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主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閆麗夢博士直播文字具有文獻價值。由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2月27日,郭先生說:我就把其中一個紙盒打開了。打開以後我傻眼了,這是十八大前,在我和我家人開會。說我們家要面對這一個最大的,整個中國要變天的時刻。在此之前,人家給我寫的。戰友們你們想想寫了什麼?你們想想是什麼呢,戰友們?上面寫的一個是「習」,「亡」是亡掉,死亡的「亡」,「岐」是岐山那個「岐」,然後是「山」,「山」後面一個X。大家去卜卜這個卦,看看是什麼卦,大家去卜卜去。
2020年12月28日,郭先生說:首先我回答一個文墨的問題,民心向郭、習亡岐山乂。這個錦囊還有現在已經在黨內形成了大家都在流傳的這種民謠。大家要記住,當年朱元璋上臺之前,朱元璋的民謠都得到驗證。朱元璋被滅亡的時候,民謠也得到了驗證。歷史證明,民謠和民心總是有那種說不清的神祕關係。包括這幾天大家看到的國內的這種動盪,這個所謂的封鎖,包括這個萬歲萬萬歲的皇上,現在也是發現腦子也有問題了,這個不知道哪兒還有問題。所以說,這是回到了真實。

2018年7月17日
王岐山過去所有和盜國賊佈下的天羅地網包括了海航,海航是代表王岐山江家,等人,在海外是代表的是什麼?情報網。發展情報網所謂戰略投資。這海航陳鋒和王健都公開講,你看陳鋒在哈佛的演講時候那牛到啥程度啊,就差罵美國祖宗了,把華爾街罵成小王八羔子,把美國罵成傻X。他是天上神仙還什麼王健一人所爲,你開啥玩笑。所以這一切都是轉移視線,轉移重點。然後掩蓋啊,這個掩蓋王岐山等江家已盜國的這個真正目的,同時實現了南普陀講話。讓習上去幹五年,然後把習幹掉,讓王岐山上,啊,或者讓韓正上,到今天看來這真是壓根就沒改,哪一步棋都沒錯。這幾天又說什麼北戴河會議了,廢習,他胡說八道,胡扯九道。今天的北京城你想玩那一套,不可能。啊,這但凡是正常人,爲什麼吵呢,天安門還有這個中南海出來的謠言,最後都變成了真理,都變成了事實。這就是盜國賊現在開始下一步計劃,就是要再演胡錦濤訪問丹麥之際,啊,就想把你幹掉。胡錦濤親口說過,他已經多活了一年了。他本來2011年12月份訪問美國,最後一次國事訪問,那一次就想幹掉他,因爲後來沒下得了手,讓這個令計劃的兒子多活了一年,最後在三月,三月十八號春節後十幾天把他幹掉了。啊,而且是那樣幹掉的,而且無質疑的,無懷疑的,全部閉口閉嘴沒人敢討論,最後拿掉令計劃,慄戰書上,扶了習近平,啊,軟化了李克強。整個鄧家,還有原來的胡錦濤家,胡耀邦家,王瑞林家,統統滅。然後扶起了旁邊的監國孟建柱和王岐山,一個刀把子,一個槍把子。你習近平能做啥呀。
現在習近平現在覺得自己我真是老大啦。哎呦王岐山忽悠我,哎呦孟建柱現在要跟我做事,全世界認我當老大。你看看吧,從過去的出行紅綠燈都不準,都,都要不要闖,到現在一出去一百多臺車這種隊伍。過去不允許隨便喫飯,官員一喝茅臺一百多萬一瓶。中國的餐飲業從這個2012,2013年齊跌了50%到現在翻了一倍還多。腐敗更加猖狂,什麼意思啊。然後現在國際上美國給中國大搞貿易,啊,貿易戰,弄矛盾,江家王家在美國的勢力比你習大不知道多少億倍去了。這些人一搞內外呼應,習近平同志下山吧,要不下馬吧,要不你見薄熙來去吧,就讓他去見薄熙來去了可能,這是可能的呀,對不對啊,咱願意看到這一幕嗎?但是,我想說的是,我們要幹什麼事,我們需要的是共產黨最好它不要在中國啦。你再健,你習近平,王岐山,你江澤民,我們纔不care你呢。你能活多少年,我還那句話,我再等你10年,你能怎麼着,你怎麼都着不了。
