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6月28日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题目是《医学研究中不诚实行为的常态化》,全文翻译如下:

我订阅了一份名为“今日医学“(Medpage Today)的出版物,这是关注主流医学讨论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一个很好的方法,至少可以更好地了解它的问题所在。

本周,他们发表了一篇关于产妇接种疫苗对婴儿有益处的文章,是6月22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项研究报告。在导言中,研究作者提出了以下主张:“6个月以下的婴儿是COVID-19并发症的高风险人群”。

brownstone.org

这让我感到惊讶,所以我检查了他们为支持这一说法而引用的资料来源。简而言之,该来源没有告诉我们任何关于住院风险的信息,它告诉我们的是每10万人口中随着时间推移的住院婴儿人数。今年1月初,在奥米克戎感染激增期间,当然也出现了住院人数激增,如果我们看一下总体趋势,在所有年龄组都看到了这一点。

这与住院风险一点关系都没有。

“……并发症的高风险……”?在普通人群中,根据2021年10月CDC的数据,Covid感染后住院的概率约为5%,这意味着每20个感染者中就有一个被送入医院。

在奥米克戎变异体为主后,这个数字下降了50-70%,达到1.5-2.5%之间。而如果我们看一下CDC对各年龄组之间并发症风险的最新评估,17岁以下的儿童住院的风险最低,包括婴儿。这意味着,婴儿的住院风险大约是最年长年龄组风险的1/10。可以补充的是,他们的死亡风险还不到最老年龄组的1/330。这是低风险,不是高风险。

尽管如此,根据这项研究的作者的结论,婴儿“COVID-19并发症的风险很高”,这与所有的证据相反,他们提到的资料也没有关于这个的。

显然,我们不能关注COVID-19对婴儿的风险,因为正如数字告诉我们的那样,这根本不值得关注,婴儿受到COVID-19的威胁很小。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给准妈妈们注射药物的问题,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卫生当局不建议给12岁以下的儿童注射,只有丹麦例外,他们现在对这一决定感到后悔。看看我们今年看到的怀孕期间的并发症、婴儿死亡率和死胎的激增,更增加了这些担忧。

我们对如此低的风险不会感到很担忧,但是,当我们看到一项由大约40名医生和博士撰写的研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进行了同行评议,提出了一个明显错误的结论,并且用一个不支持这个结论的来源来支持它时,我们应该深感担忧。

可能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所有这些人都被一个先入为主的结论蒙蔽了双眼,对他们认为应该相信的东西产生了偏见,以至于他们现在无法理解住院风险和感染传播之间的简单区别?

还是他们更进一步了呢?即他们事实上明白,但为了取悦他们的同行和上级,选择忽视或歪曲事实,相信数字的可靠性?现在,不诚实在医学上已经成为常态了吗?

特评:今天将这篇观点文翻译出来,想说的是不诚实已经在医学研究和发表的论文中常态化,作者的结论是对的。

今天提到的是大名鼎鼎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还有《柳叶刀》、《科学》、《自然》等都是所谓主流医学与科学杂志。想想从阻挠对中共关于新冠病毒的溯源到鼓吹疫苗强制接种有理有益,这些主流医学杂志哪一个不是推波助澜者、不是帮凶?

为达目的,他们可以“选择忽视或歪曲事实”,主流医学砖家已经将应该唯真不破的医学研究玩残为郭先生所称的“政治医学”。几十年维护、塑造出的主流权威们在这两年疫情中无底线地操作,令信用尽失。他们出卖灵魂,罔顾生命,不仅不履行守门人的职责,还为了自己与集团的利益,就能完全违背医学誓言,正襟危坐、堂而皇之地睁眼说瞎话。这真地令人深感担忧!更可怕的是,不与他们同流合污者连发声的渠道都被消失,职业生涯都被断送。

中共那套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已经嚯嚯到所有领域,人性的恶被彰显,人性的善被打压。人类为此付出的代价将是几亿人的生命数十亿人的健康。

该觉醒了,人类!

参考链接:
https://brownstone.org/articles/the-normalization-of-dishonesty-in-medical-science/

编译 发布: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Ro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