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 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摘要:墨博士夫妇在路德节目中首次介绍羟氯喹,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而国际利益集团围绕羟氯喹丧心病狂地进行了攻击。川普总统、纳瓦罗、闫博士、郭文贵先生捍卫的不仅是一种药,更是一个人性的据点。

2020年1月29日,在路德直播节目中途,路德紧急插播了墨博士的消息,全世界首次在媒体上提到硫酸羟氯喹(HCQ, hydroxychloroquine)和CCP冠状病毒的关系。

“这个药啊,是我们的墨博士刚刚发过来的。他说给大家推荐一下,他说是国外公共医疗和内科医生朋友强烈推荐!请医生、专家、战友核实后,赶快宣传。让居家隔离的人快点购买服用啊,说这个可以救命。这叫什么?硫酸羟氯喹片。这个墨博士啊,发信息过来啊,给大家。我也不知道,我没试过,大家可以尝试一下啊,你可以尝试一下。”

来自爆料革命的墨博士夫妇(羟氯喹的信息由墨博士夫人提供)和路德没有想到,这短短几句话影响了历史的发展,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也揭开了围绕一种药物展开的高度政治化的持续论战。

羟氯喹抑制病毒外壳溶解,使病毒难以释放RNA遗传物质

CCP-COVID-19病毒是冠状病毒,病毒外表凸起部分是S蛋白,即Spike蛋白。它可以和人体细胞中的ACE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蛋白质受体结合,并进入细胞膜,在细胞内复制(生化危机 0: 引子 )。

1820年,科学家从金鸡纳树皮中萃取出奎宁(quinine),一举彻底解决了困扰整个人类文明历史的古老疾病——疟疾,成为一百年来最著名的抗原虫剂(antiprotozoal),它就是羟氯喹的前身。奎宁百年来的广泛使用证明其安全可靠,而羟氯喹也是从氯喹改进出的副作用更小的可靠药物。硫酸羟氯喹已经有六十多年历史,副作用很小,长期以来在很多国家都是非处方药,可以任意购买。

羟氯喹代谢时间长,血浆消除半衰期约32天。许多前往非洲、印度等疟疾流行地区的人士,都会遵循医生建议提前一个月服用羟氯喹。对于类风湿关节炎、红斑狼疮等患者,羟氯喹更是他们日常服用的常用药。

根据科学常识和爆料革命战友的整理,羟氯喹在预防和抑制CCP冠状病毒方面的药理主要体现在:

  1. 羟氯喹能够通过糖基化修饰ACE2受体,抑制病毒S蛋白和ACE2受体的结合。
  2. 羟氯喹是碱性基质,提高了内溶酶体(endolysosome)的PH值,抑制了溶酶体酶(lysosomal enzyme)的活动,使溶酶体蛋白酶(lysosome protease)不能活化病毒外壳的S蛋白,不利于病毒外壳溶解以释放病毒的RNA遗传物质。
  3. CCP冠状病毒重症致死的主要原因是触发体内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导致自体免疫系统过度反应(生化危机 2: 西班牙病毒 ),引起急性呼吸窘迫导致。高PH值可抑制促炎症因子产生,从而避免细胞因子风暴。
  4. 免疫细胞自噬过程释放的细胞因子数量最多,羟氯喹可以调节调节T细胞过度免疫反应,抑制细胞因子风暴,这也是在治疗红斑狼疮、类风湿病方面的药理。
  5. 高PH值还延缓了RNA病毒的复制。
  6. 锌对于病毒RNA复制所必须的聚合酶具有显著抑制效果。羟氯喹是优良的锌离子载体,把锌运送到细胞内大幅提高锌离子浓度。
  7. 羟氯喹的占位会诱导RNA病毒的变异,加速其毒性弱化的过程,从L型转为S型,提升病毒与人体免疫系统的相容性,以适应新宿主环境。

除了这些抑制病毒的作用,羟氯喹还具有抗血栓、增加大动脉弹性、增加维生素D等效果。

由于非洲、印度、东南亚等气候湿热地区多年的疟疾,当地对奎宁类的药物有较高的接受程度,羟氯喹的推广也容易得多。截至5月21日,吉布提是非洲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但在2047例病例中只有10例死亡。马来西亚卫生部门允许羟氯喹为非处方药,病死率只有1.4%。11月6日,印度科学家发文显示羟氯喹在印度应用的效果良好(Hydroxychloroquine as pre-exposure prophylaxis against COVID-19 in health-care workers: A single-center experience)。巴西卫生部发布的新联邦指南建议医生应该从患者出现冠状病毒感染症状开始就开处方羟氯喹以及抗生素阿奇霉素。

白宫围绕羟氯喹的斗争,左起川普、纳瓦罗、莫努钦、福奇
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20年3月开始,鉴于美国日益发展的CCP冠状病毒疫情,川普总统开始谋求通过《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应对抗疫中的医疗供应链问题,并任命他最欣赏的顾问之一、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经济学退休教授、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国防生产法的政策协调员。作为美国政府高层为数不多的认识中共本质的战友,纳瓦罗先生走向了灭疫灭共的前线。

4月初,纳瓦罗开始抨击美国抗疫医疗领域的首席专家、美国国家卫生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uos Diseases)主任,著名的沼泽生物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生化危机 4: 香港P3实验室 )。

