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如何彻底终结CCP病毒大流行(一)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北美教练陪练| 编辑、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CCP病毒完全是个纸老虎,或者个政治病毒,一捅就破,就看你捅不捅!

CCP病毒全球大流行已经一年多了。全世界CCP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还在不断攀升。美国至今确诊CCP病毒病例已经达到2千9百多万例,其中死亡近40万例。似乎整个世界,因为这一场疫情,被完全撕裂。人们非常悲观,有人说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日子了。

难道人类真的永远要这样蜗居在家里,见面带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吗?

谨慎的乐观,笔者认为人类完全可以战胜CCP病毒,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且取决于政府的抗疫政策。中共利用这个病毒恐吓、要挟全世界的企图一定会失败。事实上,笔者认为CCP病毒也许是个纸老虎,或者说是个CCP政治病毒。

根据一年多的抗疫经验和医学文献,终止CCP病毒,从技术上完全可行。有廉价的药物,老药新用,比如羟氯喹和伊维菌素。甚至根本不需要医务人员。现在,不到位的是防疫策略。只要把羟氯喹和伊维菌素变为非处方药物,与此同时,要在全国范围同步服用,比如:规定每个公民必须服用1-2个月的药物。现在的问题是,某些医院、精英医生、制药公司可能希望这个CCP病毒继续流行下去(他们可以从中获利),愚蠢的政治领袖们、政府部门不作为,甚至胡作为,比如FDA、NIH、CDC。

从技术上讲,有效的预防和早期治疗的药物,就在那里,安全又便宜。就看你用不用。只要是有一纸行政命令,每个公民同时服用1-2个月的药物,疫情就应该可以结束。所以说CCP病毒完全是个纸老虎,或者说是个CCP政治病毒,一捅就破,就看你捅不捅!

传染病三要素: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人群

理论上讲,任何传染病,搞定三要素之一就可以解决问题。

我们都知道CCP病毒是一种以舟山蝙蝠冠状病毒为骨架的生物武器。它的大流行很难被控制的原因,是这个传染病的三要素每个都很难控制。

CCP病毒大流行的特点:首先,基本传染数,R0 值高达5.7。基本传染数在流行病学上,指在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传染病人,会把疾病传染给其他多少个人的平均数。其次,每一个人都是易感者,潜伏期长达14天,存在大量的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再次,死亡率不太高,绝大部分病亡者都是老年人或有基础疾病的病人。死亡率不太高十分有助于大流行。 

先说易感人群。易感人群,感染人群分布,虽以老年人为主,但各个年龄段均有涉及,新闻报道过最小的只有45个月大。每个人都是易感者,从婴儿到老人,男人女人,体壮体弱。因为生物武器就是这样设计的。

再说控制传染源。什么叫传染源,指体内病毒生长、繁殖并且能排出病原体的人和动物。通俗的讲,就是携带病原体,病原体能活着而且可以繁殖后代,还能瞅准时机把后代转移到其他人或动物身上的病毒携带者。对病人的隔离就是一种控制传染源的方式,轻症患者严格的居家隔离,都能有效的控制传染源。那控制住了传染源,是不是就成功了?理论上讲,当然成功了,也解决问题了。但实际情况往往很复杂,完全控制住传染源很难。我们知道该疾病有较长的潜伏期(14天,也有研究发现最长为37天),也就意味着,在这段时间内,病毒携带者没有症状,没有被识别,也就没有被当作传染源,更别谈控制。一个病人从他携带病毒到被确诊这段时间,他正常生活,朝九晚五上班或者上学,隔三岔五去超市买点食物,聚餐,唱K,看电影等活动。这期间,他接触了多少人,他接触的人又接触了多少人。 分析他的活动轨迹,联系他接触的人,把所有人一并隔离。太难了!在这个地球村,据说你可以通过6个人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人,病毒也搭这趟便车。所以说,控制传染源,只能尽力而为,不可能完美控制。

