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江志成你和李嘉诚、孙立军,你在香港成立一个灭爆小组。马云全力支持。吴徵连老婆都奉献出来了。你们两年前一年多前马蕊强姦案呐?咋不出来说呀?一个字儿你都不提强姦案。吴徵你安排的。你这孙子哎。——郭文贵2019年5月6日
你参与伤害郭文贵遣返,和吴征还有马云,你让他们在还海外付钱诉讼我。你在香港你协调香港政府和警察陷害我。——2020年4月16日
所以江志诚我说过我跟你无怨无仇,李嘉诚跟你无怨无仇,冯奇哥们我跟你也无怨无仇啊,包括收到的那些所有人都跟你们无怨无仇,祸起就是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江志诚叫“灭爆小组”,他要利用你们这些人啊包括马云我跟你也没仇,你们拿钱、找关系、黑掉我们推特、黑掉我们youtube,海外屏蔽我们的声音,然后跟美国政府和多国政府协调,想把我们黑掉、杀掉、遣返我们掉,啊所以这这这仇大了啊这仇能不报么? ——郭文贵2020年4月16日

2019年6月10日
那么同时从昨天的抗议行动能看出来组织者是天真的,香港老百姓是伟大的。香港政府是流氓的、最后是都归共产党指挥的。绝对昨天体现了不是港人治港,是共产党治港、黑社会治港,江绵恆、江志成、孟建柱、王岐山、孙立军等人都是现场的总指挥了,这是毋庸置疑的!无庸置疑的!

2019年7月15日
盘古大观在7月14日被北京高院公告…将以实际价格的10%被拍卖…实际的背后的黑手就是江泽民和江志成,孟建柱和孙力军…王岐山!这就是过去两週他们要栽赃…
……
他确实是我的好朋友,我绝对相信他。他说第一个我已经得到消息了,江绵恆给中央通过各种渠道,包括找了几个人,都给写了报告,就说我跟当时,我们战友之声…Sara这回惹了大祸了,惹了大祸了,那个临街採访,就碰上了梁颂恆,梁颂恆在大陆被列为港独重要领导者。你说那天,天意就採访到他了,然后我就发表了一顿演讲,支持,包括在美国游说。叫香港双普选,香港一定要是停止反送中。

然后那,好,这个视频就成了最大的证据,就是江家一直想把盘古这个楼,还有方正证券,包括政泉,全拿走。给他的孙子江志成。大家都知道,我们从第一天和北大方正的争论,就是李友随便的拿了当时他们和我们所谓的融资安排,融资来的钱,去买方正股票,定向徵发,这个钱,它是抵押给了上海银行。上海银行当时45亿,现在利息…利滚利可能已经60亿,70亿都不止了。

那就是江绵恆的,这是为什么第一天爆料我就说,当时李友在上海,和江绵恆和王恩哥一起说话,李友就问江绵恆,你看看习近平和王岐山在这块折腾这个反腐会有什么结果?有半天江绵恆没回復,最后是王恩哥又问了一遍。然后江绵恆就沉默提熘着眼,就说叫他们作吧,作,就把他们抓起来。当时的行长叫范一飞,当时说的很清楚,说岐山答应我的,让我从这裡乾完,我乾几年我要去中国人民银行当副行长,这个贷款就是范一飞做的。

就是他的女朋友,就是李友的公司的员工,也是李友的女友,就这种情况下,上海银行,就是江家把盘古这份所谓再融资合同拿走。坏了,从那天起江绵恆、江志成就盯上了,这个盘古,这个方正就是我的,这是为什么我和李友打架的时候,李友从中间想通过这事想把他私人控股权再增加,然后把这个楼给江家。结果没想到遇到我完全不同意,就乾起来了。这是和北大方正李友诈骗,然后通过我们想把江家弄进来,让江家搞定他的事,全面控股方正集团,那多了去了好几家上市公司,光地上万亩,有产权的。所以说江家就是看到这个肉以后就从没放弃过,这是搞文贵的开始。包括背后跟王岐山,孟建柱,孟建柱是他家的狗,孙力军就是他家的小狗,就是搞死郭文贵。

