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整理:【喜馬拉雅-粵語組】小叮嚀 / sherry

拜登選擇中國軍事同盟為國防部長

據《國家脈動》訊:拜登總統選為國防部副部長的科林·卡爾(Colin Kahl)領導了斯坦福大學的一個與中國共產黨和中共解放軍有著“多年”關係的機構,其中包括參加中國政府“贊助”的會議。

卡爾於2018年1月加入斯坦福大學弗里曼·斯波格利國際問題研究所擔任高級研究員,並擔任國際安全與合作中心(CISAC)的聯合主任。

除了斯坦福大學“大量”虛報“收到的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匿名捐款”之外,卡爾中心還與中國共產黨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

與中共軍事聯繫

根據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的報告, CISAC接待了許多中共軍事和政府相關組織的研究員,其中包括聯邦調查局(FBI)標記為間諜活動並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組織。

CISAC接待了來自許多外國的訪問學者,其中包括許多研究“和平與合作項目”中的中共國學者。 […]來自中共國參加CISAC和平與合作項目的研究員來自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第九學院),中央黨校,國防大學以及外交部。

聯邦調查局表示,其中一個組織-上海社會科學院-被用作“中國情報蒐集和海外間諜招募的前線組織”。

聯邦調查局(FBI)將中國共產黨描述為 依靠SASS員工作為潛在的西方間諜的“發現者和評估者”。被聯邦調查局描述為熱衷於“影響其他國家的外交政策”的國家安全部官員也“將SASS隸屬關係用作掩護身份”。

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因與中共解放軍(PLA)的緊密聯繫而被美國商務部列入黑名單。參與研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也面臨著這種威脅。

中共黨校是“培養中共的中高層領導幹部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幹部的高等院校”,而外交部也完全由中共機構組成。

該中心還接待了國立大學的演講者。

與中共政府聯係

斯坦福的CISAC還參加了由中國外交部“主辦和共同贊助”的會議。

斯坦福大學的一位研究員指出了這些小組之間的“多年交流”,並補充說他們將在諸如太空合作等問題上“制定聯合藍圖”:“這些交流是坦率的和建設性的,因為它們建立在CISAC與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CIIS)之間經過多年交流之後建立的理解和信任的基礎上。在下一階段,美國和中國專家組成的小型小組將製定聯合藍圖,以增進對核穩定和太空合作至關重要的問題的理解。”

這位研究員補充說:“儘管在美中關係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的時刻舉行,但是這次會議包括了關於戰略穩定,太空合作的障礙以及其他敏感主題的建設性交流。”

斯坦福大學中國代表在會議上“來自各種機構– CIIS,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解放軍火箭隊,火箭隊學院,中國國防科技信息中心,解放軍海軍軍事學院,解放軍南方司令部,中文中國人民大學社會科學院,國防大學,清華大學等。”

與中國軍事實體的出土合作也緊隨美國司法部一名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起訴後,該起訴書未能透露她與解放軍的聯繫。

倫敦至少有一半的行政區依靠與中國共產黨相關的監控系統

據《路透社》訊:“到2020年末,倫敦的所有32個理事會和接下來的20個最大的英國市政理事會都提出了信息自由請求,發現兩家中國公司製造的約三分之二的技術被指控與維吾爾人的鎮壓有關。”

至少有28個委員會使用了海康威視(Hikvision)生產的技術,海康威視是視頻監控設備的製造商和供應商,與中國共產黨有著密切的聯繫,這是其國有企業的地位。

“七個理事會擁有中國第二大監視設備製造商浙江大華科技有限公司製造的技術。倫敦共有16個理事會擁有海康威視或大華製造的技術,這兩個技術在美國都面臨嚴格的貿易限制。路透社補充說,倫敦的六個行政區和其他三個委員會沒有回應有關與中國公司的聯繫的要求,或者否認有足夠的數據來披露他們部署的內容。

奈傑爾·法拉格退出政治選舉但與中國共產黨的戰鬥不會結束

據《布萊特巴特新聞網》訊:奈傑爾·法拉格(Nigel Farage)週六晚上宣布,他將退出政治選舉,卸任英國改革黨的領導人,但誓言將繼續與中國共產黨在英國的日益擴大的影響力以及明確的目的以席捲西方的鬥爭。

在英國真正脫離歐盟僅僅兩個月後,“英國脫歐先生”宣布他在政治選舉方面的鬥爭已經結束。英國脫歐前歐洲議會議員理查德·泰斯(Richard Tice)將接任英國改革部的領導人。

法拉奇先生說,“還有很多我想爭取和爭取的其他事情,特別是中國共產黨在我們整個生活方式中的影響力日益增強,而英國機構實際上被出賣了。”

報告指出,布林肯提出了推進阿富汗和平進程的計劃

據《Plitico政客》訊:華盛頓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週日發表的一封致阿富汗總統阿什拉·加尼的信中說,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正在提出一系列步驟,以幫助啟動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之間陷入僵局的和平進程。

信中呼籲雙方召集一次由聯合國,俄羅斯,中國,巴基斯坦,伊朗,印度和美國的外交部長和使節在聯合國主持下舉行的會議,“以討論支持阿富汗和平的統一辦法。”

布林肯還呼籲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在接下來的幾周於土耳其舉行的高級會議上舉行會談,以敲定一項減少暴力行為90天的修訂提案。據TOLONews報導,國務卿還呼籲特使扎爾邁·哈利勒扎德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分享書面建議,以幫助加快討論。

布林肯在信中還明確表示,拜登政府繼續考慮在特朗普政府談判的5月1日截止日期之前“完全撤出”該國大約2500名美軍。

國務院拒絕對TOLONews報告發表評論。

美國國務院在一份聲明中說:“ 5月1日以後,我們尚未對我們在阿富汗的部隊部署作出任何決定。” “所有提議都將會被保留。”

阿富汗提出了新政府最艱難的外交政策決定之一。美國民眾對將近20年的戰爭感到厭倦,但現在撤軍可能被視為給塔利班提供了過多的影響力,並為美國,聯軍和阿富汗平民所作的犧牲蒙上了一層陰影。

布林肯敦促加尼迅速接受該提議,並強調他擔心隨著阿富汗天氣轉暖該國的安全局勢可能迅速惡化

布林肯在信中寫道:“即使在美軍撤軍後美國繼續向貴國提供財政援助,我仍擔心安全局勢會惡化,塔利班可能會迅速奪取領土,”

資料來源:

The National Pulse : 拜登選擇中國軍事同盟為國防部長

The National Pulse : 倫敦至少有一半的行政區依靠與中國共產黨相關的監控系統

Breitbart News Network : Farage退出政治選舉-但與中國共產黨的戰鬥不會結束

Political NEWS : 報告指出,布林肯提出了推進阿富汗和平進程的計劃

審核 / 上傳:文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