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经历了四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创下了经济奇迹,但未来似乎充满沉重的负担。即使北京方面能够出台最好的政策,但人口老龄化,发展的增长速度放缓的自然趋势,以及过去政策错误的遗留问题,如住宅建设过度,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尽管如此,新冠清零政策的封控措施将带来更多的问题。从根本的角度上看,中国经济将受到毛(泽东)主义意识形态重演的影响。习近平提出的“新发展理念”强调了他所说的“双循环经济”,即中国将摆脱对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内需保持增长。他还强调“共同富裕”,将中国商界精英的收入重新分配给人民。这样的做法,等于要破除现有的市场运作,只能按照中共的规划变成“统一大市场”。这哪里是什么“市场”,完全回到毛主义时代由中共一手操控的计划经济模式。告别市场运作带动的经济高增长,回到失败的计划经济老路,显然不是中国未来应该选择的发展之路。“清零”防疫自乱经济之后,“内循环”和“统一大市场”恐怕是中国经济另一个更大规模的杀鸡取卵的政治自残。

(图片说明)2022 年 3 月 11 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左)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式。(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虽然新冠政策产生了最直接的不良影响,但毛主义的重演肯定会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构成最根本的障碍。这一点在习近平大力宣扬的“新发展理念”中最为明显,习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回答包含几个要素。不过,从根本上说,这恰恰如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所长陆克文(Kevin Rudd)所描述的那样,中国“转向国内”的战略。

这将是自毛泽东以来,首次围绕严格执行的产业政策,调整中国的经济管理方向,通过振兴国有企业,集中指导国家的整体经济工作。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中共当局已经拒绝向几家快速增长的消费服务商提供融资。尽管这些企业显然满足经济需求,但它们不在规划者的偏好范围之内。

作为“转向的”一部分,习强烈批评了这些消费服务企业的领导人的“爱国主义”,以及任何偏离北京批准的经济方向的企业领导人。他明确地告诉这些商业领袖,他们在国家计划者的指导下,最终在中共的指导下“与国家合作”。

习的“新发展理念”强调了他所说的“双循环经济”,即中国将摆脱对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内需保持增长。他还强调“共同富裕”,将中国商界精英的收入重新分配给人民。

尽管“新发展理念”在这方面的用词比较人道,但其目的不太可能旨在造福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而更可能是为了削弱中共以外的商业权力中心。

上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向世界开放中国,经济改革后,中国取得了惊人的成功,现在回归毛主义的转变可能让人感到意外,但在很多方面,中共早就在宣传这一点。从邓到习,中共领导层一直将“自由化”描述为实现共产主义最终意识形态目标的手段﹐邓小平在一开始就明确了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定义。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米尔顿埃兹拉蒂(Milton Ezrati)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的特约编辑、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人力资本研究中心的荣誉学者,也是纽约传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个明天:未来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统计学和我们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信息来源:China’s Xi Will Kill the Golden Goose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