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9年12月16日,郭先生说:所以中央的中共的领导上层没人不玩毒的,咱老百姓真的都傻乎乎的不知道。你只能抽芬太尼,人家过去抽大麻,后来就抽那个麻黄碱。麻黄碱是中央领导见面大家必享受的,拉上窗帘来一下,跟那个某明星啊,找小女孩啊,吸一下能玩三天,多爽啊。3天时间他射一次,甚至不射。然后很兴奋,然后这都玩,全都玩这东西。见面领导都送这东西。

2018年4月19日
盗国贼的力量超出我们想象太大了。我跟体制内人打交道,太大了。这就像我跟那个美国人,一个军人,我说我跟你讲,中国军队要是和你们打仗,就是鸡蛋和导弹,不是鸡蛋和石头,是鸡蛋和导弹。我参加过很多次所谓的军事技术演习,那坦克走了三百米歪了三米,歪了三米,为什么?都回扣了。中国的这个军事技术啊,这你就不用想,处处腐败,经不起。就像中国的领导人所有的床上行为,都吃伟哥、海狗丸,就像那胡舒立啊,李友啊,天天买海狗丸,都吃这个。中国的军事也是需要海狗丸的。那么另一个就是方老先生他为什么看清了他们这个呢?因为他天天看到他们吃海狗丸,知道他们性无能,嘴巴上硬。这就是方老先生厉害的。另外一个即使方老看明白了这个根本问题,民心所变,民心上边这就是党心所变,排在第一位。我们必须以党灭盗,以党灭贼,以党来反击盗国贼,这才是核心的核心。因为什么?九千万党员才是第一受害者,九千万党员他们的老婆、女儿,是第一个被领导最容易看见的,而且睡了你的老婆和女儿你还不能说话。
这个九千万党员都懂得我在说什么。公检法,那个人不对自己的头儿像亲爹一样啊?像爷爷一样啊?我见了多少在晚餐都带着老婆孩子来,那领导喝多了,喝多了就说“过来,闺女,靠叔叔近点儿。”就搂上了,我没见过几个反对的。有敢反对的吗?我从未见过。这边喊着“弟妹,弟妹!”就摸上去了,然后呢有时候不高兴了,拉走了,第二天领导就说“啊,我喝多了。”受害的是九千万党员,从中央到地方,你看看所有的这些个官员的家人,还有利益,都是一级欺负一级。啥叫盗国贼呀?一级压一级,这话说错了,一级欺负一级,一级剥削一级。谁不被剥削啊?中国共产党里现在有一个人敢举手说“我没被剥削,我的领导对我可好了,完全是按照党章说的。”我立马在你裤裆底下磕头,你把我夹死我都愿意了。任何一个女干部,你敢说领导没摸过你,你从来没被骚扰过。现在我郭文贵我把我脑袋洗干净放你裤裆里你把我夹死,啊,不可能的。任何一个九千万的共产党员都是被上层所欺负的。他是个流氓、黑社会,是个乌托邦。所以说呢这个方老解释得太好了,这是本质。所以说要依靠党内,心变,要他们看清本质。第三个我就觉得这老领导看明白了,这郭七条里边的本质核心,就是一定要记住,化敌于无形之中才算是最高境界。不是说化敌为友,我没这水平。

2018年8月5日
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参与杀王健呢?非常有意思,说明了本质的问题,王健在国内被心脏死、被这个脑天堂心欢死太容易了。大家记得吧我说过,那安全部都带着那玩意儿呢,每天都带着,脑天堂、欢乐死、心欢死,吃了以后就性药,完了,心脏就啪死了,然后脑血管,太容易了。安全部二部到处都这样,他们肯定带着三种药,让你性勃起的药,这肯定带着,类似于伟哥,做爱用的。再就是杀人的药,脑天堂心欢死。还有一个,他们一定要带着让自己在某种情况下可以说什么什么救心丸的这东西,他一定带着。当官全这样。那么他们想杀人在国内容易了,制造个车祸,让王健死,是不是?让王健吃点性药死,找个女的把他干掉,都很容易,为什么要选择在法国、在国外杀他?非常简单,在杀他之前,让王健要把所有海外的资产被骗取到手,你在国内王健不会做的,他不会做的。而且把国外这些人牵到国内来弄,一旦出了事以后,这个国内的斗争派、习王的对立派,都会拿这说事,就不能再重演薄熙来的事件,成为下一次政治斗争,在国内立的案子。王健海外死,跟中国政府没关系,而且所有的杀人凶手和杀的人都是海外藉。资产转移,这是他们的最大的目的和动作,转移完资产再一个就王健之死封闭了所有关键信息,把美国的调查全部给屏蔽掉,全推给王健身上去。把所有海外情报系统,全部交接走,然后所有这些事情都是王健干的,把屎推到王健身上,钱全部拿走,国内的贷款几乎不用还,屎壳郎脱壳,这是一场好戏。