但是共產黨必須要離開中國了,這共產黨禍害中國禍害了70年啦。文化大革命死了那麼多人,人喫人,啊,相向易食,亂倫。現在是什麼,每個官員家裏的錢,我在推特上看到的,又是一個縣長一個處長家裏都是幾億人民幣。財政部的副部長張萬春,那我哥們,啊還有那個那個王保兒家裏都是幾十億現金,幾億歐元,幾百億存款在海外。我用法律我負責任告訴你們那是真的。這麼多貪官,怎麼來的?從文化大革命到現在,共產黨好了嗎,沒好,我們被你禍害死了。我們天天有楊改蘭的事情發生,天天被城管,人給糟踐。夜總會里邊沒有老百姓,沒有賣糖葫蘆的,沒有賣豬肉的,全都是你共產黨員。我們再讓共產黨管這些下去,我們國家,這個族,就滅了,就完了。我們希望的不僅僅是哪個黨員是哪個書記倒黴,你早晚都得倒黴。你早晚都得換。我們希望把我們的錢還給我們,把這個國家還給我們,讓中國的老百姓說了算。
現在習上來和王岐山說什麼,黨管一切。黨管一切這個詞,你聽這天下還有這不要臉的話嗎?黨管一切。管天管地管拉屎放屁,中間還管生殖器。黨管一切,一切都要聽黨的,你聽這還有再不要臉的話嗎?一切都是黨的,你聽到了嗎?你聽到了嗎?一切都是黨的。爹媽兒子閨女都他的,所以說天也是他的。你喊一聲“公平嗎?”,“犯法”。上街買菜,城管。啊你說,你是搞個大貨車,又罰款。退休了,給國家幹了一輩子的老兵回家,沒飯喫,沒學上,去討討公平,抓起來。在政府裏叫官員,退了休的叫什麼,全部是維穩對象。

2019年1月25日
第三個觀點,我告訴你美國人,就說什麼?我們現在國家發展第一,什麼民主、自由、公平?胡扯。我們賺錢第一,老子賺錢第一。就是說海航的飛機怎麼飛,第一重要。你美國死活不重要,中國老百姓?那就是「該喫草」,就這麼簡單。我說的,就是用生動的生活語言告訴你們。他說這我都聽懂了,手都發抖。但是,請我告訴你的,你見西方媒體有一個說王岐山壞話的嗎?然後,旁邊有一個報紙,班農先生的報紙叫《FT》,在說–現在的世界,經濟運行還是中國,王岐山很了不起。我說你去想想,在幾個月以前,在新加坡,人家布隆博格振臂一呼,王岐山是世界上,中國最有權力、最有影響力的人。我說今天,當年海航的股東,是王岐山多次見面、侃大山的人物,索羅斯振臂一呼,要乾掉習近平。但是,不提王岐山,我說這叫「中國政治」。我可以告訴你,「習王」必有一戰。要麼玉石俱毀,全完蛋,要麼就一個倒下的。一定這結局,只有我郭文貴從開始爆料就這麼說。
一個媒體大亨,超級大亨,要參加春晚。說我就是全力以赴,要收拾習近平,我跟他見過多少次面。我說,對不起。你要都說習近平,你就別來了,我就不讓你來了哈。但是,索羅斯這一仗可不要小看嘍。從本質上來講,這是一場跟布隆博格以後的,巨大的跟西方世界的一個的轉折點,歷史性的轉變。支持索羅斯的人,可不是少數。布隆博格也不會選總統了,找了一個代理人出來了。軍人,英雄,會代表他來選總統。那布隆博格、索羅斯現在都是支持王岐山的人,硬抗習近平。我在華盛頓感受到了,接下來很快,全世界,特別是歐美世界將有一大波人,直攻習近平,不會提王岐山。就短短的這不到十天的時間,竟然有這麼多國家領導人和具影響力人士說,郭文貴,你的Rule of law 基金,我們要捐大錢。但是,你不要反王岐山了,哈哈。我說對不起,我還得反王岐山。噢,你跟我們反習近平吧。我說對不起,「郭七條」管用,就是那句話。然後就問我,你是不敢反還是不想反?我說兩者皆有。
很多人跟我探討,說現在,這場「爆料革命」的結局將是什麼?頭一段時間經濟危機是什麼?我說我認為習近平要是有大智慧的話,借著美國這次所謂的「中美貿易戰」,就把中國該乾的事兒都乾了。民主轉型,先法治嘛。然後,跟西方建立良好關係。我說這個黑鍋讓誰背呀?讓你美國背,你不是要搞貿易戰麼?老子都答應你了,「結構改革」,我全答應你了。我下來啦。然後,宗教自由。一定當然在法律範圍內噢。在法律的控制下,宗教信仰自由。把新疆這個抓的人都放了,叫達賴喇嘛回國。接著你美國這兒,市場開放。當然,都是在一定的條件下,不傷害民族、國家利益的情況下。

2019年2月27日