这个时候王岐山呼应了,因为啥?王岐山担心我手裡的证据,就是当年调查刘志华,王岐山的证据,孟建柱就在过程当中发现我这些证据,包括抓孟会青,包括他们知道马建掌握的东西太多了。几十年,王岐山的、孟建柱的,江家的,各个那多了去了。所以这才有了一个叫马建的94号文件。94号是94号文件,这非常重要的94号文件是很多,94份视频和文件,巨大,60个T的容量。其中一个视频的file就是60个Gigabyte,你想多少东西。这些东西有可能令完成有,马建当时说他们认为有。然后觉得马建副部长有,我就有。这就是导致了所谓的反腐。


这倒是他们吓唬习近平说这裡边有你的事,所以说我得弄他。后来习近平发现这事跟他没关係,他也不怎么管。 但是王和孟,孙立军的一份,包括刘延平来纽约你们都发现了,他们全部是这样,结果弄了那么多没弄成。

正要消停的时候,最近他们在拍卖,要拍卖,拍卖当中就很多社会上的反映,说在盘古周围大家稍微看一看,二手房当年卖8000块钱,我们的金泉广场现在是多少?12万、13万,就在盘古的西侧,音乐学院的边上,一个公共厕所,公共厕所一个面积。多少钱?大家看一看,9万块钱人民币,盘古一个超五星级大楼,IBM总部在这,年租金几个亿,他从25万给评到了10万、7万、5万。

昨天在盛世挂牌,而且网上评估,从来没有过的,在马云的这个淘宝网评估,评估完58,000, 56,000,然后昨天给挂出去打7折卖3万多块钱,整个大楼当时评估是76个亿,现在这一打折的评了50多个亿。

这50多亿什么概念?盘古大楼当时的评估我记得不一定很清楚,当时是360个亿,这360个亿是放在基金裡边的。360个亿是多少钱?是50亿美元。53亿美元了,就这个钱这个物业已经在基金里了,他53亿美元,他把楼拿走了,基金给我53亿美元,就这么简单。53亿美元我不想耍赖,他要拿走了,某种程度也是帮了我,说老实话,我真希望他拿走,他把楼抢走了,抢的不是我的钱,抢的基金的钱,剩下是基金的事了。但是我也没想到他这么抢啊,是吧?这基金也不能怨我啊。

江家老惦记着,越少越好。从过去愿意70亿,就是10亿美元拿走,黑了你40亿美元。我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价格,我说的53亿美元是2013年的价,现在肯定是65亿美元以上了,甚至是到70亿美元去了。这个70亿美元,他原来是想10亿美元拿走,就是70多亿人民币,一个多月以前。现在公告了,50亿给你卖了。

50个亿啥概念呢?就是江家本来想花10亿美元给你拿走,现在只想拿五六亿美元拿走,就这个。

什么理由?前天我直播前,老领导跟我说了,说:郭文贵是港独的背后黑手。大家现在明白了吗,战友们?你以为那天视频完,中国所有的电视报道、媒体报道,真的是为了共产党的事业?真的是为了所谓中国人民的安全?香港的港独?大家今天再去想这个事情,我要是在两天前讲,你们又当我放屁呢,那欺民贼又说郭文贵忽悠呢,我就不吱声。

在直播前,3:05分,我醒来以后,老领导给我打完电话,我真的没睡觉,一直到昨天晚上10点20我才睡觉。昨天我2点钟,我又醒了,然后5点钟又回去睡了一觉。所以昨天晚上我睡了5个小时,特别好,现在心情愉悦,轻鬆到想飞的感觉。所以,前天我就没怎么睡觉,老领导给我讲了很多事,其中就说:你的房子马上要被公告。你今天停止这个直播,不要推任何关于王健的视频,海航的视频,王岐山不会搞你,孟建柱和江家会停,你还有机会。如果你再往下播,今天你跟班农再上那视频,文贵,不超过24小时,就像当年419一样,10小时内给发红通,8个小时内马上抓你更多员工。