2018年12月22日
现在,上海电视台出来说话,干嘛?这说明整个上海还是江家、孟家、孙立军控制的。一出手我就知道,上海电视台是孙立军、孟建柱,啊。到那睡觉的地方,睡午觉的地方。回上海啦是不是?晚上没有时间,去你上海睡午觉,因为什么?晚上有大明星、有小孩儿要玩儿。中国上海电视台楼上,有他们的房间睡个午觉,还有旁边的酒店。睡午觉醒来,跟那黄燕似地把那个主持人找来聊聊天、讲讲政治、说说话,学学十九大精神对吧。然后人家就走了。这时候人家才走入正餐,然后准备晚餐前讲讲关系,做做交易。玩儿玩儿古董,把玩把玩古董字画。然后晚餐。晚餐后才是真正的玩乐的时候,才进入了。给别人这个,弄这个欢乐死、脑天堂,玩儿这去了。

2018年12月27日
我这个老师在去年给我通电话,他说你说的那个朋友是谁啊?我说其中我说一个就是马健,我给他说,我心里也说过,马部长,我们俩都不被抓,都在国内待着,啊,都待到现在。马健部长第一个把我给抓,我太了解共产党了。为什么把我抓了,因为我知道太多了,他一定要把我给灭了。他不灭我,王岐山也得让他把我给灭了。他也没选择,他也一定把我给灭了。王岐山不把我给灭了,孟建柱也得让人把我灭了。这就是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这个魔鬼机器。所以八月份你记得我说过吗?马健副部长,大家都知道我说可能要开审。其中有一个人告诉我说,刘乐国抓进去了,马健要开审。我说刘乐国一定会被放出来,因为刘乐国掌握令计划案,孟建柱让他干的坏事,很多资料,孟建柱不确定,孟见柱弄死他现在还不行。不弄死他,一审让他给撩出来咋办?得让他回家,孙力军让他回家。等到适当的时候,让他车祸死,心脏病死,脑天堂,啊,吃点,欢乐丸死了,怎么样?刘乐国回去了,马健副部长8月份开判,现在宣判。这就是说,共产党这个流氓机构给所有的共产党官员都给套上了一个枷锁。你干得多那必须弄死你,因为你知道得多。你干得少,可能还有机会活着。但你要知道不该知道的也该把你给灭了。你档谁路也得把你给灭了。

2019年1月15日
9千万党员不过是吃了人尸完的奴隶,行尸走肉。随时会让你变成孟宏伟,随时会让你变成马健先生,随时会让你变成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会随时会你心脏病死,会让你躲猫猫死,心欢死,脑天堂死。随时给你一车一车备着的,要不让你跳楼,要不让你江,要不就让你忧郁症。9千万党员,谁想不忧郁,谁想不把自己的爹娘老婆孩子变成孤儿寡母。谁想让自己那点钱不成为盗国贼的787的油钱,谁想让自己死了有墓地,谁想自己的爹妈走在大街上不被城管打。唯一的选择,推翻压在你脑上的那几块臭石头,洗洗你的脸。

2019年4月24日
当时有人说了很多,所以才在上次我才告诉大家,包括我说的欺民贼,包括你说反我砸我的,你们不要去亚洲去飞,更不要去东南亚国家,因为他们要诱惑你去那里。什么新欢死啊、脑天堂,那太小儿科了,让你几天死,几小时死,你就几小时死。这就是共产党,我昨天在这几个会上我都讲了。我说你们去中共那儿,一定小心去香港,结果这悲剧发生了。大家想想过去这几年的民运,为什么到民运那里真要出来一个人,就到巴哈马死了。张洪堡车祸死了。你去想想,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最危险的、不正常死亡最多的,就是过去这些年,中国的海外民运组织。我不说谁的名,我现在跟他保持很好的关系的这个兄弟就是民运的海外人,我告诉他去拉萨拉,还有他这个去亚洲,我说“你小心,你小心!”,我看他根本也没在乎,因为有各种想法吧。

