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新闻:司廷Sting 校对:文迹~见证神迹

12日,华盛顿百万之众集会、游行,挺川,声势浩大,盛况空前。美国人民不服,吃瓜的也不满。天大的事,无非是个“理”字,如今,吃瓜众就来说说这个“理”,瓜籽在喉,不吐不快。

打官司须有“资格Standing”,评评理大概不要吧 ?“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既然拥有“天下”,说说“天下之事”自属应当,论论“天下之理”也没有什么不妥。况吃瓜难免发议论,毕竟口的功能不仅仅是“吃”。

11日,最高法院拒绝德州诉讼的理由是这么表述的 :
“德州无法证明其他州的选举行为如何影响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

1、 就像奥运竞赛,一个遵守运动规则的运动员某甲对服用禁药而获第一名的运动员某乙所提起的诉讼,如果奥委会拒绝接受诉申的理由是:“某甲无法证明某乙的竞技行为如何影响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那可真是匪夷所思了 !

2、 某乙的违法行为如何影响某甲的利益 ?冠军从竞赛结果中产生,违法行为改变了正常的竞技结果,所以影响了某甲的利益。因为所有参与竞技的运动员,都仰赖“公平原则”,这个原则的具体描述,就是“机会均等”,违法就是破坏了“机会均等”,机会不均等,不公平,谁还会参加比赛 ?机会均等原则与竞技者之间的利益相关,既无需证明,也不用司法上的认可,因为竞赛的存在和参与竞赛就是证明和认可。竞赛本身相当于格式合同,参赛相当于签字同意。

3、 依最高法院的逻辑,等于说某甲不能证明”公平”对其产生的司法认可的利益。“公平”本无须“证明”,也无须“认可”,因为“公平“是常识,而常识无须证明或认可。就像一个男人或者女人,其为男为女,既不需要“自证”,也不需要司法上的“认可”。

4、 如果最高法院一定要的话,得先指出,哪里有这个机构,以及该机构的判断标准。如果有的话,其实应该是——最高法院自己,由它来解释公平和机会均等,而不是由当事人来“证明”。事实上,最高法院将这种职能推给了当事人,不但推脱,还以此为由,拒绝立案,讲理的地方,的确很会“讲理”。

5、 判决,应当在审结后作出,而不是接受案件之前。拒绝立案的语气感觉怪怪的,看起来更像是结案判决。还没立案,更没有庭审,判决却先出来了!最高法院不但把自己的职能推给了当事人,也把操作顺序做了颠倒。

6、 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是“诉讼” 本身,是对事实的要求,没有规定对权益进行证明,更没有要求司法上的“认可”。州与州之间的诉讼,经由提起,便为事实,证明不证明的,都不是管辖要件。不是什么“Standing-诉讼资格”的问题,宪法没有规定这种“Standing ”,而是最高法院在提出 “Standing”的同时,认定当事人没有“Standing”,这很不公平。事实上,最高法院对州与州诉讼的管辖提出了具体要件,相当于对宪法第三条第二款进行了“司法解释”。这个“司法解释”可能对未来产生重大影响。是不是合宪,本应由最高法院解释、阐述、判断,但现在,是否合宪,应该由国会作出,因为宪法毕竟是各州签字认可方才生效的。

7、 何以见得德州不能证明其利益 ?你得先受理啊 ?不受理如何证明?有受理在先,才会有“证明”其后。正确的顺序是先受理,后证明,而不是先证明后受理,顺序被颠倒了,一切就无从谈起。堂堂最高法院,以一个不能“服人”的说辞为由,拒绝受理,只能说明最高法院是在——“逃避”。大众期待一个公正而权威的判断,而最高法院不但没有“公正”,就连当事人陈述的机会都不给。所以川普说:“让我们失望”。“逃避“的后果很严重,引发分裂都有可能。德州共和党主席艾伦-韦斯特就发文说 “守法州应当退出联邦”。该担当的不担当,是为“怯懦”;自己省事了,却引来了美国的“麻烦”。逃避的想法既“怯懦”又“不智”, 所以川普总统批评说:“没有智慧”, “没有勇气 !”

效法华盛顿集会游行,列举上述七条,也在最高法院外面绕它7圈,说是抗议也行,说成期待亦无不可,我们能够真正地拥有这种权利就好!川普为之战斗的,不就是能够保有我们的自由吗 ?权利是自由之母,有权利才有自由;言论之权如此,选举权何尝不是 ?

新闻来源 :
Gnews 12月13日
【世事解评】川普总统的棋局
https://gnews.org/post/p643088/

Gnews 12月13日
快讯! 弗林将军:美国处关键时刻 人民决定总统
https://gnews.org/post/p643957/

Gnews 12月12日
德州共和党主席:美最高院挫折可能催生新的“守法州联盟”
https://gnews.org/post/p641894/

Gnews 12月12日
【重磅速递】鲍威尔律师向最高法院提交四个大选舞弊州的紧急诉案
https://gnews.org/post/p640910/
最高法院:
根据宪法第三条规定,德州没有资格提起诉讼。德州无法证明其他州的选举行为如何影响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因无意义而被驳回。
阿里托大法官:“我们没有自由裁量权来拒绝原属于我们管辖范围的案件之申诉。“

文雍 :
随着最高法的9名大法官以7:2驳回德州的上诉请求,人们刚想放下心又悬了起来。
Gnews 12月13日
https://gnews.org/post/p643954/

川普总统推文 :
12月11日 11:04 Pm
The Supreme Court had ZERO interest in the merits of the greatest voter fraud ever perpetrated o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ll they were interested in is “standing”, which makes it very difficult for the President to present a case on the merits. 75,000,000 votes!

最高法院对美利坚合众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民欺诈案的一点不感感兴趣。 他们所感兴趣的只是“诉讼资格”,这使总统很难就75,000,000票支持的案件提出案情!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37790419875352576

川普总统推文 :
12月11日 11:50 Pm
The Supreme Court really let us down. No Wisdom, No Courage!
最高法院使我们失望 ,没有智慧,没有勇气 !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3762089213908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