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伊甸農場Gnews組 財經G樂部-亞倫

6月22日,郭文貴先生於Gettr大直播中透露,在這次進山會議中“沼澤地”透露了埋藏已久的關於六四運動的秘密,並表示,六四運動帶給陳雲家族、王震家族和姚依林家族升官、控制國家的機會。

圖片PETER TURNLEYCORBIS

在這次進山會議中,“沼澤地”透露了埋藏已久的關於六四運動的秘密,是當年姚依林向他們傳遞的信息,“沼澤地”1989年5月20日就知道北京要開始武力鎮壓學生。
時間回溯到1989年5月18日,政府與學生代表之間最重要的一次對話,涉及到中共國總理李鵬和11位學生代表。李鵬出面時的第一句話,“我來晚了。”潛臺詞即表明沒有什麽是可以談的,只能談學生立即離開天安門廣場。

5月20日,這是中共政府正式實施北京戒嚴的日子。當時,姚依林曾對著王岐山說,“中國是咱的啦,是咱們和陳雲、王震三家的啦,終於等到這個機會。鄧已經許了,就咱們幾家。”也就是說,六四運動帶給陳雲家族、王震家族和姚依林家族機會,一個升官、控制國家的機會,也是跟西方“沼澤地”合作的機會。這也是為什麽六四風波之後,中共不會因為濫殺得到美國的實質制裁。

圖片JEFF WIDENERASSOCIATED PRESS

那時,鄧小平已經把38軍、54集團軍分三批荷槍實彈準備好,只是學生和老百姓不知道,西方高層卻都知道。
1989年6月4日淩晨(確切地說是從6月3日夜開始),中共命令軍隊對準毫無裝備的普通市民和學生,最終成千上萬的民眾被屠殺在“人民軍隊”的槍口之下。除此之外,即便沒有被當場殺害的很多人士也在事件後期受到嚴厲的政治迫害或死刑待遇。

一切都只是幾個中共家族玩弄的遊戲,跟民主、精神、情懷無關。六四事件的實質轉變為中共幾個家族利用學生運動,屠戮學生、扳倒趙紫陽,重新劃分各大家族掌握的國家利益。

相關Gnews鏈接:
與“沼澤地”形成“無苗族”的最高認同打造生死與共、堅如磐石的關系

https://gnews.org/post/pdj26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