2019年8月23日
中国有多少人喝酚酞尼啊?人家周永康、薄熙来喝啥?人家吃山上的麻黄碱,纯天然的麻黄碱提炼的,喝上纯天然的麻黄碱。人家周永康只要拉上窗帘纯天然的,叫什么丸做出来的,据说连续性生活能达到三到四天。但是如果你拉开窗帘一见光瞬间没有,而且血还验不出来。人家玩那个,怎么不卖给你美国人啊?都给你弄科学的,是你MIT办公室,自己让中共的特务到这研究的。而且在十几年前就给你们说过。结果美国人就不在乎,官僚啊。现在成了巨大的规模性的,一个毒武器来毁灭美国,这不是核武器,这叫毒武器。现在麻黄碱第二个销售地是什么?中东、伊朗、伊维义、萨特、科威特,就是把那些皇亲贵族,全都变成傻子,然后油都别发钱了。签合同的时候最好是40美金一桶也好、60美金一桶也好,直接少个0.4美金一桶。这不是开玩笑,共产党就这么想的就这么干的。到了非洲就更不用提了。那非洲,那麻黄碱是礼物,一端一盒一盒的,还有金包版,什么五星版、七星版。大家没有看过麻黄碱被包装后的毒品叫伟哥、什么壮阳药、女性壮阴药、什么这个脑欢死啊、心欢死啊、脑天堂啊,在非洲大势流行,是礼物送出去,金包装。上面印着国旗、国徽、还有八一版、国安版、公安版。所以说习主席当时给川普说:“能停,这事能停”。不干了,不卖了,停了吗?不能停,你开玩笑,他想杀了你,他怎么能停啊?然后,咱就酚酞尼说完了,对你的身体进行毁灭性的打击,不仅仅是核武器,芬太尼。

2019年9月17日
可以告诉大家你在中国的任何媒体上,你敢发布发布王岐山,孟建柱得肛门癌了?那你完蛋了。为啥马云这个全家的信息都爆出来?马云过去一秒就删掉了,他的那黑客能力,全世界最大的数据中心就在阿里巴巴,全世界最大的黑客就在阿里巴巴,全世界最大的软件敏感搜索都是阿里巴巴的,他能让你出来吗?说明什么?马云真的是对阿里巴巴失去了控制权,连对员工的一个私人感情影响能力都没了。悲哀吗?还在香港练儒学呢,研究儒学。研究完太极,研究电影,研究完电影研究王林的玄学,玄学完了研究澳门的可卡因麻黄碱,飞机上摇头,然后再研究把我们的哥们儿车峰给骗回国内,几千亿给骗没了,然后再研究跟共产党再勾兑,把郭文贵给弄回去,现在研究儒学,结果把自己肛门癌给弄出来了。可怕不?

2019年9月20日
然后颧骨的里面,是个坑,一吸烟全到这里了,就在这存着。如果你不洗的话,你一辈子都会带着,它没有任何理由出来的。这是美国很先进的科技,全美国最好的,最先进的科技。洗了,老人家太棒了,80几岁的老人家,医生,给我洗,特别好,很舒服。说文贵活着健健康康的啊,咱得实现喜马拉雅呀。咱得比中南坑的老同志比他们健康啊,他们天天吃伟哥,吃麻黄碱,身体越来越不好。咱得越来越好,烟我也不抽了,我现在雪茄也不抽了,我看洗出的东西以后,那全都是啊,雪茄的沫沫,因为你抽雪茄的时候,到这儿来了,是没进去(肺部)到这来了(颧骨),这两个地方,哇,简直太夸张了,所以烟真不是好东西。

2019年10月01日
所以昨天你看到的就是习王的Party。习王将国家共产党化,把共产党习王化,习王又变成了最具体的细化。这是当年希特勒他真没做到的。他啥也不如希特勒,品味、艺术、组织。走那几步,说老实话在那走十米估计都趴着了,都吐了,都得吐,得硬撑着。都是酚酞尼弄的,上天安门的都喝了麻黄碱上去的,都带了尿不湿。但这个问题超过希特勒,这个事大了。财富、军权、政治权集于一体,这就形成了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财富,绝对的野心。

2019年12月9日
昨天有一个换汇的一位朋友,说了一句精彩的话,让我很感动。他说:“我为什么要花这个钱?我也要,我宁可12,他是12.1换的,我也要离开中共。”他说,“我真不想哪天,家人收到电话,说他死了,被车祸了,或者心脏死了,心欢死,脑天堂了。”他真不知道,他现在出去吃饭都害怕。他真怕他说被这帮国安的人给搞上,王岐山、孟建柱、孙力军给搞上脑天堂,心欢死,完了。

