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捆綁CCP一千年

中共在內政外交領域遇到張力的時候總是強調其特殊的“國情”作為混淆視聽的理由,筆者一再強調,所謂國情論無非是一種隱形下的國情。在這種以不可告人為目的的國情下的科技創新就可以掩蓋一切超倫理的科學研究——黑科技。這就是為何習近平把他所主導的科技創新上升到“科技革命”的高度使然。筆者只要將鄧小平時代和胡錦濤時代的科學發展理念與之對比,總是能發現其中深層問題。

回顧鄧小平在1975年9月26日提出的所謂“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這一理念時,人們只是想到改革開放重視科學研究了。但鄧的第一生產力這個提法仍然是共產主義產物:“科學技術叫生產力,科技人員就是勞動者!”這是基於馬克思主義科學觀理論,對科學家的定位只是勞動關係中的第一位而已,還不能上升到國家重要人才的高度。80年代“搞導彈的,不如賣雞蛋的”民間諺語說明了一切。實際上鄧小平時代的緊要任務是迅速賺到錢,積貧積弱的中國需要吃飽飯,因此,經濟生產,白貓黑貓論才是鄧小平的第一生產力,並非科技。也更不是改革開放。而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第一要義是真正意義的發展,胡以科技發展核心定義為以人為本,但畢竟是共產主義體制,萬變不離其馬克思這個宗。基本要求是全面協調可持續性。這種以人為本的胡錦濤時代的科技觀仍然定義在科技發展服務於人的這個基本要素。而胡錦濤時代人工智能領域正在飛速進入中共大力發展科技的階段。有意思的是胡錦濤在強調以人為本的科技發展觀時一定要強調“可持續性”。從江澤民時代就全面開啟盜竊西方技術以來,中共國的科技可持續性發展就已經是個偽命題,他根本無法從基礎科學去做,而只滿足於偷竊,對於科技原創性幾乎為零,而非典作為生物武器的雛形是這個時期的原創產物。尤其是國防科技和芯片的技術掌握似乎愈發感到危機感,這也許是胡錦濤對科技發展即等於加大盜竊西方技術的可持續性擔憂的一面吧,但願胡錦濤曾經有過這種科技原創培育的擔憂。

儘管如此,沒有作為的胡錦濤時代卻成了中國人最幸福的時期,從這一點來說,一定程度上做到了以人為本。進入習近平所謂新時代的科技創新完全是一個虛偽命題,實際上這個時候,人類已經進入“第六次工業革命”時期,中共國偷竊來的技術追趕到第四次和第五次工業革命時期交叉的水平,即半成品5G技術,而西方文明正在進入第六次科技轉型時期。如此說來,習近平的新時代重點仍著力於突破第五代“科技革命”的偷竊創新觀。實際上處於4G時代都沒玩好的狀態。

圖片來源

習近平究竟開啟的是怎樣一個科技革命的時代?2016年6月,習近平任期第三年,在中共國科技部的講話充滿著令人不安的氣氛,他說:“當今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蓄勢待發,物質結構、宇宙演化、生命起源、意識本質等一些重大科學問題的原創性突破正在開闢新前沿新方向,一些重大顛覆性技術創新正在創造新產業新業態,信息技術、生物技術、製造技術、新材料技術、新能源技術廣泛滲透到幾乎所有領域,”從這幾句偷來的概念談話中發現所謂重大科技革命主要著力於“生命起源”“意識本質”和“生物技術”上進行顛覆性的所謂原創研發。這裡一個鮮明的信號就是“生物技術的顛覆性研發”就是當今世界大流行的中共病毒——超限生物基因武器。它的確從“生命起源”和“生物技術”概念認知上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和中共思維的意識本質的產物。科研人員在生物基因編輯技術過程又需要科研人員本身俱有的潛意識介入,比如病毒學家分離病毒株的過程需要用你的潛意識與幽靈般的微生命體有和諧互動的意識活動,才能更加順利的分離出病毒株來。因此,量子力學與基因工程上確定了共同研究對像後,超限生物戰就順勢發動,一場全人類浩劫。

