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潜水艇2020

审稿:Jenny

m.cqlove.net

昨天晚上的路德节目,真的让我感触良多。节目里提到的几个事情,粮食种子问题,寿光蔬菜问题,我都是亲身经历过的。

我从小生长在江南的农村,主要粮食作物就是水稻。在我还小的时候,水稻播种的种子都是我父母自己培育发芽,然后播种到水田中的。当然,不是实验室的那种培育方式,我的印象中,似乎就是把谷子浸在水里,然后就等它长出短短的芽,之后就撒到事先处理好的一小块水田中。等这些芽苗长到一根筷子高的时候,我们就称呼它为秧,把这些秧苗再一根根拔起来,播种到大块大块的水田中,这个栽种的过程,我们就叫插秧。我是极其讨厌这个劳作的,每次拔秧,手都弄得又疼又痒。因为有些秧苗的根扎得有点深,非得使劲的拔。连续拔上几个小时,对一个小孩子来说,的确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插秧更不要说了,弯着腰,也是连续劳作几个小时,哎,那个腰酸背痛,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

网络截图

那个时候,水田里有很多的青蛙啊,蛇之类的。我喜欢碰到青蛙,肥肥胖胖,浑身黑色夹带绿线条的那种,满水田追着它跑,抓回去加餐。因为平时很少有肉吃。家里养的一两只鸡都是要等到过年才杀来招待客人的。碰到蛇我一般都不怕的。因为水田里的蛇,我们叫它水蛇,是无毒的。咬一口也不是很疼。我最怕的是那个蚂蝗,你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已经在你腿上了,它就吸在你腿上,一口一口的吸血,你都不会有知觉。你还不能用蛮力把它拽下来,万一它的身体被你拽断了,它的头就留在你的皮肤里,据说是会钻进你的身体里的。所以,我是很怕这个的。每次干活结束,去河里洗脚的时候,都要反反复复的检查脚背,脚底,脚后跟,腿肚子,确定没有蚂蝗了才放心。即使是几十年后的今天,有时候还会梦见蚂蝗吸在腿上。可见,这个东西真的是童年噩梦。

但是后来,水田里的青蛙,泥鳅,黄鳝,蛇之类就很少见了,连蚂蝗也不大有了。因为大家都往水田里撒化肥,之前,施肥都是靠人畜的粪便。我记得很清楚,有次去那个秧苗田,看到那个田里好多死麻雀,估计好几十只。原来那个时候大家已经往田里撒一种叫“火暖丹”的东西,我不知道名字是不是这么写的,应该是一种杀虫剂之类吧,那群麻雀去那里觅食,吃了那个水稻种子(秧苗就是长了芽的水稻种子),整群的麻雀就这么都死了。

再大一些的时候,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不种水稻了,因为种水稻卖亏钱。大家都只种一些口粮,大部分的农田改种草莓。就像郝海东先生描述的那样,我们村所有人家还真的是这么干的。草莓在上市之前,都会打3种药水,一种是催红素,让所有的草莓看起来都红扑扑的,特鲜艳。第二种是催大素,增加草莓个头的,第三种是催甜素。所以现在的草莓都很甜,而我小时候的草莓也好,西瓜也好,都是不那么甜的。但是家家户户都会单独留出一小块地的草莓,不打农药,不打激素,那是留给自己吃的。虽然大家也都知道打这些药水不好,但是也是无奈之举。种草莓就是为了生计,为了挣钱,你要不打这些东西,你的草莓就卖不上价格,上门来收购的水果贩子也未必要。草莓如果成熟了,不尽早采摘售卖的话,就烂在地里了,那个时候可就血本无归了。所以郝总说寿光菜农的做法,我是完全能理解的。所以,毫不夸张的说, 中国的老百姓,特别是底层的老百姓,每天每顿都在吃农药。种草莓的不吃自家打了药水的草莓,但是得吃别家打了药水的西瓜,种西瓜的呢,不得不吃别家打了药水的蔬菜,而种蔬菜的又不得不吃别家打了药水的草莓…

这个就是为什么,现在中国的老百姓只要稍有能力,任何吃的,喝的,都想买进口的。因为国内的食品,真的是不让人放心的。

如果你稍微深入的思考下,你肯定会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个答案其实显而易见,一句话:都是中共做的孽。详细的也不在这里多说了,不然说个七天七夜也说不完。你何不仿自己去探寻一番?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