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矛盾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中共正在垂死挣扎

翻译:WEN JIE | 校对:人间四月

图片来源:rfa.org

《Zerohedge》日前发布长篇报道,就中共国的两会报告进行了诠释。

1 政府工作报告获得批准

中共一年一度的两会已经于3月12日结束,同意并通过了政府预算和第十四个五年发展纲要。在这份政府报告中,我们向读者介绍中共那些主要的短期和长期目标是什么,是否能达到那些目标以及可能会产生什么实际的后果。


这个十四五计划纲要显示中共明显渴望在从食品到技术实现更多的自力更生,尽管明显强调技术。它就研发和基础研究的支出上定义了各种目标。另外,中共还强调了在核心制造领域和技术上的重点发展部分。

经济增长仍然很重要,但是高速的经济增长似乎不像以前那样重要了。减少强调经济增长重要性的一个主要信号,就是看到报告里没有明显强调将来五年GDP的增长目标,尽管给今年设定了GDP增长不低于6%。


保持金融稳定,减少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已经是越发紧迫的任务,货币和财政刺激是时候要缩减了。然而缩减财政刺激与保持金融稳定似乎并不同调。中共企业和房地产已经深陷债务泥潭,看来紧缩的财政政策可能带来更高的风险,很有可能引发债务危机。当然这不是此篇文章的出发点,中共的政策制定者们或许会谨慎的制定红线。


中共在关键领域和前沿科技方面的投资计划与缩减公共债务形成鲜明对比。当然,那些投资计划有些已经在它的财政预算里,假设中共GDP3.2%的预算目标,我们认为那也存在过高的风险,特别是要想达到关键技术领域的卓越等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例如,中共尽管曾经设定了半导体的研发支出不少于GDP的2%,中共也没有搞成半导体。另外,中共计划增加生产效率,也要扩大国内战略领域的生产似乎看起来是自相矛盾。然后中共雄心勃勃的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也与那些依赖煤炭经济的省份经济增长相抵触。还有中共在香港和台湾主权立场对中共希望获得友好的国际贸易关系也没有半点好处。


简单来说,中共国的经济面临着众多的政策权衡,并且有些政策转向迫在眉睫。

2 政府公共债务问题

CCP病毒并没有让中共摆脱债务增加的怪圈。尽管有头条新闻说中共在CCP病毒爆发期间实施温和的财政刺激政策,2020年与G10国家相比,中共政府债务增加明显(见图1),由GDP的53%增长到65%。在一定程度上,这很可能是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没有被冠上抵抗因CCP病毒受影响的特定经济刺激计划,然而它们实际很可能被用在那些刺激计划中。
加上公共的,家庭的,非金融公司和金融公司的债务,中共国的总体债务在2020年已经达到GDP的335%,高于2019年的301%(见图2)。这样看来,中共国其实也是大规模增加债务以摆脱CCP病毒危机,与其他国家相比,那已经是很高了。

这意味着中共国的经济会因经济低迷而更容易受到影响。对政府来说,意味着财政收入中用于支付利息的份额增加,而可用于社会支出和投资的财政收入减少。

利息成本在政府收入中的比例不是很大,但是在过去五年中,利息成本已经翻了一番,从2015年的1.8%达到2020年的4%,尽管中共国政府债券平均收益率较高,2015年的3.4%对比2020年的2.9%,当然那不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中共政府债券收益率或者债务不在未来几年内下降,那么这个问题将会趋于严重,而不是缩小。

这里一个重要暗示,中共国政府或许更多选择不计入官方的公共债务渠道来为公共支出融资,像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参阅下一章)。结果将是中共政府表面上控制了其官方财政赤字占GDP3.2%的目标,但实际财政赤字以及公共债务仍然在增加。