然后那些伪劣,什么李红宽、夏叶良,推完以后,每次他们告诉我说,明天再抓我员工,后天再抓我员工。什么拍卖、开庭,在开封开庭、在大连开庭。你只要直播我就开庭,从来说到做到,这老领导每次跟我说都兑现。我很清楚他们一定会做的,老领导说:文贵你停,我保证他们不再往前面进行,咱可以聊。但你要是不停,不超过24小时,马上给你拍,而且拍的价格比74亿还少。


老领导是好人,这个上海老领导是好人啊,刘延平也不错,刘延平也算老领导,也不错。我说的是个人人品啊。我当时特别感谢老领导,我说:您说的话我都知道,这么多年都验证了,您也没有私心,也没私利,只是你忠于你的共产党。还有一个,你利用这事吧,中间获取点信任,传个话。

我知道是江绵恆、江志成,利用提前铺垫好的「郭文贵是港独黑手」。他说港独黑手是有目的的,就是尽快的把郭文贵的资产拿走,把你家族资产给拿走,这是共产党的目的。他在那电视台登你,都是有目的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他没事乾了吗?都是钱,最后都是盗国贼盗的是钱,盗国贼盗的是钱。

但我告诉老领导,我今天要跟你再说一遍,就在我跟你通话前,我刚刚结束了一个会。我说我开这会的时候,我们基金的合作者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在这不能说战友们,我们基金签保密协议的。

我当时给他说,我要告诉你,包括现在代表我家族的这个人,我郭文贵反的是共产党,我灭的是盗国贼和共产党。但是,这个基金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们要记住,不能出卖中国人的利益。我不能有一天,我的子孙后代说我是卖国贼。我是反盗国贼、灭盗国贼,我成了卖国贼?郭文贵永不当卖国贼,否则你就是我的敌人。

比如说我在日本的一个合作者他们收购了两个项目。我一看这两个项目我说:「你问我建议。很简单,绝对不能做。对你能赚钱吗?能赚钱。这是共产党的家族在卖中国人的命。怎么能把券商这样项目卖给你呢。不就当地官员的腐败吗。我说:“我跟你做那是卖国贼,不能干。如果这是我顾问的权利,我就不能让你这么做。」 这是一个事。

另外一个,比如说基金让我签一些文件,说:「你能不能签这个文件签那个文件。」 我都拒绝了,我不能签。为啥不能签?我说两条。第一个,我现在身在美国,我要受美国法律管辖。我签这东西要受美国法律管辖。我不能这么做,我的个人律师也不允许。

第二个,你有本事,你能拿回来所有的这些东西,那是你的事儿,跟我半毛钱关係没有。你拿不来,那更是你的事儿,你给我钱。就这么简单,我是5、6 年前跟你签的合同。共产党江家把东西抢走了,给拿走了。对不起了,那是你的事儿,你找江家要去,你找共产党要去。你要不来,你活该。当时我签的是我做担保,跟我啥关係。

我也已经努力了,想尽办法让他们不去抢走这个东西,而且都在正常运行管理。但他抢走了卖走了不关我的事啊。这叫不可抗力。共产党造就了不可抗力。是孙立军、孟建柱、江绵恆、江志成、王岐山抢的。你找他去,你跟我啥关係?我才不弄。所以我们弄得不愉快,很不愉快,相当不悦悦。

我告诉老领导,我说为什么这么做,我给他们重申,我不会做任何出卖民族、国家利益的事,但是我会 100 % 地灭你共产党,灭你盗国贼。所以我告诉老领导:「你说的话如果管用,两年前就该管用,不是现在管用。」 而且我告诉他,我说:「我得到了更准确的消息,江家还有你共产党大麻烦。这个麻烦不是一般的麻烦。」 我郭文贵还真没出手,真没碰潘多拉盒子。

你不是老不信吗。咱已经玩了 2 年了,再接着玩嘛,再表演表演嘛。你看我有没有潘多拉盒子,有没有94号文件。94也好,97也好,93也好,就是九十多份的档案–秘密档案。你看看能不能玩。