纳瓦罗对福奇的批评持续了整个疫情,期间他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或者公开撰稿时发表观点,甚至曾经直接在白宫的战情室当面炮轰。纳瓦罗和福奇论战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两人对羟氯喹效果截然相反的意见。

3月底,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FDA)为羟氯喹签发了特别许可证,同意医生对医院收治的新冠病毒患者使用该药物。川普总统为应对疫情,信心满满地宣布政府储备了2900万剂羟氯喹,纳瓦罗则是挺羟氯喹派的骨干。而以福奇为代表的卫生系统建制派则成体系地公开质疑羟氯喹的疗效,当然还有所有主流媒体一边倒地配合福奇。

川普总统的医生签发的备忘录,关于总统服用羟氯喹的情况

4月6日,逢川必反的民主党议员密歇根州众议员卡伦·惠特兹(Karen Whitsett)接受FOX台名嘴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采访。她谈到自己不幸感染并进入重症阶段,在医院救治时,著名反川人物、州长绑架闹剧的主角、民主党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发布命令禁止使用羟氯喹。之后众议员惠特兹终于得到羟氯喹并痊愈。从此她的立场转变为支持川普的政策,并在节目中盛赞川普总统对羟氯喹的政策,挽救了她的生命。

5月份,川普总统透露,在两名白宫职员CCP病毒检测呈阳性后,他已开始服用羟氯喹。在服用羟氯喹两周后,他已经停药。他的医师表示,经过两周羟氯喹疗程后,特朗普的身体并未出现任何副作用。

川普总统之后大力推荐羟氯喹,称其有可能是医学史上的最大突破之一。然而美国食品药物监管局(FDA)却声明,羟氯喹是一种经过验证、很早便获得许可的药物,但它首先是一种抗疟疾药物,而根据迄今为止的科学认知,它不太可能对治疗新冠病毒疾病有效,并宣布收回3月底对羟氯喹的特别许可。

7月5日,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开始不适,后CCP病毒检测呈阳性。之后他表示正在服用羟氯喹,并敦促巴西政府让该药可普遍买到,且鼓励巴西人服用,以治疗和预防。

7月9日,川普总统仍旧认为用来治疗疟疾的羟氯喹,是有希望用来预防新冠病毒感染的药物。

7月12日,郭文贵先生爆料,共产党从12月26号起,所有的政治局和当地的省级干部都吃羟氯喹。

7月28日,川普在白宫简报会时称羟氯喹在早期是有用的,同时表示不知道福奇对于羟氯喹的看法。而当天福奇就在接受采访时说,羟氯喹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

7月30日,班农战斗室连线闫丽梦博士,9月20日John Catsimatidis采访闫博士。综合几次采访要点:

  1. 羟氯喹不是神药,世界上也根本没有什么神药。但是在当前,羟氯喹是相对有用、有效的能够拯救成千上万生命的药。
  2. 福奇医生作为医学博士,在2005年就已经知道羟氯喹在当年治疗SARS的时候非常有效。
  3. 中共的高级干部,解放军医院以及一些大型医院的医生也在服用此药,应该让这些人向公众展示他们的尿检,来证明他们确实没有服用羟氯喹 。闫博士还专门隔空喊话福奇,用嘲笑的口吻问福奇敢不敢提供尿检报告。
  4. 羟氯喹在治疗并预防疟疾上,已经证明是一种可以长期服用的安全药物,甚至连孕妇和儿童都可以长期服用。
  5. 许多充斥主流媒体的研究,所谓成千上万临床数据都是虚假的。
  6. 闫博士自己每天就在服用作为预防手段。
  7. 病毒是从实验室制造并故意释放出来的。虽然难以找到解药或疫苗,但使用羟氯喹预防最为实际。
  8. 只有追究中共的责任、彻查中共实验室才能彻底解决疫情。
图片来源:战友之家

凡是爆料革命支持的,中共就反对。中共媒体用各种讥讽的方式抹黑羟氯喹,一知半解地引用亚利桑那州服用鱼缸清洁剂(磷酸氯喹)的案例,借机打压川普总统。混淆副作用高的磷酸氯喹和副作用低的硫酸羟氯喹,也是媒体造谣的小伎俩。

4月14日,面对难以否认的硫酸羟氯喹疗效,和福奇一个鼻子出气的钟南山终于承认了疗效。即便是这样,他的原话还是耍了一个心眼,说“氯喹和瑞德西韦两种药对治疗新冠有效”。救人性命的当口,还不愿意推荐疗效好、副作用小的硫酸羟氯喹,却用文字花样偷梁换柱改成“氯喹”,不愿放弃任何一丝作恶的机会。

2020年10月7日,郭先生在直播中谈了羟氯喹的重大意义,包括他自己在频繁的会议中,因为20几天服用羟氯喹而得到有效的预防,没有感染。郭先生当天还公布了自己的检测报告。之后,在10月13日,11月28日,11月30日 … … 许多次强调羟氯喹的重要性。

自从墨博士提出羟氯喹以来,针对一种药物的政治化攻击就从未停止。铺天盖地的媒体都是副作用、副作用、副作用。然而就是那个腐败的WHO,在2017年的一项研究中,调查了近五百万例非洲服用的案例,没有一例服用致死的案例。

面对种种乱象,我们冰雪聪明的闫博士,轻轻地留下一句话:

“所有的药物都有副作用,根本就没有完全无副作用的药物。即使是喝水都有副作用。”

(待续)

相关链接: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