昨天啊,有一個哥們,是我在國內每年大年初五我必去拜的地方,必然去拜的地方,中國叫做道家,高人,高人。這個高人啊,也兩三年沒跟我聯繫了。我最後一次見他,是當時和中紀委的領導,坐著私人小飛機,還不是我的,租的,租的。因為去道人的地方了,我的飛機太大,還停不了,旁邊有個軍人小機場,小一點兒,所以我就租了一個叫豪客800。跟著他全家嘩啦嘩啦飛去啦,跟著他也去拜一拜。結果拜完以後,人家就懷上孕了老婆,40來歲了生了一孩子,他也升級了。這個道人挺神,經常我讓他也給我看看。但是我從來不讓他給我看我的命,他每次都把我說的神的不得了。我介紹了很多領導讓他看啊,這個人還真是挺厲害,從來不要錢,不要錢。而且從來不接客啊,不是晚上那個接客接客,不是開門接客,紅包老塞那種,輕易不見人。在深山老林裏呆著。我那時候傻乎乎的,見神就拜,見大仙就去。那時候跟那個林強局長,就被那個弄蛇的王林,給弄了700萬,當天就匯了700萬。我們林強局長說,給700萬,給他700萬。我說給吧,馬上打電話,從機場,給他700萬。這哥們王林,拿著700萬沒變蛇,變了悍馬,拿錢買悍馬去了。所以說很多江湖高人我都見了,包括專門飛到重慶,成都,見山裡面的幾代人沒出過山的,啥神人都見過。
所以說這個宗教啊,政教必須分離,錢和教必須分離。政和教不分離這個世界大亂,錢和教不分離,世界大亂。你像王林那號人,哇塞,牆上掛著和中央領導的死的活的合影,沒有沒跟他照過相的,中央領導老婆孩子沒有沒和他合過影的,明星沒有和他不在一起的,這成這個啦,那不亂套了嗎?然後一搞就幾個車皮的煤啊,什麼油啊,一打電話就是省長省委書記,嚇人你知道嗎?所以王林最後掛了吧,王林也應該,說實在話,他在哪國也得掛,太能忽悠了,成天說要拯救世界。跟那個健力寶的張海是一個德行的,一說就是菩薩化身他了。昨晚做了一個夢,跟他商量,讓他做哪國的總統去,他決定不去。然後給他商量,讓他當廣東書記,他不去,當中國主席拯救中國,他不去,哈哈,都這號人。
但是我見的這個人,你別甭說,他還真不是那麼玄乎。我去過那麼多年,就因為他不玄乎,也不主動伸手,我去了幾年以後,就給了他500萬塊錢,當時500萬也是大錢了。當時2002年,2003年,500萬給他,現金,拉了一大車,他看了一眼,給這麼多啊。好吧,就收下了,500萬。現在關係也不錯。這個人還真是,有些事他給整對了,但有些事也沒整對,比如說,十七大他沒整明白,說的事不是那麼回事,說十七大肯定不是胡錦濤啦,胡錦濤完蛋啦。但是,他又說了個但是,胡錦濤要是的話,胡錦濤就能幹到十八大,還真能幹下去,但他過不來十九大,當時有這麼個「但是」。你說他對不對呢?算命先生一說「但是」,就把你但是沒了。然後十八大前,我還專門問他,我說十八大會什麼情況,他說,「喲!妖孽四出,錦濤完蛋」。特別有意思,他說「他身邊人,都是大凶,你必須遠離」,誒?我說這個人說的挺對,十八大發現了,你看看,這傢伙,確實妖孽四出啊。據說,周永康見過他,他給周永康就說了三字,就說了仨字,一個是「完」完蛋的「完」一個是欺騙的「欺」,一個是「殺」。「完」「欺」「殺」,結束啦。他弄不明白,這人啥也不說,就說了三個字。
那時候周永康牛著呢,那牛得很,誰知道啥事,現在看來真對了。我當時問過他,我說我覺得共產黨快完蛋,啥時候能完蛋。我一問到共產黨要完蛋的時候,他就看看我,閉上眼睛,掐一掐,就看看我,點點頭,從不回答。我還真問過他王岐山,我說那王岐山,怎麼就對我那麼大仇啊?我說他是屬鼠的,這個習近平你看是屬蛇的。王岐山屬鼠的,曲龍屬鼠的,班農屬蛇的,還有另外倆個高人也是屬蛇的,屬蛇的跟我都很好,屬鼠的跟我也很好,結果發現屬鼠的王岐山和曲龍,就是害我的人。還有李友,李友也是。我曾經問過幾個人,我說這幾個人,這幾個咋回事。他點著曲龍說,此人為小人,務必遠離。而且此人大凶,絕對是大凶。然後王岐山看看說,「此人啊,這個人可是天下之地魔,地魔,地魔。」我說地魔是啥啊,他也不解釋,這個人從來不解釋。後來,我就說,習和王倆人很好,然後我說,這兩人很好,我又說另外兩人。結果呢,老人家看了看,,就是說,這個這個這個,結果一說,後倆人全讓他說對了。一個死一個進監獄了,當時是最看好的。