2019年7月25日
江志成想学他爷爷,你想当小蛤蟆,你太嫩了,江志成,我也不是看不起你江志成,你再玩玩试试,就你那点儿智商,你想当你爷爷的那角色,想当你爹的那角色,你能换几个肾呐?你爹也就换两三个肾呗,你能换几个肾啊?你以为你还有机会把法轮功的人把新疆的人给弄死几个,换换你的肾,换换你的肝?可能吗?你以为孟建柱就永远的八块肌肉?孙立军可以给你保驾护航,你们江家帮,江家兵?像当年弄死法轮功一样?你以为是弄死什么共青团派一样?捏死他们一样?掌控中国?然后现在你们家裡边这南普陀会议,一定要全面控制香港,控制住香港就控制住了你们的安全。现在香港 告诉你,香港让你们不安全,不会让你安全。你以为香港人民真的能被你解放军给灭了吗?你在开玩笑嘛。

美港关係法只要改变,共产党可以用小时数它的死亡时间了,就不用数天了。头两天美国朋友给我说一到那步的时候就等同于开战了,我说你们太不瞭解中共了,你太不瞭解中共了你们,我说我告诉你们即使到现在我都告诉你,战场拉向国际,以美灭共,以法灭共。但是,我今天再给大家重申一遍,我们指望的,我们真正相信的还是以共灭共,最终还是共产党灭共产党。可以这么说,过去的48小时我们的喜马拉雅目标和中共的这流氓政权在世界上存在的日子,它已经真正的到了倒数的时刻。

共产党李鹏的嗝屁,接下来江泽民的嗝嗝屁,香港接下来马上发生的事儿,他想停都停不了,我现在我就告诉你王岐山,你都停不了,你想停都停不了啦。我可以说已经全面的进入了全球灭共时代。就在我这把椅子,大家看到了吗,大家没注意我这桌子我这椅子啊,原来从来不这么摆的,这屋儿有大变化,就刚坐在这个椅子上的人,就基本上可以告诉你,坐过这椅子的那六七个人就是灭你共的天兵天将。

咱不信莘县阳谷县搭县,咱走着看。

现在,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还玩儿这呢?还玩儿谣言呐?还玩儿抹黑呐?还收买美国官员,想办法搞遣返呢?行贿美国官员呢?还跟艾利-博迪搅和呢?相信一个吴征?拿着老婆到处找钥匙呢!共产党、上海帮儿!

如果说”共青团”不争气、无能!那么你说你江家帮也真够可怜的了。都啥年代了?把你孙子给派出来了,江志成还玩儿这呢?跟吴征、钥匙兰、马云、孙立军这样的流氓,想控制全人类、全世界?你知我知!江志成我说啥你明白。

2019年7月26日
首先,我是对你表示绝对感谢的。这个战友告诉了我盘古被拍卖的背后的真相。大家都知道,盘古的 A座龙头,一直是江家和曾家惦记着,从 2015年,把我们全家人给抓了,同时 207个人给抓了以后,后来多次抓放,中间第一个提出要拍卖盘古房子的,就叫花样年华,深圳的香港上市公司,就是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的唯一女儿曾宝宝控制的公司。她下面有个叫中泰信託十亿的所谓信託产品,主张了要求,要求把盘古当时抵押的四十几套公寓,打折,五折,甚至更多的折扣,花样年华给搞走。后来事闹得越来越大,有点停。

然后呢是上海银行,就是江泽民家儿子江绵恆控制的上海银行,天下都知道,跟李友合谋,未经我们同意,未经我们同意所谓的抵押贷款 45亿,45亿当时汇给了当时买方正证券和民族证券的换股当中,收取利息,曾经一度要求,要 60%的利息,60%的利息,后来是 35%,后来好像二十几呀,我都不知道。反正 45亿,现在已经达到是 74亿了,本加息已经是 74亿了。


