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7月12日,郭先生说:我今天告诉大家,我有绝密的信息和证据,共产党从(2019年)12月26号起,所有的政治局和当地的省级干部都吃羟氯喹。你们有一天会知道,路德,路德先生,还有我们的墨博士,还有我们的闫博士,拯救了天下多少人。共产党12月26号就已经发羟氯喹了。武汉国防学院的,那个地方12月的20号左右就开始施行进出禁,就控制了。
2020年8月29日,郭先生说:我已经吃羟氯喹了,没有任何副作用。因为我们三个月来推广羟氯喹,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路德节目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羟氯喹管用。
2020年9月9日,郭先生说:我这没打疫苗,但是我是真吃药,我吃羟氯喹呀,那个阿奇霉素真的不能吃,我觉得。

附注:2020年8月以前郭先生直播中有关硫酸羟氯喹的信息请参阅:郭爆料串珠(二十三)硫酸羟氯喹能救命

2020年7月12日
冠状病毒来自中共。我请问他们,我说中共高官怎么没有死的?你巴西总统都得了,刚刚我说你们巴西要不要脸,我说你的总统是我和班农的好朋友,孩子也是好朋友,说反共,你又直接跟共产党开会去了。我说你看看得报应了吧。那不要脸,给点钱你们就这个德性。你毕竟染上病了,这病毒它有灵性啊,我说共产党高官为啥一个没得呀?我告诉所有的大家,我今天告诉大家,我有绝密的信息和证据,共产党从12月26号起,所有的政治局和当地的省级干部都吃羟氯喹。你们有一天会知道,路德,路德先生,还有我们的墨博士,还有我们的闫博士,拯救了天下多少人。共产党12月26号就已经发羟氯喹了。武汉国防学院的,那个地方12月的20号左右就开始施行进出禁,就控制了。这羟氯喹不是开玩笑的。巴西总统别吃羟氯喹呀,他吃羟氯喹,你找共产党去。刚才我还说他呢,你看你们国家总统,多下三滥啊。头两天班农拿手机说谁谁说打电话说他染上病了。我说他该得,亲共去吧,是不是。这些流氓政体就是这德性。
……
人家路德先生是最早开始爆的,人家顶着最大的压力讲出羟氯喹的。

2020年7月31日(战斗室)
闫丽梦博士:我的情报来源告知我中共高层在服用羟氯喹。傅欺敢做测试证明他没有服用羟氯喹吗?羟氯喹很有效果。这个药被WHO列为安全药品已二十多年了,孕妇儿童都可以服用。美国投资巨大资金开发疫苗,使用现成的安全药品羟氯喹会使相关利益集团受损。这跟比尔盖茨基金也有关。

2020年8月1日(战斗室)
闫丽梦博士:中共国的干部到一定级别的知道羟氯喹管用且在服用,部队医院和大医院的医生也在用。但是一般老百姓不知道,因为WHO和中共想让人们相信这病毒没有特效药。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他们怎么从从研究机构得到资助,这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链,且不惜牺牲这么多人多生命。

2020年8月2日(战斗室)
闫丽梦博士:中共高层无一人感染,我有情报证明他们都在服用羟氯喹防疫,却向百姓隐瞒,福奇博士2005年就知道羟氯喹对SARS有效,那么为何不用于加强版中共病毒。安全计量下孕妇儿童都能长期服用,我每天也在吃羟氯喹。

2020年8月4日(战斗室)
闫丽梦博士:所有在医院里的案子都是重症和后期患者,他们没有把早期患者的情况包括里面。我同意花大价钱在疫苗的研究上,但是在预防和早期的情况下应该使用什么药物同样重要。氯喹对于抗病毒复制特性上是非常适合做早期药物的,更不要说价格便宜性价比非常高。(请在医生指导下服用)中共高层确实在用羟氧喹来预防CCP病毒,甚至从去年12月底就开始使用了。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人知道出现了一种新的肺炎,COVID-19。另外我想强调的是,从2020年1月29日起,墨博士通过路德社在世界上首次向中国观众传达这一信息。科学证据表明羟氯喹可用于CCP病毒的预防和早期治疗,是非常有效的药物。想象一下,如果这个病毒不是来自自然,是来自实验室改造的,不管他们改变了具体的(哪一个)核酸链,用常识思考一下,我确定人们可以理解。如果让这个病毒继续变异下去,不管是羟氯喹,还是疫苗——全都不管用。