我就跟大家說,其中有一個就是孫政才,孫政才也進去了,所以說和孫政才我當時堅決不來往,但是昨天跟老人家聯繫了。我說最近江湖之上,江湖之上,各種聲音都來了,現在的國際形勢,他每次都說,你想說啥,你先說,說夠,我就給你回答,基本不超過十個字。所以我就跟他噠噠噠噠說了半天,我說你看這個,委內瑞拉,這肯定是慢慢要虐死他,只要是跟中國好的國家,只要是快完蛋之前,中國一定乾兩件事,中國外交部,中國政府出來抗議。說你們美國呀,你們西方國家不要干涉別國內政,只要中國一說這個話的時候,這國家嗝屁了。就中國已經認為嚴重了,你干涉別國內政了,中國外交部官方的干涉內政,你就是快嗝屁了。例如伊拉克,例如利比亞,例如南斯拉夫,這就肯定的,你就往後看去吧。所以某個軍人領導跟我說,只要中國共產黨認為你已經干涉內政了,中國已經高聲呼籲的時候,基本宣佈你結束,我說委內瑞拉結束了。接下來就是古巴,接下來就是北朝鮮,不會有什麼好的。我說這一系列。同時你可以看到,亞洲崛起,包括越南,對中國絕不放心的越南,印度,巴基斯坦,整個看到緬甸,柬埔寨,特別過去紅色高棉的整個家族,被殺幾百萬人的仇恨,逐漸擡頭,這一系列的國際形勢。
再一個我說經濟上,中國這個經濟,這兩天股市剛剛要催回來,這還沒簽協議呢,股票大漲,結果全部是大股東出逃,嘩嘩全跑。我說,企業家都外逃,邪人當道。另外最近,從春節前到現在,最多反應的讓我爆料的就是,幾乎是支持我爆料的,我從沒跟戰友們說過啊,我今天告訴大家,幾乎80%的人對我都提出了意見。什麼意見啊?都認為我不反習這不現實。大家都說,完了,中共是完了,文貴你絕對改變了中國,你絕對是把中共送進地獄去了。但是你不反習不實際,必須反習。然後說,我們支持你,但是你不反習這個不行啊。基本上我沒跟你們說。法治基金成立以後,反對我最多的就是國內的老領導們,和一些體制內的戰友們。體現最為明顯的是軍方人士,軍方人士和軍方退休人士,堅決反習。你不反習,那意思就不支持我了唄。
我問他,我說我現在啊,我這個郭七條,您也都明白了,我也跟您說過。雖然很久沒跟您溝通,我堅持到今天。我說至於說海外的一些人我不在乎,什麼這出來一個那出來一個,什麼狗屁玩意。誰要能拿出300億來,美元,把共產黨給弄了,誰要能把你270個員工抓到監獄去,誰能讓你的18個家人全進監獄,五抓五放,三抓三放。然後誰要能讓劉延平跑到美國紐約來跟你見面,還低三下四求你,誰能讓孫立軍喊你大哥,誰能讓中國政府,共產黨給你弄6萬多個中國華人遣返,還有這個北朝鮮金正恩所有的錢財,金正恩的DNA,釋放美國在中國被關押的200個人,誰要是能拿出幾千億來,兩個賭牌,我現在才知道是兩個賭牌在做交易,澳門,明確簽了協議的兩個賭牌,分給幾個家族,Steven Wynn,Elliott Broidy,還有某些某些人啊,兩個賭牌。誰要是能讓共產黨這樣,誰要能被共產黨列為第一號敵人,像郭文貴一樣,和剛才那事能發生,我也就服你了。哎呀,是吹狼蛋,我都是瞧得起你了,你是吹那個老鼠蛋,你知道嗎。所以,我根本不在乎海外,我在乎的是國內的所有的體制內的戰友。還是那句話,推翻共產黨還是靠9000萬黨員和國內的同胞,別指望任何國家,也甭指望任何外人,是不可能滴。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說老人家,我就想問兩件事,您認為我接下來,我的戰略,我從來不跟他說。我說您覺得習王是什麼情況?還有一個,共產黨能不能過了2020?老人家給了我個答案,我很震驚,很震驚,很震驚,相當震驚,哈哈。感謝啊。他也暫時看不到視頻,要過幾天才能看到視頻,山裡邊旁邊幾個人,有意思,他老人家說的有意思。
其中就提到,這老人家真不簡單,他說,我們這個旁邊周圍的老百姓,大多數都看你的視頻,都看你的戰友們推的東西,有的人是打印出來到處發,有的人是上山互相送。戰友們你們想想,有多讓人感動啊。這麼老遠的一個西南山脈之中,戰友們盡然是能噴出來咱們講的重點,所以戰友之聲這個文字整理太厲害了。而且人家還明確的說,那個路德和SARA的節目都看,都在看。還有過去那個小哥。他說,你們那個政事小哥也消失了,那個小夥子不錯。你看這個影響力有多大,戰友們,盡然能影響到那去。他說非常重要,你要看兩件事情,民心所向,民心向你。他說:民心向你。民心向你,不是向我,是咱們戰友們的爆料革命。然後他說,你打開當年我給你的3個紙盒,打開三個紙盒。他當年給了我3個紙盒,他說需要救命的時候你打開一個看一看。我是趕快翻騰了半天,我是真覺得他老人家不對勁啊,我就把其中一個紙盒打開了。打開以後我傻眼了,這是十八前,在我和我家人開會,說我們家要面對這一個最大的,整個中國要變天的時刻,在此之前,人家給我寫的。戰友們你們想想寫了什麼?你們想想是什麼呢,戰友們?上面寫的一個是「習」,「亡」是亡掉,死亡的「亡」,「岐」是岐山那個「岐」,然後是「山」,「山」後面一個X。大家去卜卜這個卦,看看是什麼卦,大家去卜卜去。