当时 2015 年一出来的事,我们就公佈过,上海银行的行长叶逸飞,是王岐山许诺好的,要当人民银行副行长,大家都看到了,后来就真当了人民银行副行长,叶逸飞的情人也是李友的情人也是李友的秘书,也在大连被抓期间,大连西城区的,叫张朋明法官审的。然后是李友五罪,获得五罪,当时我们指证他五罪,全部被成立,但当庭释放,女朋友挎着小爱马仕包,摸着口红走了。这个女朋友也是叶逸飞的女朋友。所以说当时的 45 亿,上海银行贷款,就是李友和江绵恆和叶逸飞捣之出来的,还有(他)女友,办公床上折腾出来的。

大家后来都知道了,那后来江家往死裡追杀我们,然后曾家想要公寓,江家想要整个龙头,折腾了几年了;那么这位法官战友,很感谢你,也让我很惊讶你说的这个细节,我真没心思管这些事说实在话。你有本事你把楼弄走,你不弄走你是孙子江志成,你是重孙子,我太感谢你赶快弄走,你弄走试试!你看这个盗国贼这个猖狂,抢龙头,抢龙身。曾庆红家一直当龙身不当龙头,江家当龙头。

那么这位战友就说事实是怎么回事呢?说是北京高院合议庭裡面是有有良知的人物的,说你们把盘古大观卖成一个连周围厕所价格都不如的一个价格,那以后怎么交代啊?特别听说有一位女合议庭的人,私下裡面表示说:我宁可辞职我也不参与这个合议。后来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但是执行庭的人,没有办法裡面大多数都是江家的人,那孟家控制政法委呢,必须得搞。所以搞了四、五波了,停停搞搞,搞搞停停。最后是根据上海银行现在已经本加息正好 74 亿,就把盘古大观找人评估,一评估全 500 亿,上海银行肯定不乾,评估不行,《评估法》。

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次所谓网上估价,只有一个在历史上去查去,北京的好像一个公共厕所,还有一个什么仓库,几十万块钱,是网上估价,还是法拍。只有一个。就连汽车、就连普通公寓都没有,盘古是第一家。网上估价。网上估谁估呢?马云估!就是江志成控制的马云,还有京东,网上估价。几十个小时就出来了。没有任何人有任何意见。在周围没有任何参照的价格。在盘古周围,公寓都十几万了,普通公寓都十几万了,二手房都 8、9万,10来万了,盘古给弄了个 5万多块钱,5万块钱打七折,3万多块钱,正好对到 74亿。

所以这个战友你给我说这话是靠谱的,因为这段事实已经发生了。然后北京高院接受孙立军的多次挨骂,高院的人,内部的人也有拿大钱的。很多人要拿大钱的,瞒着这事。最后是什么,找到中粮做好托了,中粮进来了。中粮也是江家有股份,大家都知道,那绝对是江家控制和孟建柱控制的。怎么乾呢?现在再拍 74 亿,一拍没人买,二拍没人买,三拍也没人买,为啥没人买?这位法庭的战友告诉了,说:因为现在提出的条件,交定金就 10 亿人民币,而且要求不能贷款,而且要求什么什么材料,反正没有人你就根本不可能来竟拍。如果你真有胆量来竞拍,直接把你抓起来。都知道,直接告诉你。这是大脑袋想要的,你就甭想玩了。

而且这个法庭的战友告诉我说:非常之惊讶,说盘古大观这几个月,就这两个多月,就是原来没有人问,也没人敢问,这两个月通过网估价出来以后,说海外的国际大公司和基金,金融机构,太多人打电话,电话打爆了。说他们领导都傻眼了,说发生什么事了呀?一度怀疑是郭文贵找的人,后来发现不是。太多人打了,郭文贵没这本事,找那么多人来要买。

然后他们想办法就要拒绝,说法官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你们这么折腾,你们这么样的折腾,你愣把一个 500亿的东西、600亿的东西,你要折腾成一个 74亿,74亿再折腾下去,而那么多人要买你不让买还威胁人家,这又是一段。所以说把中粮要弄进来。


