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校對 文怡 上傳 安歌

图片来源:The Times of Israel

據Breitbart 12月26日報道,德國經濟學家安東尼-穆勒(Dr Antony Mueller)警告,大重置是真實存在的,它現在正在發生,並將導致比魏瑪共和國更嚴重的破壞。

巴西塞爾吉佩聯邦大學經濟學教授安東尼-穆勒博士說,中共病毒疫情正被全球主義精英用來作為掩護摧毀小企業,加速建立基於 “專家主義、氣候綠色宗教和殘酷的人口滅絕 ”的世界新秩序。

這群全球主義精英–在世界經濟論壇’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建回更好’運動和聯合國2030年議程的激勵下–通過讓整個西方世界的經濟處於近乎永久的封鎖狀態,正在扼殺地方經濟以及成千上萬的工作崗位。

由於目前政府有能力向國民和企業提供補貼和福利金,大多數人沒註意到危機即將到來。問題是:政府補貼能維持多久?這筆錢很快就會用盡。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將比世界上任何壹次都要嚴重,因為西方世界的所有國家將同時變得貧窮,無法互助。

接下來,妳會看到整個歐洲都會出現大規模失業,因為壹個國家拉垮了另壹個國家。所有西方國家–從美國、加拿大到新西蘭和西歐–的經濟都在被破壞。2020年壹直在醞釀大災難,只是現在還沒有到來,但它會比魏瑪糟糕得多。

“在魏瑪,仍然有很大壹部分人信奉宗教–這給了他們壹種社區和互助的感覺。他們也有強大的家庭。現在從西班牙到愛爾蘭,生活更原子化,這將使人們的生存變得更加困難。”德國魏瑪共和國當時經濟衰落,出現了高失業率、貧困和高通脹。即將到來的大蕭條會更糟糕,因為社會更加原子化(小單元化),少了家庭導向和宗教信仰。

另壹個因素將使這次經濟蕭條幾乎是獨壹無二的恐怖,因為所有的小企業都被政府有條不紊地蓄意消滅,所以將沒有任何東西能使普通人的生活變得愜意。

“比如說,我們知道,阿根廷曾經發生過經濟崩潰。但它們總是可以生存的,因為總有小生意–妳可以去修車,去屠夫那裏買肉,酒吧和咖啡館壹直開著。在這次疫情中,酒吧和咖啡館將全部關閉。”

穆勒教授說,這與病毒無關,而與政府政策有關。”真正的流行病將是封鎖帶來的影響”

“我們在2008年就有過先例。妳還記得人們排隊等待從銀行提取現金的照片嗎?這很可能會發生,因為妳會有壹個信貸崩潰……失業會來。政府將沒有資金。這將是特大的通貨膨脹或重大的收縮。

“壹個人不應該把錢存入銀行。人們說:’哦,我有退休金’。但政府不會支付妳的養老金。’哦,我有壹些儲蓄’。但妳將無法使用妳的儲蓄賬戶。”

雖然穆勒預測前途黯淡,但如果西方經濟體明智的話,他預測的災難性情景可能不會發生。他說,眼前最好的希望是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獲得連任。

穆勒說,如果川普總統連任,將結束全球封鎖,全球將會有壹個強勁、快速的復蘇。而歐洲也會隨之而來。穆勒說,”我希望它不會發生。我不做預言,只看現在實際的封鎖影響,未來是什麽樣子。”

評:

數年前全球主義精英們預謀的全球大重置計劃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中拉開了序幕。大規模長時間的封城,使大量中小企業倒閉或被迫關閉,而大型壟斷行業巨頭在瘟疫大流行中獲利成倍增長,企業更加強大,並更有競爭力,使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變得更加狹小,以至中小企業逐漸消失。

小企業的消失,意味著中產階級的消失。貧富兩極分化加劇,極少數人富有,絕大多數人貧窮。人們整日疲於奔命,掙錢糊口。人們大幅度減少旅行,有限度地社交,消費降到最低限度。去飯店吃飯,去影劇院欣賞壹部戲劇,到外地旅遊成為少數人的奢侈。人們每天從主流媒體接受宣傳洗腦,並把宣傳當成真相,堅決擁護政府,把愛政府當成愛國,誰批評政府就跟誰急。

原來大重置概念來源於中共推崇的商鞅馭民五術!社會資源掌握在少數精英手中,他們用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這五術奴役百姓,世界退回至奴隸社會,只不過這是高科技的奴隸社會。

推翻中共,川普連任將破解大重置,還自由和權力於人民,美國將繼續承擔世界自由民主燈塔的角色。

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