戰友們,太恐怖啦,太恐怖啦,你要說這道家不行,這道家咋就說那麼準呢?天機,這天機一來這黑客馬上黑,我估計這電話可能真是被他們截聽了,他們的電話也不保密,也不是衛星電話。這個,大家懂卦的人去卜一下就可以了,就明白啥意思了。這卦竟然是能在十八大以前給我,說實在話我真就沒想到啊,沒想到啊。民心現在向咱們,習亡岐山。「民心向郭,習亡岐山」,這太可怕了。所以,當我翻開那一看,老人家剛才說那話,他說,民心向你,你去打開那包去看去。我一看後面就寫著,很小很小,還是橫長橫長的。這我一定要留著,這原筆哪天我得貼到咱天安門上去,弄好把它放大掛到上面去。這老人家要是說靈了,我要帶著所有的戰友上山給他磕頭去。這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戰友們一定要記著我今天說的,如果這一天真讓他說對了,咱們大家一定要上山。他,你說這你懵不了,十八大以前啊,十八大以前。他就能寫上「民心向郭」。你說那時我沒想爆料呀,對不對呀?他啥能民心向郭呢?現在咋又民心向郭呢?怎麼就「習亡歧山」,這咋就懂呢?大家你們去把後面那個X,像X一樣的,那個左長右短那個。大家去看一看,哎呦,我興奮,我這睡不著了。這是命啊,不,真有點兒玄乎,戰友們,什麼意思嗎?這是呀?啊?辛亥同人掛。哎,有高人啊,戰友們,你們往後看看,這要是瞎掰著,這瞎掰上天看著呢,不是瞎掰呀這個。
這可了得了嗎?這還了得嗎?他為啥十八大以前就知道,啊,他為啥十八大以前就知道?還有一個這當年這個周永康這個,他咋就能說出那幾個字兒出來呀。所以戰友們這真有點兒邪乎,這今天必須得給大家報平安,分享分享,這想乾啥?說半天我給人家噠噠噠半天,人家就來了一個,他就看這個事情,民心向你,當時沒說向郭,這前面你打開,我給你寫包上,這都是我離開前,我離開前。這個乂可不是這個X,是這個一點兒一橫,一長一短。所以戰友們有點兒懵,有點兒懵,啊。這是啥意思呢?啊?順天應地,是戰友說的,跟著七哥上山去給老人家磕頭,真的要。哎呀,這老人家我希望他一定活到2020年,他年齡很大了,年齡很大了。大家記得,當時金泉廣場朝東的時候,是鳳凰。本來這個樓是朝南的,我曾經問過他,他看了看,他就頭一扭,朝這邊吧。所以說是鳳凰的頭是朝東的,我龍頭是朝中南海的。所以說一鳳,一龍一鳳,龍鳳呈祥。所以你從那個機場一過來,你就看到那個金泉廣場,喳喳喳,轉著轉著就轉盤谷了,轉一圈你躲不過去。最有影響的兩個樓,當時他老人家看的。這老人家實際上中南海人都知道,都讓他看。據說,習、王本人都讓他看過。多次讓他看過。王還把他請到家裡去,多次啊。現在民心向不向郭,我不敢說。咱爆料革命戰友們看來是啊。所以說戰友們,看來我們真是上天賦予了我們使命啊。想不乾好,都不中啊。千萬千萬吧,千萬千萬。
你看昨天我們的另外兩個律師,是昨天上午在紐約出庭,就這個葉寧跟熊憲民案,葉寧這個爛律師。結果律師人家來見我,人家來開會,我本來沒給他見面,順便來打個招呼。我說你們怎麼看這個事啊?結果人家說,他說我們從來沒見過這樣講英文的律師,聽不懂。另外一個去了人家感覺葉寧講的英文,沒人聽得懂。他自己哇哇哇,其中上午有人跟我見面說,他曾經見過葉寧上去,他說就是個爛人痞子,啥也不懂,胡攪蠻纏。連個文件也沒有。所以說戰友們,剛才又斷了一下,又斷了一下,又斷了一下。那麼我就問我們的律師,我說你們怎麼看這個案子?其中一個律師告訴我,說我們從來不瞭解中國人在海外的情況。也不瞭解還有這麼個生意叫政治庇護,他說更不瞭解還有這樣的中國律師,還有一幫這樣的中國人。然後他問我,你為什麼要花那麼多錢,那麼多精力,你要乾這件事情?我說我一定要通過這些每一個人的案子,讓所有的美國人和西方人看到,中國人長得不都是那樣。中國人生活在西方也不是像他們那樣靠騙的,我們一定讓西方改變對中國人的觀感。而且我們要讓美國人知道和西方人知道,這些人是對西方有危害的。我給他講,他非常激動,非常激動。特別激動。
