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足家书系列】鱼蛋义士的信(下)『国语译本』

收集/翻译/整理:【喜马拉雅-粤语组】sherry、天灭中共、小叮咛、

有一次梦到自己走出二人监房,刚准备看手机时,梦就醒了(不过梦境继续下去也什么都看不到),失望的回到现实中。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已经离开二人监房,之前除了上庭,我很少会被关那里,(上庭日晚归就会)囚友都对那里闻风丧胆,我这里有囚友看新闻,梁天琦说自己被关在荔枝角觉得很害怕,我明白他的感受,因为我在荔枝角看到他,每次上庭都要在某个二人监房等几个小时,那里我穿西装加毛衣都冻到发抖,而且其他犯人会追问他案情进展,还会有犯人骂他,其实我也被骂过,不过不是同一时间。

图片来源:涂鸦:“宁化飞灰,不作浮尘”

「所有人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下发生的事情,仿佛曾经出现过。这种现象有个专有名词——叫「似曾相识」,这是我在一本叫《日巡者》的书上看到的。最近,政权打压的事层出不穷,我一点也不觉得陌生,警察暴力,人民斗人民,取消参选资格,其实一直都在发生,只是香港人善忘或者说麻木。

以前,我觉得牢狱生活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永无止境的推着巨石,重复而单调做着毫无意义的劳动。最近居然变成现实,我的工作岗位变成推货,真的是推到自己晕头转向,囚友叫我收工了,我都还在推,他说我这是勤奋,其实是我不能停下来,要是我推得慢工场就会停摆。所以,没有事做的时候我就想睡觉,真的是累死了。

从第一段写到这里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国安法都来了,我没什么感觉,这里的日子也一样变化无常,(我又换了监房,生活翻天覆地)。我知道外面的世界,像末日一样,但我其实早就觉得生活在末世绝境中,我在这里写了很多篇描述末日的小说作为大学课程的功课,老师说能够反映当下时局,给我打了高分,我有点受宠若惊,其实只是巧合,我根本没想这么多,只是在监狱取材而已,希望有一天可以让大家看看。

《三体》中描写的角色也是不断经历末世,之前出狱的那位手足看这本书时,令我想起书中的情节,大部分对抗强敌的手段也都是「玉石俱焚」,没有勇气的人会遭受更大的苦难…我之前提到伊坂写的《SOS之猿》时还没看完整本书,看到最后才发现这本书讲的是面对恶人时的暴力,是视而不见,还是暴力对抗呢?书中的角色没有给出答案,留待读者思考。

我在这里看的书,有时候会记下来,本想着日后和别人分享,但是,换监房的时候遗失了,现在也没精力写了,所以就此打住吧,有缘再讲,再见。

by驹 (写于壁屋)

原文链接:TG电报群:被捕人士收信部

审核/上传:文粤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