另外,最近几年外国投资者大大增加了对中共国政府和公司债券的购买。尽管在整体上看来它不算多,只占GDP的15%,但那可以说它确实更容易受到全球市场情绪波动的影响。

3 公司债务

公司债务是组成中共国全部债务的最大的部分。公司债务已经从2019年岌岌可危的占GDP149%跳涨至2020年占GDP的165%。(见图6)。另外,企业违约正在上升,中共国企业债券违约率从2019年1月到2021年2月几乎翻了一倍,从1.1%上升至2%-3%。

一点也不奇怪,AAA公司和BBB公司的债卷息差正在飙升,现在已经上升到14.9%,在所有统计的数据中是最高位的(见图7)。因此很明显,金融市场希望那些评级差的中共国公司会出现更多违约。

公司债务违约风险上升对政府债务也有重要影响。与多数发达国家相比,中共国的企业债务与政府债务之间的区别很不明显。

具体来说,如果公司债务含有政府在背后的担保,那么部分公司债务就可以看作是公共债务。例如,地方政府融资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所谓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完成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被用来发行债券以支持特定项目,比如房地产或者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不算作公共债务,但是它背后有强大的政府支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应该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算作公共债务。

那意味着中共国潜在的公共债务要比官方数字高得多,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信息,已经达到GDP的92%。然而我们注意到尽管进行了重新分类,中共国的整体债务数据并没有变化,由于这些分类遵从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规则,整体债务包括公司债务和公共债务。国际金融研究所目前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纳入公司债务,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其算作政府公共债务。

总体而言,中共国较高的整体债务负担使公司和政府更容易受到经济冲击的影响,由于大部分政府收入被用来偿还债务,政府财政的灵活性降低。另外,将来政府必须加税来偿还债务会造成其它的影响,比如福利损失等。

最后,由于资本有限,政府借贷会排挤私人借贷(它们都争夺相同数量的有限资本),这会使公司的投资减少。 鉴于私人投资比政府投资更有可能用于生产性资产,这将损害生产率和经济增长。 这里是只是概要,这些概要研究表明高债务水平如何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4 房地产行业

在高负债水平的背景下,房地产行业因为其对中共国的经济重要性,有必要提一下。中共国最高银行监管机构官员曾公开表示,他担心中共国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的风险。此外,这次两会的工作报告中也提到“保持土地价格、房价以及市场预期稳定”。很明显,政府希望对中共国房价过高上涨采取一些措施。

然而,在不引发债务危机的情况下,对中共国经济起到支配作用的房价进行控制是很微妙的平衡行为。那将会是一个不错的理由使政府或许被迫放松限制。因为中共国的房地产市场的两面性:(1)负债累累(见图8);(2)对中共国的经济非常重要。


• 大概30%的银行贷款流向房地产(见图9)
•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1%来自房地产
• 根据一些估计,中共国民70%的财富是在房地产
• 建筑和房地产服务也约占国民经济的15%,比许多发达国家还高,根据欧盟统计,欧元区这一平均数值是11.5%。鉴于制造业中很大一块(例如水泥和钢铁生产)也是与房地产相关,因此这个15%的数值还被低估了。
• 大约五分之一(18%)从业人员是在建筑或房地产行业,房价异常上涨后,往往会发生银行危机,中共国最大的两个房地产公司恒大和华夏幸福,已经陷入偿还高额债务的泥潭。这种潜在的债务偿还问题对中共国经济稳定的破坏不能低估。尽管中共国房地产危机不是这篇文章拿来消费的出发点,但是确实将其视为中长期的主要风险来源。

考虑到这一点,房地产行业的下滑并不是中共政府能够或不愿承受的。 缓解房价压力而又不会引发房地产行业的债务危机(并通过整个经济引发的债务危机)将是中共必须采取的最谨慎的平衡措施之一,因此,中共政府可能不得不从这个目标退缩。

5 紧缩还是宽松的货币政策

中共国的货币政策似乎将要收紧。中共政府的目标是让信贷(社会融资总额,TSF)随着经济增长而增长,这是很清楚的。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长通常远高于GDP的增长(见图10)。