中粮弄进来干什么呢?就是当他一、二拍没人敢买的时候,他的价格你根本无法竞拍,你根本来不及,你也不可能拿 10亿放在这的时候,10亿怎么进,怎么出,还没弄明白的时候,他拍完了。说没人买。谁接的?中粮接走。还有一个方案,就这个法官说的,他们内部商量了,直接就上海银行,说你看没人买了,我是债主,我就把这楼给接走了。接走以后,上海银行打包直接给中粮。中粮那边就直接过手,私下协议就给江志成的海外资金了。这个战友听到了所有这个秘密。

昨天我看我吃酸奶的时候,那种 pia.pia.pia~的,真道歉啊战友,那可不是文贵的风格。我昨天听得我脸都红了,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道歉,道歉,pia.pia.pia~那声音那么敏感。Snow 舔的都比我安静,你说真是。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自己掐自己脸好几次。抱歉,抱歉,农民,本身还是农民,再个没文化,所以有时候行为 粗鲁,想装文明有时候真装不好。没办法,抱歉战友们,千万别忘了文贵的本质,农民、草根、还有一个就是没文化。

所以,这个计划就被这位战友全程参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说,你说的盗国贼,这不是盗国贼,太疯狂了。而且,他听到法院裡边说,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他们这一套的,他说很多人都说这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也不能这么弄啊,这执行庭到这个样子了。我们所有申请的,不接受的,你这个拍卖的程序,完全是不合法的,程序完全不合法,没有一样经得起检查的。只要我们递反对,马上 24 小时开庭,没有超过一星期的,马上给你拒绝。因为你所有的申诉,全在北京高院,都在这帮人手裡边。

所以有些高院的人私下就骂,郭文贵这个傻叉,还天天在那直播呢,竟然来反抗我们,这不是作死吗?这位战友跟我说了以后,这位战友说,郭先生,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要告诉你这情况,那么感谢这位战友。接下来,他想乾啥,他能干啥,咱们用事实说的算。这位战友明确的说,所有的他们院领导,直接领导人就是孙立军。孙立军绝大多数时间是在上海、香港和深圳,是孙立军打电话说,我现在在深圳呢,直接就把他们法院骂一顿,直接就是骂。然后明确的说,拍完写字楼就拍公寓,然后拍酒店。最后酒店是有一家,咱先不说,公寓给曾家,龙头给江家—江志成,这是孙立军明确的。
大家记住,文贵现在是听说,看接下来往下会发生什么情况。这江志成胆子太大了,孙立军胆子太大了。当年重庆出了个王立军,后来孟建柱身边出了个孙立军以后,所有的公检法都说,孙立军一定会成为孟建柱的「王立军」,共产党的「王立军」,但愿你继续走下去。这位战友,我再次表示感谢,咱们用事实说话。

2019年7月31日
大家从往回看,我说爆料革命灭爆小组6万人,孙立军、Alvin Jiang(江志成)等人在香港,马云、Bruno Wu、灭爆小组全面开始。到前面我告诉大家对推特世界、YouTube世界、媒体世界将有大查封531。再往前我最起码提前不下20次告诉过大家,他们对社交媒体下手和对国内媒体的抓捕,包括百万人抓捕和问唤。

2019年9月17日
咱们再看看中国内陆的,当年的徐明,李明,还有当时最厉害的王健林,董文彪,吴小晖,肖建华,一个个人什么下场?包括BAT,百度李彦宏,腾讯的马化腾,还有我们的Jacky Ma. Jacky Ma, Jacky Ma, 现在接什么客?

在我最火的时候,他拿着钱跟着Berno Wu , 跟着江志成,到美国砸钱要把文贵弄回去,要博得共党的欢心,孟建柱,王岐山,孙立军。以郭文贵的命换取他可能多活几天。最后是什么?全家灭门抄斩。儿子脑癌死,资产被强行退休拿走,而且给你一年的期限过渡交接,还继续地帮我在美国行骗。全家绑架,一年后把资产平稳地过渡到盗国贼手里以后,刚刚地9月10号刚刚退下来,17号就开始爆出马云所有的精心的隐藏起来的他家里的病史。那是真

