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东京樱花团/京城小伙儿

近日,上海市民曝光,一个两室两厅的群租房里至少住了22名租客。用塑料板材搭出的隔间,地面上的5只拖线板插满了多种小电器的插头,数根电线缠绕在一起……存在消防等诸多安全隐患。事件引发网友热议,该话题被推上热搜。

《新民晚报》“新民帮侬忙”记者前往实地调查后发现,最厉害的群租户,两室两厅的房子里塞进22名租客。记者在居民张先生引领下,走进长寿大厦。他们来到9楼,步入虚掩著的903室房间。客厅内,有4张高低床。地面上,随意丢著5只拖线板,上面插满了电风扇、电水壶、手机充电器等插头,数根电线缠绕在一起,万一发生短路引起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进入两间卧室,眼前看到的一幕是:高低床一直搭到了房门口,编织袋、行李箱等堆满了整个屋子,几无落脚之处。随后,《新民晚报》“新民帮侬忙”记者又来到901室,用塑料板材围起的一间间小屋将玄关压缩,通道窄到只能容一人通过。细数了一下发现,原先的客厅、厨房等被隔成了四个“群租屋”。

上海“群租房”问题不是首次曝光。

5月初,媒体曾曝光,上海疫情封城期间,上海一小区群租房住了29人,有人阳转阴后再阳。 去年7月13日下午,发生在上海长宁区新泾镇海逸公寓小区的群租房东殴打记者案,揭开了上海群租乱象的冰山一角。该群租房东涉嫌违规将地下室出租给一单位做集体宿舍,约100㎡的室内,共住9个人,且均未签订过相关租赁合同。

上述案件发生后,凤凰网房产上海站(小凤凰)以租房者身份,暗访了一些群租房物业,挖掘到上海群租房的真实一面。小凤凰在租房网站上查找租赁房源时,发现一套标注“不男女混住,价格500+”的房源,于是与“房东”约定看房。房源位于上海市中心,是一个1997年竣工的高层小区。 小区没有门禁,坐电梯也不需要刷卡,在一名自称是“房东”的人指引下,小凤凰来到了位于8楼的一套房门口。进入室内,着实让人震惊。从格局看,这套3室1厅1厨1卫的房子里摆满了高低床,仅客厅就有8个床位,几个卧室按大小不等,各放了6—10个床位。粗略估计可以容纳30—40个人居住。

随后,小凤凰看了另外一套房,夸张的是,这套房连阳台也摆了一张床铺,用一个布帘与客厅隔开。几个卧室同样摆满了高低床,厨房堆满杂物,卫生间充满异味。 在实地走访和网上搜索中,小凤凰发现,低租金房源里各种“改造”都有,阳台装马桶,卧室做饭,床旁边就是蹲坑,10人间上下铺……只有想不到,没有改不出。

豪华艳丽的上海大都市的外表下难以掩盖背后的辛酸和委屈。社会各方面极致利益追求下形成的一种无奈和妥协。雇主极致成本压缩下的低廉工资,房东极致盈利的追求目标,底层人民勉强为生下的极尽可能的节余企图,催生出这样一套极致的住房模式。缺乏社会基本保障和利益平衡机制仅依靠社会阶层之间相互倾轧形成的社会运转模式必然会出现各种极端社会现象。一个不愿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一个用口炮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一个千方百计盘剥人民大众的政府,人民的无奈就是他们的希望,人民的痛苦就是他们获益的基础。

文字版原文:极致追求下的上海蜗居生活 上海两室两厅房住22人

编辑:东京樱花团/小老虎

发布:东京樱花团/反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