货币紧缩将通过对特定行业的针对性政策来实现。例如,对房地产行业的限制性信贷。在2020年,当时中共国的银保监会宣布了中共国银行对财产贷款的限制。监管机构将抵押贷款的上限限制为32.5%,将大型商业银行对房地产的贷款上限限制为40%。

然而,鉴于中共国较高的债务负担,中共国央行似乎不会用利率工具来收紧货币政策,因为自CCP病毒爆发后,中共国央行并没有积极使用这个工具。在最开始降低了一年期和五年期贷款的最优惠利率后,基准利率的新贷款和浮动利率的贷款都被标价出来执行,中共央行并没有通过利率工具来刺激经济,尽管银行间利率偶尔会飙升。(见图11)

不管怎样,过度紧缩的政策带来的风险很高,特别是在中共国那些过热的和负债累累的房地产行业构成巨大的风险(参阅房地产一章)。减少流动性对中共国的房地产和银行业带来不可预见的影响,中共国央行可能不得不改变方向并且再次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那样的结果将会导致中共国债务负担进一步加剧。

6 生产率和长期增长规划

媒体广泛报道了中共国2021年“超过6%”的增长目标,这个目标与它的那些大目标相比就不显得有多少挑战性。更有意思的是在第十四个五年计划中没有为中长期设定一个明确定义的增长目标。中共独裁者此前曾经表示,到2035年,中共国人均GDP将翻一番。那将是目前人均GDP6.5万元人民币的两倍,这意味着每年的增长率4.7%(见图12),这恐怕过于乐观了。

提高劳动生产率

从历史上看,中共国的经济增长很大一部分是由资本深化驱动的(增加人均资本),典型的例子它的巨大投资与GDP的比例在2019年达到43%。实际上,如图表13所示,中共国超过一半的经济增长是由资本深化驱动的,而只有很小的部分(并且这部分还在下降)大约40%是归功于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增长。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城市化。然而很多城市化进程正在进行中,61%的中共国民现在在城市生活,而这一比例在2002年只有39%(见图14)。尽管城市化进程有持续下去的潜力(七国集团的平均城市化率是81%),但是实际增加的人口数量没有以前那么高。中共国的城市化工作只是仅仅对那些生活和工作在城市的流动工人进行一个重新分类,他们不能算作城市化人口的一部分。

而更多的资本深化将不会像以前那样增加更多的增长。标准的经济教科书告诉我们,资本深化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因为人均资本增加),但是它不会增加技术进步,因此全要素生产率没有增长。

继续使用宏观教科书的术语,资本深化导致一个国家生产功能前进,而不是生产本身的效率提高。后者意味着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这在实际中意味着人力资本或者IT资本都必须增加。图13显示,中共国在人力资本和IT资本方面的贡献要小得多,因此它的全要素生产率多年来一直稳步下降。

所以为了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中共国需要在IT资本和人力资本上做更多投资。就中共国的研发(R&D)支出目标来看,中共似乎更多的关注IT资本(见附表1)。然而,研发投资需要时间才能转化为创新,仅仅在研发上花更多钱并不是必须手段来导致创新增加(并因此导致技术进步)。从全要素生产率改善的专业术语看,中共国过去的几年中看到因为增加研发资金而没有带来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就是个例子。

图15显示与OECD(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中共国在过去10年研发投入已经相当可观。这帮它在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上的排名上升到第14位,而在2013年这一排名是第35位。然而尽管多年来在研发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和努力来创新,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在过去的10年中仍然下降(见图16)。这表明将研发和创新转化为全要素生产率的实际增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对这个问题的一种解释是,在经济活动中新技术的消化要依赖好的制度,中共国在这方面的得分很低。