的。我觉得保护家人是非常必要的。把他儿子,过世的儿子,妻子得癌症,和别的女人生的女孩儿癌症都爆出来了。

2020年4月16日
共产党的钱在海外,盗国贼, 江志诚小毛头子小毛孩儿你还玩儿我呢!你还跟那个李嘉诚还弄在一起你玩儿我呢你太嫩了!你太嫩了!我是从茅屎坑爬出来的,我是从山里边儿抓蛇吃蛇出来的拿着蛇吃,去东北问问我拿蛇、抓蛇交学费!蛇见我都吓得都跑,从来没有蛇见了我不蜷在一起的!啊我从东北那蛇山里野孩子出来的,零下四十度不是三十度,啊连个连个裤衩都没有,一条棉裤穿几个月,对不对呀坐火车是不是逃票,跳到茅屎坑去从游出来的,可以把烧鸡汤当水喝,对不对呀,我是咋出来的,吃百家饭、睡大街上、睡草垛、打群架、一打都是几百个人,踢法踢武术馆子踢完馆子吃几天再走的人,是不是?啥钱都是自己赚,啥福没享过啥没见过。

你个小毛孩子毛毛你从小你说人家咬金钥匙你是咬着枪来的,你都没张开过嘴,啊一手握着导弹一手握嘴里咬着枪这手还握着把刀,你哪里有能力有机会跟别人PK呀。你太天真了!你跑到欧洲去那领导人那儿去,江志成你听到这话你想想,只要英国还有这欧洲这领导人,你曾经在两年前跟他谈过我们的事情,他只要到美国法庭作证你就必须被抓住!你被必须被抓江志诚这点你信不信?你知道是谁吧。

第二个,你参与伤害郭文贵遣返,和吴征还有马云,你让他们在还海外付钱诉讼我。你在香港你协调香港政府和警察陷害我,把警察的警察的退休期限延长一年,你和孙立军一起影响香港政府,帮助香港某个家族官司,本来该判二十年以上的给马上放了放回去,然后你从中买了人家的这个…拿了人家…巨额的钱财。香港很多人被你给无声无息的消失掉,帮助说情,搞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你,江志诚,只要一样在美国给你弄上,你这一辈子都呆在美国监狱里,比何志平还差。

你以为你有马云,你以为那几个老板你以为能行,你想杀害郭文贵联合一起,郭文贵就认了?!郭文贵就任就任你宰割,那你找错人了!你去看郭文贵是从小怎么长大的,现在有啥畏惧啊?你觉得江志诚…这个中国,谁敢像我敢几年前举手“我的每分钱都是干净的!”现在老子一分钱没了都被你们给抢走了,啊但是感谢你们大连给判了六百亿罚款叫“强迫交易罪”。

啊现在这块儿法院都找我了,把这证词人家都翻译得好好的“强迫交易罪”都问了我好多次了,咱看看这六百亿谁花!大家战友记住这句话,如果这个六百亿我要不让你把钱给拿到美国来,郭文贵在这世界上我都…在你面前我用头撞屎/给我弄上屎堆我撞死在这! 记住我的话,你的六百亿是给我天大的礼,啊形式、文件、法律大连“叫强迫交易罪”,中间最核心证人就俩人,张宏伟第一,啊马健第二,强迫谁交易了?张宏伟啊,你太帮大忙了你想害我你帮大忙了!谢谢了咱未来再说,啊六百亿,呵!!

所以江志诚我说过我跟你无怨无仇,李嘉诚跟你无怨无仇,冯奇哥们我跟你也无怨无仇啊,包括收到的那些所有人都跟你们无怨无仇,祸起就是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江志诚叫“灭爆小组”,他要利用你们这些人啊包括马云我跟你也没仇,你们拿钱、找关系、黑掉我们推特、黑掉我们youtube,海外屏蔽我们的声音,然后跟美国政府和多国政府协调,想把我们黑掉、杀掉、遣返我们掉,啊所以这这这仇大了啊这仇能不报么?

所以我说过,不会忘掉一个帮过我们的人;不会放过一个伤害我们的人!!

