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 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摘要:香港公开的军警远不足以对应数十万、上百万人的抗争运动。中共在香港周边各地准备了大量的人员、装备、设施,秘密入驻数十万大军。中共在香港控制了大量的物业,驻港机构、驻港部队的许多据点都是为系统性的杀人做准备。

本文中非公开信息多引用郭文贵先生2019年8月7日直播、2019年8月28日直播、2019年10月15日直播、2019年10月21日直播。

根据公开资料,大陆驻港部队规模在6000~12000人。至2019年1月31日,香港警务处所辖警务人员的正规员额为30,857名,文职人员4,569名。此外,还有4,500名辅助人员。香港警务处的管理架构由五个处组成,其中首位的部门甲部门就是行动处。行动处下设行动部,管理准军事化的防暴警察,即警察机动部队(PTU, Police Tactical Unit),人员有数千名。行动处下属的运输科有数十辆丰田柯斯达(Coaster)运兵车和百多辆奔驰斯宾特(Sprinter)冲锋车。

在2014年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占领中环抗议活动,警察机动部队(防暴警察)抽调擅长武力科目和特种任务的警员,于6月成立了特别战术小队(STS, Special Tactical Squad),俗称速龙小队,编制仅为一个排。从雨伞运动开始即成为镇压示威活动的精锐(香港风云 5: 雨伞运动 )。

以上就是香港明面上的所有可以用于应付大规模群众示威的纪律部队。

香港防暴警察实际上是由孟建柱、孙立军亲自安排的。防暴警察中战斗力最强的速龙小队是只有服从、武力,没有人性的特种部队,由保安局长李家超亲自指挥。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速龙小队做的基本上都是最脏的活,831太子站恐怖袭击事件中,最凶残的就是速龙小队(香港风云 13: 以警治港、以黑治港 )。

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中,常常有数十万乃至一百多万香港人上街示威游行。凭借警务处数千名防暴警察,凭一个排编制的速龙小队如何可以镇压?然而在香港街头,身着警服的防暴警察如僵尸一样源源不断地涌上街头,对手无寸铁的市民施暴。人们通常称之为恶警、黑警。但这些黑警远远不止是香港警察。

大量军车停靠在深圳体育场附近 图片来源:AFP

2019年8月15日,国际媒体披露数千名中国军人在深圳体育场附近演练。8月29日凌晨,香港民众发现大批解放军进入香港。中共新华社表示这是香港驻军的正常换防。郭文贵先生透露,共产党筹备假警察不是一年半载了。来自大陆解放军和武警的部队编成了一个特殊的兵种训练。共产党在大陆已经涂装了上万辆香港样式的警车,制作了几十万套香港警察的警服。香港周边的大陆兵工厂大量开工。这些人员和装备源源不断地往香港运送。香港实际已经陈兵几十万。

除了深圳,在珠海、湛江、番禺都有兵营和训练场,专门对付香港。共产党早有计划一定要拿下香港,把香港变成外表国际都市,实质是自己完全控制的勾兑场所,出于历史的嫉妒心,要奴役香港人甚于大陆。更可怕的是,共产党早已决定在香港大规模地杀人,并很早就开始着手准备抓捕、虐待、杀人、处理尸体的整套流程。

郭先生透露,共产党在香港的多个驻港机构,特别是驻港部队的驻地,都已经布置了大量的所谓的紧急事件处理小组。表面上看上去是办公室,但在地下室隐藏了一批尸体处理的装备,包括大量的民用冷冻车辆、海鲜运输车辆。中共的香港609事件小组授权杀人灭尸紧急处理。

721和831后,香港的警暴迅速升级,大量血案发生、离奇的人口失踪、(被)自杀和抛尸事件迅速增加。郭先生透露了更多骇人听闻的情况。

“中信大厦,当时从建设,中信就是在国安部和驻港的中办,成为第二个中办的办事机构来做的。那里边是有很多猫腻的,后来你知道是荣智健来控制中信,后来荣智健被撵出局后又重新进行了改造,把一部分空间进行重新的申请,改变了功能。那么这个中信大厦里边,一定是有猫腻的。”

郭先生很久以前就暗示,中共在香港的华润大厦(华润总部、外交部驻港公署)有猫腻。

“华润大厦,我一再跟大家说过。华润大厦在两年前我爆料的时候,大家记住,我就告诉过大家,说中信大厦里边是共产党在香港的执法黑屋之一。对了,这就是华润大厦,刚才发来的。这是在湾仔,华润大厦里边,香港的战友们你们务必要小心,这里边肯定有指挥中心,肯定有处理死人和杀人的地方,肯定有特别通道,这是肯定的。”

香港的火葬场有大量无名尸体被运来火化。火葬场拉尸体的地方,则是上述的这些共产党的驻港机构、华润大厦、中信大厦、资本中心,以及驻港部队驻地:正义道军营、枪会山军营、赤柱军营、新围军营、九龙东军营、石岗村军营、新田军营、石岗军营、石岗机场、昂船洲海军基地。

湾仔华润大厦的主楼和附楼(瑞吉酒店)
中信大厦,右边远处为驻港部队大厦及中环军营

灯火通明的不夜城,国际金融中心的商务办公楼,本应是金融、法律、商贸等服务业职场精英从事商务活动的地方。而在反送中时期,办公楼中却经常性地拉出经过特殊处理的尸体,多么魔幻的现实。

香港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去金融区拉尸体时不允许被拍照和透露,火葬场的员工和家庭都被威胁。包括尸体的装卸,都不允许工作人员插手,工作人员能做的只有操纵炉子。此外,有些尸体是直接运到深圳和珠海去处理的。

九龙枪会山军营旁的佐敦驻港部队医院

郭文贵先生透露了几个神秘地点:九龙佐敦的解放军医院、文锦渡口岸旁边那几个新加的设施、西屋岭旁边的地下隧道、罗湖口岸新加的一系列地下设施,以及修复所谓的防边境偷渡的这些通道。

佐敦医院是在九龙枪会山军营旁建造的驻港部队医院。有战友乔装勘察发现:“去的车辆玻璃全是黑的,而且闻到了车裡面有烧糊的味道,像烤肉的味道;并且是非常难闻。香港很多人死了都是到解放军佐敦医院去处理。

“或者说,进了解放军佐敦医院,再出来的人,都是死人!而且有人发现了,在死者的身上……在火化的时候,总是有……在后背上或者后脖子上,都有过特别的处理。而且很多人都是没有血的,血都给放乾净的。”

此外,郭先生一两年前就透露,在香港的执法黑屋有几百个,包括火炭、大屿山、新屋岭这些人烟稀少的地方,以及九龙的各个区域。还透露了赤柱军营的码头,通过水路十几分钟就可以把绑架的活人和处理的尸体直接运到道路上。

郭先生对中共在香港的动向,已经持续披露了很久。在反占中运动之前,少有人能真正关注和重视。到反占中的后期,警暴越来越凶险,用郭先生的话说,香港当局已经成为杀人机器。

(待续)

相关链接: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