过-他们说,“我们将让中共承担那些不可接受的事情的代价,我们将在其他方面批评他们,并在有共同利益的地方进行合作”。 我认为我们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我看不到我们与一个试图推翻我们的政府的国家有共同利益。 我的信息是:了解中共的基本性质,敌对性和恶意,并记住一件事,就是中共故意释放了中共病毒,疫情已经杀死了超过50万的美国人。仅此一项就意味着无法再与中共合作。

我们需要对法国,德国和其他所有人说,这是一场零和博弈。 您要么与美国合作,要么就不是我们的朋友。 我认为以色列会选择右边。 我对提到的其他一些国家不太确定……美国总统没有向我们的朋友,盟友和合作伙伴传达我们对中共国的感受。 我说我们不应该再支持中共政权。我们认为它是敌人,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方式保护自己。告诉拜登,2019年5月,《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宣称“对美国发动人民战争”的文章。 这就是拜登应该知道的所有事情。

我们知道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人正在那些拘留营中丧命。 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第三帝国区分开来的唯一一件事是,中共国还没有进行那么大规模的种族灭绝。 他们所作的符合1948年《种族灭绝公约》中关于“种族灭绝”的定义。如果拜登需要其他信息,那就是这不仅是他的政策选择,因为我们是该种族灭绝公约的缔约国,该公约要求签署国“预防和惩治”种族灭绝行为。

“拜登应该怎么办?”国务卿蓬佩奥说过,真正使中共感到不安的是谈及的当面外交,直接与中国人民交谈。拜登需要做同样的事情,并非每种解决方案都是军事上的。 实际上,我们与中共的解决方案不是军事的,真正是从与中国人沟通开始的。

:章家敦先生在此很清楚地表达了,是中共制造病毒並將病毒释放到全世界。中共犯下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为此需要中共付出代价。作为智库的高级研究员,他提醒拜登政府和拜登总统必须作出正确的历史选择,不是再一次让中共活下来,而是要灭掉给世界带来深重灾难的中共和共产主义。以毒灭共是大势所趋,拜登政府必须向中共追责。

原文链接:

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17191/china-what-to-do-about-it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