2020年4月19日
严格讲,他也是逆增元,没有孙力军,我们爆料革命真的不会开始。他和马建之争,和孟建柱和孙力军、吴征和上海帮、南普陀计划,他和马建之仇,以及要代表江家、江志成等人执行南普陀计划,控制习近平,然后在后面监督着王岐山。大量的情报系统、公安部一局,包括要占领香港、打台湾,这都是上海帮的计划。

2020年5月2日
绝对杨洁篪就是江家或者是江志成的狗都不如,江志成一打电话就是骂的,往死的骂的,祖宗八辈的的噘他,杨娘娘在江家那就是个,杨娘娘在江家他连孙力军的地位都没有,孙力军在江家还算一个门口保安还得副职的保安;孟建柱是个保安的副头,头还轮不着他轮到人民解放军去;王岐山算一家走狗,就这么几个关系。所以说当时整个当时杨娘娘执行这个命令的时候,陷害的时候,就是要弥补王岐山和孟建柱,孙力军当时抓马建副部长。大家千万别忘了,马建副部长位不高也是权重。职位没那么高,但他这些年,几十年管反腐的,搞八局的,还有反间谍的,他的位置重要了,所以说必除之,必除之。这也是导致我后来跑到了伦敦,我从北京到了香港,他们没动我。我掌握着情况,那个时候叫作在香港每天我们也是我经常来美国,英国,日本到处跑。后来说弄我的时候,就从到香港去弄我的前20个小时不到,我大概知道,我就马上飞到英国,飞英国之前我的飞机没有任何申请,到机场我说起飞,他说没有申请我说飞,打电话给塔楼,塔楼这时候说,你们可以飞。哇,到了空中的时候说,希望你们飞机回来我们有紧急调度,需要你回来,我说飞出去,现在合法了吗?合法。合法,飞,文贵是这样离开的香港,这种传奇大片都开不出来,这是真的。

2021年1月4日
马云,七哥三年前就说了,三年前就说了。我告诉大家,有很多话我是不能说的。你像马云呀,这在一年以前跟我联系的时候,大家要记住,马云在生活中,我们,跟我的生活中,是有紧密的关系和接触的。后来马云多次道歉,他说我们所谓的出资啊出钱,是有这个事儿,但不是我的主意。他是没办法,孙力军、孟建柱要这么干的。
还有他说江志成,他当时竟然推荐我说要跟江志成见面儿,要跟江志成和谈。说江志成很愿意跟我和谈,要到英国去。通过英国的一个前首相,我就不能说是谁了,说安排见面儿。后来这个首相还真是跟我联系了——这个首相不是我太熟的,不是像你们想象那样托尼·布莱尔,不是他啊,是另外一个首相,跟我联系了——说Miles你有没有兴趣跟他见个面儿?说这个到英国来,或者我们去到美国外面的巴哈马呀,什么地方见,反正不能在美国。江志成。

我当时就告诉他,我不可能和江志成坐在任何一个房间、一个椅子上。我说如果过去是可能的,现在是不可能的。过去偶然碰见了,那没办法。现在我们俩是敌对双方,那个时候孙力军还活着呢。然后他们说你可不可以说那个孙力军,孙力军提前跟你通电话,给你解决一些问题,然后呢可以帮助你可以跟江志成见面。就江志成非常在乎,就不想让说他江家的事儿。后来我告诉他,我从现在起,我对江志成的事情少说,但我跟他也不见面。直到他所说的他的能力消失之际,咱们再谈。后来马云又来又推荐,要我跟这个江志成见面,我又拒绝了。我说马云我跟你没有合作的机会,也不想跟江志成见面。再往下还有几个事儿,现在不方便说,以后再说啊,关于蚂蚁金服的事儿。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192 – 1

郭爆料串珠(192-1/2)江志成和李嘉诚、马云、孙立军在香港成立灭爆小组,这仇大了!

郭爆料串珠(193)江志成几万亿的钱,你逮着机会,拿到法治基金(可以分成),你拿30%

郭爆料串珠(191)江志成盗国超过五千亿美元,江家超过一万亿,欧美司法系统在调查他们,到美国必被抓

郭爆料串珠(190)江志成是马云最大的老板,也是李嘉诚的大股东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