再说传染途径。传播途径包括飞沫传播(传染源通过咳嗽、喷嚏、吐口水、吐痰、谈话排出的分泌物和飞沫),气溶胶传播(也叫飞沫核传播),接触传播(比如手接触到了传染源排出的分泌物,经触摸眼口鼻等,可导致病原体进入体内)等。因为有大量的无症状病人。所以说,彻底控制传染途径,带口罩、带手套,只能尽力而为,不可能完美控制。

疫苗终止CCP病毒大流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现在全球都在推病毒疫苗。问题是疫苗会有效吗?能终止大流行吗?理论上疫苗应该是最有效的结束大流行的方法。问题是短期内很难有有效的疫苗。疫苗研发生产需要很长时间,给民众注射未经严格临床检验的疫苗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冠状病毒属于RNA 病毒,因为不是稳定的双螺旋结构,所以碱基突变快是它的特点之一。到目前为止,对于RNA 病毒人类还从未成功的研发出一种疫苗。目前CCP病毒已有至少三个变种,所有这些变种病毒都使传播更快。美国CDC网站公布的三个变种分别为:(1)

  1. B.1.1.7来自英国。这个变种2021年一月登录美国。感染后死亡率增加。
  2. B.1.351来自南非。这个变种2021年一月登录美国。有研究表明Moderna 公司的mRNA-1273 疫苗对此变种的预防效果有限。
  3. P.1: 来自巴西。这个变种2021年一月登录美国。有研究表明抗体疗法或疫苗对此变种的效果有限。

病毒变化速度远远超过疫苗研发速度。所以指望疫苗终结大流行,很可能会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曾经有人指望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group immunity)。群体免疫是指人群群体对传染的抵抗力。群体免疫水平高,表示群体中对传染具有抵抗力的动物百分比高。因为,疾病发生流行的可能性不仅取决于动物群体中有抵抗力的个体数,而且与群体中个体间接触的频率有关。为了获得群体免疫而需要免疫的人口比例因病种而异。以麻疹为例,对麻疹的“群体免疫”需要大约95%的人口接种疫苗。对于脊髓灰质炎来说,这个阈值约为80%。对于CCP病毒而言,有人估计这个阈值至少得80%-90%。

另外,还有人提出一种方法:采取任由疾病在人群中感染的方式来获得群体免疫。通过让人们接触病毒来达让大多数人得病,从而达到群体免疫的目的。2020年初,英国政府的决策者和官方卫生顾问最初提出的是群体免疫策略,也就是让病毒在人群间自由传播,以期能有足够的人可以形成自身抵抗力,从而自然遏制或控制病毒传播。事实上,采取这样的方式的结果是疫情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激增,英政府后来不得不放弃这种策略,从而采取更加严厉的管制措施。

在英国疫情控制不住后及时叫停群体免疫时,瑞典政府依然坚持采用不封锁的,民众自觉的手段进行控制,以希望该国能通过感染病毒的手段实现群体免疫。然而,瑞典国内的死亡人数是邻国的数倍,且直至2020年底,群体免疫并未形成,死亡人数居高不下,瑞典国王承认抗疫失败。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巴西亚马逊州首府玛瑙斯,从疫情爆发开始,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6月份的时就已有66%的人感染了,到去年10月,病毒已经感染了76%的民众,然而这个城市依然没有形成群体免疫效应,病毒依然在快速传播,并未出现减缓的迹象(2)。有趣的是玛瑙斯在大部分人感染后,发病率曾下降,似乎是群体免疫有效果了,但仅仅过了5-6个月的时间,又大爆发了。一种可能性是抗体消失了,另一种可能性是出现新的变种病毒。

巴西玛瑙斯的疫情正滑向另一个深渊,图片来自lancet.com

这些证据表明通过让民众接触病毒来实现群体免疫是不现实的,且后果严重,这将导致很大一部分人将要感染该病毒,成千上万的人会死亡。由此可见,用疫苗抗疫不乐观,放任病毒肆虐实现群体免更不可行。

(未完待续)


参考链接:

(1)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updates/variant-surveillance/variant-info.html

(2)Sabino E.C. et al. Resurgence of COVID-19 in manaus, Brazil, despite high seroprevalence.Lancet. 2012 397,10273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