中共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正在進行反倫理、反人類的生物基因武器研發過程本身就需要顛覆科研人員的意識本質,因為人的“意識”概念中最容易進行科學研究的是在覺察方面。因此,在意識形態上徹底顛覆參與科研人員的察覺本能。需要強制規定你不能說、不能問、不能想、只管做。這就需要一些參與生物技術研發人員本身做到沒有察覺其違法性。而這一切完全以國情需要的特殊性藉口解釋清楚。這又是一次完成了完美犯罪的過程。並且在生物與人工智能領域、量子思維與生命起源的研究領域中全速推進這種完美犯罪。

人民網2019年12月12日發表一篇題為《什麼在推動戰爭形態不斷演進》一文引用中共祖師爺恩格斯的話解釋現代戰爭時指出,“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於軍事目的……往往是違反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上的改變甚至變革。”(見《人民網》鏈接)眾所周知,中共國士兵在戰場上違反指揮官的意志的事情絕對是不可能發生的。若根據超限戰的反向思維思考問題,中共超限生物武器正在全球橫行肆虐的時候,他的變異、變種“士兵”的確是違反了指揮官意志——一種不受控的幽靈戰士,通過基因編輯技術NgAgo-gDNA(見《每日頭條》鏈接)。鑑於中共習近平政府重新激活了馬克思主義幽靈後,中共的科技工作者的意識形態也是不受限制地發展著,他們在“生命起源”與“意識本質”上的研發項目確實令人震驚,這涉及到腦科學的意識開發研究的感知芯片等。特別在生命起源問題上,《聖經》告訴人,上帝是造物主,如果人類科技在進行生命起源的研究,除了克隆技術外,中共其實最想炫耀的科技就是超限生物基因武器的研發,要知道那是從在實驗室出來的智能化的看不見的一個個生命有機體,實際上是在創造了生命。而這種生命,即一顆毒株可以按2次方裂變後的裂變成無數新種病毒。

圖片來源

更為震驚的是,中共正在開發“超級戰士”。(見《喜站》鏈接)這種超級戰士在研發上通過基因編輯技術少不了對人意識本質上的改變,這種改變才是真正意識領域的逆轉,特別輔助以量子層次上進行人的意識研究。這是怎樣的一種科學研究?百度百科認為,如“意識是一種量子力學現象……大腦中存在海量的處於量子糾纏態的電子,意識正是從這些電子的波函數的周期性坍塌中產生。”這就是微觀領域即量子力學描述的意識世界。當然,利用生命起源、生物基因技術和量子研究與人工智能技術結合的綜合項目研究就會很自然地激發科研人員在技術領域不受限地開發反倫理的超限生命體產物。如將普通的人進行基因改造成超級戰士就是一個徹頭徹尾反人類行為。“以色列365新聞(Israel365 News)網站報導說,中共科學家不受道德和倫理上的限制,利用基因改造的動物來生長類似人體的器官,而這種技術據信也能增強士兵的戰鬥力。”(見《大紀元》鏈接)

中共盜竊來的科技發展已經在習近平領導下走向了中共病毒一樣不受限地一路狂奔,根據習近平的指示:“黨中央已經確定了我國科技面向2030年的長远战略,決定實施一批重大科技項目和工程,著力攻破關鍵核心技術,搶占事關長遠和全局的科技戰略制高點。”(見《科技部》鏈接)看得出,2030計劃只是中共這個長遠的科技戰略制高點全局計劃中的一個階段,比如2045、13579計劃等,都是超級邪惡的計劃,世界如果任由其幽靈般的發展,中共掌握科技制高點計劃即全球統治計劃一定會實現。

2021年3月5日寫於東亞

引用資料:

人民網

科技部

百度百科

喜站

大紀元

每日頭條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文小白

發布:喜馬拉雅東京櫻花團/ 霹靂年2020

0305C025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