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 & 视频剪辑:必有回響

审稿:Jenny

2021年3月7日,中共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第二場“委員通道”采訪活動在中共“人民”大會堂召開了自娛自樂的吹牛皮大會。會上中共政協委員們充分發揮共產黨牛皮吹上天,手抓月亮口吞太陽吹不死不休精神把共產黨給封了神。這其中全國政協委員、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原副院長吳德剛吹牛特別響特別賣力,把中共封神91次,引起了黨和國家的特別註意,於是網絡上現在到處報道熱議吳德剛同誌的“91精神”。
吳說: “過去幾年,中央黨史文獻研究院,研究梳理了中國共產黨人在不同時期地區和領域形成的革命精神,總共有91種。我們還要繼續研究和梳理。我們深刻體會到,革命精神是我們黨的寶貴財富。大家耳熟能詳的焦裕祿精神、王傑精神、雷鋒精神、鐵人精神,都是我們不斷前行的動力。”
吳德剛同誌確實吹力了得,不愧是中共浪費了廣大老百姓的血汗納稅錢養出來的酒囊飯袋。為了一表“敬意”,筆者決定略微剖析一下“焦裕祿精神”,“王傑精神”。
根據阿波羅網報道:
“王傑,1942年出生於山東金鄉,1961年8月參軍,死前是濟南軍區一個坦克師工兵班班長。關於其「犧牲」的過程,黨媒是這樣宣傳的:1965年7月,他到江蘇省邳縣張樓公社幫助民兵訓練,在炸藥發包發生意外就要爆炸的緊急時刻,他為了掩護在場的12名民兵和人民武裝幹部的生命安全,撲到炸藥包上,英勇犧牲。
然而,真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真相是這樣的:當時,王傑所在一連駐江蘇邳縣。1965年4月底,附近的張樓鄉武裝部響應「全民皆兵」的號召,要舉辦民兵地雷爆破訓練班,請部隊幫忙。王傑受命前往教學。7月14日在地雷實爆演習時,王傑讓民兵圍成一圈,自己則在當中作示範,而且違規使用一個炸藥包示範。令人意外的是,突然間,王傑擺弄著的拉火管冒出火花,點燃了導火索,在大家還沒有弄清是怎麽回事的時候,王傑不得不撲向炸藥包。結果王傑被炸死,10多個民兵受重傷。
王傑死後,坦克師總部把其死亡正式定性為「一起由於違反操作規程而造成的責任死亡事故」。在其追悼會上,營政委在悼詞中說:「王傑同誌在幫助此次民兵訓練中,身為班長、一級技術能手由於失職,釀成了不該發生的惡性事故,給部隊建設和人民群眾造成了損失。」
而因為這起惡性事故,王傑所在單位的「四好」榮譽也很可能無法保住,相關領導也將受到處分。正在焦灼之際,在整理王傑遺物時,師政委王德一發現他生前寫了20多本日記。在回總部的火車上,他正好碰到濟南軍區青年部的部長,遂談及此事。在向上級匯報後,這位部長在高層的授意下決定將王傑塑造成一個好典型,向全軍和全社會推廣。對王傑的吹捧由此開始。”
所謂“王傑精神”,至少80,90後的群體裏沒有多少人知道是他誰,這個“王傑精神 ”不過是因為自己違規操作造成的事故,領導為了保住單位的利益胡編亂造的一個故事。當然中共以假治國,上梁不正下梁歪,造假是中共系統性的“傳統精神 ”,曾經國內新聞報道過一個殺人犯通過關系給領導當司機後來升職成城管局長的事,這個人就是貴州凱裏市經濟開發區城管局原局長黃德坤。在中共的體系裏只要上面的人點頭同意,不管什麽壞事都能通過造假變成好事。
再說“焦裕祿精神”,根據中共自己體制下《烏有之鄉》一篇文章這樣寫道:“電影有個情節:焦裕祿到蘭考後,取消了縣委機關領導幹部的特權供應,針對全縣脫產幹部營養不良,26人因浮腫病死亡的現狀,用上級下撥的建賓館款子,到鄰縣高價購買了二卡車米面,給全縣普通幹部增加每月3斤的補充。此事被舉報後,地委專員專程來蘭考核查此事,出於工作考慮,縣委副書記、縣長潘健主動承擔責任,焦裕祿當即指出,此方案是自己的主意,副書記潘健只是個執行者。
我不由得想,真實中有沒有潘健這個人,於是我也用度娘查了一下。原來潘健是有原型的,真名叫張欽禮。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張欽禮的生平經歷是那麽不簡單,原來焦裕祿的事跡是由張欽禮的講述而來。
北航教授韓德強在他的文章《圍繞焦裕祿和張欽禮的是是非非》一文中詳細介紹了張欽禮的生平經歷。
從1954年起,張欽禮就擔任蘭考縣長。從54年到57年,蘭考的“三害”得到了初步治理,造林固沙成效顯著。但1958年“浮誇風”一來,林子被砍光了,張欽禮還因為反對把大批幹部打成右派,而受到“內定中右,限制使用”的處分。
而阿波羅也報道過 :“2009年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任彥芳的《焦裕祿身後——我和蘭考的悲喜劇》一書中也證實,焦裕祿到蘭考,是執行中共中央的八屆十中全會精神,主要精力是在抓階級鬥爭和兩條路線鬥爭上的。繼任的縣委領導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也表示:蘭考在焦裕祿當政時期,並沒有什麽根本性的改變。不過,新華社記者為了突出焦裕祿的高大形象,特意在這方面進行了拔高。
中共體制裏《烏有之鄉》自爆了這並不是焦裕祿的事跡,而當時確有為了百姓辦事的人是張欽禮,但是這個人後來也被打成了右派,這又引出了中共的驚天反人類罪行:“大躍進,大饑荒”,因為張欽禮說了真話:“他沒有見過紅薯畝產20萬斤,小麥畝產5000千斤,芝麻桿能打出油。蘭考報不出高畝產,其他縣報的也是假的”,但是這完全違背了當時毛發動的大躍進的旋律,所以他被打成了右派。中共體制就是一個以假治國的體制,毛就是當時這個體制的“教皇”,所以哪容得下真相,所有有異議的中共幹部都被打成了右派,有的被槍斃,有的被活活的折磨致死,有的被送到夾邊溝去勞改九死一生。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中共體制就是一個劣勝優汰的體制,好人不可能長久的在中共這種體制下生存,如果你真是想為百姓辦點事,那就是站到了中共的對立面,輕則被整下臺,重則被整死。當年胡耀邦趙紫陽也多少站到了點百姓的立場上,後來鄧小平大怒,認為他們是要搞掉自己,後來把胡耀邦趙紫陽整下了臺。
(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

阿波罗引用:

https://www.aboluowang.com/2011/1124/226815.htm

https://hk.aboluowang.com/2020/0204/1405065.html

乌有之乡引用: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4/05/319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