那麼昨天上午的時候,一位美國律師給我發信息說,郭先生,西方的現在民心和民意。然後他說,現在都在跟著你走,希望你務必慎重。他太太是臺灣人。說他太太願意給我們做義工,然後是太太中間幫我們翻譯了很多英文,謝謝你,謝謝這位戰友。做為臺灣人你對我那麼高的誇獎和鼓勵,再一個你有這樣的老公感到萬分的榮幸和恭喜。幫我們做那麼多的工作。就在這個上午律師說,民心所向,結果晚上發生了這事。民心向郭,所以我說這個,這咋這麼巧啊?昨天,昨天早上說,在西方說很多人通過我看到了中國人真正的美好的一面,他們瞭解了有一幫中國人在美國騙喫騙喝騙政庇,然後呢,特別是他又是個臺灣的太太,感激我對臺灣的那些說法,希望我一定要叫我慎重,做任何事情。說民心所向。這使勁兒黑,我今天估計超過一百一十億次了。所以說戰友們,大家一定要珍惜,我們現在這個爆料革命的結果,爆料革命的結果。千萬千萬的記住,這不是開完笑的。剛剛卡停了一下,就是卡。這沒動嗎,這就是黑客,完全黑客。所從說戰友們,這兩件事情確實讓我毛骨聳然。有些事情,看上去偶然,實際上他背後裡面都是很多自然的現象。偶然的背後,都是有邏輯的。偶然的背後,都是有科學和有天意的。
昨天晚上,對我精神上有了一個很新的另外一種,我似乎真是感覺到CCP這座大樓真是要垮了。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們要自信,不是共產黨說的那個,要自信,外交部天天喊,美國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美國人不要玩火,結果玩玩火,人家玩火把他錢給玩來了。把咱老百姓玩到美國來了,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結果每次砸的腳都是咱疼,老百姓出錢。現在不但人家搬石頭砸腳,連北朝鮮,第三方觀熱鬧的錢,咱也得買單。人家砸腳吧,旁邊看熱鬧的北朝鮮,咱也得買單。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看事情的本質,整個國際大趨勢。現在你看看臺灣、香港的問題已經引起世界的高度的關注,我這幾天天天聽到從香港回來對香港的事根本沒有辦法接受。然後對新疆的問題,大家簡直無法接受,怎麼會這樣?現在你看到整個西方媒體大轉變。為什麼昨天這個朋友,這個律師給我說,「郭先生,你一定要慎重,西方的民心在跟著你走,大家往回看兩年前你說的話,現在都已經過來了!都在跟著你走。港幣絕對完了,沒未來了。說這黑客使勁兒黑咱,這是極不自信嘛,這是極不自信嘛,對不對啊?現在好了,這黑客還能把聲音給我關了,牛叉啊,牛叉啊。誒呀,長本事啦。估計五毛錢變成美金了。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啊,今天絕對超過110次攻擊。所以現在要牢記在西方,人家是民心所向,跟著咱,在中國,連那個山上的,道家的人,都在轉播咱們的爆料,所以咱說話得注意,務必注意。另外一個,我也沒有想到,老人家說:「你這法治基金我們都捐錢了,我們旁邊小孩都捐錢了」。
你說捐錢,昨天咱們一個戰友捐了10萬,另外一個女戰友是我們羣裡面的,捐了60萬,要求我絕對不能說。你捐,我還要捐,而且昨天是最起碼有幾十個戰友,一捐都是兩年的,就是把自己的收入的10%,甚至有一個戰友是每一個月捐2萬,一樣是24個月。很多這個捐錢啊,來自臺灣的,一捐都是一年兩年的,來自新加坡的也都是這樣,信用卡自動化撥。所以說戰友們,那個一美元千萬別捐了,原來我說那個數量是有幫助的,但是國內捐,你得倒飭半天,1美元得扣掉你3毛多,就是30%給你扣掉,10美金,100美金差距不是很大,咱現實點,咱捐了1美金都給了人家做貢獻去了,而且大家知道你還得倒飭半天,現在先別捐了,1美金我求求你先別捐。