2019年12月16日
因为我专门和达赖喇嘛Your Holiness达赖喇嘛的旁边的人研究过,当然了也是牛叉的人。我说过这个双修这个东西,他首先跟男人,我认为人生在世界上什么都是有数的,你拿的多了时间就短,你拿的慢一点时间就长一点。不可能说你这个人家一辈子有1000次你有80000次,不可能,你都是有7000次,用安红女士说的。但是你一天用完了,那以后就没了,不是说你用完7000还有70000个不可能。他当时就说,所有的任何东西他都是有数的。这就是生命,上天给你的生命就像一碗水一样,大家基本是公平的,一碗水是端平的。有些人不甘心,想在碗里面在水里面加点酱油啊,加点盐呢,加了还不过瘾,加的芬太尼呀,加点麻黄碱呢。所以中央的中共的领导上层没人不玩毒的,咱老百姓真的都傻乎乎的不知道。你只能抽芬太尼,人家过去抽大麻,后来就抽那个麻黄碱,麻黄碱是中央领导见面大家必享受的。拉上窗帘来一下,跟那个某明星啊,找小女孩啊,吸一下能玩三天,多爽啊。3天时间他射一次,甚至不射,然后很兴奋,然后这都玩,全都玩这东西。见面领导都送这东西。哪像咱们一见面问路德先生,路波切吃了没有好像刚饿肚子一样,安波切吃了没有,江财神你吃了吗?江波切,咱们找饿肚子的。人家一见面握手,一袋麻黄碱,高纯度的玩这个。他就是在那碗水里放一点麻黄碱,他要把这个时间拉长,然后更加变态。但是这个人生啊谁都是这一碗的水,你自己可以作。你把那碗水给往外豁一点,可以说都豁掉,就是作死吧。或者你把这碗水加上智慧,智慧是什么你在生命这碗水这块?就是我对别人好,我这碗水我爱别人,我对人有慈悲心,我对人有悲悯之心,我对人我是真正的有利他之念还有利他之行。我这碗水里面带来的给人都是智慧、给人带来的都是美好、造就的全是欢喜、我起的因全是善因。当然了这水越来越干净、这水越来越美、美的像粉色的初放的莲花一样,非常的欢喜,让你得到了喜悦。然后呢这碗水就会越来越纯净,你的生命就会越来越快乐。这帮人像王岐山啊、陈峰啊、王健呐、还有什么马云啊、吴征啊、孟建柱啊、孙力军啊、共产党这些高官啊,他那碗水里边是慢慢越来越黑,越来越黑,黑到了凝固,黑到了生命最后的枯竭,就是这个水不可能变为智慧和欢喜,最后他的生命永远不会再有生机,这就叫地狱。所以说我用最简单的话告诉大家什么叫智慧、什么叫欢喜、什么叫菩提、什么叫智慧大智慧、什么叫利他之心。

2020年1月24日
下一张吧,战友们,看这儿了吗?打开这个以后,看看这里边儿有什么?王健所有的血,全部是凝固的。全部是凝固的。人死之后,看看他有血吗?他为什么没有血?中国安全部“心欢死,脑天堂”,人死之后,血液凝固,变成紫色和翡翠色。看看王健,当时法国的第一次(尸检),第一次军医就说:“这是一次超级的毒杀。”杀人不流血啊,杀人不流血啊,杀人不流血!

2020年4月15日
他的愚蠢就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你现在能想着中南坑这些人,脱了脚丫子、抠自己脚趾头、搓着泥,这手抽着烟,甚至手还摸着这、摸着那的。他真的是做梦呢,抽大麻,抽冰毒抽多了,抽麻黄碱。

2020年11月19日
王岐山、周永康、薄熙来、房峰辉、徐才厚、郭伯雄。当你看到中国共产党的高层玩儿的时候,那比他(亨特·拜登这个)牛多了,玩的花招比他多——他们叫“双修”。还有,共产党吸毒也比他高级,玩儿的也比较高级,还是比较温柔的,但是变态的。你们要看完这个变态的,你就不想活了。共产党的这些高官,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会静养,吃得好,营养好,吃虫草,吃海参,老锻炼,所以精力旺盛。真的不夸张,周永康到被抓前,跟那些主持人约会,每次都在一个小时以上。有时候一次在车上折腾俩小时,多大岁数了?薄熙来,厉害得很啊,不是一般的厉害。什么时候放中国共产党的这些人的视频?你们会看到,一定会放。放的时候,就是G-TV、G-NEWS,我们的盖特很快要推出来。我们的约翰叔叔正在安排盖特版,我相信一定会有。到那个时候,你会看到,在玩这些花活上,共产党天下第一。