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彩虹

中共长期以来对外宣称不干涉他国内政,但是,中共从来就是一个撒谎欺骗的组织。根据《外交政策》6月29日的报道,随着美国和欧洲国家将注意力转向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中共已经加强了对东非冲突的干涉力度。

上周,在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了“中非之角和平、善治和发展会议”,这表明中共国正在缓慢而显著地改变其历史上所宣称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随着美国在该地区腾出或失去影响力,为保护其经济企业,中共国似乎正在承担一个它本来会避免的角色。

埃塞俄比亚可以说是拥抱中共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排头兵。从2000年到2020年,中共国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约为160亿美元,目前约有400个中共国建筑和制造业项目。中共国还在苏丹和南苏丹拥有石油垄断权。中共国在非洲大陆唯一的军事基地是在吉布提,从2017年开始运营。

在会议上,中共国驻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首任特使薛冰对该地区的外交部长和副部长们说:“我本人愿意根据该地区各国的意愿,为和平解决争端提供调解努力”。这表明,尽管中共国在非洲之角进行军事部署的前景可能性不大,但中共国试图将这些地区的领导人带到谈判桌上。

文章说,目前,该地区不仅面临着安全危机,还面临着四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所造成的粮食短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最近警告说,创纪录的1500万苏丹人(该国三分之一的人口)目前正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问题。在南苏丹,约有200万人流离失所,230万人作为难民生活。但是,由于各国将预算转用于援助乌克兰,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由于全球捐助者大幅削减资金,它正在暂停对南苏丹约170万人的援助。

使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内部裂痕。周二,苏丹军方召回了其驻埃塞俄比亚大使,此前一天,苏丹军方指责埃塞俄比亚军队处决并展示了被俘的七名苏丹士兵和一名平民的尸体。在法什卡(al-Fashqa)三角地带,长期以来的边界争端再次出现,埃塞俄比亚在尼罗河上建造衣索比亚复兴大坝(GERD)的紧张局势也再次出现,而中共国为建设衣索比亚复兴大坝提供了12亿美元的资金。

关于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方面,华盛顿的影响力在逐渐消失。美国拜登政府的两名非洲之角的特使在很短的任期内离开。大卫·赛特菲尔德(David Satterfield)在任职仅三个月后于4月离职。而政府的首位非洲之角特使杰弗里·费尔特曼(Jeffrey Feltman)也在任职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于1月离职。反过来,由于提格雷(Tigray)地区的冲突而面临美国的严厉制裁,埃塞俄比亚不再将华盛顿视为中立的调解人。

文章分析认为,尽管中共国承诺支持该地区进行谈判解决相关问题,以达成对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在衣索比亚复兴大坝问题上的互利结果,但至今仍未达成任何解决方案。然而,中国想与所有各方成为朋友的野心最终可能成为败笔。

责编:彩虹

新闻来源

What Does China Want in Ethiop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