2019年12月14日
說實在話,世界上最狂妄,最傻的,最大的傀儡就是習近平。你會發現這些將軍根本不是他說了算。他覺得他說了算,他的感覺他說了算,絕對不是。咱們走著看吧,說不完。

2020年2月8日
當時非常清楚,一定要在香港,要把湖北的所有的,啊我這說的別說漏了啊,那個那個什麼弄到香港去。王岐山絕不是一般人,王岐山這一招是確實是高,韓正絕對是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是韓正想當黃雀呀。韓正和王岐山那絕對是生死兄弟,就像習和慄戰書一樣,你們未來會看到。王、韓,還有王、韓的這個結盟,上海幫的結盟。王、韓、孟,當然包含了現在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了,是吧,那是曾家的人嘛,王、韓、孟、郭這些人,那孫力軍是執行者,會和習、慄、薛、陳形成對抗,習、慄戰書、丁薛祥、陳希,會形成對抗。兩派已經形成,中間派汪洋、胡春華。這兩派任何一派倒下,汪洋、胡春華就起來了。當然了,習這邊主要是有許其亮了,軍方啊。但是許其亮畢竟是軍方執行者,上層決定。
所以武漢疫情,中央決定保京海的時候,保的是哪兩派呀?保的是習、王派。大家都知道京在前海在後,他不可能說只保京不保海。但是他沒想到的事情,制定政策沒幾天,北京城、北京市紀委大院就死了人了,死了人了絕對保密。後來聽說有相關的醫生也死了。但是到現在,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市委幾乎很少人知道,因爲他保京海保京海怎麼就把第一個就傳染了是北京呢。現在北京,就在大屯旁邊的一個小區裏面,一個公開了,一個一家四口兩個染上的,這一家人的四口兩個染上的,都是當時北京醫院的醫生。這兩個人還活着,還活着。但是,在北京也就是奧運村,旁邊的亞洲大酒店在關着很多人,都是跟這有關係的。現在想鬧明白,咋這麼快這些人把這病情,棄鄂保京海,怎麼就跑了北京這麼快呢?第一個就跑北京去了,上海卻沒跑那麼多,甚至上海沒有官方被染,而北京第一個傳上的就是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北京市警察。那在往上傳,直接到哪兒去了?是吧?所以說從那天起,習就不在中南海辦公了,李克強就去湖北了。李克強就是個傻子,就是個托兒,犧牲品,他腳踩好幾船,你說腳踩好幾船,又想巴結習,還想巴結江,還想聽着王岐山,跟他示好。能過得了嗎?過不了。人家汪洋離他遠遠的,胡春華離他遠遠的,連面兒都不敢見他,開會的時候連看都不敢看他,就怕給論爲跟他是一夥的,逮着機會就罵李克強,證明跟他不是一夥的。所以李克強現在基本上就是那個北京官場的拳擊的靶子。所有人想秀肌肉的時候,照李克強臉上打幾下,證明你看我行。要跟對方展示我跟他沒關係,打幾拳。跟對方發一些牢騷的時候,罵李克強。這李克強就是個出氣筒,也就是現在那個官場上擀麪杖子,用的擀麪杖子,放在那兒裝裝樣兒,現在克強是挺慘的,夠慘的。

2020年5月10日
經過反覆研究今年是共產黨的末年。習和王對中國人的傷害是三到五代人不可逆轉的,但對爆料革命是真正的戰友。任何朝代滅亡都是內部先爛的。王的魔性和習的文革變態經歷加在一起就是潘多拉。以恥爲榮的流氓注意,成了最可怕的獨裁,這就是我們的機會。預測不會超過今年年底。如果沒有香港導火索會在南海,然後就是臺灣,香港絕對救了臺灣。

2020年5月15日
王說自己願意配合中央維持反腐形象,還想幹掉習,他原計劃利用習滅掉黨內其他人,最後想滅掉習,他不樂意了。

2020年12月28日
文墨:郭先生,您好,我是文墨,我來自於美東的香草山農場。我有一個問題是關於你以前說的那幾個錦囊。有一個錦囊說的是民心向郭,然後那個習亡岐山爻,然後還有幾個錦囊估計什麼時候會打開,有這個打開的必要嗎?