2020年8月12日(摘要)
这几天闫博士的报告让共产党疯了,这几天爆料革命对西方的影响,澳大利亚、西方、研究机构、意大利,都在站出来对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重新审视,各大严肃媒体都后悔在去年12月份没听我们的话。羟氯喹是路德社最早爆出的,我们的墨博士提出的,我们多少人承担的风险。当时我们都害怕,这是共产党一个骗局,把路德弄进去。我们知道共产党有这计划,但郭先生认为他们不敢,可是她们就是敢了。就像香港一样,超出我们想象,知道共产党是魔鬼、是潘多拉盒子、有生物武器,但是没想到它真的敢用在无辜的老百姓身上。

2020年8月16日
下一步的重点工作,推动新西兰政府硫酸羟氯喹的合法使用、非处方药的打开。

2020年8月23日
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一定更猛烈的、更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全人类都没有人准备好,这帮流氓政客无处不做,操作、虚假、侥幸、利用,太可怕了。上天到了惩罚人类的时候,人类太贪婪了,你又没招。各国政府很多都等着老百姓死,都在利用选举。羟氯喹最起码目前管用吧,没招,不让你用。没招也不让别人有招,没解药也不让别人尝试任何解药,没有疫苗也不让别人有疫苗,这个问题上全球无好人。中国14亿人就是给你吃羟氯喹,你吃得起吗?美国开放羟氯喹是所有人就能得到羟氯喹吗?

2020年8月29日
美国太腐败了。美国政客希望十亿人死,也不要自己犯错误。我已经吃羟氯喹了,没有任何副作用。因为我们三个月来推广羟氯喹,得罪了很多既得利益者。
……
路德节目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羟氯喹管用。

2020年9月9日
我昨天我问美国的几个朋友,问你相信美国只死了18万人吗?哦今天好像19万了,好像是18、19。这绝不可能,只能多不会少。多在哪去了?我在四个月以前,我说川普总统未来最大的麻烦就美国人要跟他算账。你不是说习近平跟你是哥们儿吗,你不是说这个病毒四月份就没了吗,你看现在来了吧,报道都来了。这就是共产党的安排的局,就是要干掉你川普总统,就是要干乱你美国。川普总统就相信他啦,相信共产党啦,麻烦来了吧。啊,现在知道,美国可能更夸张的病毒时刻即将来临。所以你们要小心。你看我们办公室现在真的是很小心,我看大家都百分之百都戴着口罩,百分之百。
我这没打疫苗,但是我是真吃药,我吃羟氯喹呀,那个阿奇霉素真的不能吃,我觉得。我那天吃了,一下午,谁亲谁近,我是真感觉。这个那天啊,这个咱们某战友说郭先生,我要跟你通话。啊,我通话说完以后,一会儿,郭先生,能不能这样这个事儿再通个视频,我说可以。啊,他不知道啊,我就吃了羟氯喹,因为见了很多人在船上。然后又吃,我就吃了片阿奇霉素。吃羟氯喹没事,吃了阿奇霉素,立马进洗手间。12次啊,哗啦哗啦的拉呀,然后我就给科学家给路德说了啊,在这又弄一次13次。我就然后呢,这个科学家吓坏了,哎郭先生让你赶快就这样那样给我出招,赶快弄啊。然后路德先生真亲,这时候感觉是真亲了。路德马上郭先生这样那样,路德真紧张。就是科学家、路德你疼的你不白疼。你能感觉到疼这俩人,真的是那会儿你都感觉暖暖的,真的心里边儿,暖在心窝里,暖在心窝里啊。就是关心你,我就当着人面儿,我这不开会,我就喝了一碗,这个喝了粥啊,我跟那个G-Fashion的团队又开会又开了两三个小时。G-Fashion那几个战友吓的呀,简直是郭先生你肚子怎么样了,真心真意的。不是那种虚夸的,真心的疼。哎呦,把我给弄的。
但我没事儿,接着第二天就跟唐平妹妹啊,这是唐平就开始录歌了。我录的歌是真的是拉了13次肚子。吃羟氯喹,我觉得是真实的,但是阿奇霉素可得慎重。阿奇霉素可真得慎重兄弟们。那个肚子疼得你啊,就像那个拳头抓得你呀,哎呦,我进去就哗啦哗啦的,进去又回去,这家伙。而我们的安保团队吓坏了,说你郭先生是不是马上,咱不能走,咱马上就对面医院去,我说不用不用。然后呢,我这个私人医生就马上安排用这个,用这个用这个就炖了一碗汤我就喝了。

2020年10月2日(路德推特)
Warroom刚刚采访闫博士,班农先生说福奇不让川普总统夫妇用羟氯喹!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