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valiu(老刘)

(以下内容是根据2020/12/20日YouTube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整理)

记者:您是【美国一线医生】组织的创始人,您是如何成为公众人物的?

Simone:一位确诊感染了COVID-19病毒的患者进来时,我们做了快速检查,当然我开了羟氯喹和锌的处方,患者在12小时之内病情改善,三天内几乎完全康复。所以我的经验与我阅读的论文完全吻合,这是可行的。然而,我的医务主任对我说,如果我再这样做,我将被解雇。我认为这太奇怪了!还发生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我的加利福尼亚州州长,但事实证明有40个州,绝大多数州明文禁止医生开具羟氯喹处方。我们收到一封信说,如果我为新冠病毒患者开出羟氯喹处方,这可能被解释为不专业行为,这直接威胁到我的执照,否则我可能会失去行医权力,我认为这很奇怪。因为可以继续为疟疾、风湿性关节炎和狼疮患者开处方,而对COVID-19则不行,我知道出问题了。这从未发生过,我当医生很长时间了,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开始大声疾呼。

记者:你发现问题出在哪里?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行为呢?

Simone: 我发现信息误导如此极端,医生都在被洗脑,医生本来已经阅读了医学期刊,并有独立见解,而不是听别人的,可他们是听脸书或推特的,而那里对像我这样的人进行严格审查。我非常失望其他医生并不是批判性思考问题,但是我也知道我并不是唯一进行分辨性思维的人。因此,我在网上寻找其他可以清晰思考的医生,我们汇聚一堂,成立了【美国一线医生】。其唯一目的,是将真理带给美国人民。我们7月27日来到华盛顿,在健康与教育峰会上,我们进行了7个小时的教育论谈,而且我们在最高法院穿插进行了一个小时录像,该视频开始流行起来,这些医生说的都是事实。我们甚至没有接触任何媒体,而是直接进入社交媒体,刚刚发布信息,就获得了两千万的浏览量。我现在大声疾呼:反对医学界的信息误导!

记者:在最高法院作证词后,你得到的回应是什么?

Simone: 令我非常惊讶的是,我被两家医院草率地开除了。其中一家说,因为我出现在一个令人尴尬的视频中。对此我非常震惊!另一家医院,因为我开羟氯喹加锌处方,持续威胁要开除我。现在我和两家医院仍在诉讼前阶段。这让我非常痛苦,我一生都要在从事急诊工作,他们要赶走一位好医生的理由,只因她参与了一些抗议虚假信息的宣传活动。现在有近200项研究表明羟氯喹有效,而美国医学会甚至从参议院听证会的不同证词中撤出,对美国人民撒谎。他们对我的惩罚非常严酷,我不能再行医了。

记者:这一切让你最惊讶的是什么?

Simone: 我对这种虚假信息的深度感到震惊!这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虚假信息误导是西方国家的主要问题,不只美国,在英国、加拿大、比利时、法国都存在。这不是政治,是另一回事。我认为是金融利益……。

记者: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你是否有任何这方面的政治观点?

Simone: 没有。我不是一个政治敏感的人。我是一位母亲,我的工作是行医,我父亲也是医生,我有个人的政治信仰,与任何事情都没有关系。事实就是事实,有一种既便宜又安全可靠,在世界各地都可以买到的药物,这种药物已经存在数十年,有疗效,而他们却告诉你不能使用它。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没有把点连接起来,没有在街上站出来要求真相,我对美国人遵守的程度感到惊讶。遵守显然没有意义的法规是非常危险的。你表现出愿意遵守任何事情,对我这个热爱自由的人来说是非常让人担心的。

作者观点:
评论:我看到这篇报道时感到有些恍惚,这是在美国吗?还是在中共国?Simong医生的遭遇又一次证实美国正在经历着红色渗透;专治独裁,谎言欺骗正在瓦解美国的民主自由体系。闫丽梦博士关于中共病毒的报告以及来自爆料革命的准确情报等等信息,将毁灭美国,毁灭世界的始作俑者直指中共。中共病毒让全世界的每一人都处在被死亡的威胁之中!被失业的危难之中!谁敢说我不会中招?我排除在外?有很多人认为只要我自己不作恶,其他都与我无关。对邪恶不作为,实际上起到了给邪恶助力的作用。中共的邪恶是如何扩张,膨胀起来的?难道不是国人的熟视无睹吗?难道不是世界的那些精英们的自私贪婪吗?“当雪山崩塌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这句话很有道理。中共把病毒释放到全世界,无论你是左派还是右派,还是中间派,都有被感染的可能性!只有像Simone医生一样,起来与邪恶抗争,早日消灭中共恶魔,才会有真正有效的疫苗,每个人才会安全,世界方能重新复兴。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援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