郭先生:文墨,現在美東農場真是大了啊,都來自美東農場,得有點兒鳳凰農場、更多的VOG的戰友的問題更好。首先我回答一個文墨的問題,民心向郭、習亡岐山爻,這個錦囊還有現在已經在黨內形成了大家都在流傳的這種民謠。大家要記住,當年朱元璋上臺之前,朱元璋的民謠都得到驗證。朱元璋被滅亡的時候,民謠也得到了驗證。歷史證明,民謠和民心總是有那種說不清的神祕關係。包括這幾天大家看到的國內的這種動盪,這個所謂的封鎖,包括這個萬歲萬萬歲的皇上,現在也是發現腦子也有問題了,這個不知道哪兒還有問題。所以說,這是回到了真實。那麼二零二零年的庚子年,這是歷史以來都是人類特別是中國的大變年。二零二一年的這個辛丑年,這是中國曆來這是戰亂,這個政府更迭,這個社會動亂、饑荒、更迭最多的,變化最多的一年。黨內和民心現在都在說,庚子年是開始,辛丑年是結束。這就像當年大清一樣,我相信辛丑年是共產黨結束的最後一年,決定性一年。但是我們的爆料革命最關鍵的是讓我們的戰友們、同胞們減少損失,減少傷害,這就是我爆料革命的使命。我們不僅要關注的是民心、民謠,我們要做的事情要讓人民和我們同胞減少災難,去拯救他們,給他們希望。謝謝文墨。

2020年12月28日(路德社摘要)
路德在節目中爆料,習身邊重要人士爆料,習總加速師已多次接受血管瘤的介入治療,腦動脈瘤一旦出現破裂,習隨時會倒地不起。習當年在陝西梁家河下鄉時被拖拉機撞過,脊椎有損傷,所以他的脖子是彎的。六個小時前的消息來源,習已經成立國家特別危機辦,他已經徹底廢除常委制,以國安委替代,國家特別危機辦主要成員爲許其亮、丁薛祥、朱學峯和習遠平。
1、結合現在複雜的國際和國內形勢,習的壓力非常大,這對他的身體也有影響;
2、習成立國家特別危機辦的目的就是他一旦出事,讓他的人繼承他的權力,仍然可以掌控江山;
3、當年毛澤東臨終前有八個人手牽手被任命爲常委,當時毛將手中的力量(共產國際以及祕密戰線力量)被移交給汪東興,所以汪東興纔敢消滅四人幫,葉劍英在國內有自己的勢力,所以才保全性命和官職;
4、毛手中的隱形力量最終被移交至胡錦濤手中,最後胡再轉交給習,胡時代沒有利用這股力量,習王時代大力發展這股勢力,習成立國家特別危機辦就是爲承接這股祕密力量,重要印章,91號和94號文件裏提及的祕密賬戶和網絡,以此延續中共的體制;
5、習成立的國家特別危機辦中沒有王岐山與其他常委,一旦這些常委上位,中共國又將掀起一場血雨腥風;
6、爆料革命在滅共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深知中共力量的真正來源,就是這股力量滲透美國,搞亂美國,這股勢力以單線聯繫,只有徹底翻轉這股勢力才能將中共潛伏海外的勢力連根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