此外,现在至少有一部分的中共国技术进步是依赖于外国公司的强制性技术转让。然而这一块也由于最近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紧张关系,对中共来说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即使在最近的与欧洲的(CAI)投资协议中,也有关于这个主题的条款。

中共提高生产率的计划相对较少地集中在改善人力资本上,而人力资本可以说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方面具有更大的潜力。如图13所示,人力资本对中共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小。

教育是关键,但是中共政府似乎是以数量为目标,而不是质量,强调受教育的年限,每个人11.3年(见附表一),并没有将其与提高学校质量相结合。提高学校质量是必要的。中共国的孩子们在PISA的考试成绩很好,但这主要反映了那些富裕城市里孩子的情况,并没有反映农村地区的那些贫困孩子。农民工的孩子不允许上那些享受公共服务的城市学校,那些学校对于没有城市户口的孩子不开放。

经济增长也不太可能来自中共国劳动力的增加。预计中共国人口将从2030年开始下降(见图17),其参与率(劳动参与人口的比例)已经相对较高(见图18)。

总之,尽管研发投入增加,我们认为中共国将难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在过去几年中共国没能扭转其全要素生产率结构性下降的趋势,它强调物质资本而非人力资本表明它或许错过那些很容易达成的目标。此外,中共国提高自力更生的战略(这意味着在国内生产更多商品,尤其在科技领域)可能会损害不而是提高生产率,因为那意味着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的减少,众所周知,那是有利于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关键因素。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共国的某些目标变得自相矛盾。

国企改革

另外一个是国有企业改革。中共计划在其经济中维持国有企业的重要地位,声称增强国有企业的实力、质量和规模。他们一直在努力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并减少债务。然而,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数据,直到现在,国企改革还只是停留在合并企业而不是破产来完成,这导致数量少但规模更大的国有企业产生。实际上中共国的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国企处于亏损状态(见图19)。出于两个原因,提高效率可能比中共想象的要难。

首先,如果巩固国有企业通过破产的方式进行,可能会对中共国的就业产生重大影响。中共国约有14%的城市劳动力为国企服务(见图20),然而它们只贡献20%的GDP。考虑到这个困难还有它们低下的生产率,国有企业必将是全要素生产率增加的累赘。我们认为国企的合并和改革都发生在非战略领域,都是在高科技、生物科技和十四五计划提到的关键制造和技术领域之外(请参阅最后一章)。

其次,中共政府希望提高效率的方法之一是增加国有企业中的私有制份额。然而,在国有企业拥有部分私人所有权(例如20%)并不意味着您可以影响决策。决策权通常仍然是国有企业。那意味着市场要求的纪律,也是获得效率的方法可能没有中共政府想象的那么大。

7 地缘政治

中共国与美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关系日趋紧张,尽管美国换了新领导,从美国方面看,它并没有退缩。美国与其他三个国家形成了战略联盟(四方联盟),专门对抗中共。

中共也非常清楚地认识到,即使美国对中共的立场(至少是交流方式)每四年变化一次,美国现在在结构上也将中共国视为战略对手,就像其他国家一样,美国民众对中共的看法也越来越消极(见图21)。这也正是先前的论点,对中共强硬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人难得可以保持一致的事情,美国总统将会牢记这一点,将会继续保持对中共施压。

中共政府也清楚认识到,中共国外部环境变得越来越有敌意和不可预测,它也不想等待那样的环境将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战略上减少对外部环境的依赖就是它的答案。实际上,“双循环”战略背后的想法之一就是中共想减少对其他国家的依赖,同时保持其他国家对中共国的依赖(利用其庞大的国内市场的影响)。这种策略也具有内在的权衡,因为它意味着更多的国内消费,这可能需要更高的薪水。这些都会损害中共国的竞争力,导致出口下降。

中共政府很可能会维持对香港的立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共国将“防止和制止外部势力干涉香港和澳门事务”。另一个例子,中共政府最近通过了一项法律,该法律减少了香港民选议员的比例。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中共对香港政治的直接影响越来越大。

