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撰:文悅

審閱:WLQF

據【立場新聞】12月15日訊:前立法會議員、前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上周宣布流亡美國,並與家人斷絕關係。他14 日晚接受《立場新聞》視像訪問,透露自己將會申請政治庇護,同時繼續進行國際遊說工作,倡議金融制裁香港、為97 後年輕人爭取「救生艇」,以及在海外設立影子議會等。

他坦言掛念香港的人和事,會視之繼續做遊說工作的動力,「我真的好希望,有一日可以回到香港……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宣布流亡後三天,梁頌恆接受《立場新聞》視像直播訪問,他透露自己已在美國安頓好,生活暫無問題,但就坦言每日仍不斷見到有人被捕、被檢控,「心情不好受」,特別是自己身在異國,「好多人都是原本認識,一齊希望做到某件事情,但實際上我們距離很遠,感覺上沒任何事情可以做到」。

他形容,現在這種類似愧疚心情,相信很多在外香港人都有同樣的感覺,「想做點事情去贖罪、買贖罪券」。

同樣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羅冠聰均是有案在身。梁頌恆無案在身,為何仍要流亡?梁頌恆解釋自己自 9 月衝擊立法會案出獄後一直被跟踪,可能已在政權的「雷達」上。他認為現在留在香港變得更危險,當局採取「先抓你再說」的態度將異見者困在香港,民主派根本無法對應,因為執法權在政權手上,「司法系統有多少能夠站得直、行得正做,我想大家心裡都有個答案」。

他表示,當黎智英推特上追踪各國政要都成為呈堂證供,自己亦有被通緝的心理準備,「除非我完全不說話,無論如何都一定會觸犯(國安法)」。

梁頌恆承認自己此前在「國際線」上做得較少,但過去做得比較好的骨干成員目前亦難以離境。他希望當支持香港仍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共識時,爭取針對金融系統上的製裁,以減慢中國對香港等地的壓迫;亦希望為97 後出生、沒有BNO 者,爭取「救生艇」計畫,以助他們尋求政治庇護,「起碼讓每一個人有逃生門」。另外他亦會支持正流亡英國的前英國領事館職員鄭文傑,在英國成立「影子議會」的計劃,「尤其香港很難再有一個 合法正當 的議會」。

他又稱,目前的遊說工作反應正面,「香港人去年的努力在好多人心中留下了一個位置」,「香港人可以放心,(美國)兩黨共識,對香港支持,是真實地存在,短期都保不會改變」。他表示,自己將會申請政治庇護,預計審批時間為半年,期間會繼續國際遊說工作。

對於自己、羅冠聰及許智峰,三位分別代表本土、自決及泛民的政治人物相繼流亡,梁頌恆認為,這正正反映了在中共治下,港人生存空間不會因為政治光譜有異,「只要你的信仰是民主自由,而這些是講從中共手上拿回權力,你就是中共敵人」。

他相信,今日的情況下已無需要再分本土、自決及泛民,而自己與羅冠聰及許智峰亦會為同一件事努力,「努力令香港變回一個我們回得去的香港」。他坦言,無可避免會掛念所有認識的人與事,「這是其中一個我會繼續去做(遊說工作)的最大動力,我真是好希望,有一天可以回香港,回得去的香港,會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香港」。

戰友觀點: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傳道書3:1 )

相聚有時,離別也有時。這些日子以來,港人的種種告別似乎突如其來不期而至,雖然悲涼,但又在意料之中。

這些離別多為不能聲張,沒有踐行,甚至道一聲「珍重」都不敢,而且都是「君問歸期未有期」。

決絕的,一去不回頭的告別除了人,還有許多習慣,一些生活方式和某種原本根深蒂固的信念:有某名牌本地大學,校方居然報警抓自己的學子稱其違反「國安法」,引發學生會發錐心泣血的「何罪之有」長文聲討;有某電視台突發性大規模裁員,而且目標多為政治敏感題材欄目員工,因此產生的員工總辭和該電視台海量退訂潮;有在本地的一家老字號銀行,被爆出與港共沆瀣一氣,隨意凍結民主人士銀行戶口後,香港民眾一窩蜂湧至其各分行擠提的「壯觀」場面~

昨日之日不可留,在這個離別的大時代中,願所有留下的和遠走高飛的港人都能鼓起勇氣,創造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梁頌恆專訪』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