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经历了四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创下了经济奇迹,但未来似乎充满沉重的负担。即使北京方面能够出台最好的政策,但人口老龄化,发展的增长速度放缓的自然趋势,以及过去政策错误的遗留问题,如住宅建设过度,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尽管如此,新冠清零政策的封控措施将带来更多的问题。从根本的角度上看,中国经济将受到毛(泽东)主义意识形态重演的影响。习近平提出的“新发展理念”强调了他所说的“双循环经济”,即中国将摆脱对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内需保持增长。他还强调“共同富裕”,将中国商界精英的收入重新分配给人民。这样的做法,等于要破除现有的市场运作,只能按照中共的规划变成“统一大市场”。这哪里是什么“市场”,完全回到毛主义时代由中共一手操控的计划经济模式。告别市场运作带动的经济高增长,回到失败的计划经济老路,显然不是中国未来应该选择的发展之路。“清零”防疫自乱经济之后,“内循环”和“统一大市场”恐怕是中国经济另一个更大规模的杀鸡取卵的政治自残。

(图片说明)2022年4月8日,北京街头的一辆三轮车载着两名工人在路口等待。(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在西方,这些宣传被视为愤世嫉俗的言辞,是那些能够看到不同未来的领导人,对旧理想做出的一种姿态,就像西方领导人为了选票,在言辞上假称遵守传统准则,而实际上他们不再相信。但是,西方只相信它想相信的关于中国的事情。

现在看来,北京的愤世嫉俗者总是比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少。毕竟,直到最近,习才在解释他的“新发展理念”时表示,市场带来的“巨大的物质财富”使中国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迈出了下一步。

如果习真的准备好采取下一步行动,中国的增长和发展将陷入困境。首先,他的“新发展理念”自相矛盾﹐中国能够繁荣的唯一途径是夺取半导体、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现代化制造业的世界主导地位,而这将阻碍习的减少中国对出口依赖的计划。

更重要的是,转向僵化的计划经济会削弱中国经济的活力。开放市场加速发展的原因之一是,其分散的性质创造了捕捉未来的多样性努力。没有人能预见未来,这种多样性比任何计划都更有可能满足即将到来的经济需求,而任何计划从本质上讲,就像“新发展理念”那样,只专注于少数几个领域。

扼杀中国的经济活力需要一段时间。“新发展理念”可能会很幸运,半导体、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占世界主导地位可能是未来的趋势。现在它们确实很热门,然而,未来仍然是未知的,尤其是在科技领域。

当计划者犯了错误,国家的巨大努力就会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而在基本分散的市场中,这种情况就不太可能发生。随着时间的推移,共产主义的中央集权将浪费资源,扼杀想像力和实验,窃取过去几十年的经济活力。在新冠肺炎封锁成为一段糟糕的记忆之后,经济将长期停滞不前。

(全文完)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的特约编辑、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人力资本研究中心的荣誉学者,也是纽约传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学和我们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信息来源:China’s Xi Will Kill the Golden Goose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