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东京樱花团/Hopkins

【编者按】在美国当前面临的外交政策挑战中,有两个对我们的安全和全球秩序的未来构成最大的潜在风险。一是中共作为崛起中的大国寻求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所带来的挑战。另一个是俄罗斯,一个没落的大国对乌克兰进行了令人震惊的侵略,徒劳地试图恢复帝国。虽然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带来的挑战很紧迫,但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共当然是更严重和更全面的威胁,包括经济、政治、技术和军事各个层面带来的挑战。美国应该采取全面遏制战略应对中共的挑战,并在两党合作的基础上这样做。它们是我们面临的一个严重威胁,应该集中我们的注意力并团结我们的盟友共同行动。本文编译自《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2022年6月24日发表的美国著名外交家扎尔迈·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的署名文章“Containing China Amid the Ukraine Crisis”。

(图片说明)2019年11月25日,一架第64“侵略者”中队的F-16战隼。 (U.S. Air Force photo by Airman 1st Class Christopher H. Stolze)

中国正在多条战线上寻求成为世界一流强国。在技​​术方面,它现在可能在某些领域领先于美国。它的军事力量正在增长。中国人在经济上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重要收获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同谋以及他们采用欺骗手段对美国私营部门提供的机会进行精明利用而获得的。

受廉价劳动力、快速低廉的生产设施以及庞大的消费市场的诱惑,美国公司将大量制造业转移到中国——在此过程中往往也放弃了宝贵的知识产权。美国政府并没有阻止这一点,直到最近还在鼓励这样做。结果,在中国变得更加繁荣和强大的同时,我们在关键领域的基本产品供应方面变得严重依赖中国,甚至让他们前所未有地获得我们的智力资本和科学资源。我们才刚刚开始意识到这个不可接受的现实。

中共正在利用经济力量将中国影响力的触角延伸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对北京负债累累。他们正在利用经济联系和所谓的“一带一路”倡议来获取更多的地缘政治优势。他们奉行控制非洲稀土矿产的战略,并且在加工其中一些稀土矿产方面处于主导地位。其目的是让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灾难性地依赖它。他们还定位全球战略,以威胁对全球商业至关重要的海上航线。

中共试图通过支持伊朗和朝鲜等美​​国对手来合围美国。它还利用 TikTok 等工具助长美国国内的不团结、破坏美国人民对美国政府机构的信任,以及让我国的年轻人对芬太尼等中国制造的药物上瘾,从而从内部破坏我们。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承认和亟待解决的漏洞。

现在,面对乌克兰危机,这场战争是对中共有利还是可以重振西方联盟,将取决于我们的行动。普京的入侵对我们有严重的风险,但也是重要的机遇。我们的欧洲盟友似乎终于意识到,他们面临着非常现实的安全风险,必须认真对待。这可以通过预算实际防御和减少他们对俄罗斯能源供应的依赖来实现。在这两个方面,他们都致力于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真正的步伐。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扎尔迈·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是《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特约作家。他是一名美国籍阿富汗裔外交官,曾任国防部政策规划司司长、美国驻阿富汗、伊拉克和联合国大使。

信息来源:Containing China Amid the Ukraine Crisis

编辑: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的微尘
发布:东京樱花团/平安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