台湾也可能对大陆仍然具有关键的战略重要性。在两届会议期间发表的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共“将保持高度警惕,并坚决遏制任何谋求台湾独立的分裂活动”。台湾之所以变得特别重要,是因为全球三大技术领先半导体公司之一的台积电(TSCMC)本部就在台湾。鉴于大家都集中关注这个顶级半导体制造商,台湾和这个半导体问题都可能会使中美关系陷入紧张之中。

8 绿色能源的挑战

最后要强调的是,中共国的目标是实现绿色经济,但它会付出更高的代价。 特别是到2025年20%能源来自非化石燃料,将会损害严重依赖煤炭生产地区的GDP增长。 最值得注意的是山西,内蒙,陕西和新疆,它们合计占中共国煤炭产量的78%(图22)。 如果煤炭产量大幅下降,这些省的经济可能会受到重创。 因此这可能就是中共来年的绿色能源目标不显得那么雄心勃勃的原因。

毕竟,每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要达到18%的目标与之前的“五年计划”的目标相同,并且根据某种计算,这意味着到2025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实际上每年将增长1%。 像最近在孟加拉国所做的那样,中共政府试图减少煤碳排放指标的途径,就是减少对其他国家那些与化石燃料相关项目的支持。 由此引发的问题是,中共国能否维持其在扭转气候变化方面处于全球领导地位。 还是在必要时放弃这一目标而以提高经济增长为优先地位。

9 在实际执行的时候会怎样?

中共国未来五到十五年的计划是雄心勃勃的。 本报告中指出,其中一些计划将难以实现,而某些计划包含内在的取舍。 共不能“鱼和熊掌兼得”。 在此过程中,它将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选择,如果面临压力,它将放弃其某些既定计划。 显然,这将对在中共国经营的企业或者那些依赖中共国经济的企业产生了影响。

首先从广泛的经济角度出发。 尽管实现了短期内经济高速增长,但中共国的高增长时代已经过去,房价持续高涨的时代也结束了。 这对依赖房地产行业的投资者和企业产生了影响。 总体而言,中共国的债务水平不太可能下降,相反,其他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它们很有可能进一步上升,这意味着较高的信用风险。 同时,中共国似乎已经从专注于服务业转向了制造业,这是因为它强调了八个关键制造业领域(见表一)。 这可能会与服务业的增长背道而驰,而这也非常奇怪,与其宣称的拉动内需的政策相悖。 在细节层面上,对中共的计划和带来的问题也会产生影响:

最后,中共国隐含的长期增长目标仍然雄心勃勃(请参见下表以及我们的中长期增长预测),并且有些政策目标包含内在的取舍。 实现减免债务并维持金融和国内稳定,可能与其希望更加以技术为驱动力的目标背道而驰。 但所有这些矛盾累计到顶峰时,相信中共将牺牲增长的目标来增加弹性,并去杠杆化以维护国内稳定。

评:译者感觉到中共的政府报告,从减少债务到保持稳定;从货币紧缩到增加流通性;从提高生产率到不注重人力资本投资等等这些互相矛盾的描述可以看出,政府工作报告完全就是一个忽悠国内民众的报告,没有可执行性,逻辑性。同时这里面列举的一些数字指标,也说明中共经济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况且,以中共一贯欺骗人的行事作风,提供给各研究机构和国际组织的数据的真实性有多少?这更加说明中共国内经济处于崩塌的边缘。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中共经济的结构不合理,以房地产为经济龙头;资源分配不公平,国营企业效率低下,这些问题伴随中共国发展了几十年。随着外资进入中共国,着实帮助中共掩盖了其蓬勃发展下面所隐藏的结构性和制度性问题。现在终于遇到瓶颈,而且内部矛盾突出,外部自己引发的国际问题,都使中共处在崩溃的边缘。


原文链接:Making Sense Of China’s Two Session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3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