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雍 |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昨夜基本未睡,满脑子都是最高院的九名大法官,确切地说是川普总统任命的那三名。试图把一不小心种在记忆里的那三张脸剥除,很困难。

《文雍漫谈》专栏开启以来,日日笔耕不辍,虽说名为漫谈,但实际上却比较写实,今天是周末,索性“漫”一下。

难得的晴天,拽着女儿出去走走,疫情以来,她基本没怎么出门,在家除了上网课,就是做义工翻译资料,倒也忙得不亦乐乎。这个亲密的小战友,在这非同寻常的一年,给了我们太多的慰籍。

敏感的女儿看着人烟稀少的街道说:怎么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是真的不一样了,人们之间不再用眼神打招呼,好像病毒可以通过眼神传播一样;也不再互致问候,而是把对面走来的同类当成了危险品,距离还很远就互相绕开。这场病毒,正在一点点地蚕食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友善与温情,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是对文明社会的一种考验。 女儿难过地说:我们是不是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状态了? 无法否认,从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这场病毒改变了太多的人和事,同时也在时时刻刻地拷问着我们心中的道德。包括这次美国的大选,如果没有病毒从中作梗,以川普总统这四年取得的骄人业绩,应该毫无悬念地卫冕,根本不用面对这些形形色色的明枪暗箭。有些事,给人的心理造成的伤痕可能永世都无法弥合。

随着最高法的9名大法官以7:2驳回德州的上诉请求,人们刚想放下心又悬了起来。

今天,朱利安尼先生说川普总统将启动B计划,即“在每一个州提起诉讼”!真担心这样一个个地过一遍之后,沼泽变成了汪洋。我们可以通过视频看到今天挺川普总统的游行声势浩大、蔚为壮观。正义的力量在集结、民意占了上风。但最终,当川普总统取得了胜利,我们,也借此次大选看清了人性,要想继续充满阳光地生活,的确需要强悍的内心世界做支撑。

纵观这次本来毫无悬念的大选,感慨良多,也更加理解了郭文贵先生说的“真、善、狠”,“真”和“善”是目的,是我们最终追求的境界,严责己、宽待人,惟真不破、惟善是从,而“狠”是手段,是我们要达成真善的正道之上对待这些大大小小的沼泽的一种霹雳手段,没有这种“狠”的霹雳手段,“真”和“善”的目标我们永远也达不到。在目的和手段的问题上,“真”与“善”的目的是“菩萨心肠”,而“狠”就是“霹雳手段”,是实现“真”“善”要经历的一段必经之路。川普总统想必更有一番感触吧?

这次大选有几个让人唏嘘的节点:司法部长巴尔隐瞒对拜登家族的调查,为这场滑稽剧保驾护航,这是一个节点。巴尔此举让本该成为罪犯的人几乎登上一国总统的位置,这是对美国司法体制的挑衅和对人类智商的侮辱、亵渎。以至于后来的“执法者乱法”一次次重演。

巴雷特大法官

另一个节点是新上任的巴雷特大法官,在宾州选票延期是否违宪的案子上含糊其辞,最后没有表态。谁能相信一个“久经考验”“天赋异禀”的大法官以“刚上任,对情况不熟悉”为理由搪塞是因为专业知识不足?这样的案子从专业角度对她来说有难度吗?她本可以公正客观地依法表决,判宾州“选票延期”违宪,最后就不至于有后面的一系列闹剧了。

再就是昨天最高法驳回德州的诉讼请求了。巴雷特大法官投了反对票。这三轮下来,我们没有看到法律的威严和尊严,只看到了无休无止的权衡、勾兑、表演,让美国的法律一次次蒙羞,让善良的人们不再相信公平正义。当选民们最终不得不拿起手中的枪维护自己的权利的时候,美国还剩什么了?

当然,任何人没有权利要求巴雷特等三名川普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作出有利于川普总统的判决,但人民有权利要求他们依法秉公判决!勇气、智慧、正义、信仰是大法官依法行政的必要条件,没有了这些基本的德行,大法官也沦为了这场滑稽剧中的小丑,法律的威严也会荡然无存。

好在来自各州的一场场诉讼大幕已经拉开,威斯康星州最高法已经接了讼案,雷霆万钧的逆转已经在路上了。真相可期、正义必胜,让我们拭目以待!

约翰·亚当斯

美国的开国元勋约翰·亚当斯曾说: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约定的,它远远不足于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有信仰的人民。

几十年来,中共对美国的腐蚀无所不用其极,今天我们借由这次大选看到的一切乱象,就是他们这些年来“深耕细作”的成果。

中共这个蒸不熟煮不烂跺不碎赶不走的撒旦,对人类行的恶罄竹难书。最最不可饶恕的就是勾结资本的势力对文明国家的法律的荼毒,用蓝金黄对文明社会政要的拉拢绑架和腐蚀,人类自由的灯塔——美国,正在被中共弱化、黑化和腐化,中共一旦得逞,全世界再也没有力量对付这个邪恶的组织,人类将进入万劫不复的奴隶制时代。

目前我们能做的,唤醒人们认清中共的本质,一起抵制这股邪恶的力量,同时,也为川普总统祷告,为美国祷告,为世界祷告,让这场胜利来得漂亮些,让正义的力量借着这场胜利,清理中共制造的人类垃圾,共同创建人类的新秩序,给这个世界一个美好的未来!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